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435 老子女媧陣中斗

在陳九公和西方二圣離開后,老子與女媧娘娘又斗了數千個回合,此時借先天五行大陣,女媧娘娘的一身防御已經不亞于老子。老子強攻之下,見破不開女媧娘娘防御,最終長嘆一聲,一抖手中太極圖,化作一道金橋。
    老子立于金橋之上,金橋一動,老子已然出了大陣。
    出了先天五行大陣,老子頭也不回,催動青牛回首陽山去了。
    逼退了老子,女媧娘娘大喜,命五人收了大陣,出了洪荒星空,冊封群妖。
    至此,洪荒之中,又多了一個圣人教派——妖教。從此,爭奪洪荒氣運的勢力又多了一個。
    卻說老子回到首陽山,念及今日沒勝過女媧娘娘,心中有些不滿。可老子清楚,自己修煉的太極之道玄妙不在殺伐之上,想破女媧娘娘的防御就得有攻擊至寶。如果此時沒與元始天尊撕破臉,老子自然會去清微天借盤古幡。可現在么,老子知道元始天尊不會借寶,也就不會湊過去找不自在。
    元始天尊那里不行,可老子現在還有一個盟友啊。想到此處,老子喚來玄都**師,命其往金鰲島走上一趟。
    金鰲島上,羅浮洞中。
    陳九公在從西極回來的途中想了許多,包括無當圣母來詢問的事。
    “師伯放心,此次量劫吾截教不會有太大的損傷。”
    “這就好。”聽陳九公這么說,無當圣母的心頓時安定下來。封神一戰,截教被滅,百分之九十八、九的弟子遭劫。直到今日剛恢復元氣,誰想量劫又至,怎能不叫無當圣母擔心。
    這時,陳九公又道:“此次天地大劫亦從人間而起,不過吾截教弟子先靜觀其變,不可先入劫中。”
    “教主!”無當圣母一聽陳九公說截教弟子要晚些入劫。心中一驚,大劫之中當分秒必爭,晚入劫豈不是要坐失時機?
    還沒等無當圣母說完,就被陳九公出言打斷,“師伯放心,此次量劫先入劫者,不但無益。反有損害。”
    聽陳九公這么說,無當圣母還想細細詢問一番,可這時金霞童子走入洞中,“老爺,人教玄都**師來了,正在洞外求見老爺!”
    “請!”
    片刻之后。玄都**師走入羅浮洞中,向陳九公一禮道:“見過教主。”在洪荒,決定你地位的不是輩分,是能力。想陳九公不過是截教三代弟子,以前玄都**師見到他,也得喚聲帝君。現在,陳九公斬去自我之后。玄都**師見到陳九公得行禮,而且陳九公還不用還禮。
    “遠來是客,道友請!”
    “謝教主!”玄都**師口中稱謝,坐在陳九公指示的蒲團上。
    待玄都**師坐下后,陳九公開口詢問,“不知道友前來,所為何事?”陳九公心里清楚,這玄都**師能來自己金鰲島。一定是太清圣人與女媧娘娘一戰有了結果。而具體誰勝誰敗,還要看玄都**師怎么說了。
    聽陳九公問起,玄都**師正色道:“吾是奉家師之命,特來金鰲島向教主求借一物。”
    “何物?”
    “摧天杖!”
    “摧天杖?”聽玄都**師說老子讓他來借這件靈寶,陳九公略一思索,知道老子定是在先天五行大陣中吃癟了,否則不會讓玄都**師來借這蘊含毀滅之道的靈寶。
    自玄都**師進洞以后。無當圣母就沒開口說話。可這時,耳旁傳來一個細微的聲音,無當圣母看了陳九公一眼,當即開口道:“玄都道友。且聽無當一言!”
    “道友請講。”
    “道友一來,就要借吾截教至寶,卻是不妥。”
    玄都**師聞言,心中暗道不妙,面露苦笑道:“家師也知借寶會使教主為難,但事關吾人教氣運,還望教主開恩,將摧天杖予吾帶回。”
    “這……”陳九公故作為難之狀,“道友有所不知,前日聞女媧娘娘要往西極立教,吾就知量劫已至,故將摧天杖賜予門下弟子使用。前日剛剛賜下,今日要回恐怕有些不好。”
    陳九公把話說到程度,玄都**師就知道陳九公不會借寶給人教了,以此為推脫不過是為了彼此面上好看罷了。如果現在自己再相求,弄得兩方面上都不好看,那就不妙了。想到此處,玄都**師暗暗搖頭,起身向陳九公告辭離去。
    看著玄都**師走出羅浮洞,無當圣母有些不解的向陳九公問道:“教主,那人教寶物不少,為何還要向教主借寶?”
    “師伯有所不知,是因那……”陳九公話剛說到一半兒,突然想到了什么。連忙對無當圣母道:“師伯,快快出洞將那玄都喚回!”
    “是!”聽到陳九公下令,無當圣母連忙起身,回了羅浮洞向玄都**師追去。
    卻說那玄都**師剛剛離開羅浮洞,往首陽山返回,正想著沒完成老師交給的任務,怎么回去交代,突然聽見身后有人喚自己,“道友請留步!”
    聽到這個聲音,玄都**師身體也微微一顫。一時間,玄都**師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快回首陽山。但轉念一想,不對啊,為什么說話之人是個女子。
    回身一看,見來人不是申公豹,而是無當圣母,玄都**師雖有些疑惑,但心里卻暗松了一口氣,“不知道友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無當圣母道行遠不及玄都**師,這一路上拼命追趕,終于追上了玄都,“教主請道友回羅浮洞。”
    “哦?”玄都**師聞言,還以為陳九公應下了借寶之事,連忙隨無當圣母返回金鰲島。
    再次來到羅浮洞中,玄都**師坐在蒲團上,只聽陳九公開口說道:“讓道友空手而回,吾心不忍。但不是吾不愿借寶,是另有原因。”
    玄都**師本以為陳九公叫自己回來是要借出摧天杖,可聽他這話的意思,似乎還是沒戲。一時間,玄都**師有些摸不清陳九公心思了。
    見玄都**師沒接自己話茬,陳九公也不覺得什么,自顧說道:“還請道友回到首陽山后與太清圣人名言,吾也曾觀那妖教大陣,知那陣非摧天杖可破。人教若是要與妖教相爭,還需借得盤古幡,方可破陣。”
    玄都**師不知道自己老師在洪荒星空中發生的事,聽陳九公這么一說,云里霧里的聽不明白,但卻將陳九公一番話牢牢記住。
    待玄都**師離去后,陳九公坐在蒲團上想著那先天五行大陣。此陣在妖族手中,雖不能發揮出十成十的威力,但就今天這陣法就已經很厲害。以陳九公對陣法的了解,今日在陣外也看明白了,那女媧娘娘還留有后手。所以他對玄都**師說此陣只有闡教盤古幡能破,并不是推脫之言。
    可是,那老子也并不是想破陣,只是想借摧天杖用來破女媧娘娘防御罷了。而陳九公反過來讓老子去借盤古幡破陣,卻是想讓老子先破了妖教的先天五行大陣,免得日后妖教拿那陣法來對付截教。
    玄都**師回到首陽山,進到兜率宮拜見老子,將陳九公的話原原本本的告訴老子。
    聽完玄都**師一番話,老子眉頭緊皺,坐在八卦爐前半響無言。老子不說話,玄都**師只能安靜的站在一旁。
    半響,老子微頜的雙眼中,一道寒光流轉,“玄都,且去清微天,與元始說吾人教向他借盤古幡一用。”
    “是。”
    說實話,玄都**師真不想去清微天。想想以前人、闡二教親如一家,但現在呢?可老子發話了,玄都**師又不能不去,又不敢不去。
    就在玄都**師出了首陽山,直上三十三重天的時候,清微天,彌羅宮中。
    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之上,在他下方的是剛從洪荒星空回來的云中子。
    “事辦的怎么樣了?”
    “老師放心,只不過西王母正在祭煉一件寶物,說等寶物煉成后再來彌羅宮拜見老師。”
    “好!做的很好!”
    見元始天尊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云中子這才開口問出自己心中一個疑慮:“老師,弟子聽說那女媧娘娘在西極立下妖教?”
    “不錯!”元始天尊聽云中子此言,微微一笑。云中子跟在元始天尊身旁多年,能夠從元始天尊的神色中看出,老師似乎是做了什么“好事”。
    果然,只聽元始天尊道:“若非為師,那女媧怎會如此干脆的立教?若非為師,她妖教哪里會有三個副教主?”
    云中子離開清微天的時候,那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還在混沌中跟陳九公較勁呢。根本不知道這三人曾來清微天,然后又被自己老師推到了媧皇宮。
    見云中子有些不解,元始天尊哈哈大笑,趁著心情好打算給云中子講講自己的謀劃。
    可就在這時,白鶴童子走入宮中,向元始天尊拜道:“老爺,人教玄都小老爺來了!”玄都小老爺是以前人、闡親如一家時,闡教弟子對玄都**師的尊稱。這白鶴童子叫習慣了,冷不丁還沒改過來。
    但此時的元始天尊,一點也沒有在意白鶴童子言語失誤之處,反而笑的更高興了,“吾計成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