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43 收七怪

看著目瞪口呆的袁洪,陳九公淡淡一笑。別看陳九公前世是大宅男,但沒文化不要緊,咱們看書啊。俗話說倒塔毀一生,網游窮三代。天天看小說,必成高富帥。為了消除沉迷網絡游戲的影響,陳九公在玩兒累了的時候常常會看些網絡文學武裝一下自己。
    陳九公清楚,想要收服袁洪這種人,必須恩威并施。
    “袁洪,汝這九轉玄功是誰傳授于你?。”
    袁洪一聽陳九公之言,頓時大驚。當年在楊戩身旁發現那記載著九轉玄功的玉簡,袁洪本想拿走,但想到能傳下此等玄功給這嬰孩兒的必定是大神通者,自己若將這玉簡拿走,必有禍端。今日這道人問起九轉玄功,難道是那嬰孩兒的長輩,或是那嬰孩兒本身長大成人?
    其實袁洪還真是想多了,當年楊戩身旁的九轉玄功就是玉鼎真人為他準備的。玉簡中記載的是正版的九轉玄功不假,但也只有三卷,僅夠袁洪修煉至玄仙頂峰罷了。
    玉鼎真人這么做卻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經過推算自己徒兒楊戩在姜子牙東征的時候九轉玄功也只不過功行三轉,所以才給袁洪也傳了九轉玄功前三轉的功法。
    見袁洪一聽自己提起九轉玄功,頓時滿臉冷汗,陳九公心中一定。看來這袁洪雖是混世四猴之一,但知進退,比那無法無天的孫悟空可是強多了。想到此處,陳九公對這個自己門下首徒,未來的截教護法甚是滿意。
    此時的其他六怪見自己大哥如此,不由得甚是驚訝,但在兇狠的陳九公面前也不敢多言。
    上前一步,伸手將袁洪扶起,陳九公說:“當年那嬰孩兒乃闡教三代弟子楊戩,那九轉玄功為吾玄門護教神功!”
    “啊?”袁洪驚呆了,在修煉九轉玄功之后,深知此功不凡的袁洪卻是沒想到這功法和那嬰孩兒竟然有這般來歷,那自己豈不是自取大禍。
    袁洪并不是膽小怕事之輩,今日若無幾位兄弟的性命懸在陳九公手中,袁洪絕對會拼死一戰。但相對袁洪來說,那闡教無疑是超級龐然大物,要真是因為功法發難,袁洪怕自己練轉世重生的機會都沒有。
    “呵呵。”見袁洪被自己嚇蒙了,陳九公呵呵一笑,“徒兒,汝既然已經拜吾為師,汝之因果為師替你接下了。”陳九公這話說的卻是漂亮,什么因果已經接下了,那因果都被陳九公給了結了。
    一聽陳九公這話,袁洪頓時一喜。拜師之事雖是稀里糊涂的,但若這老師真的能為自己撐腰,這老師袁洪還是愿意認的。
    “敢問老師名諱?”
    “為師峨眉山羅浮洞陳九公,乃截教三代親傳弟子,奉吾教混元無極太上教主通天圣人之命掌管截教大小事宜!”
    “天哪!”
    七怪一聽,全都嚇了一大跳啊。怎么?陳九公這名頭可是太大了!截教門下,這不用說。此時像袁洪這種山間野怪根本不知道截教被滅的事,況且就算被滅了,只要通天教主尚在,截教復立就只是時間的問題。
    讓七怪震驚的是,眼前這道人竟然奉通天教主之命掌管截教大小事宜、乖乖,這是什么身份。
    見自己的身份將七怪震住,陳九公不由得挺了挺胸,朗聲道:“汝所修九轉玄功乃吾玄門護教神功,此功非玄門三教弟子不可修習。吾念汝修行不易,特來收汝為徒。入吾門下,為師當為傳你全部的功法,并封你為吾截教護法!如果不然,貧道定當將你誅殺于此,收回吾玄門神通!”
    陳九公這一翻話,當真是恩威并施。直將袁洪嚇得拜倒在地,連連叩首,“弟子愿拜道長為師,從今日起好生侍奉老師。”
    袁洪的資質可是比那楊戩強得多,多年來要不是只有三轉功法,恐怕早已突破金仙了。今日陳九公許諾入門后,傳其完整的九轉玄功。并且能得到截教這么大一個靠山,從今往后就是圣人門下,袁洪怎能不愿。
    將袁洪扶起,陳九公正色道:“為師雖奉掌教圣人之命掌管截教大小事務,但汝若拜吾為師,便是吾截教四代親傳弟子,且雖為師回山拜過掌教圣人還有你師祖,才算正式入門。”
    陳九公所說的掌教圣人是通天教主無疑,而袁洪的師祖當然是趙公明了。不過此時通天教主在禹余天中,陳九公都找不著,又怎么帶袁洪去。不過,陳九公說的是回峨眉山拜過通天教主畫像與趙公明牌位。
    對陳九公的話,袁洪自是無異意,但這時袁洪想起一件事來。“老師,我們兄弟七人相互扶持,已有五百年之久,弟子懇請老師將我這幾個兄弟也收入門中!”
    袁洪一說這話,本來還羨慕袁洪抱上一條大腿的朱子真等人不由得大喜,心道大哥果然夠意思。
    “求道長收吾等為徒!”
    “嗯。”掃了其他六怪一眼,陳九公心中起了別樣的心思。師祖通天教主收徒向來是有教無類,如今截教滅教,門下萬仙損失殆盡。若是他日截教復立之時,門下無有二三弟子,豈不是失了萬仙來朝的威風?
    陳九公很是清楚,通天教主雖賦予自己很大的權利,但收羅門人之時一定要注意心性,特別是薄情寡義者決不可入截教。要知道截教弟子在萬仙陣,面對四位混元圣人也未有一人退縮,更未有一人叛教。若是日后截教第一個叛徒出自自己門下,那陳九公可就是截教的千古罪人了。
    不過,這梅山七怪都是義氣之輩,為了兄弟能夠不顧生死,讓陳九公很是滿意。在陳九公看來,這梅山七怪重情重義,收下他們作為弟子,只要盡心盡意去對待他們,絕不會有反叛的可能。凡事將心比心,如果你當老師的對弟子肆意打罵,也怪不得人家背叛你。
    可是這梅山七怪之中,除了袁洪以外,其他幾人資質一般。陳九公想了一想,在七怪期盼的目光中開口道:“汝等與吾卻是無師徒之緣。”
    七怪一聽這話,心不由得涼了半截。
    而就在袁洪再要開口相求的時候,只聽陳九公道:“不過可入吾門下為記名弟子,汝等可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