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439 火龍陣焚咸陽城祖巫相柳現人間

西海之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坐在虛空,望著飄然而至的陳九公。
    當聽到陳九公出言邀戰后,阿彌陀佛面露苦笑,而準提佛母淡淡一笑,道:“教主有此雅興,吾師兄弟奉陪到底。”說著,準提佛母站起身來,對陳九公道:“教主,請!”
    陳九公哈哈一笑,袍袖一卷,一道紫光從掌心中飛出,直奔準提佛母面門而去。打人先打臉,這是陳九公一貫作風。
    知道陳九公修煉的是毀滅之道,準提佛母深知這紫氣的厲害,手掌一揮,一道金光憑空而生,迎上紫氣。
    金光與紫氣于空中相碰,一起消沒。陳九公心頭一動,開口道:“原來佛母修煉的庚金之道。”當年在萬仙陣,陳九公尚是金仙修為,對圣人間的爭斗根本看不明白。時隔這么多年,今日與準提佛母交手,方知這位佛門圣人修煉的是先天五行中的庚金之道。
    先天庚金,銳利至極。準提佛母又將這庚金之道衍化完全,攻擊之犀利,不亞于自己的毀滅之道。
    聽陳九公之言,準提佛母笑道:“庚金者,太白也。帶殺而剛健,健而得水,則氣流而清;剛而得火,則氣純而銳。有水之土,能全其生;有火之土,能使其脆。”說到此處,準提佛母用手一指,一道金光從指間射出,化作一朵金蓮懸于空中。
    “久聞教主毀滅之道,威力無窮。今日能與教主論道,可試試是庚金更利,還是毀滅更強!”
    話音剛落,準提佛母屈指一彈,那金蓮花開十二瓣,化作十二道金色利劍齊向陳九公射去。
    “來的好!”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五指成抓,五道紫氣從五指指頭上射出,纏繞在一起,化作一只紫色大手,在空中一撈,將十二道金劍盡數抓在手中。
    落入紫色大手,十二道金劍迸發出猛烈的金光。紫色大手霎時間被射的千瘡百孔。金光散去。只見一道道金劍刺穿紫色大手。
    可這時,紫色大手突然炸開。隨著紫色大手毀滅,一道道金劍破碎,化作點點金光灑落在西海之上。
    “教主好手段!”準提佛母在虛空中一抓。七寶妙樹杖現于掌中。量劫未至時,圣人紛紛將寶物賜予門下弟子使用,但量劫來臨之后,圣人們自是要將寶物收回。否則與其他圣人相斗時,沒有靈寶再手,可是要吃大虧。就像那女媧娘娘,要不是從火云宮借來靈寶,恐怕當日就要被陳九公落了面皮。
    見準提佛母現了七寶妙樹杖,陳九公雙手一震。持弒神槍向準提佛母刺去。
    而準提佛母也不防御。揮動七寶妙樹杖以攻對攻,與陳九公斗在一起。
    九公戰準提,毀滅對庚金。
    二人打在一起,斗在一處。準提佛母不現金身,也不動青蓮寶色旗。陳九公不用混沌鐘。也不用摧天杖、紫電錘和青萍劍。二人你來我往,完全沒有防御,一招一式全是在進攻。
    二人打得熱鬧,阿彌陀佛卻一臉淡然的坐在虛空,連眼皮都不抬。只是以法力將這面空間封鎖,不讓陳九公和準提佛母的爭斗波及出去。
    多虧有阿彌陀佛護持,不然整個西海中的生靈,包括那祖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當然,這也是陳九公和準提佛母未動真火,就像準提佛母說的,二人互相印證各自大道強弱。
    二人轉眼斗至千招,弒神槍散發出劇烈的毀滅氣息,而七寶妙樹杖上金光璀璨,放出道道金光。二寶相碰在一起,紫光、金光消散,陳九公收槍立在一旁,而準提佛母一搖手中七寶妙樹杖退至阿彌陀佛身旁。“教主毀滅之道果然厲害!”
    “佛母庚金之道讓吾大開眼界!”
    睜開二目,看了看非常有默契的兩人,阿彌陀佛搖了搖頭,站起身來,雙手合十向陳九公道:“教主,請!”
    陳九公知道阿彌陀佛性情,也不客氣,手中弒神槍一晃,一道道紫色槍芒接二連三的向阿彌陀佛刺去。
    阿彌陀佛左掌不動。立于胸前,右手一揮,口中喝道:“滅!”
    阿彌陀佛舌燦如雷,一個滅字自他口中吐出,弒神槍發出的道道紫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萬佛之祖好手段!”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這寂滅之道,但白蓮童子的寂滅之道如何能與阿彌陀佛相媲美?
    聽陳九公夸贊,阿彌陀佛滿是愁苦的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但手中卻沒施展什么法術,只是等陳九公來攻。
    陳九公知道佛門二圣自開天辟地之后就在一起,二人相伴多年,在與人爭斗時,常常是準提佛母攻,阿彌陀佛守,二人配合的那叫一個天衣無縫。今日,這阿彌陀佛顯然是不打算出手攻擊,等著自己去攻。
    想到此處,陳九公也不客氣,左手持弒神槍,右手一翻,紫電錘飛起,化作萬道紫電齊齊轟下。
    聽著高空中電閃雷鳴,阿彌陀佛神色不變,但在他對面的陳九公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在這一時刻,這位佛門圣人的氣息變了。
    陳九公感覺到一股死寂之感撲面而來,將身一抖,一陣紫光自周身隱現,將撲倒自己面前的股奇異氣息消磨。
    再看那從空中落下的萬道紫電憑空消失,一點征兆也沒有的消失,只有那紫電錘孤零零的浮在半空中。
    “疾!”陳九公用手一指紫電錘,口中喝道。
    紫電錘猛然一顫,只聽咔嚓一聲,一道巨大的紫電轟了下去。
    紫電未至,阿彌陀佛就感覺到一股毀滅萬物的氣息從天而降,向自己壓來。
    阿彌陀佛心頭一動,兩顆舍利子現于頭頂,放出道道金光。
    金光連成一片,浮在阿彌陀佛頭頂,就好像一大片金色云團。紫電落在金光上,金光一陣顫抖,似要破裂開來。
    可這時,兩顆舍子在金光下不斷盤繞,放出一道道金光。
    再看紫電破碎,紫電錘重新出現,化作一道紫光飛回陳九公身前。同時,舍利子凝聚的金光散去,舍利子也沒入阿彌陀佛體內。
    “當年太請圣人西出函谷化胡為佛,吾亦在場。”收了紫電錘,陳九公左手的弒神槍也化作一道紫光沒入其體內,只聽陳九公道:“太請圣人立小乘佛教,卻是要以慈悲掩寂滅,欲以小乘掩大乘。卻不知大乘佛教教義為寂滅,是由圣人寂滅之道所出,圣人寂滅之道不破,小乘終難掩大乘!”
    聽陳九公這番話,阿彌陀佛淡淡一笑,雖然這位圣人的笑容還是那么難看,但其笑容中透露著無比的自信。洪荒億萬生靈,先天生靈也有三千之多,可最終能證混元者,算上陳九公亦不過七人。阿彌陀佛于太古得道,上古時證得混元,雖一向淡然,但胸中亦有一股傲然之氣。
    知自己師兄不善言語,準提佛母來在阿彌陀佛身旁,與其并肩而立,“教主今日西來,不若往靈山坐坐?”
    “不了。”陳九公搖了搖頭,婉言拒絕,“今日太清圣人與女媧娘娘爭斗,吾又曾與太請圣人有些約定,故不得不來。”
    準提佛母聞言一笑,“不錯,今日非截教、佛門爭斗之時,他日有機會,吾師兄弟再領教教主**!”
    “佛母之言大善!”
    混元圣人,特別掌大教的混元圣人,是不會隨便出手的。因為他們一出手,就會影響自己教派的氣運。就像今日老子非要在女媧娘娘立教之后才現身,就是為了要挫一挫這新生妖教的氣運。
    而對陳九公和西方二圣而言,雖然截教和人教是同盟,佛門和妖教是同盟,但此時量劫剛起,截教、佛門弟子都沒有入劫,這時爭斗對彼此無益。所以,今日三人非常有默契的比劃了幾下。一來,互相試探一二,了解一下對方實力。二來,則是為了和盟友有個交代。
    不得不說,當年女媧娘娘命妖族依附于佛門,將妖族與佛門氣運相連。但立下妖教之后,妖教和佛門是彼此**的存在。如果是妖族,西方二圣一定會全力相助,因為二者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但若是妖教的話,西方二圣就會以佛門的利益為上。
    比劃完了,日后在老子面前也有的說,陳九公就要回轉金鰲島。可卻聽準提佛母道:“教主何必急著離去,不如一起到洪荒星空中看看熱鬧?”說到此處,見陳九公遲疑,準提佛母笑道:“吾卻是想去見識一下那與誅仙劍陣齊名的先天五行,但教主若是不去,吾與師兄也只能回轉靈山。”
    如果陳九公不去,佛門二圣去了,女媧娘娘開口邀二圣相助,二圣還不能不出手。二圣一出手,三圣圍攻,老子必敗。而老子如果輸了,回去肯定要埋怨陳九公。這樣一來,今日陳九公與佛門二圣無言的約定又成了佛門二圣的不對,所以準提佛母才有此言。
    回身看了準提佛母一眼,陳九公沉吟片刻,“好!同去!”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