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442 大劫之中有死無活

跟在云中子身后,玄都大法師走進彌羅宮,見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之上,玄都大法師連忙上前大禮參拜,“玄都拜見師叔!師叔圣壽!”
    “免了。”
    玄都大法師起身站在彌羅宮中,只聽元始天尊問道:“玄都,汝來所為何事?”
    “回師叔,弟子是奉老師之命前來,借師叔盤古幡一用。”
    “哦?”元始天尊聞言,心中暗喜,但面上不露一絲,“回去轉告大師兄,想借盤古幡,可以。但下一量劫來臨之際,需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借吾闡教一用。”
    “弟子回去一定轉告老師!”雖然聽元始天尊的條件有些苛刻,但玄都大法師知道,成與不成,還得看自己老師的。當即向元始天尊告退,出了彌羅宮,返回首陽山。
    當老子聽了玄都大法師從清微天帶回來的消息后,不禁眉頭緊鎖。但片刻之后,老子對玄都大法師道:“且再去彌羅宮,將盤古幡帶回。”
    “弟子遵命。”老子這么一說,玄都大法師就知道自己老師是同意了元始天尊的條件,連忙再次前往玉虛宮。
    量劫已至,量劫的中心——人間,此時卻是陷入動蕩之中。
    咸陽,這秦、楚兩朝都城,秦始皇、楚霸王定都之地。若有金仙級別的修士在空中觀望,就能看見咸陽城上籠罩的龍氣已經稀薄的快看不清了,而且還在不斷的消散。
    皇宮承德殿中,年僅8歲的小皇帝楚賢正顫顫驚驚坐在龍椅上。
    而在下方,身披金甲,手按長劍的董卓正在慷概陳詞,“天子乃萬民之主,無威儀不可以奉宗廟社稷。當今圣人懦弱,自閹寺禍亂之后,卻少理朝堂之事。整日里只知傷感。河南王聰穎,當為明主,先皇亦曾有遺命,欲由陳留王繼承帝位。今吾董卓尊先皇遺命,行此廢立之事,諸公認為可否?”
    董卓此言一出,整個承德殿中。滿朝文武竟然無人阻攔。這不是董卓第一次提起此事了,月前在其府中設宴款待群臣,就曾要廢當今天子,但那時眾文武群情激奮,罵得董卓體無完膚,又有并州刺史丁原舉兵討伐。
    可這一個月來。董卓不但打敗了丁原,還收得一員猛將。在咸陽,將當日反對自己的那些人殺的殺,貶的貶。現在朝堂上剩下的這些人,多為趨炎附勢之輩,只有少數大臣是等著尋找機會誅殺董卓。
    見無人反對,董卓大手一揮。兩個武士上前,將楚賢拉下龍椅架著離開。
    廢楚賢,而立楚明為帝,董卓被封為太師,挾天子以令諸侯,真是意氣風發。
    這董卓乃佛門八部天龍夜叉部眾轉世,這夜叉生性殘暴,根本不知道收斂。在掌權之后。將整個咸陽弄得烏煙瘴氣,還鳩殺楚賢,引得天下諸侯紛紛起兵,攻打董卓。
    十八路諸侯聚在一起,共商討董大計,這十八路諸侯分別是后將軍南陽太守袁術、冀州刺史韓馥、豫州刺史孔鈾、兗州刺史劉岱、河內郡太守王匡、陳留太守張邈、東郡太守喬瑁、山陽太守袁遺、濟北相鮑信、北海太守孔融、廣陵太守張超、徐州刺史陶謙、西涼太守馬騰、北平太守公孫瓚、上黨太守張楊、烏程侯長沙太守孫堅、祁鄉侯渤海太守袁紹,還有一個就是這次諸侯討董的發起人曹操。
    十八路諸侯聚在大帳之中。各抒己見,最后達成共識,請渤海太守袁紹為諸侯聯盟盟主,長沙太守孫堅為先鋒。明日一早,孫堅就要起兵攻打汜水關。
    當日深夜,中軍帳中,盟主袁紹正在挑燈夜讀。突然,只覺得燈光一暗,袁紹放下書卷,笑道:“緊那羅,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袁紹話音剛落,一道金光閃過,南陽太守袁術出現在大帳之中,看著袁紹說道:“我是該叫你兄長,還是叫你乾達婆呢?”
    看著這個今世是自己兄弟的袁術,袁紹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叫我盟主!”
    “乾達婆,做了盟主,你可是威風了?”
    “哈哈哈……”聽袁術之言,袁紹哈哈一笑,“乾達婆,不過是玩笑之言,你也當真。同為吾佛門氣運,區區一個盟主有什么好的。”
    “盟主?日后不就是人皇了?”
    袁紹聞言,先是一怔,而后搖頭道:“乾達婆,你想的太簡單了。此次佛門派吾等八部天龍之首轉世,那天、龍二部還未出現,何談人皇之位?”
    袁術聽袁紹說到那天龍二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天部也就算了,那龍部之人我知是誰。”
    “誰?”
    “長沙太守孫堅!”
    聽袁術這么一說,袁紹眼中閃過一絲厲芒,“我道孫堅怎那般桀驁,原來是龍部之首啊!”
    “哼!”袁術冷哼一聲,“他四海龍族還道這是太古洪荒,他們縱橫的時候呢。恐怕忘了他們當年是怎么被截教教主攆到西牛賀洲的。”
    看了袁術一眼,袁紹心頭一動,“在靈山吾就見不得龍族那般做派,今日見著孫堅也甚是厭惡。不如,你我讓他孫堅……”
    “怎么?”
    見袁術來了精神,袁紹冷笑道:“明日他孫堅就將征討汜水關,三軍糧草又都在你乾達婆掌控之中,只要你不給他糧草,我倒要看他如何得勝?待到損兵折將之時,看他有怎么傲的起來。”
    “這……”袁術聞言,不禁有些遲疑,“緊那羅,今佛母派吾等前來,是為爭人族氣運。要是胡來壞了佛母計劃,他日佛母怪罪,你我輪回轉世都是輕的啊。”
    袁紹陰陰一笑,眼中寒光閃爍,“我記得那龍部之首有件本命靈寶,想來轉世后也不會離身。有那寶物在,他雖兵敗,卻不會有性命之憂。”
    不知道龍族在佛門得罪了多少人,聽袁紹之言,袁術竟然答應下來。
    卻說那孫堅,也就是佛門八部天龍龍部之首。哪里知道現在正有人算計他。而且算計他的人,還是他潛意識立的盟友。在他看來,同是佛門中人,他帶兵為先鋒,那二人怎么也該鼎力相助吧。
    可讓孫堅沒想到的是,這二人的確是大大的幫了他一把。
    次日點兵出征,直撲汜水關。身為龍族出身。孫堅喜水。轉世投生在了江東,從軍多年,闖下了江東猛虎的名頭。
    今日來在汜水關,三場大戰,孫堅將連敗汜水關守將華雄三場。卻說這華雄,也非常人。乃西涼第一驍將。可怎奈只通武藝,不懂兵法韜略,陣前雖與孫堅殺的不分上下,但孫堅稍一用計,華雄就撐不住了。
    然,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你孫堅神通再大,也得讓麾下士卒吃飽飯啊。再說了。就是孫堅,轉世后也沒有恢復前世法力,他挨餓也受不了啊。
    在孫堅斷糧之后,可是被華雄抓住了機會。果斷出兵,夜襲孫堅大營,將孫堅殺的狼狽逃竄。
    “休要跑了孫堅!休要跑了孫堅!”
    回身一看,只見數百起兵在華雄的帶領下在后窮追不舍。而自己身邊,除了祖茂一人。再就是十余個親兵,其他人早已被敵軍沖散。
    “五弟,跟他們拼了!”狠狠一拉韁繩,孫堅勒住戰馬,對身旁氣喘吁吁的祖茂說道。
    “好!大哥,跟他們拼了!”往日在軍中,祖榮都是稱孫堅為將軍。而孫堅直接稱呼祖茂表字。但在危機之時,二人再不掩飾。
    見孫堅不跑了,追來的華雄哈哈一笑,手中刀一震。“孫堅小兒,納命來!”說完,揮刀直奔孫堅斬去。
    “找死!”孫堅狠狠的瞪著華雄,縱馬橫刀迎上。
    嘡啷!
    雙刀在空中碰撞,火星迸濺。就在二馬錯鐙之時,孫堅轉頭,張口噴出一團黑霧,霧中一聲龍吟響起,再看華雄哎呀一聲,翻身落馬。
    跟隨華雄追殺孫堅的西涼騎兵,本以為今日能隨華雄立功,可不想自家將軍竟然突然栽落馬下。這些不明就里的騎兵連忙沖了上去,將華雄搶下,護著華雄奔回汜水關。
    “大榮!別追了!”
    大榮是祖茂的表字,聽孫堅呼喚,祖茂想到了什么,連忙來在孫堅身旁,將他扶住。“大哥,沒事吧。”
    搖了搖頭,孫堅道:“修為尚未恢復,就動用龍祖賜下的寶物,卻是有些勉強。大榮,那華雄已退,速速帶人去聚攏將士!”
    “是!”
    當孫堅和華雄兩敗俱傷的消息傳開口,董卓和各路諸侯的反應截然不同。
    咸陽城相府之中,董卓招來心腹謀士李儒,在室內只有二人的時候,董卓道:“迦樓羅,這是怎么回事?”
    突然被董卓叫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李儒看著董卓,“夜叉,怎么了?”
    將戰報遞給李儒,董卓沉聲道:“看看吧,可別壞了佛母大計!”
    兩眼掃完戰報,李儒將戰報丟在一旁,思索道:“那孫堅不是我八部天龍龍部之首?”
    聽李儒此問,董卓頓時一愣,“迦樓羅,你這是什么話?當年我爭羌人時,曾親眼見過他孫堅,怎能看錯?”
    知夜叉之眼不凡,李儒相信了董卓的話,但卻更是疑惑,“既然是龍部之首,豈會與華雄兩敗俱傷?”
    董卓搖了搖頭,“我奉佛母之命攪亂楚氏江山,又要助他們幾個成事。本以為派個莽夫過去,能使他孫堅立功,不想這龍部之首竟然如此成不得事!真是叫人失望!”
    李儒聞言,也有些不滿,“他龍族一向自大,這次若是陰溝翻船,我必稟明佛母,重重罰他!”
    “哎……”董卓聞言長嘆一聲,搖頭道:“你我受著轉世輪回之苦,只是為吾佛門大興,何必跟他們賭氣?罷了,罷了,明日喚回華雄,將汜水關讓給袁紹。既然他龍部不想要這功勞,就給他乾達婆吧。
    聽董卓這么說,李儒沒在多言,只是點了點頭,“如今十八路諸侯,袁紹、袁術、孫堅,皆為我佛門八部龍眾。那馬騰為妖族,而其余十四路諸侯中,必有人教、截教之人,你我當將他們鏟除,為袁紹等人掃清道路。”
    “理當如此。”董卓很是贊同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派呂布去虎牢關吧。”
    “呂布?”
    “不錯!”董卓陰陰一笑,“巫族大巫轉世,竟然混到我手下來了。這棋子不用,豈不是浪費了?”
    李儒聽董卓這話,卻是有些顧慮,“那呂布之勇,不亞于上古大巫,有他出手,各路諸侯無人能敵。只是,莫要讓呂布傷到袁紹他們。”
    “放心!呂布為巫族之事,我早在三年前就告訴了袁紹,他不會那么傻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