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426 女媧娘娘的決心

北俱蘆洲與西牛賀州交界之處,只有一座光明山,要想從西牛賀州進入北俱蘆洲,必須翻過光明山。所以,當年陳九公才選擇在此開辟道場。
    陳九公在此地開府之后不久,就有那佛門藥師王佛、大日如來殺至,陳九公御敵于北俱蘆洲之外,在西牛賀州將這兩位佛祖截住。面對二佛聯手,陳九公以十二元辰四象陣將其擊敗。自那之后,陳九公不但壯大截教實力,自身修為也是一日千里,使得人、闡、佛三教都不敢犯光明山。
    當日幾個祖巫仗著神通殺上光明山,被陳九公殺得落荒而逃。若不是天數定大劫當有十二祖巫現世,當日那幾個祖巫最少得損落一個。
    后來,陳九公復立截教,以九曲黃河陣為護山大陣,由云霄主持。今日,有敵來犯。而且,所犯之敵是四個準圣帶領的兩千金仙。這樣的陣容,除非是上古巫妖二族,否則就是封神之戰前的截教也比不了。
    知自己九曲黃河陣只能擋得了一時,擋不得一世,又沒有援兵,無當圣母這才帶人撤出光明山。
    而在云霄娘娘準備開啟九曲黃河陣東門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九曲黃河陣要撐不住了。
    聽云霄娘娘讓幾人早作準備,呂岳祭起二十一把瘟癀傘,二十一把瘟癀傘按八卦九宮之勢排列,霎時間殺氣滿空,悲風四起。殺氣滿空,黑暗暗俱是鬼哭狼嚎;悲風四起。昏澄澄盡是雷鳴電掣。透心寒,盡怎他冷氣侵人。遠觀似飛沙走石,近看如霧卷云騰。瘟疫氣陣陣飛來,火水扇翩翩亂聚。
    “呂岳師兄的瘟癀陣更勝從前!”見呂岳布下瘟癀陣,羅宣開口稱贊一句,而后話鋒一轉,“但吾火部大陣亦是不差。師侄!布陣!”
    “是,師叔!”火靈圣母大紅的袍袖揮動,一條條火龍從袖中飛出。
    見火靈圣母放出火龍。羅宣狂笑一聲,打開萬鴉壺,霎時間千萬火鴉在空中飛舞,口中聒噪,噴出熊熊烈火。
    霎時間,炎炎烈焰迎空燎,赫赫威風遍山紅。卻似火輪飛上下。漫天火鴉舞西東。這火不是燧人鉆,這火爐中焰。此火非天火,非野火,乃是焰中仙羅宣和火靈圣母煉成的五味真火。這火暗合五行,五行生化火煎成,生生化化皆因火。火燎長空萬物榮。
    見呂岳布下瘟癀陣,羅宣和火靈圣母合力布下火龍陣,烏云仙布下混元陣。姚少司撓頭苦笑,當日師兄要傳自己太極兩儀四象陣,可惜正值自己要突破金仙。也就耽誤了。
    “師侄,雖師叔鎮守混元陣!”
    “好!”
    云霄娘娘見幾人準備妥當。素手打出一道道法訣,九曲黃河陣東門打開,無當圣母帶領截教眾仙沖出光明山,直往天庭而去。
    在另一方,光明山西面,鴻鵠感覺到大陣有變,大喝一聲,頂上沖出一道赤光,直向大陣撞去。
    看到鴻鵠拼命,眾仙禽紛紛施展神通,齊力攻擊大陣。
    黃光四散,金沙漫天飛舞,九曲黃河陣破。
    那些太古飛禽發出聲聲怪叫向光明山撲去,所過之處花草樹木盡數被毀,亂石崩碎,溪河枯干。
    白鶴先天生就一雙靈眼,看到團團青光向高天飛去,嬌喝一聲:“白鷺!”
    “娘娘!”太古飛禽中,飛出一青衫女子,來在白鶴身旁。
    白鶴秀目中殺機閃現,吩咐道:“帶著人,隨吾追殺截教弟子!”
    “是!”
    白鶴帶著五百余人上高天追去,只見光明山頂峰,團團黑光沖起,瘟疫之氣席卷,鋪天蓋地向他們涌來。
    一陣惡臭味入鼻,白鶴厭惡的一皺眉頭,卻見一道人出現在自己面前,“截教烏云,在此等候多時!”
    “殺!”冷笑一聲,白鶴下令,伸手一抓,一把彎刀現于掌中,白鶴揮刀向烏云仙沖殺去。其后眾飛禽,向下方的混元陣、火龍陣、瘟癀陣攻去。
    只見火龍陣那一條條火龍沖起,長牙五爪,四處沖殺。混元陣中,主持大陣的姚少司按烏云仙交代的,將陣法打開,催動大陣擊殺沖入陣中的太古飛禽。
    烏云仙揮劍與白鶴戰在一起,云霄娘娘祭起混元金斗,所過之處,無一合之敵。
    突然,一道寒光閃過,云霄娘娘素手一揮,一片霞光擋在身前。只見一男子出現在面前,手中七尺劍上寒光流轉,一看就不是凡品。
    此人頂上無冠,長發散落在背后灰色的長衫上,二目炯炯有神,神宇軒昂,正是先天六禽之一的鴻鵠。
    “汝速速將吾袍澤放出,吾免汝一死!”在白鶴被三座沖起的大陣擋住后,梟鳥就帶人去追截教眾仙了,本來鴻鵠也想去,但見云霄娘娘現出混元金斗,收走了不少自己人,鴻鵠連忙出手阻攔。
    聽鴻鵠說免自己一死,云霄娘娘面露冷笑,用手一指,混元金斗發出道道金光向鴻鵠掃去。
    知混元金斗之威,鴻鵠一手持劍,另一手中現出一把拂塵。甩動拂塵,千萬蓮花涌現,擋住混元金斗發出的道道金光。
    見自己混元金斗受阻,云霄娘娘秀眉輕蹙,念動法訣,混元金斗一顫,頓時金光大盛。
    此消彼長,金光一盛,那多多金蓮破碎,金光向鴻鵠掃去。
    可在這時,一片青光擋在鴻鵠身前,與混元金斗發出的金光相抗。緊接著長鳴聲入耳,一道青光直向云霄娘娘撲來。
    羅袖甩動,混元金斗在空中轉了個個,放出金光向云霄娘娘所在之處一掃。不是要收云霄,而是要收那攻向云霄的青鸞。
    連忙止住身形,青鸞一推頂上青木冠。請目光發出道道青光與混元金斗發出的金光抗衡在一起。這時,鴻鵠左手揮劍。右手拂塵卷動,一起向云霄娘娘攻來。
    這青鸞、鴻鵠都是先天生靈,都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都有自己對付混元金斗的方法,雖對云霄娘娘的混元金斗有所忌憚,但二人合力,互相為援手,一時間倒也無憂。
    青鸞、鴻鵠拖住云霄娘娘,白鶴可是完全將烏云仙壓制。自當年陳九公復立截教,烏云仙享截教氣運,修為一日千里,已經摸到了斬尸的邊緣。但畢竟沒有斬出惡尸,對付白鶴這樣的上古準圣,還是有些吃力的。好在白鶴為女兒身,本就不善爭斗。手中沒有什么強力靈寶,烏云仙又是全力的催動混元錘,死死拖住白鶴。
    烏云仙尚好,而那瘟癀陣中的呂岳,火龍陣中的羅宣、火靈圣母,還有混元陣中的姚少司。可都是倒了大霉。那千余太古飛禽一族金仙齊力出手,一把把瘟癀傘被打碎,一條條火龍被生生抹殺,瘟癀陣破!火龍陣破!混元陣破!
    呂岳大吼一聲,現出三頭六臂之身。一手持形天印,一手持瘟疫鐘。一手持形瘟幡,一手持止瘟劍,雙手使劍,殺入敵群,勇猛至極!
    羅宣長嘯一聲,一把將火靈圣母退到遠處的姚少司身旁,持飛云劍將一太古仙禽斬殺在八卦臺前。
    羅宣將身一晃,如呂岳一般,現出三頭六臂之像。一手持照天印,一手持五龍輪,一手持萬鴉壺,一手持萬里起云煙,雙手使一對飛云劍,四下翻飛,沖入敵群。
    火靈圣母與姚少司背靠在一起,火靈圣母不斷推動頂上先天靈寶金霞冠,道道金光晃得眾禽閉目。趁此機會,姚少司一次次祭起仙劍,將周圍的仙禽一個個誅殺。
    四人雖猛,但畢竟有限。那些太古仙禽修為又都不低,時間一場,四人可就頂不住了。
    只聽得一聲巨響,呂岳爆開了手中瘟疫鐘,形瘟幡,炸死十余禽。哈哈一笑,止瘟劍又將一蒼鷹斬首,卻不想身后一陣惡風,一桿長槍刺穿呂岳后心。
    感覺自己元神潰散開來,呂岳怒吼一身,回身拋出形天印,正擊那人頂門。
    上了封神榜之人,皆無肉身,呂岳也是如此。現在這肉身不過是法力幻化而成,受到損傷,傷的就是元神。元神潰散,呂岳悲呼一聲,消散在天地之間。
    緊接著,羅宣也被人圍攻致死。烏云仙大喝一聲,連噴三口精血在混元錘上,混元錘憑空長大,變得如同太古山岳一般。
    見烏云仙發狠,白鶴剛要阻止,突然感覺到心口一顫。“不好!”想起這截教弟子個個都是不要命的主,白鶴再看那烏云仙周身道袍鼓蕩,頓時驚得魂飛天外。
    此時烏云仙已顯出真身,只見一只千丈金鱉魚背著巨大的混元錘立在羅浮洞上空。白鶴這時也知道這烏云仙要做什么,知道自己若是不阻攔,自己這些同族沒有一個能夠幸存。
    頂上現出一畝云團,云團中一只白鶴撲棱棱飛起,這白鶴一入天空,迎風便長。上連天,下接地,身軀萬丈,張開尖嘴,一口將那金鱉魚和混元錘吞入口中。
    轟!
    一聲巨響,巨大的白鶴尸骨無存,血肉自高天上灑落,落在光明山上。
    白鶴噴出一口鮮血,嬌軀晃了兩晃,不由得暗恨那烏云仙,若不是他這般不要命,自己也不必毀了惡尸。想到此處,白鶴冷哼一聲,伸手一點,一道白光飛出,穿過火靈圣母額頭。
    正持阿大劍奮勇殺敵,火靈圣母突然身體一震,眼中神色開始渙散。
    “師姐!”感覺到身后的火靈圣母不對,姚少司回身去看,只見火靈圣母從雙腳開始,從下往上,身體逐漸的消散。
    沒有真正的肉身,火靈圣母眼角卻留下一滴流水,“老師,莫要讓徒兒失望!”
    火靈圣母化作點點火光消散,金霞冠落在地上。此時,在南瞻部洲朱洉國前,正在兩儀微塵陣中與玄都大法師打斗的釋迦牟尼突然心口一疼,一股劇烈的,沒有由來的疼痛涌上心尖。
    殺了火靈圣母,白鶴隨手一招,金霞冠飛到手中。“好寶貝!”白鶴稱贊道。
    這金霞冠是昔日通天教主隨身之物,因火靈圣母是截教三代弟子中第一個金仙,所以將此寶賜下。因為陳九公的到來改變了封神歷史,也就沒有了廣成子上碧游宮還金霞冠,這寶物仍然在火靈圣母手中。
    通天教主又名靈寶天尊,他的寶物豈是非凡。就在把玩金霞冠之時,一道寒光突至,白鶴冷哼一聲,“不知死活的東西!”說罷,用手一點,一道白光將沖到自己面前的姚少司頭顱擊碎。
    擊殺了姚少司,見其元神遁出,白鶴隨手又打出一道白光,要滅姚少司元神,卻見一道金光飛至,將姚少司元神收起。
    “混元金斗!”一見是這寶物,白鶴連忙飛退,卻聽一聲飽含無盡殺氣的聲音傳來,“賤婢受死!”
    一道道上清神雷仿佛不要錢似的轟下,白鶴頂上再次現出白色云團,一道道上清神雷落在云團上,云團散了又聚,聚了又散。又見混元金斗滴溜溜一轉,發出道道金光向白鶴掃來。
    這時,鴻鵠、青鸞殺至,帶領無數飛禽一族修士將云霄圍在中央,各種寶物、神通向云霄齊攻。云霄無奈,召回混元金斗護身。
    剛剛見識過烏云仙的剛烈,青鸞、鴻鵠不敢過于逼迫云霄,只是帶人將其圍住,慢慢消磨其法力。
    這時云霄也明白三人打算,但為了為逃出光明山的同門拖延時間,云霄默默運轉混元金斗只守不攻。
    可圍攻的人太多,又皆非庸手,片刻之后,云霄就感覺自己支撐不住了。
    “大兄!大兄!”突然,云霄想起了趙公明,將心一橫,慶云上的三朵青蓮停止了轉動,飛離了慶云。
    見云霄此舉,鴻鵠大呼不妙,當即長嘯一聲,飛身暴退。聽到鴻鵠長嘯,早有準備的眾仙禽連忙向四方飛去。都是太古飛禽得道,個個善飛,況且早有準備。一時間,羅浮洞前,就只剩下云霄自己。
    而這時,云霄娘娘已經開始燃燒法力,想停止卻是不可能了。眼看著那些敵人全部逃脫,云霄娘娘悲呼一聲,肉身開始崩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縱觀封神演義,我最喜歡的兩個人物,云霄、孔宣。
    本書中云霄的命運如何呢?我這就去碼下一章,各位朋友若有條件就支持一二,斷更了這么久,訂閱少的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