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430 老子借寶

女媧!吾陳九公來了!
    陳九公的聲音在錦繡天中回蕩,錦繡天中那些侍候女媧娘娘的童子、童女紛紛大驚失色。他們許多人從來沒出過錦繡天,也不知道誰是陳九公,但是敢闖入圣人道場,還這般放肆的,自古也無一人。
    同樣那身在媧皇宮中的女媧娘娘,此時面鐵如。女媧娘娘是六圣中最要面子的一個,只是因當年巫妖決戰,三清不想讓她出手相助妖族,來錦繡天阻了她一次,自那之后女媧娘娘就靠向了西方二圣。
    今日,有人闖入自己道場不算,還敢如此無禮,女媧娘娘怒氣沖天,出了媧皇宮,去見陳九公。
    身在自己道場,女媧娘娘一步跨出,就來到陳九公所在之處。看著那坐在亭中的青袍道人,女媧娘娘冷聲道:“汝就是陳九公?”
    從石凳上站起身來,陳九公打量著女媧娘娘。當年在萬仙陣,陳九公見過老子、見過元始天尊,也見過西方二圣。但今日,卻是第一次見到這位人族圣母。
    不管是今生,還是前世,陳九公都出生于人族。但是今日面對這位至圣人娘娘,陳九公心中只有無限的恨意。
    長出一口氣,陳九公站起身來,雙手往下一壓,弒神槍現于掌中。“女媧,還吾師弟命來!”話音一落,陳九公揮搶便刺!
    “你師弟?”聽陳九公之言,女媧娘娘先是一怔,但見陳九公說出手就出手。不由得心中大恨。
    卻見女媧娘娘素手一揚,一道玄光直奔陳九公而去。將沖至半空的陳九公攔住。
    今日面對混元圣人,陳九公不敢有絲毫怠慢,全力催動手中弒神槍,一槍刺在那玄光上。
    玄光爆開,龐大的氣勁向四外擴散。只聽轟的一聲,下方山石亭臺破碎。
    “陳九公!”見陳九公毀了錦繡天景物,女媧娘娘氣急,“走!你我去混沌一戰!”
    “好!”陳九公本來是想將女媧娘娘的錦繡天給毀了。但是想起自己師祖道場禹余天,生怕女媧娘娘日后報復,便放棄了這個打算。
    混沌之中,女媧娘娘美目中閃現著憤怒的目光,狠狠的盯著陳九公。想自己身具大功德,為人族圣母,妖族圣人。任誰見了自己。不得喚聲娘娘?那西方二圣就不說了,就是當年三清堵上門,言語間也是客客氣氣的。而這陳九公,說起來不過是個晚輩,仗著神通殺到自己道場,言語之中還大為不敬。卻是讓女媧娘娘憤怒至極。
    可就在這時,混沌炸開,一道紫電混沌里竄出,直奔女媧娘娘轟下。
    見是紫電錘,女媧娘娘錦袖輕舞。一道道玄光在空中交織成網,托住紫電。
    圣人畢竟是圣人。陳九公也沒想一擊就能取勝。心神一動,摧天杖化作一道紫光飛出,直奔女媧娘娘面門擊去。與此同時,陳九公欺身而上,手中弒神槍一晃,三道紫色槍芒向女媧娘娘刺去。
    女媧娘娘右手在身前畫了一個圈,一片玄色光幕擋在身前,將摧天杖與弒神槍芒盡數擋住。左手食指連點三下,三點玄光向陳九公射去。
    鐺……
    一聲鐘響,混沌鐘現于頂門之上,一條條混沌氣流垂下。
    三點玄光射在混沌氣流上,混沌氣流霎時間散開。只聽鐘聲一響,散開的混沌氣流又聚在一起。
    “圣人不愧是圣人!”弒神槍、摧天杖、紫電錘連連出擊,再看女媧娘娘就是以造化之道與自己相斗,陳九公不禁暗嘆自己和圣人之間還是有些差距。今日來此,一來是給師弟出口氣,二來是要警告洪荒各方勢力,以后在打截教主意前,先好好掂量掂量。三來就是要看看自己和圣人之間的差距,免得日后爭斗時吃虧。
    而機緣巧合之下,正好選了這位圣人中最不善爭斗的女媧娘娘,可就是女媧娘娘,讓陳九公看到了圣人對大道法則的運用。
    已經證道的混元圣人,一定是參悟了一條大道法則。在都有一條完整的大道法則基礎上,圣人斗得就是靈寶,是氣運。陳九公可以完整的毀滅之道輕松擊敗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可以擊敗鳳母、白蓮道人,也可以秒殺白鶴、鴻鵠。但是女媧娘娘對造化之道的領悟,更是出神入化。
    竟然來了媧皇天,陳九公若不落了女媧面皮,是絕不會回山。想到此處,陳九公催動混沌鐘護住周身,手中弒神槍上下翻飛,摧天杖、紫電錘、青萍劍不斷的從側面殺向女媧娘娘。
    修煉造化之道和戊土之道的修士,本就善守,女媧娘娘在圣人中戰力雖然墊底,但防御可是第一。就算是元始天尊與女媧娘娘打起來,用那盤古幡破女媧娘娘的造化之道,可要費些功夫,更何況是陳九公了。
    可現在的女媧娘娘卻是十分憤怒,這陳九公有混沌鐘這等先天至寶,立于頭頂先就不敗。自己的攻擊根本破不開他防御,而陳九公除了混沌鐘,還有弒神槍、紫電錘、摧天杖、青萍劍這些一等一的攻擊靈寶,自己若是一個失手必會被他落了面皮。想著陳九公雖然斬了自我,但畢竟還尚未成圣,自己要是被他落了面皮,那可就丟大人了。
    現在面對還未成圣的陳九公,若是一味防守,同樣有失自己圣人顏面。
    左右為難之際,女媧娘娘突然想起自己當日前往火云宮,向三皇借來的幾件寶物。
    想到此處,女媧娘娘素手一翻,一把長劍現于掌中。只見此劍長約十三指,通體金黃,劍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
    “軒轅劍!”看清女媧娘娘手中劍。陳九公卻是一愣。這人族至寶不是應該隨軒轅黃帝在火云宮么,怎么會出現在女媧手里?
    女媧娘娘一劍斬下。一道千丈劍氣直向陳九公頂上混沌鐘斬去。
    鐺……
    混沌鐘憑空飛起,鐘聲一震,硬生生的擋了女媧娘娘一劍。龐大的法力波動向四周擴散,二人周圍混沌破開,無數風水地火從中涌出。
    見這功德至寶之威,女媧娘娘心中大喜。多虧當日自己往火云宮借寶,不然在手中沒有靈寶的情況下,自己還真要吃大虧。此時既然已經祭起了混沌鐘。女媧娘娘用手一指,頂上現出一尊大鼎。此鼎有四足,鼎身上刻著世間百草,鼎足上刻著五谷雜糧。
    看到女媧娘娘又現出一件功德至寶,陳九公將心一橫,將善、惡分身從南海召回。
    此時女媧娘娘頭頂神農鼎,手持軒轅劍。這兩件寶物都是人族圣器。功德至寶,威力都不弱于頂級先天靈寶。有此兩寶在手,女媧娘娘再無后顧之憂,揮動軒轅劍一劍劍向陳九公斬去。
    女媧娘娘有寶物,陳九公也不差。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朵青蓮托著巨大的混沌鐘。混沌鐘上垂下一道道混沌氣流。任那軒轅劍砍殺,混沌氣流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但那軒轅劍始終傷不到陳九公。
    而弒神槍、摧天杖、紫電錘、青蓮劍圍住女媧娘娘猛攻,四件靈寶散發著劇烈的毀滅之氣。陳九公相信。只要能抓住一絲機會,就能落女媧娘娘面皮。
    陳九公有自己的打算。女媧娘娘也有。右手持軒轅劍連斬,左手在虛空一抓,伏羲琴出現在女媧娘娘身前。右手在琴上一扶,七道金光直奔陳九公頂上混沌鐘射去。
    鐺……鐺……鐺……
    混沌鐘被金光擊中,連響七下。這時,女媧娘娘趁著混沌鐘震動之刻,手中軒轅劍上金光大作,一劍橫斬,斬在混沌鐘垂下的混沌氣流上。
    混沌氣流被女媧娘娘一劍斬斷,陳九公剛混沌鐘,女媧娘娘撥動伏羲琴,一道道金光向混沌鐘撞去。
    就在同一瞬間,一物從女媧娘娘袖中飛出,正打在陳九公胸口之上。
    被擊個正著,陳九公跌倒在混沌之中,瞬間翻身而起。只聽女媧娘娘冷聲道:“陳九公!今日落你面皮,還不速速退去!”
    陳九公聞言暴怒,大聲吼道:“女媧!今日不落汝面皮,陳九公誓不罷休!”
    “口出狂言!”頭頂神農鼎,身前漂浮著伏羲琴,左手持軒轅劍,右手持崆峒印,此時的女媧娘娘自信滿滿。
    可就在這時,自那混沌之中傳來四聲劍鳴,四口寶劍出現在女媧娘娘周圍。
    “誅仙四劍!”看到那四口寶劍,女媧娘娘神色不由得一變。那四劍正是截教至寶,誅仙四劍。
    陳九公冷冷一笑,沉聲道:“諸位道友,且助吾一臂之力!”
    一道道人影從混沌中沖出,當先的子鼠道人從袖中取出一張陣圖,拋在空中。
    陣圖一出,誅仙劍、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齊齊發出聲聲劍鳴。突然,混沌中竟然卷起一股陰風,又有那愁云慘霧一起用來。剎那間,伸手不見五指,連女媧娘娘的護體仙光也照不出三尺之外。殺氣騰騰,狂風呼嘯。一陣狂風吹過,竟然將女媧娘娘衣角吹動。
    陳九公張手打出一道掌心雷,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混沌炸開,陣圖化作一片天地,有東、南、西、北四門,四門上個懸掛一口寶劍。
    大陣一出,將方圓百里混沌連同女媧娘娘盡數籠罩在陣中。
    銀牙緊咬,女媧娘娘美目中放出兩道玄光,向四方觀望。當年西岐城下,通天教主布下誅仙劍陣,女媧娘娘曾在暗中觀陣。見過誅仙劍陣威力,那誅仙劍陣號稱非四圣不破,其威力也不愧是號稱洪荒第一殺陣。
    女媧娘娘記得老子和西方二圣未至時,元始天尊曾入陣觀陣,不想卻被通天教主催動劍陣斬落其慶云上一朵白蓮。那一劍,可真是落了元始天尊面皮。
    今日這陣法在陳九公手中布來,雖然陣圖不是誅仙劍陣原有的陣圖,但女媧娘娘也不敢小視。畢竟那陳九公的戰力,不比自己差多少,再有這大陣相助,女媧娘娘也感覺有些麻煩。
    可讓女媧娘娘沒想到的是,陳九公布下誅仙劍陣,對子鼠道人說了一句“諸位道友且擋住女媧”,然后就從誅仙劍飛了出去。
    看到陳九公突然離去,女媧娘娘心頭一動,瞬間明了天機,“陳九公!爾敢放肆!”
    女媧娘娘明了天機,在剎那間暴走,直向誅仙門撲去。可剛到誅仙門,誅仙門上的誅仙劍震動,一道道誅仙劍氣向女媧娘娘射來。同時,女媧娘娘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師弟之仇,不可不保。飛禽一族,血債血償!”(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