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36 截教弟子入人間

大赤天,八景宮中,老子與陳九公相視而坐。
    見陳九公自從進了八景宮就坐在自己對面一言不發,老子思索片刻開口道:“今日吾喚道友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商。”老子思索的不是別的,是自己該如何稱呼陳九公。以前的陳九公,到了八景宮,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得向自己見禮。可如今呢,陳九公的地位足以與自己平起平坐。更重要的是,以前陳九公生怕量劫來臨其他圣人圍攻他,所以是有求于自己。可現在呢,陳九公斬去自我,從此萬劫不滅。反過來,竟然成了自己有求與他了。
    當年在函谷關前與陳九公相見,老子都沒想到,當年那個那峨眉山跟自己換離地焰光旗的截教三代弟子,今日竟然成長到這種地步。
    想前想后,老子也只能稱陳九公為道友。
    “圣人但說無妨。”
    “吾推算天機,大楚八百年后國運耗盡,量劫自楚靈帝亡而起,八方諸侯逐鹿天下,不知截教何去何從?”
    “八百年?楚靈帝?”聽老子說到這個,陳九公不禁贊嘆老子不愧為六圣之首,道行高深。自己只不過能夠感覺到量劫很快就要來了,但不想老子推算的這么清楚。可是,陳九公有一點,是老子,是任何一個圣人都比不了的。那就是他陳九公,本是后世之人。
    雖然在推算天機上,陳九公暫時比不了圣人,但他通過老子的話。知道了許多老子也算不出來的事。
    抬眼見老子看著自己,陳九公淡淡一笑。“吾截教愿與人教共同進退!”
    “道友此言當真?”
    “圣人當面,豈敢妄言!”
    “好!”聽陳九公這番話,老子撫掌大笑,“有道友相助,大事成矣!”
    “不知圣人說的大事是什么?”
    陳九公輕飄飄的一句話,讓老子頓時止住笑聲,正了正神色,老子道:“無他。只是要在此次量劫之中定人族氣運。”
    聽老子這話,陳九公不由得想起了當年與女媧娘娘一戰,女媧娘娘手中的幾件人族至寶。對于那幾件寶物,陳九公能猜得出來。同樣,陳九公也不在乎。因為他知道,有人比他還著急。這不,著急的人就在自己對面呢。
    人族為洪荒主角。這是無法取代的。陳九公也渴望截教能聚一二成人族氣運為己所用,但他又清楚的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截教上下,根本就和人族沒什么聯系。與人族有聯系的,除了老子以外,就是女媧娘娘了。而女媧娘娘上火云宮借來那幾件人族至寶。明顯不是單純的使用。
    再看老子今天的舉動,陳九公心底暗笑。若是自己沒斬去自我,那么在這次量劫之中,不管是佛門二圣,還是女媧娘娘都會全力對付自己。畢竟自己手中的靈寶。足以讓這些圣人眼紅不已。但如今自己斬去了自我,這場量劫。佛妖聯盟的主攻對象就變成人教了。
    這,無疑是給了截教更多的機會。
    從八景宮出來,陳九公心情很不錯。這次來見老子的收獲不小,一來知道了此次量劫,截教作為幫忙的,不會有什么太大的損失。二來,陳九公知道了敖鸞不在大赤天。
    媧皇天、靈山、大赤天都走了一遍,那敖鸞會在哪兒呢?陳九公冷冷望著混沌中的某一個方向,口中喃喃道:“且先等上一些時日,他日再與你闡教了結因果。”
    ……
    卻說那項羽在位五十余年,大楚威震四夷,匈奴、鮮卑、羯、氐、羌盡被項羽率軍趕到了草原的最深處。
    當感覺在人間再無敵手的時候,正好平心娘娘派人來請項羽。想了想,將皇位傳個長子,項羽破開兩界屏障進入地仙界。
    雖然同是人皇,但項羽和嬴政的區別很大。嬴政在人間的作為,完全可以用雄才大略來形容。雖為巫,但他的功績,足可以成為千古一帝。而項羽,心思特別單純。這一點,從他對待的陳九公的態度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正因為項羽心思單純,項羽不懂治國之道,卻可以將權力下放給信得過的大臣,自己則專心帶兵,橫掃異族。這樣的大楚,雖然在眼下不如昔日的大秦要強大。但是,在國運上,大楚完爆大秦。
    秦傳二世而亡,而此時大楚正如旭日東升。
    項羽從人間來到地仙界,并沒有像嬴政一般帶兵穿過兩界屏障。這是因為項羽曾經在人間領教過陳九公的厲害,在項羽看來,地仙界修士,不管是什么修為到了人間,都會被壓制到天仙的水準。可是,那一直不肯收下自己的老師,竟然在人間還有那般神通,這要是在地仙界,會是何等的威風了得?所以,項羽來地仙界一點也沒有張狂。穿過兩界屏障后,憑著元神深處祖巫殿對自己的呼喚,項羽直接飛到祖巫殿。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數百年光陰匆匆而過。
    都說: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在圣人眼中,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
    自從從大赤天歸來,陳九公將截教大小事情交給了無當圣母和云霄,自己封了羅浮洞,試圖踏出最后一步,證那混元道果。
    這一日,羅浮洞前懸掛的混沌鐘發出陣陣鐘響。金霞童子連忙稟報無當圣母,而無當圣母連忙帶著金鰲島上所有弟子前往羅浮洞前。
    眾人在洞外站定,過了約有一刻鐘,羅浮洞前青光陣陣。
    當青光消散之后,陳九公就立在洞口。
    看著那仿佛與天地融為一體的陳九公,眾人紛紛大喜,袁洪一步沖到陳九公面前,“老師!您成圣了?”
    “還沒有!”陳九公搖了搖頭,但臉上卻沒有絲毫沮喪之色,“量劫一起,吾即成圣!”
    就在陳九公出關之時,大赤天、清微天、媧皇天、靈山中的五位圣人,耳邊傳來了道祖虛無縹緲的聲音,“量劫將至,速來紫霄宮!”
    道祖相招,圣人也不敢有違。五位圣人紛紛出了道場,直往紫霄宮而去。
    元始天尊第一個到了紫霄宮前,見這紫霄宮還是如同往日一般,只是門口少了那金童玉女。
    可等到元始天尊跨步邁入紫霄宮中后,卻愣住了。只見紫霄宮中一切事物都沒有改變,只是在那高臺下方第一排的六個蒲團上,坐著一個元始天尊最不愿意看見的人。
    那人一襲青衫,背向元始天尊正坐在第三個蒲團上。此人身形消瘦,但坐在那里,仿佛一顆太古青松,傲然挺直。
    張了張嘴,元始天尊最終還是開口了,“通天,汝還好么?”
    元始天尊話說出口,卻發現那坐在蒲團上的通天教主沒有一絲反應,更沒有答話。
    走到通天教主身旁,也就是第二個蒲團前,元始天尊盤膝坐下,沉聲道:“不管汝信與不信,吾都要說。當年,請接引、準提東來,并非吾之本意。”
    “吾知道!”
    聽見通天教主和自己說話,元始天尊側目望去,只見通天教主睜開了緊閉的雙眼,“吾當年立教名截,意為截取一線生機。封神一戰,吾截教雖敗,卻截取到了那一線生機。”
    通天教主緩緩的說著,元始天尊卻發現此時的通天教主面如沉水,無有一絲神采,連眼中卻流露著無限喜色。
    “不破不立,即能取一線生機,吾截教圓滿,他日大興必勝從前!”
    元始天尊聽完通天教主這一番話,那顆千萬年波瀾不起的道心也不由得為之一顫。元始天尊怎能不知截教的由來,截為截取一絲生機。而封神一戰,截教被滅教,可卻有一絲生機。而這一絲生機,即為陳九公所截取。也正是憑著這一絲生機,陳九公乘風而起,直至今日這般境界。
    就像通天教主說的,截教本意就是截取一線生機,滅后又因這一線生機復立。如今的截教已經圓滿,他日必可大興。而且,他日大興的截教,會更勝從前,要超過那萬仙來朝!
    見元始天尊不說話,通天教主淡淡一笑,“二兄,汝既然獨自前來,想來也是被大兄坑了吧?”
    聽通天教主這么稱呼自己,元始天尊心神一顫,有些不敢相信的望著通天教主。三清一體,為盤古元神三分所化,是為兄弟。可自當年三清分家之后,三清之間不再以兄弟相稱。而是按在紫霄宮聽道時,同被道祖收為弟子互稱師兄弟。
    今日通天教主開口喚了一聲二兄,元始天尊不禁難以壓制心中激動。
    剛想對通天教主說些什么,只聽得宮外一陣說話聲傳來,元始天尊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靜靜的坐在自己的蒲團上,閉上了雙眼,不再說話。
    這時,女媧娘娘與西方二圣一起走入紫霄宮。當看到坐在蒲團上的通天教主時,三位圣人也有些驚訝。在他們看來,通天教主既然被道祖幽禁,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出現在紫霄宮。可道祖行事,即使是混元圣人也不可以非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