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423 殺上錦繡天

光明山,羅浮洞前。
    那女媧娘娘派來的女童離去,無當圣母、金靈圣母忙來到陳九公身旁,“教主,那錦繡天乃女媧娘娘道場,教主還是莫要去的為妙!”
    混元圣人不可現身洪荒,你在洪荒再怎么鬧騰,上面有道祖,那些圣人也不會出手。但你殺到人家道場去了,圣人豈會容你?
    陳九公當然知道錦繡天是什么地方,他既然要去,自有他的依仗。“師伯放心,那女媧奈何不得我。”說完,陳九公騰空而起,往地府飛去。
    到了地府,此時四大冥帥只有黑虎一人。原來地府出事以后。獅駝王就跑回光明山送信,黑虎躲在閻王殿中,想那佛門再怎么強勢也不敢殺入閻王殿。
    見陳九公至此,黑虎頓時興奮起來,“老爺,那佛門實在可惡,老爺是否要出手教訓他們?”
    “那是自然!”陳九公眼中寒光一閃,冷聲說道。當日那佛門趁自己不在,聯合妖族誅殺了冥河老祖,還斬了蒼甲真人。雖說蒼甲真人是死在鯤鵬妖師手里,但此時地府就只剩下佛門弟子,陳九公自然是要拿他們出氣。
    “吾兄長可曾來過?”
    “來過,來過!”聽陳九公之問,黑虎連忙點頭,“鎮元大仙數日之前就到了地府,因那地藏王佛不斷的度化地府鬼卒,鎮元大仙昨日前往陰山與其理論,至今未歸!”
    黑虎話音剛落,就見陳九公飄然出了地府,直往陰山而去。看著陳九公背影,黑虎大聲呼喊,召集地府鬼卒。自從當日佛門、妖族聯手煉干了幽冥血海后,黑虎一直提心吊膽的,連正常巡邏都不敢。現在陳九公歸來,黑虎又恢復了往日的威風。
    陳九公直往陰山行去。只見前方黃光、金光、白光相互糾纏。不用問,那黃光一定是自己鎮元子了。
    轉過陰山,陳九公看見地藏王佛與一白衣道人正在圍攻鎮元子,那地藏自從血海枯干,就已成佛,如今道行大進,法力大增。
    而那白衣道人,陳九公也認得,當年正是他截走了戮仙劍,后來自己要拿釘頭七箭書殺他。還是那準提佛母分身須菩提祖師親自送回戮仙劍了去了此中因果。
    當日陳九公與這道人交手幾個回合,就感覺他所修煉的大道法則有些很是特殊。今日見其與地藏王佛聯手對付鎮元子,那道人長劍過處,鎮元子以地書布下的防御瞬息即破。
    陳九公抬手,一道掌心雷在陰山上空炸響。轟的一聲,響徹陰山,驚得陰山上那些看熱鬧的佛子、佛兵紛紛側目。
    這時,那爭斗中的三人也將目光轉了過來。當看到是陳九公時,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陳九公可不在乎地藏王菩薩和白蓮道人想些什么。一步踏出,整個人來在陰山前。目光掃過原本是一片血海的地方,微微一嘆,“老祖放心。吾必善待汝阿修羅一脈!”說完,陳九公仰頭看著地藏王佛,“地藏!”
    “見過截教教主!”別看這地藏是阿修羅出身,但在氣度上遠勝許多圣人門下。見陳九公飄然而至。雖有些驚訝,但地藏王佛絲毫不失禮數。
    見地藏王佛雙手合十向自己行了個佛禮,陳九公以道家稽首回禮。而后道:“當年佛門與冥河教主在此越戰,定陰山為地藏王菩薩傳道之地,今佛祖已然成佛,冥河老祖也已不在,佛門就退出六道輪回吧。”
    陳九公的聲音有些低沉,悠悠傳入耳中,地藏王菩佛不禁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知道憑自己和白蓮道人絕非陳九公和鎮元子的對手。
    可是,佛門派他駐守于此,就是為了分六道輪回氣運為佛門所用。若是這么離去,讓地藏王佛如何向佛門二圣交待。
    就在地藏王佛遲疑之際,那白蓮道人指著陳九公喝道:“汝亦為大教之主,紅口白牙的就要吾佛門退出陰山,當真可笑。”
    淡淡的看了白蓮道人一眼,陳九公也不惱怒,“你氣數未盡,今日饒你一命,但也要叫你吃些苦頭!”
    陳九公此言一出,白蓮童子頓時心生警覺。可這時,只覺得背后一陣冷風吹過,整個人從空中跌下,重重地摔在陰山上。
    “教主手下留情!”見陳九公手連動都沒動,就將白蓮童子從空中打落,地藏王佛神色大變。
    “佛祖放心,吾說過只是叫他吃些苦頭。”
    看著一臉平淡的陳九公,地藏王佛心里說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俗話說殺人者,人恒殺之。當日幾人在此地圍殺冥河老祖,今日陳九公打上門來,地藏王佛也怕千萬年苦修一朝付之東流。
    “佛祖,你駐守陰山多年,雖不為吾所喜,但卻有大功德。今日氣數未盡,吾也不難為你,速速帶那些佛門子弟退出六道輪回!”
    聽著陳九公冰冷的聲音,地藏王佛面露苦笑,念聲佛號道:“教主,陰山在,地藏在!”
    “哦?”看著一臉堅定之色的地藏王佛,陳九公微微一笑,“如果陰山不在了呢?”
    “啊?”地藏王佛聞言一怔,可就在這時,就見陳九公大手一揮,一片紫光卷起,將陰山籠罩。
    紫光籠罩之下,整座陰山在瞬間化作塵埃。
    原本陰山上的佛子、佛兵紛紛從空中落下,跌在地上。這些人看著空蕩蕩的地土,紛紛感覺到不可思議。
    對于修士來說,移山倒海并不是什么本事。將一座大山毀滅,也不算什么能耐。但要知道,這陰山被地藏王佛帶著千萬佛子、佛兵以佛光祭煉數百年,整座陰山可以說已經被祭煉成了一件后天至寶。
    就是這么大的后天至寶,竟然被陳九公揮手之間毀去。而且沒有傷及一人,這是什么手段?
    “佛祖,陰山已無,就此離去吧!”
    艱難的點點頭,地藏王佛看著原本陰山所在之地,心中無比的苦澀。在此傳道多年,今日陰山化為塵埃,自己又被趕出六道輪回。洪荒雖大,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看了眼那正在召集佛門弟子撤出六道輪回的地藏王佛,陳九公來在鎮元子面前,“兄長,我回來了!”
    望著面前的陳九公,鎮元子眼前一亮,哈哈大笑道:“九公,你已斬出自我?”
    笑著點了點頭,陳九公道:“兄長,我還要往錦繡天一行,兄長且往天庭大天尊處等我!”
    “賢弟去錦繡天作甚?”鎮元子知道陳九公和妖族的恩怨可不是一天兩天,而且那妖族氣運又與佛門相連,是不可能和陳九公再有什么聯系的。而錦繡天又是女媧娘娘道場,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去處。
    “兄長放心,小弟去去就回!”
    “那賢弟多加小心!”
    出了六道輪回,陳九公騰空而起,直入九霄。
    穿過三十三天,徑自來在混沌之中,掐指一算,算出錦繡天所在,一路行去。
    卻說陳九公進入混沌之時,那女童才返回錦繡天不久。而此時,不光她回來了,鳳母也逃回了錦繡天。也不光是鳳母,還有青鸞和從光明山生還的太古飛禽一族修士,也都逃到了錦繡天。
    此時,女媧娘娘正在安撫鳳母。畢竟是自己請她帶人去攻北俱蘆洲的,現在出了這么大的岔子,太古飛禽一族損失慘重,女媧娘娘不給予些補償是不可能的了。
    可就在這時,那女童跌跌撞撞跑進宮中。
    “慌慌張張成何體統!”看見這女童,女媧娘娘頓時大為不悅。暗想要不是她尋不著路,太古飛禽一族豈會蒙受這么大的損失。
    “娘娘,不好了!有人打上門來了!”
    “什么?”女媧娘娘聞言,先是一怔,而后大怒,“混賬!胡言亂語,誰敢來吾錦繡天撒野?”
    剛剛在光明山受了驚嚇,現在女媧娘娘的態度雖然也很差,但是在錦繡天侍候多年,女童對女媧娘娘倒不很是懼怕。“娘娘,小的不敢胡言,是那人親口說要來錦繡天向娘娘討回血債的!”
    “那人是誰?”雖然感覺這洪荒沒人敢來錦繡天惹事,但女媧娘娘知道這個女童絕不敢在自己面前信口開河。
    “不知。”聽女媧娘娘問那人是誰,女童不禁愣住了,她哪里知道陳九公是誰,所以只能弱生生的回答。
    女童這個答案,女媧娘娘都不知道該怎么說她,當即冷哼一聲,“退下!”
    “娘娘,他們都稱那人為教主。”
    “教主?”女童這么一說,女媧娘娘就知道是誰了。
    而且不光女媧娘娘知道,連下方的鳳母、青鸞等人也都知道了。、
    “娘娘!您要為我們做主啊!”在北俱蘆洲上敗在陳九公手里的鳳母,在回到錦繡天得知自己飛禽一族損失了那么人后,傷心欲絕。此時聽女童說陳九公還要來錦繡天,竟然跪在女媧娘娘面前,請這位妖族圣人為自己做主。
    “請娘娘為我們做主!”鳳母一跪,青鸞與眾仙禽齊齊拜倒。
    女媧娘娘親自上前扶起鳳母,剛要開口說話,就聽見一個聲音在錦繡天傳開。
    “女媧!吾陳九公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