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437 有背景的曹操

紫霄宮中,看著那坐在蒲團上一動不動,也不出聲的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準提佛母剛要開口說話,卻又有一人走出紫霄宮中。
    “太清道友……”
    準提佛母迎了上去,想與老子攀談幾句,可老子仿佛就像沒看見準提佛母一般,在他旁邊繞了過去,徑自走到第一個蒲團前盤膝坐下。
    見老子這般,準提佛母也不為意,只是微微一笑,向女媧娘娘做了請的手勢。
    向準提佛母點了點頭,女媧娘娘走到第四個蒲團前坐下。
    待六圣各自落座后,道祖毫無征兆的出現在高臺之上。
    “拜見老師!”
    鴻鈞道祖神色淡然,自顧道:“自盤古開天辟地至今,先有巫妖劫,后有封神劫。今第三次量劫已至,各教隨天數應劫,混元圣人亦不可改之!”
    道祖說完這番話,也不理會六圣,憑空消散。
    看著那空蕩蕩的高臺,六圣都沒怎么多想。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一起出了紫霄宮,往媧皇天而去。
    老子起身,看著那坐在蒲團上一動也不動的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眼中寒光閃動,轉身出紫霄宮,回大赤天去了。
    “二兄不回道場,莫非是要留在紫霄宮陪吾?”待老子出去之后,通天教主睜開雙眼,對元始天尊問道。
    搖了搖頭,元始天尊從蒲團上站起身來,“此時吾說什么也都是徒勞。待佛門賢者時,闡教、截教再做過一番。了卻因果再說吧!”說完,元始天尊也回道場去了。
    看著左右又沒有人了,通天教主哈哈一笑,重新閉上雙眼,繼續參悟大道。
    從紫霄宮出來,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隨女媧娘娘到了錦繡天,坐在媧皇宮中,準提佛母當先開口問道:“量劫已至。不知娘娘有何安排?”
    聽準提佛母之問,女媧娘娘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一絲得色,“此劫中,吾要與那老子爭一爭人族氣運!”
    “還請娘娘三思。”早就猜到女媧娘娘會有這樣的打算,可當親耳聽到時,準提佛母的感覺又有些不同。在他看來,女媧娘娘這么做是十分欠考慮的。
    “佛母放心!”女媧娘娘羅袖一卷。伏羲琴、神農鼎、軒轅劍、崆峒印在面前案上排開,“有這四件靈寶相助,未必不可成事。”
    看到女媧娘娘擺出的四件寶物,準提佛母知道它們的來歷,也知道它們之間的因果,但準提佛母仍然不看好女媧娘娘。
    可準提佛母知道女媧娘娘要強。有些話決不能當著她面說。心中暗暗搖頭,準提佛母起身道:“既然娘娘心意已定,吾佛門必將鼎力相助!”
    “多謝佛母!”
    見準提佛母起身,阿彌陀佛也站起身來,向女媧娘娘告辭。二圣一起出了媧皇宮。返回靈山。
    在返回靈山的路上,阿彌陀佛對準提佛母道:“師弟。那女媧娘娘謀劃之事似乎有些不妥。”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有些時候,外人能看得明白的,身在其中卻好像一層迷霧遮住雙眼一般。
    準提佛母聞言,不由得面露苦笑。自己師兄這般心思單純之人,尚且能看出女媧娘娘所謀之事難成,可那女媧……
    “師兄,當年老子以人族為基立下大教,就使女媧娘娘有所不滿。但當時巫妖分掌洪荒天地,女媧娘娘也不在乎人族。可沒想到,昔日弱小的人族竟然頂替了巫妖,稱為這洪荒主角,女媧娘娘心里才有了那般想法。”
    “可……”阿彌陀佛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么,但想到自己現在說什么都是徒勞,要是能說,自己師弟剛才在媧皇宮就說了。想想女媧娘娘的性子,阿彌陀佛不禁搖了搖頭,不再過多的評論女媧娘娘。
    飛至靈山上空,阿彌陀佛又對準提佛母道:“師弟,女媧娘娘行此不智之事,吾佛門為何還要助她?”
    搖了搖頭,準提佛母苦笑道:“除了女媧娘娘,吾佛門還能與誰聯手?”
    ……
    錦繡天中,女媧娘娘坐在云床上,雙目緊閉,在推演天機。
    這時,從宮外走進彩鳳仙子,“老師!妖師來了!”
    “請!”
    “是!”
    彩鳳仙子出宮不一會兒,鯤鵬妖師走進媧皇宮中,向云床上的女媧娘娘躬身一拜,“鯤鵬拜見娘娘!”
    “妖師免禮!”女媧娘娘抬手示意鯤鵬坐下。
    “謝娘娘!”
    “妖師,今日吾命彩鳳請汝來此,是因量劫至,吾有心立妖教,不知妖師可愿助吾?”別看女媧娘娘是在詢問鯤鵬妖師,但她心里清楚,鯤鵬妖師不敢拒絕自己。
    “這……”
    “怎么?莫非妖師不愿為吾妖族效力?”
    聽女媧娘娘此言,鯤鵬面露苦笑,向女媧娘娘一拜,沉聲道:“娘娘,請容鯤鵬一言!”
    “講!”
    “鯤鵬敢問娘娘,吾妖族今日之勢,比起掌上古天庭之時如何?”
    “不如!”
    “敢問娘娘,上古之時,吾妖族有混沌鐘鎮壓氣運,如今娘娘手中寶物可比得上混沌鐘?”早在進來的時候,鯤鵬妖師就看見女媧娘娘面前案上擺著的四件寶物。剛一聽女媧娘娘要立妖教,鯤鵬妖師就知女媧娘娘從三皇手中借來這幾件人族至寶是要鎮壓妖族氣運。
    “這……”被鯤鵬妖師這么一問,女媧娘娘還真不知從何回答。這幾件功德至寶,在鎮壓氣運方面的確有些神效,但綁在一起,也不如混沌鐘。
    “敢問娘娘……”
    “夠了!”此時的女媧娘娘不禁有些氣急,粉面含煞,叱喝道:“吾只問妖師一句,妖師可愿助吾一臂之力!”
    感覺到媧皇宮中溫度有些下降,鯤鵬妖師心中苦笑,從袖中取出兩件寶物捧在手中,“娘娘,鯤鵬當年雖犯下大錯,但今愿舍身為吾妖族。只是有一言,還望娘娘垂聽!”
    看著鯤鵬手里的河圖洛書,再聽鯤鵬言語中的誠懇,女媧娘娘幽幽一嘆,“妖師,吾豈不知如此行事禍福參半,但吾妖族若在不放手一搏,恐怕永無翻身之日!”
    說到此處,女媧娘娘抬起頭,望著媧皇宮頂梁,“上古一戰,巫妖俱損。然,今巫族興起,連有兩任人皇。若他日巫族有圣人出世,吾妖族必為其所滅。”
    “娘娘用心良苦,鯤鵬身為洪荒億萬妖族之師,愿粉身碎骨護吾妖族。”
    “妖師有心了。”女媧娘娘微微搖頭,神色一正,“那佛門二圣以為吾是爭一時之意氣,恐怕在劫中不會全力助吾。妖師,此事還需汝往浮屠山走上一趟!”
    “娘娘放心!”鯤鵬將河圖洛書收起,起身向女媧娘娘一拜,“鯤鵬必回說服太子與四大妖帥!”
    “妖師去吧。”
    鯤鵬再次向女媧娘娘一禮,出了媧皇宮,直奔西牛賀洲浮屠山。
    鯤鵬妖師離去后,彩鳳仙子進到媧皇宮中,向女媧娘娘道:“老師,那截教教主是否成圣?”
    “還沒有。”女媧娘娘看著面色平靜的彩鳳仙子,知道她心中恨極了陳九公,“那陳九公有他的考慮,所以還未將三尸合一。但只要他愿意,隨時可以證道。”說到此處,女媧娘娘輕嘆一聲,“徒兒,委屈你了。”
    “啊?”不知女媧娘娘為何這么說,彩鳳仙子頓時一愣。可就在這時,只覺得全身上下法力一滯,整個人開始變小,最后化作一道霞光飛入神農鼎中。
    “老師!老師……”
    聽著彩鳳仙子在神農鼎中不斷呼喊,女媧娘娘伸手在神農鼎上一撫,一片玄光將神農鼎裹住。當玄光散去后,女媧娘娘喃喃自語:“徒兒,此次量劫為師另有安排,且不可與截教斗狠。為了吾妖族,就只能委屈你了。”
    當年陳九公入媧皇宮屠殺太古飛禽一族,自族長鳳母至飛禽一族普通修士盡數死于陳九公弒神槍下。彩鳳仙子從兩儀微塵陣中歸來后,就一直在錦繡天閉關苦修,雖然她沒說,但女媧娘娘知道她還是想去找陳九公報仇。
    報仇有很多種方式,彩鳳仙子雖殺不了陳九公,但可以找陳九公門下弟子下手。這是彩鳳仙子的打算,也是女媧娘娘最怕的。若是以往,女媧娘娘拼盡全力也相助彩鳳仙子報仇。
    但在這一次量劫中,女媧娘娘要與人教爭人族氣運。在與人教為敵的情況下,女媧娘娘不想再和截教死磕。
    雖說人教、截教聯盟,但女媧娘娘相信,只要不激怒陳九公,陳九公就不會全力幫助人教。就像自己和佛門一樣,女媧娘娘很清楚,佛門會幫助自己,但力度不會太大。
    清微天,彌羅宮中。
    元始天尊自從紫霄宮歸來,就坐在云床上一動不動,而且并不是在體悟天道,只是在思索著什么。
    這時,白鶴童子小心翼翼的走進宮中,“老爺。”
    “嗯?”元始天尊一抬眼皮,頓時知道了是什么事。“讓他們進來吧!”
    “是,老爺!”
    白鶴童子走出彌羅宮,只見彌羅宮外站著三人。如果陳九公在這里,一定能認得出來,這三人就是曾經助自己斬去自我的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還有那造化童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