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432 女媧娘娘的決心


    截教仙427第四百二十七章.妖教立,九公斗二圣
    當日在混沌中險些喪命在陳九公手里,這三兄弟就一直想著去找陳九公報仇。但以自己三兄弟之力,有單薄了些。就在那時,廣成子出現在三人面前。奉元始天尊之命,請三人入清微天。
    洪荒修士誰不知道闡教和截教是什么關系,一心想找陳九公報仇的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欣然隨廣成子來到了清微天。在與元始天尊商議一番后,三人決定暫時留在清微天。
    這八百多年來,三人在清微天中閉關修法。元始天尊為門下弟子講道時,三人也跟著旁聽。可今日三人來在彌羅宮前求見元始天尊,不知所為何事。
    “三位大仙,老爺已在宮中等候。”
    “有勞了!”混沌道人沖白鶴童子點了點頭,當先向彌羅宮中走去,山河老祖、造化童子跟在其后。
    進到彌羅宮中,見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之上,三人來在近前,齊齊向元始天尊一揖道:“拜見玉清圣人!”
    “三位道友不必多禮,請!”
    “多謝圣人!”
    三人在彌羅宮中隨便找個三個蒲團坐下,只聽元始天尊開口問道:“不知三位道友今日來此,是為何事?”
    聽元始天尊之問,造化童子看了看混沌道人,又看了看山河老祖,見兩位兄長都沖自己點頭,造化童子對元始天尊道:“吾有一事相求,還望圣人能助吾成道。”
    “成道?”元始天尊聞言一怔,自己是混元圣人。都沒看出來這造化童子有成道之相,他怎么就張口成道閉口成道的。“不知道友要吾如何助你?”
    畢竟是求人幫忙。造化童子也有些不好意,“圣人有所不知,吾修煉造化之道已至瓶頸,若是能再進一步,就可將吾之造化之道衍化完全,到時自可斬去自我。”說到此處,造化童子看了看元始天尊臉色,發現這位玉清圣人臉色沒什么變化。就繼續道:“若是能得九天息壤,吾就能將造化之道衍化完全。”
    “九天息壤?”這時,元始天尊知道這造化童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了。心中冷笑之余,元始天尊對造化童子道:“道友若要九天息壤,可去錦繡天媧皇宮中,女媧師妹的九天息壤尚有些剩余,應該夠道友悟道的。”
    “這……”造化童子今日來找元始天尊的意思是想請元始天尊為自己出面求得九天息壤。畢竟自己和女媧娘娘沒什么交情。想來玉清圣人
    開口,女媧娘娘不會不給元始天尊這個面子。可現在,元始天尊竟然讓他自己去求女媧娘娘。
    造化童子剛要再說些什么,就見元始天尊大手一揮,“道友且去就是,女媧娘娘見了道友。絕不會吝嗇那九天息壤。”
    此時,山河老祖從元始天尊的話中察覺到了什么,輕輕拉了拉造化童子衣袖,又向混沌道人使了個眼色,三兄弟起身向元始天尊告辭離去。
    “三位道友且慢!”
    就在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三人要走出彌羅宮時。突然聽到元始天尊開口說道。
    “不知圣人還有何指教?”
    “指教倒沒有。”元始天尊用手一指,一道玉清仙氣飛到混沌道人面前。化作一枚玉符。“三位道友不知去錦繡天的路,可持此符穿過混沌到達錦繡天!”
    “這……”本來元始天尊推辭之后,三人就熄了去錦繡天的心思。那九天息壤畢竟不是凡物,而且自己三兄弟跟女媧娘娘什么交情也沒有,上門去討要寶物不是湊上去找人打臉么?可現在元始天尊這意思,明顯就是催著三人去錦繡天。
    出了清微天,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三人回到住處,商議了一翻,決定離開清微天。既然玉清圣人逐客令都下了,不走也不行了。
    可三人出了清微天,卻發現不知該往何處去了。這時,混沌道人提議三人從此還是隱居在混沌中,什么時候證得混元什么時候出去。可造化童子卻說,既然有元始天尊玉符指路,就去媧皇宮看看,能不能從女媧娘娘手中討要一些九天息壤。
    既然造化童子這么說了,混沌道人和山河老祖決定陪他走上一趟。
    有元始天尊玉符指路,三人穿過層層混沌來在錦繡天。一到錦繡天,玉符化作一道玉清仙氣消散,三人向錦繡天走去。
    三人一入錦繡天,女媧娘娘頓時有所察覺,掐指一算,女媧娘娘算出這三人是為何而來,也算出這三人是怎么來的。
    秀眉輕蹙,女媧娘娘暗道:“元始怎么把自己招攬的幫手推給吾妖族了?莫非他有什么算計?”想了片刻,女媧娘娘發現自己推測不出元始天尊是怎么想的,但女媧娘娘決定見這三人一見,當即打發女仙出宮去喚三人入內。
    這女仙卻也不是別人,就是當年奉女媧娘娘之命前往光明山送信的那個小女童。一晃八百年,當年那個愛哭的女童如今不但亭亭玉立,還有金仙修為。
    “三位大仙遠來,娘娘已在宮中等候!”
    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三人走進媧皇宮中,向女媧娘娘行禮后,蒙女媧寧娘賜坐,便在媧皇宮中坐定。
    然后造化童子起身,將自己三兄弟來意說出,情詞迫切請女媧娘娘賜下九天息壤。
    聽完造化童子之言,女媧娘娘心念急轉,“道友遠來,本部該叫道友失望。但……當年九天息壤已被吾賜下,如今隨計蒙入了佛門。”
    雖然不常在洪荒中走動,但造化童子也知道妖族和佛門是怎么回事。雖說計蒙如今在佛門為佛,但只要女媧娘娘一句話。那計蒙無量功德佛絕對立馬將九天息壤送至媧皇宮。
    “娘娘!”造化童子在袖中一摸,取出一物捧著對女媧娘娘道:“此寶雖不入頂級先天之列。但妙用無窮,還望娘娘做主,吾愿以此物與計蒙妖圣換取九天息壤。”
    搖了搖頭,女媧娘娘道:“計蒙今已不為吾妖族妖圣,道友還是去佛門找他吧!”
    女媧娘娘此言一出,造化童子大急,那九天息壤是女媧娘娘賜下的,她不開口計蒙豈敢與人交換?
    這時。山河老祖站起身來,對女媧娘娘道:“娘娘,計蒙妖圣神通廣大,但那九天息壤在他手里無異于明珠蒙塵。若娘娘能夠應許,吾愿以此寶為三弟換取九天息壤。”
    “山河扇!”看到山河老祖手中的羽扇,就是女媧娘娘也為之一驚。這可是頂級先天靈寶,這山河還真舍得。
    “二兄!”見山河老祖將山河扇都拿出來了。造化童子大急,連忙拉著山河老祖,“此寶對二兄極為重要,萬萬不可拿來交換。那九天息壤小弟不換就是了,還請二兄收回此寶。”
    “三弟……”
    就在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爭執之時,那一直沒開口的混沌道人站起身來。對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呵斥道:“二弟!三弟!在娘娘面前豈可如此無禮,還不坐下。”
    “大兄!”山河老祖剛要開口,卻見混沌道人向自己使了個眼色,忙拉著造化童子坐下。
    這時,混沌道人向女媧娘娘一禮。正色道:“娘娘乃混元圣人,妖族又曾是洪荒第一大族。什么寶物沒有,又豈會稀罕吾弟手中之物。不知娘娘是否有需要吾兄弟三人出力之事,如有吾三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混沌道人倒是個明白人。”女媧娘娘聞言,淡淡一笑,“既然道友開口,吾也就直言不諱了。今量劫將起,吾欲立妖教,還望三位道友能入吾妖教。”
    “什么?”三兄弟一聽女媧娘娘這番話,頓時神色皆變。此時的混沌道人不禁暗道,這女媧娘娘嫌上古妖族死的不夠多,還要這么折騰。“娘娘,吾兄弟三人一向自在,不愿受這拘束,那九天息壤與吾三弟無緣,今日冒昧之處,還望娘娘莫怪!”
    雖然聽混沌道人替自己的事做主,但造化童子沒有任何不滿,與山河老祖一起起身,向女媧娘娘告辭。
    可這時,卻聽女媧娘娘道:“三位道友,且看這是什么?”
    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三人回身一看,只見女媧娘娘面前齊刷刷的擺著幾件寶物。
    伏羲琴、神農鼎、軒轅劍、崆峒印,還有從彩鳳仙子手中取回的乾坤鼎、造人鞭。
    指著面前靈寶,女媧娘娘道:“有這些靈寶鎮壓氣運,不知三位道友可愿入吾妖教?”
    “這……”
    見三人還是有些顧慮,女媧娘娘又道:“若三位道友愿入吾妖教,當為吾妖教副教主。他日,吾必全力助三位道友成道!”
    原本不愿入女媧娘娘所立的妖教,就是怕女媧娘娘沒有寶物鎮壓大教氣運。現在看到那些對鎮壓氣運有神效的寶物,三人雖還有些不放心。但怎奈女媧娘娘承諾日后助三人成道,這三人千萬年來一心苦求混元道果,豈會不動心?
    “娘娘如此盛情邀請,吾兄弟三人若在拒絕,豈不是不明天數,逆天而為?”與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交換下眼神,混沌道人當即開口答應入教之事。
    “好!”女媧娘娘見目的達到了,不禁撫掌大笑。這可憐的三兄弟哪里知道女媧娘娘立教是要與老子爭人族氣運,他們要知道這事兒,任女媧娘娘怎么說,他們也不敢入她妖教。
    有了三人加入,女媧娘娘決定,三日之后,入地仙界開辟道場立下妖教。
    ……
    西牛賀洲,浮屠山中,扶桑樹下石桌旁,圍坐五人。
    正中央一人,頭戴金冠,身披大紅袍,袍上繡著九只三足金烏,眉宇間隱含著一絲王者之氣,此人正是大日如來惡尸分身金烏太子。
    在他左手邊的,正是從媧皇宮過來的鯤鵬妖師。在金烏太子右手邊,一白袍道人手搖羽扇。二目之中透著那么一股靈動。此人是昔日妖族大圣白澤入佛門后,以自己本體寄托惡念。斬出惡尸化身。而在他白澤之下的二人,就是計蒙無量功德佛和英招廣善佛的惡尸分身。
    大日如來和三大妖圣入了佛門,再想回妖族可就難了。但四人本體都是妖族,本體所化的分身,隨鯤鵬妖師一起返回妖族一點毛病也沒有。
    當聽到鯤鵬妖師說女媧娘娘要立妖教時,無論是金烏太子,還是三大妖圣都沉默不語。
    四人雖然很想洪荒中有一教名為妖,為洪荒妖族聚攏氣運。但氣運聚攏了,能鎮壓么?
    女媧娘娘沒和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說出實情,同樣也沒告訴鯤鵬妖師。所以,此地的五人,都不知道女媧娘娘想借妖教與老子爭奪人教氣運。否則,金烏太子和四大妖圣也不會在意妖族能不能鎮壓氣運,而是考慮妖族存亡。
    見幾人都不說話。鯤鵬妖師搖了搖頭,“太子,三位大圣,吾雖也勸過娘娘,但娘娘似乎心意已決。”
    手中羽扇輕輕搖動,白澤輕嘆一聲。“娘娘素來要強,恐怕是早就有這般打算。”
    聽白澤妖圣此言,金烏太子眉頭緊皺,“妖師、妖圣,如今吾妖族當何去何從?”
    看了鯤鵬一言。白澤苦笑道:“娘娘心意已決,你我只能盡全力在大劫中爭上一爭了!”
    白澤先表態。鯤鵬妖師剛要說話,卻見一道紅光從天而降,還是那個在媧皇宮中伺候女媧娘娘的女仙。
    “彩鈴,可是娘娘有旨意傳下?”見女仙來此,眾人紛紛起身,金烏太子開口問道。
    “拜見太子、妖師、三位妖圣!”彩鈴仙子向眾人行禮,然后道:“娘娘命我前來傳旨,三日后將于西極之地立妖教,還請太子將此事傳于四方。”
    “尊娘娘法旨!”
    傳完了女媧娘娘旨意,彩鈴仙子對計蒙妖圣道:“妖圣,娘娘命你前往計蒙無量功德佛處將九天息壤取回,送至媧皇宮。”
    這時,鯤鵬妖師開口,向彩鈴仙子問道:“彩鈴,娘娘今日召吾商議立教之事,讓吾來與太子說明,早作準備。為何吾剛從錦繡天出來,娘娘就這么匆忙的要立教?”
    “這……”
    見彩鈴仙子支支吾吾的,金烏太子正色道:“彩鈴,妖師詢問也是為吾妖族考慮,只要不是犯娘娘忌諱,但說無妨。”
    聽金烏太子這么說,彩鈴仙子才將那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三人到錦繡天一事說出。說完,彩鈴仙子匆忙離去。
    看著彩鈴仙子化作霞光飛走,金烏太子向鯤鵬妖師詢問,“妖師,那三人是什么來頭?”
    “先天生靈!”
    一聽是先天圣靈,金烏太子就明白了,這三人肯定都是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大神通者。
    “太子放心!”這時,鯤鵬妖師道:“娘娘讓那三人為副教主,不過是為了拉攏他們罷了。吾想他們三人在吾妖教必無實權,太子切莫多心。”
    “不錯!”鯤鵬妖師話音剛落,白澤妖圣接著說道:“太子為我妖族正統,吾等必全力輔佐太子!”
    “多謝妖師、妖圣!”金烏太子一手拉著鯤鵬妖師,一手拉著白澤妖圣來在石桌前坐下,“吾現在只想完成父皇、叔父心愿,壯大妖族,爭名奪利非吾所念。”
    “太子英明!”
    金烏太子哈哈一笑,想到一事,對幾人說道:“吾等還是按娘娘吩咐,將吾妖教將立的事傳遍四州,讓所有妖族都知道知道這個好消息!”
    “好!”
    等鯤鵬妖師與三大妖圣都出了浮屠山后,坐在扶桑樹下的金烏太子冷哼一聲,眸子中閃過一絲不忿。
    女媧娘娘要在西極之地立妖教的事,很快就傳遍了四大部州。這一消息傳出,驚起千重浪。女媧娘娘立妖教還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非天地大劫圣人不可現身洪荒。現在女媧娘娘要往西極立教,那就是說量劫已經來臨,圣人可以在洪荒上走動了,對于天地大劫,洪荒修士都心存畏懼。特別是那些無門無派的散修,忙緊閉洞府。任他何人上門來找,也絕不相見。
    消息傳至東海,陳九公聽說之后,不禁暗自思索。這女媧娘娘還正能折騰,也真敢折騰。不過在陳九公看來,女媧娘娘與老子相爭,雖不占優勢,但要說一點機會沒有。也不盡然。
    此時陳九公還在考慮等老子和女媧娘娘爭斗到關鍵時刻,自己是出手相助,還是落井下石。這不是陳九公背信棄義,而是在他心中,老子絕不可信。
    大赤天,八景宮中。
    人教教主老子,人教副教主玄都**師、人教護法麒麟王、儒家家主孔丘、墨家家主墨翟、陰陽家家主鄒衍。這些人聚在八景宮中。
    “玄都,安排的怎么樣了?”
    “老師放心!”聽老子問自己,玄都**師連忙應道:“老師交代的事,弟子都已安排妥當!”
    “孔丘,儒家弟子可曾前往人間?”
    “圣人放心,吾儒家四代弟子盡數前往人間。混于各州府縣,只等圣人下令!”
    “好!”
    這時,一陣腳步聲從宮外傳來,一個聲音在宮外響起,“老師!洪荒傳言:女媧娘娘將于三日后于西極立妖教。”
    “哼!”老子聞言冷哼一聲。目光掃過宮內眾人,“諸位。吾等下界,前往首陽山!”
    “是!”
    首陽山,為太清圣人在地仙界上的道場,也是洪荒人族的發源地之一。
    在傳出女媧娘娘將于西極立教的消息后,太清圣人駕臨首陽山,更是讓洪荒修士確切的知道,量劫來了!
    靈山,八寶功德池前。
    在感覺到老子出現在地仙界后,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相視一眼。只聽準提佛母輕輕一嘆,“師兄,三日后還得往西極走上一趟。”
    “不可不去!”
    聽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都要去西極,青蓮造化佛有些不解:“兩位師兄親臨西極,可否要佛門上下隨同?”
    “不用了。”準提佛母對青蓮造化佛苦笑道:“師弟,吾與師兄此去不是為了觀禮,而是為了助拳。”
    “啊?”
    看到青蓮造化佛滿臉驚訝,準提佛母有些無奈的說道:“吾是怕太清圣人會在三日后至西極,與女媧娘娘為難。”
    青蓮造化佛知道老子是六圣之首,不但是六圣中道行最高的,而且還有先天至寶太極圖、第一功德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爭斗起來女媧娘娘肯定要吃虧。但青蓮造化佛想不明白,人家女媧娘娘立教,你不去觀禮也就罷了,怎么還去砸場子,難道是要與女媧娘娘結下不死不休的因果?
    圣人不死不滅,他們之間所謂的不死不休,就是說這雙方永無和好的時候。無論是量劫,還是無量量劫,他們都是對手。
    聽青蓮造化佛問起這個,準提佛母搖了搖頭,“師弟,此事汝還是不知為妙。”
    三日之后。
    羅浮洞前,蝎玉正纏著陳九公,“老師!您帶弟子去西極看看嘛!”
    “汝去作甚?”
    “弟子也是出身妖族,想去見見我們妖族的圣人。”
    陳九公聞言哈哈一笑,“玉兒,為師與女媧娘娘是非曲折甚多,若是帶你去了,小心那些大妖把你給吃了!”
    “啊?”蝎玉聞言,頓時一吐舌頭,“老師,您神通廣大。有您在,誰敢動弟子一根寒毛。哎呦……”話還沒說完,蝎玉頭上重重的挨了一下。抬起頭,只見陳九公一臉嚴肅的望著自己。
    “老師……”蝎玉不明白了,怎么自己說好話還挨揍了。她可不知道,她這是拍馬屁拍到馬蹄子上了。
    “混賬!為師平日怎么教導你們的?大劫之中,當小心謹慎,萬萬不可因有師門撐腰,而小看任何人!”
    被陳九公罵了一頓,蝎玉灰溜溜的去面壁思過了,陳九公搖了搖頭,女弟子麻煩啊。
    騰空而起,陳九公直往西方飛去。
    過了兩界山就是西牛賀洲,西牛賀洲的西面是西海,西海再往西還有一片土地,這里就是所謂的西極之地。
    這西極之地也是不毛之地,平日里別說是人了,就連修士也沒有。可今日之后,此地就要成為洪荒妖族的圣地了。
    這世上沒有什么東西比消息傳播的更快,又有無數妖族和佛門弟子四處傳揚,今日無數的妖族匯聚在西極。
    轟隆隆……
    正在胡侃的無數妖族聽到一陣陣轟鳴聲從天上傳來,霎時間巨大的黑影遮住了太陽,群妖抬頭望去,只見黑壓壓一座大山從天而降。
    轟……
    大山落下,此山巍峨雄闊,方圓不下萬里,橫在眼前,群妖只覺得陣陣威壓從山上傳下。
    這時,一聲鳳鳴自九天傳下,朵朵金花漫天飛舞。天邊飄來的一朵七彩祥云之上,七個童女手持花籃,七個童子手持如意,七個童女手捧香爐,七個童子手扶金劍。
    在這四排童子童女之后,女媧娘娘端坐七香錦繡車中,鯤鵬妖師、金烏太子隨侍左右,后面是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白澤、計蒙、英招、陸吾。
    這時,鯤鵬妖師上前一步,朗聲道:“娘娘圣駕,萬妖叩拜!”
    “拜見娘娘!娘娘圣壽!”
    隨著鯤鵬妖師的聲音傳遍西極,千萬妖族跪倒在地,向女媧娘娘叩拜。
    七彩祥云降下,落在山上。霎時間,立在山巔的女媧娘娘身后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影像。這影像中的人物就是女媧娘娘,但這萬丈高的影像站在山上,全西極之地的妖族都能清楚的看見。
    “吾女媧,今日立妖教,興吾妖族!”女媧娘娘沒說什么廢話,直接就是祝告天地,立下妖教。圣人言出法隨,更何況是立教這等大事?女媧娘娘一開口,所有在西極的妖族都感覺自己身上多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氣運,這就是妖教氣運。一時間,群妖大喜,紛紛向立在山上的女媧娘娘叩拜。
    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自遠方傳來,“女媧!你我且到洪荒星空中做過一翻!”
    群妖聽到有人挑釁圣人娘娘,抬眼望去,只見高空中,一赤袍老者跨坐青牛之上。
    “太清!”女媧娘娘看見老子來在西極,美目中閃過一絲寒光。早在立教之前,女媧娘娘就斷定老子回來。今日妖族初立,女媧娘娘萬萬不會在這個時候就讓妖族氣運受損。
    老子伸手在虛空一抓,扁拐落在手中,往身旁一砸,空間破開,老子催動青牛,進入洪荒星空之中。
    “娘娘!”見老子進到洪荒星空之中,鯤鵬妖師走到女媧娘娘身旁,低聲道:“不知那截教教主會不會來!”
    “不知。”女媧娘娘微微搖頭,“有佛門二圣在,那截教教主翻不起什么風浪。妖師、太子、三位副教主,且隨吾入洪荒星辰,今日吾要落太清面皮,定吾妖族氣運!”
    “是!”
    女媧娘娘一下令,鯤鵬妖師、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齊齊上前一步。女媧娘娘素手一翻,現出軒轅劍,女媧娘娘一劍劃開空間帶著五人進入洪荒星空之中。
    此時,西海之上,陳九公望著前方不遠處坐在虛空中的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哈哈一笑,“當年西岐城下見二圣風采,今日九公要討教二圣佛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