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425 斗女媧

女媧娘娘沖至誅仙門前,掛在誅仙門上的誅仙劍震動,道道誅仙劍氣直奔女媧娘娘襲來。
    催動頂上神農鼎發出陣陣赤光護身,女媧娘娘向誅仙門外沖去。
    道道誅仙劍氣擊在神農鼎發出的赤光上,赤光顫動,被誅仙劍氣撕開。
    見誅仙劍氣兇猛,身在陣中的女媧娘娘不敢怠慢,連忙打出一道玄光。玄光沒入神農鼎中,神農鼎在女媧頂上一轉,赤光大作,又似有一條條赤氣從鼎中飄出,凝聚成云。
    誅仙劍氣擊在赤色云團上,將云團絞碎,擊在神農鼎上。
    乒乓聲響起,好在此時女媧娘娘已經沖至誅仙門前。見誅仙門內似有一陣黑光阻隔,女媧娘娘揮動軒轅劍向黑光斬去。
    一劍破開黑光,女媧娘娘沖出誅仙門,可卻發現,自己此時雖出了誅仙陣,但眼前之所在絕不是混沌中,面前盡是參天古樹。
    “不好!”女媧娘娘知道自己這是又落在陳九公另一座大陣里,想到那陳九公此時已經殺入媧皇宮中,女媧娘娘氣急之下,全力催動軒轅劍,軒轅劍在女媧娘娘手中,化作千丈巨劍向前方斬去。
    一株株古木在劍下化成木渣飄落,一道巨大的身影在樹叢中沖出,鳥面人身的句芒腳踏兩條青龍,手中揮舞雙刀向女媧娘娘殺來。
    “滾!”暴怒之下的女媧娘娘全力祭起崆峒印,一印將句芒打翻在地。而后女媧娘娘根本不理會句芒。直向前沖,手中軒轅劍破開層層樹海。
    一劍斬倒大片樹林。女媧娘娘見前方一片白光,縱身躍入白光之中。
    眼前景色一變,瞬間一陣金光明晃晃耀人眼目,女媧娘娘冷哼一聲,二目之中射出兩道寒光。定睛一看,只見人面虎身,肩胛處生羽翼,腳踏兩條的蓐收正往自己面前沖來。直接將崆峒印祭起。力求速戰速決。
    蓐收手中不現兵刃,見翻天印向自己砸來,也不躲閃,在被崆峒印擊中前,大手一揮,千萬刀兵浮現空中,齊齊向女媧娘娘席卷而去。
    看那蓐收寧可挨上一下。也要拖住自己,女媧娘娘雖憤怒,但也無奈。
    接連擺脫了句芒、蓐收、共工、祝融、后土,到了第六諸天,女媧娘娘卻見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龍五人正等著自己。只見除了子鼠以外,其他四人手中各持一把寶劍。正是那誅仙四劍。
    見女媧娘娘穿過了第五諸天,子鼠道人哈哈一笑,“女媧!吾等已恭候多時了!”
    話音剛落,子鼠道人將手中陣圖祭起,其他四人祭起誅仙四劍。誅仙陣立在女媧娘娘面前。
    布下誅仙劍陣,五人閃身進入陣中。女媧娘娘卻聽見子鼠道人的聲音從陣中傳出。“女媧!想回錦繡天,就先破誅仙陣!”這五人不過是陳九公善尸分身,并沒有陳九公那般道行,無法將女媧娘娘罩在陣中。但是,將誅仙劍陣布在通往第七諸天的路口處,除非女媧娘娘破陣,否則錦繡天是回不去了。
    “好個陳九公!汝敢在吾錦繡天鬧事,吾先毀汝分身!”女媧娘娘看著眼前誅仙陣,知道這大陣沒有真正的誅仙劍陣陣圖,也就沒有那洪荒第一殺陣非四圣不破的威力。飄身直入誅仙門。
    一步踏入誅仙陣,頭頂陣門上懸掛的誅仙劍震動,一道道劍氣如潮水落下。
    催動神農鼎護身,女媧娘娘回身舉起軒轅劍向掛在陣門上的誅仙劍斬去,女媧娘娘卻是要以力硬破誅仙陣。
    就在女媧娘娘在誅仙劍陣中折騰的時候,陳九公再次入得錦繡天。掐指一算,算出媧皇宮方向,直入媧皇宮中。
    此時,媧皇宮中,鳳母正在安撫自己的族人。雖然今日的損失令鳳母傷心,但此時此刻鳳母必須堅強。
    “誰!”當陳九公出現在媧皇宮中時,鳳母愣住了。剛才聽到陳九公在錦繡天中呼喊,女媧娘娘出去與他交戰。現在陳九公沖入媧皇宮中,女媧娘娘哪里去了?想到陳九公在北俱蘆洲上施展的神通,饒是盤古心火所化,鳳母也覺得全身冰冷。
    此時的陳九公,周身上下盡是殺氣,好不加以掩飾的殺氣使媧皇宮中氣溫憑空下降十幾度。
    “陳九公!”鳳母擋在陳九公面前,銀牙緊咬,周身散發幽幽火光。
    此刻,陳九公心里完全被殺意充滿,一抖手中弒神槍,一道道紫色槍芒滿布宮中。無論是青鸞這樣的準圣,還是那些太古飛禽一族的金仙,亦或是鳳母這樣的太古大能盡都倒在血泊之中。
    看著媧皇宮中遍地鮮血和一具具尸體,陳九公輕聲道:“師弟,你可滿意?”說完,陳九公回身往媧皇宮外走去,可當陳九公一步跨出媧皇宮時,猛然回頭望著鳳母的尸體。
    只見那鳳母尸體剎那間化作一團火焰,火焰越來越旺,一陣陣磅礴浩瀚的法力從火焰中散發出來。
    “涅槃?”陳九公一甩弒神槍,一道紫芒擊在火焰上,火焰砰的一下熄滅。
    目光又在媧皇宮中掃視一圈,見無一人幸免,陳九公點了點頭。但這時,云床前竹案上那個金色的葫蘆吸引了陳九公。
    “招妖幡?”陳九公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袍袖一卷,將金色葫蘆收入袖中,而后飛出媧皇宮,出錦繡天,沒入混沌之中。
    再說二十四都天元辰陣中,二十四諸天第六諸天內的誅仙劍陣誅仙門內。女媧娘娘頭頂神農鼎,抵擋四方射來的道道劍氣,自己持軒轅劍一劍劍向誅仙劍斬去。而此時誅仙門上,不光懸掛著誅仙劍陣,還有五桿星辰幡。
    可這星辰幡如何擋得了女媧娘娘全力御使的軒轅劍,一張張星辰之力交織的大網在軒轅劍下盡被撕開。那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龍五人圍在女媧娘娘身旁不斷游斗,卻破不開女媧娘娘防御。
    突然,只聽得一聲雷響,女媧娘娘眼前景象一閃而沒,雷聲轟鳴,一道上清神雷正向自己轟下。
    用手一指,神農鼎飛起,神農鼎開,上清神雷落入鼎中,仿佛泥牛入海不見一絲聲音。
    此時不光是子鼠、丑牛他們,那誅仙劍、誅仙門、誅仙陣盡都不見了蹤影,只有手持弒神槍的陳九公站在自己面前。
    “陳九公!”望著一臉笑意的陳九公,女媧娘娘目中噴火,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陳九公滅殺于此。
    但此時的陳九公已經不是女媧娘娘能夠斬殺的,再者陳九公連一絲機會也不會給女媧娘娘留。
    這時的陳九公,仿佛和剛才那個無禮的陳九公判若兩人,翻手將弒神槍收起,向女媧娘娘打一稽首,“今日多有得罪,他日娘娘自有與吾了結因果之日!”說完,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向下方飛去。
    見陳九公要走,女媧娘娘揮動軒轅劍,一道劍光閃過,斬在混沌上。混沌頓時破開,風水地火一齊涌出。
    “陳九公!陳九公!”身為圣人,女媧娘娘根本不能去追陳九公,否則不但殺不了他,還要被道祖幽禁。
    氣急敗壞的女媧娘娘回到錦繡天,只見錦繡天中的童子、童女都顫顫驚驚的望著自己。
    一步跨入媧皇宮中,只見媧皇宮中血流成河,滿地的尸體。女媧娘娘寒聲道:“陳九公!大劫來時,吾必上光明山!”
    就在女媧娘娘憤怒不止的時候,南瞻部洲上的戰事早已結束。要不說準提佛母就是比女媧娘娘想的周全,一道符印安全的將小沙彌送到了南瞻部洲兩界山上,成功的召回了佛門眾佛。
    佛門退回西牛賀洲后,準提佛母下旨,佛門上下直接退回靈山。
    靈山,八寶功德池前。
    準提佛母正在安慰藥師王佛、大日如來,這二人作為大乘佛教教主,此次征討南瞻部洲,眼看著就要破開那兩儀微塵陣,卻被圣人召回,雖不至于有什么不滿,但也有些不愿。
    安撫二人幾句,看著藥師王佛、大日如來離去,阿彌陀佛對準提佛母道:“師弟,那陳九公入六道輪回,不傷吾佛門任何弟子,不知為何?”
    聽阿彌陀佛問起這個,準提佛母冷笑一聲,“那陳九公無非是要算計吾佛門罷了!”雖然在陰山前,陳九公將白蓮道人打暈時,說白蓮道人氣數未盡,自己才不殺他。這話被地藏王佛轉告給二位圣人之后,準提佛母根本不相信陳九公的那句話。什么叫氣數未盡?
    對圣人而言,只有少數人,是不能動的。像那地府的十殿閻王,這十人一死,地府必亂,地府亂,則輪回亂。而那六道輪回是三界蒼生輪回之所,一亂則天道必究。
    再者就是,封神之劫中的姜子牙。這樣的量劫主角,你殺也殺不死。像演義中,三災四難,姜子牙都死而復活,什么事兒都沒有。
    除了上述這兩種人外,其他人么。對圣人而言,你對我還有用,那你就不能死,這就是氣數未盡。你對我沒用,那你死不死就不管我的事了。
    今日聽陳九公沒把白蓮道人怎么樣,還說他氣數未盡,準提佛母不禁暗自留心。(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