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428 佛門二圣庚金寂滅

陷于火海之中,催動素色云界旗、昊天鏡苦苦支撐的玉帝只覺得一陣微風拂過。一時間,玉帝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怎么在這層層火浪中,還有風的存在。
    可在玉帝思緒轉動的一剎那,面前火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與玉帝死里逃生的喜悅不同,鳳母立在空中,望著那身穿青袍的道人,心底沒有由來的開始顫抖。
    “鳳母?”看著眼前那個身穿七彩鳳霞披的女仙,陳九公淡淡問道。
    “陳九公?”鳳母強壓住心底的不安,未答反問。
    聽鳳母之問,陳九公沒有理睬,而是將目光轉向那山腰處的玉帝、王母。
    當看到玉帝跌坐在地,頭上金冠不知道哪里去了,黑發散落,身上黃袍也被燒焦,陳九公微微搖頭。若是自己再晚來一步,恐怕玉帝、王母今天就要損落在此。沒想到,那女媧娘娘如此膽大,竟敢指使鳳母擊殺道祖欽命的三界至尊。難道女媧就不怕道祖怪罪?
    發現自己想不清楚女媧娘娘到底是怎么想的,陳九公將目光轉向鳳母,這位太古大能此時傲然立在對面,陳九公想起今日死在光明山上那幾人,那剛壓下去不久的怒火再次涌上心頭。
    伸手在虛空一抓,弒神槍出現在手中,陳九公雙手一震,弒神槍槍尖上三尺槍芒吞吐,直奔鳳母面門擊去。
    見槍芒襲來,鳳母不慌不忙。張口噴出一團火焰。火焰在面前凝聚一朵火蓮,擋在槍芒前。
    槍芒刺在火蓮上。仿佛沒有一絲阻隔的穿過火蓮,去勢不改,直刺鳳母額頭。
    “不好!”槍芒到了面前,鳳母才感覺到槍芒蘊含那毀滅萬物的氣息,素手一揚,火紅的袍袖揮起,一片火焰如墻,擋在鳳母身前。同時。鳳母尖叫一聲,化作一道火光向陳九公沖去。
    見火光來在近前,陳九公一晃弒神槍,一槍迎上。
    一槍此中火光,火光散開,點點火星化作火浪向陳九公卷來。
    單手持槍向四外一劃,一個紫色的光圈圍繞在陳九公身旁。陣陣紫光向外擴散。紫光所過之處,火焰憑空熄滅,化作絲絲蒸汽消失在天地之間。
    火光一閃,鳳母出現在陳九公身后。一抖身,鳳母身上那七彩鳳霞披上巨大的鳳凰在一瞬間活了過來,從七彩鳳霞披上飛出。雙翅一震,烈焰騰空,鳳凰在烈焰中長鳴一聲,帶著滾滾烈焰撲向陳九公。
    這鳳凰伴著火勢來的兇猛,陳九公面色卻未有絲毫變化。甚至不去管那火鳳,揮搶直取鳳母。
    紫光一閃。弒神槍已到身前,鳳母素手一抓,一把火焰凝聚的短劍出現在手中。揮動短劍迎上弒神槍,鳳母直覺的手腕一陣劇痛,那火焰剛剛凝聚的短劍化作點點火星飄散在空中。
    沒想到陳九公一己之力如此兇猛,鳳母飛身暴退。而此時那鳳凰帶著層層火浪撲到了陳九公背后,巨大的頭顱向下一砸,似要用喙將陳九公頭顱擊碎。
    可此時的陳九公就仿佛沒有感覺一般,根本不去管身后,立在空中取出紫電錘向鳳母擊去。
    紫電錘化作一道巨大的紫電,散發著無盡的毀滅之氣,從高空轟下的同時,那火鳳的喙已經重重地擊在陳九公頂門之上。
    鳳母沒想到陳九公能夠站著不動受這一擊,可這一擊臨到陳九公時,鳳母發現自陳九公身上,一陣紫光勃發而出。而隨著紫光一出,那巨大的火鳳凰和其發出的烈焰,盡消融在紫光之中。
    這時的鳳母,再也沒有剛才要與陳九公一較高下的心思。現在他的心思和前不久的青鸞、鴻鵠一樣,就是逃。
    催動全身法力,鳳母雙手往空中一推,一片火海出現在其上方。火浪呼呼作響,烈焰奔騰,一條條火蛇在火中翻騰。
    鳳母要用此擋住那落下紫電錘,可紫電一落,一陣毀滅之氣席卷,火海被紫電硬生生的轟散,一團團火苗向四方飛濺。
    一口鮮血吐出,抬頭見陳九公舉槍刺來,早已膽寒的鳳母連忙化作一道火光向遠方逃竄。
    陳九公剛要去追,就聽下方玉帝喊道:“九公!九公!”
    聽出玉帝聲音中帶有的急切之意,陳九公落在玉帝身前,“大天尊何事?”
    “九公!快救瑤池!”
    一聽是王母有事,陳九公連忙來在王母身前,只見王母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原來是中了火毒。
    用手一指,一道青光沒入王母體內,陳九公回身對玉帝道:“大天尊放心,娘娘已然無事!”
    “這就好,這就好!”將王母從地上抱起,玉帝面帶愧色的對陳九公說道:“可嘆吾道行低微,使得賊子禍亂光明山。唉……”
    “大天尊哪里話!”陳九公搖了搖頭,“九公感謝大天尊出手,否則這鳳母無人可擋,吾截教上下必無一存活。”說到此處,陳九公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天尊且帶娘娘回天庭休養,吾稍后既至,還要與大天尊商量些要事!”
    “好!吾就在天庭等候帝君!”
    玉帝抱著王母離去,陳九公飛回光明山。此時截教眾仙已經歸來,陳九公門下那些弟子開始修繕光明山。經此一劫,光明山中草木生靈盡數被毀,許多弟子見昔日家園變成這般模樣,竟然流下淚水。
    在羅浮洞前落下,見無當圣母等人面上皆有悲色,陳九公知道他們是在悲傷烏云仙、呂岳、羅宣、火靈圣母、王魔、楊森等人的死。別說是他們,就是陳九公自己,心中也難免有悲痛之意。
    目光在人群中環視,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事。“陳奇!”
    “師伯!”聽陳九公呼喚,陳奇連忙走了出來。在來在陳九公身前時,陳奇跪倒在地,放聲痛哭。
    陳奇這一哭,饒是陳九公這般修為,一時間也頓時覺得天旋地轉。“陳奇,你老師他……”
    “師伯!”季康撲到陳九公面前,悲痛時也不顧輩分,一把抱住陳九公左腿。痛哭道:“老師他非要留下,已死在那些賊人手中!”
    “啊!痛煞我也!”修煉到陳九公這個地步,已經是萬劫不滅,但一聽季康之言,只覺得心頭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一樣,一種難以言表的疼痛滿布心尖。“師弟!”
    親疏遠近,亦是人之常情。不能說陳九公不在乎烏云仙等人的死活。而單單在意姚少司。只能說,在陳九公的心中,姚少司是最重要的,沒有之一。
    想師兄弟二人自封神之戰起,就相依為命,這話也不過分。這些年來。只要是陳九公決定的,姚少司都支持。雖然姚少司本事不大,但只要是陳九公安排給姚少司的事,姚少司都盡心盡力去完成。
    今日聽自己師弟死于戰中,陳九公悲憤萬分。有那淚水從臉頰滑落!
    “師伯,您要為老師報仇啊!”抱著陳九公大腿。季康哀聲痛哭。這時袁洪、楊顯、戴禮……這些陳九公在峨眉山帶過來的弟子,紛紛跪在陳九公面前痛哭。他們在拜入陳九公門下后,都是姚少司代陳九公教他們法術,照料他們生活。今日聽姚少司身死,眾弟子無不悲傷欲絕。
    巧的是,就在眾弟子哭泣之時,一道紅光緩緩從天降下。陳九公冷哼一聲,臉上淚水自動蒸干。抬眼望去,只見紅光中一女童小心翼翼的向光明山上張望。
    見這女童有些修為,陳九公眉頭一皺,大手在虛空一抓,那女童一聲慘叫,整個人瞬間出現在羅浮洞前。
    “汝等都起來!”
    聽到陳九公威嚴的聲音,眾弟子心頭一顫,紛紛站起身來,連那季康也松開了陳九公,起身立在一旁。
    這女童剛才落下,只見一個個大漢放聲嚎啕,可是下了一大跳。現在見眾人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嚇得小臉發白,渾身顫抖。
    “汝是何人?來此作甚?”
    聽陳九公問話,女童驚顫之下,口不能言。
    見女童不說話,今日死了兩位兄弟的高友坤怒喝一聲,“教主問話,汝敢不應!找死不成!”
    “哇!”高友坤一聲怒喝,直將女童嚇得哭了出來。
    本就心情不好,此時又被這女童哭的心煩,陳九公冷哼一聲,“金大升!”
    “弟子在!”
    “去,送她轉世!”
    “是!”
    一聽陳九公要送自己轉世,女童聽明白了,這不是什么好事,連忙止住淚水,“我說!我說!不要殺我!”
    抬手示意金大升且慢動手,陳九公向女童喝道:“有話快講!”
    小臉上還有淚水,女童帶著哭腔的說道:“我是奉女媧娘娘之命,來喚白鶴娘娘、青鸞仙尊、鴻鵠仙尊帶人回錦繡天的!”
    原來這女童是女媧娘娘知道陳九公提前重出后,派出來的召喚那些太古飛禽退出光明山的。按理說女媧娘娘不應該派這么一個心智未開的女童出來,但是現在錦繡天中,還就屬這個女童修為高。其他高手,不是跟著白澤他們入了佛門,就是前往西牛賀州占山為王了。不得已之下,女媧娘娘只好命這個有天仙修為的女童下界報信。
    天仙修為也不低了,但這女童根本就沒出過錦繡天。一出來,可就走丟了。好不容易來到了光明山,碰到的卻是一群兇神惡煞。
    一聽這女童說她是女媧娘娘派來喚那白鶴、鴻鵠、青鸞回去的,截教眾仙頓時想起那些攻打光明山,致使自己同門損命的敵人。霎時間,一道道殺氣將女童籠罩。
    “諸位同門!”陳九公輕輕一揮手,一道道殺氣憑空散開,陳九公用手一指,女童從地上站起,身上的灰塵和臉上的淚水被一股無形的法力抹去。“冤有頭,債有主,吾等為難這孩童作甚!”
    聽陳九公這么說,截教眾仙紛紛不說話了。也是,雖然這女童是女媧娘娘派來的,修為也不低,但心智未開,與她計較實在是丟臉。
    這時,陳九公在袖中取出一枚黃中李,屈指一彈,黃中李憑空飛在女童面前。“此乃黃中李,汝服下可增進百年修為!”
    “教……教主,您的寶物小的不敢要。”這女童甚是聰穎,聽剛才高友坤呵斥,就知道陳九公是一教之主。
    “拿著吧!”陳九公示意女童收下,然后道:“汝回錦繡天,給女媧帶一句話!”
    “啊?”女童在錦繡天中的時日也不少了,但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直呼女媧娘娘名諱。可女童萬萬不敢因此出言指責陳九公,只是小聲道:“不知教主有何吩咐?”
    陳九公冷冷一笑,“告訴女媧,今日申時三刻,吾將親臨錦繡天,為吾同門討回血債!”(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