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440 戮魂刀斬相柳頭天子歸曹戰又生

洪荒星空中,老子看見女媧娘娘帶著鯤鵬妖師、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不禁有些詫異。要知不成圣終為螻蟻,別說是圣人了,就是陳九公斬去自我之后,都可以秒殺鳳母這樣的太古大能,六圣之首的老子就更不用說了。
    “女媧!且來做過一場!”老子雖有些不解,但也不廢話,催動胯下青牛,揮扁拐向女媧娘娘打去。
    女媧娘娘用手一指,頂上現了神農鼎,神農鼎發出層層赤光,將老子手中扁拐擋住。
    來而不往非禮也,女媧娘娘見老子出手,揮動軒轅劍斬向老子。
    見女媧娘娘頭頂神農鼎,手持軒轅劍,老子心中暗惱,暗自道:“今日吾必要狠狠落她面皮,看她日后如何執掌大教!”
    想到此處,老子頂上現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第一功德至寶一出,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女媧娘娘一劍斬在玄黃之氣上,玄黃之氣紋絲未動。
    女媧娘娘知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厲害,一劍無果也不氣餒,羅袖一卷,一道紅光直奔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砸去。同時,左手持軒轅劍,右手現出造人鞭,齊齊攻向玄黃之氣。
    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身,老子先就立于不敗之地。見一道紅光閃過,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擊來,老子知那是女媧娘娘的紅繡球,單手持扁拐向女媧娘娘連擊三下,右手取出太極圖。
    老子抖動手中太極圖,一道金光向紅繡球卷去,女媧娘娘見是太極圖,忙用手一指,乾坤鼎飛出,將金光砸散開來。
    這時老子扁拐揮至身前,女媧娘娘素手抖動,造人鞭仿佛靈蛇一般向扁拐纏去。將扁拐死死纏住。同時,女媧娘娘手中軒轅劍刺向老子胸口。
    手上赤光一閃,扁拐上赤光大作,那卷上來的造人鞭仿佛觸電一般迅速褪去。這時,老子將手中太極圖往空中一拋,太極圖化作一道金橋,青牛踏上金橋。自然躲過女媧娘娘一劍。
    身下金橋一動,憑空消失,而老子卻出現在女媧娘娘身后,手中扁拐狠狠得向女媧娘娘后背打下。
    一拐將女媧娘娘催動神農鼎發出護體赤光打散,老子眼中寒光閃爍,扁拐去勢不改。正擊在女媧娘娘背后。
    “啪!”
    女媧娘娘被老子一拐打了個踉蹌,這就是混元圣人,要是別人肉身必毀。
    此時的女媧娘娘美目噴火,造人鞭、軒轅劍齊齊向老子殺去。但老子頭頂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萬法不沾,任他造人鞭、軒轅劍這等功德靈寶,也難破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的玄黃之氣。
    久攻不破老子防御。女媧娘娘發狠,取出崆峒印祭起在空中。只聽得聲聲龍吟,九條金龍托著一尊大印向老子砸去。
    見那崆峒印如太古神山一般破空而來,老子把青牛一拎,手中太極圖一卷,一道金橋托著老子飛起。
    躲開崆峒印一擊,老子心下惱怒,把頭上魚尾冠一推。只見頂上三道氣出,化為三清。
    女媧娘娘老子躲開崆峒印,就知對付人教教主,還得用著人族至寶。當下,就準備全力御使崆峒印。可這時,只聽得正東上一聲鐘響,來了一位道人。戴九云冠,穿大紅白鶴絳綃衣,騎白猞而來。這道人手仗一口寶劍,劍遙指女媧娘娘喝道:“女媧!不識因果。不明天數,看吾來降服與你!”
    當年誅仙陣之戰,女媧娘娘曾暗中觀戰,知老子這一氣化三清之術的玄妙,催動崆峒印攻向老子的同時,又以神農鼎護身,祭起紅繡球向上清道人打去。
    上清道人揮劍斬向紅繡球,只覺得一股大力從繡球上傳來,險些握不住手中寶劍。就在這時,只聽得正南上又有鐘響,來了一位道者,戴如意冠,穿淡黃八卦衣,騎天馬而來。“道兄莫急!吾來佐你共伏女媧!”說著,道人把天馬一兜,取出一如意祭起空中,直擊女媧娘娘頂上神農鼎。
    可這時,正北上又是一聲玉磬響,來了一位道人,戴九霄冠,穿八寶萬壽紫霞衣,一手執龍須扇,一手執三寶玉如意,騎地吼而來。這道人來了也不多言,與兩位道人圍著女媧娘娘就是一頓猛攻。
    有這三人還不算,老子催牛殺來,手中扁拐上生出朵朵赤蓮托住女媧娘娘手中造人鞭、軒轅劍。連連抖動太極圖,金光擋住乾坤鼎、紅繡球、崆峒印。
    老子擋下女媧娘娘所有攻擊,那三個道人全力出手,招招狠辣,圍著女媧娘娘就是狂打。
    猛然間,三道人搖身化作三縷清氣飛入老子頂上魚尾冠中。這時的女媧娘娘突然沒了對手,不由得一怔。而就在女媧娘娘出神之際,老子揮動扁拐連打女媧娘娘三下。
    “太清!”女媧娘娘暴怒,右手持軒轅劍連連出劍向老子斬去。與此同時,左手一翻,將造人鞭收起,伸手推動頂上金冠。
    方才老子推動魚尾冠,喚出太清、玉清、上清三道人。此時,女媧娘娘推動頭頂金冠,一道玄光射出,在上空化作一張陣圖。
    看到陣圖上有赤、青、黃、白、黑五色流轉,老子不由得眉頭一皺。作為玄門圣人,老子如何不識五行?
    再看女媧娘娘撤劍飛身暴退,張開素手打出一道掌心雷。
    轟隆……
    雷聲一響,陣圖散開,老子眼前一變,出現在一個獨立的空間之中。
    “汝等還不速速現身!”
    女媧娘娘叱喝一聲,五道流光閃過。鯤鵬妖師、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五人現身。
    只見那金烏太子在南,混沌道人在東,山河老祖在西,鯤鵬妖師在北,而造化童子位于正中央處。
    對于這五人,老子并不在意,在混元圣人眼中,即使你沒有斬出自我,就都是螻蟻。別看這五人都是洪荒上一等一的高手。但在老子面前,來多少死多少。
    只是,這五人手中之物讓老子甚是驚訝。
    青蓮寶色旗、素色云界旗、離地焰光旗、玄元控水旗,還有那戊己杏黃旗。
    老子心中驚奇,青蓮寶色旗也就罷了,那是佛門之物,已女媧娘娘和佛門二圣關系借來不難。可是其余四面旗子。戊己杏黃旗在元始天尊手中,老子實在想不清楚元始天尊有什么理由將此寶借給女媧娘娘。
    戊己杏黃旗如此,那么素色云界旗和玄元控水旗如今都在天庭,就是女媧娘娘去借,也借不來。而那離地焰光旗就更不對了,此寶當年毀于戰中。為何會重現洪荒?
    就在五人站定之時,女媧娘娘大喝一聲:“布陣!”
    鯤鵬妖師、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五人將手中五方旗祭起,只見東、南、西、北各有一座陣門拔地而起,正中央造化童子腳下,一座八卦太托著造化童子緩緩升起。
    鯤鵬妖師、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四人,盤膝坐在東南西北四門之內,手中各持玄元控水旗、離地焰光旗、青蓮寶色旗和素色云界旗。四人將手中旗子展開。漫天黑蓮、紅蓮、青蓮、白蓮在四門飛舞。
    而在正中央八卦臺上,造化童子揮動杏黃旗,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從八卦臺和四座陣門處涌出,霎時間席卷整個大陣。
    “先天五行大陣?”感覺到陣中的五行之力,老子眉頭一皺,坐在青牛上掐指一算,明了天機。看著那立在八卦臺上造化童子,老子又將目光轉向身在西門處的山河老祖。“多年未見。道友怎與他妖族為舞?”
    當年山河老祖途徑昆侖山,與老子互相印證丹道,深感對方丹道之精妙,便互相交換煉丹法門。這么多年過去了,老子一開始還沒認出山河老祖。而山河老祖多年后重見故人,卻是刀兵相見,老子不開口。山河老祖不好出言。
    現在聽老子之言,山河老祖面上一紅,剛要開口,就聽女媧娘娘喝道:“老子!今日就要落汝面皮!”說著。女媧娘娘將手中軒轅劍一拋,這上古人皇佩劍化作萬道金光向老子掃來。
    “憑汝也敢大言不慚!”老子冷笑一聲,催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身擋住道道劍氣,催動青牛,揮扁拐向女媧娘娘打去。
    知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不是軒轅劍能夠撼動的,女媧娘娘在揮劍砍殺的同時,將神農鼎、乾坤鼎、崆峒印,一起祭起,全部擊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無了神農鼎護身,女媧娘娘一手持劍,一手持鞭與太請圣人斗在一起,卻完全不用防御。因為在女媧娘娘周身之外,紅蓮、青蓮、金蓮、白蓮、黑蓮飛舞,了,老子每一次揮動扁拐,都有一朵蓮花將其擋住。
    蓮花綿綿不絕,似乎無窮無盡,將老子發出的攻擊盡數擋下。
    雖然女媧娘娘一時半會兒也破不開老子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但女媧娘娘知道自己和老子之間是有差距的。這先天五行大陣能使自己和老子斗得不相上下,女媧娘娘已經很知足了。今日自己在西極立教,不過眼前這么一劫罷了,只要能將老子逼退,妖族氣運立刻穩固。
    想到此處,女媧娘娘穩定心神,不再去想剛剛老子打自己的幾下,也不再想要破老子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心就是死守,守到老子主動退去。
    這時,洪荒星空中。
    陳九公、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分立在三顆洪荒星辰之上,望著那先天五行大陣和陣中爭斗的兩位混元圣人。
    觀戰片刻,準提佛母向陳九公遙遙問道:“教主觀此陣如何?”
    二人相隔不下千里,但準提佛母的聲音清晰的傳到陳九公耳中。此時陳九公滿臉沉重,聽準提佛母之問,正色道:“不愧是和吾截教誅仙劍陣齊名的陣法,果然厲害!”
    當日陳九公在混沌中曾見過此陣,但當時的陣圖是造化童子和山河老祖研究出來的。而現在的先天五行大陣,主陣的先天五方旗是造化童子造化珠所化,可陣圖是女媧娘娘所創,并用造化之道煉化天材地寶造出。有此陣圖,這先天五行大陣威力大增。更何況,當然主陣的不過是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今日又多了鯤鵬妖師和金烏太子,他們五人分別坐鎮五行之位,鎮壓大陣。五人齊動,這大陣威力無窮。
    聽陳九公此言,準提佛母搖頭道:“此陣法乃造化童子以造化珠所化,加上女媧娘娘的陣圖和妖師等五人主陣,此陣也不過只有真正的先天五行大陣八成威力。”
    準提佛母此話一出,陳九公就明白準提佛母是什么意思了。面上神色不變,陳九公卻在思索,日后若與妖教對上,該如何破這先天五行大陣。
    見陳九公不再言語,準提佛母也就靜下心來觀陣。這位佛門圣人卻是看看能不能從這陣中學到什么,用來增加佛門實力。
    有看了一會兒,陳九公對準提佛母道:“佛母,吾教中尚有些瑣事,他日有機會,再與兩位圣人論道!”
    “教主請!”
    陳九公前腳一走,西方二圣也離開了洪荒星空。只留下那幾人,在先天五行大陣中爭斗不休。
    卻說陳九公出了洪荒星空,直接飛回金鰲島。
    剛回到羅浮洞中坐定,就見金霞童子走進洞中,“老爺,副教主求見!”
    “請!”
    “是!”
    金霞童子口中的副教主不是別人,正是無當圣母。雖然有盤庚老祖、燧木道人這樣的大神通者入教,但陳九公還是將副教主之位封給了無當圣母。
    不一會兒,無當圣母走進羅浮洞,向陳九公躬身一禮,“拜見教主!”
    “師伯無需多禮,坐吧。”
    “謝教主!”
    無當圣母在洞中坐定,向陳九公道:“教主,吾聽聞那女媧娘娘已下界立妖教?”
    “不錯!”知道無當圣母是為什么來的,陳九公也跟她賣關子,直接道:“正如洪荒千萬修士所想的那樣,量劫已至。”(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