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42 九公收徒

“諸位兄弟!準備迎敵!”
    “是!”
    七怪相交多年,在這梅山之上盤踞也有數百年之久。在十五年前,也曾合力滅殺過一個金仙,雖然付出的代價是七怪一起養傷十年。但若此次來的真是那些嚷著斬妖除魔,自命不凡的修士,梅山七怪絕對會拼死一戰。
    當七怪殺出洞府時,只見洞前一青年道士饒有興致的望著洞前景色,口中還不住稱嘆。
    給六位兄弟一個眼色,示意他們見機行事,袁洪走上前,將手中長棍往旁邊一立,沖著陳九公一拱手道:“不知道長從何而來?”
    轉過身,陳九公沖袁洪微微一笑,“貧道自東而來。”
    陳九公只是說自己從東而來,卻沒說到底是東邊的什么地方。但袁洪此問也只不過為了下面的對話開個頭,所以哪怕陳九公回答自己從紫霄宮,袁洪也不會介意。
    “不知道長此來梅山所欲何事?”說完上句,袁洪又解釋道:“我兄弟七人久居梅山,若道長有何事需要我等幫忙,但說無妨。”
    “吾為你而來?”
    “啊?”
    不但是袁洪,就連其身后的其他六怪也是一愣。這道人說話怎么不著調啊,什么叫為你而來?
    見袁洪等人驚訝萬分,陳九公笑道:“貧道演算天機,發現此處有一人與吾有緣,特來收其入吾門中。”
    經過陳九公這么一解釋,七怪頓時就明白了。此時袁洪知道,這道人可能是沖自己來的。雖久居梅山,但袁洪也聽過一些修士喜歡收一些洪荒異種回去守護山門。這讓喜歡逍遙自在的袁洪極為反感。
    所以,此時的袁洪也不與陳九公多繞彎子,直接開口回絕。“袁洪乃山間野怪,向來無拘無束,恐怕要讓道長失望了!”
    “哦?”陳九公聞言,笑著看了袁洪一眼,而后臉色一正,“那貧道要是強收呢?”
    “強收?”
    梅山七怪臉色齊齊一變,眼中兇光大作。
    “這……”此時的袁洪似乎很是為難,“既然道長厚愛,袁洪就……得罪了!”
    突然話鋒一轉,袁洪左腳一踢,那立于一旁的長棍直奔陳九公!
    而在同一瞬間,常昊一口毒霧噴出,戴禮吐紅珠,金大升吐牛黃,吳龍噴黑煙。那楊顯頂上冒出一道白光向九公罩來,朱子真面對強敵,直接現出原形,一直十數丈高下巨豬,張開血盆大口,要將陳九公吞入腹中。
    “呵呵。”見這七怪說動手就動手,似乎還有些偷襲的意思,陳九公呵呵一笑,不慌不忙用手一直,頂上現出半畝慶云,慶云之上三朵青蓮托著定海珠、紫電錘、落寶金錢三件頂級先天靈寶。
    三花垂下道道清氣,當清氣落地之時又往上倒卷,將陳九公護在中間。任那毒霧、黑煙、牛黃、紅珠、白光,皆攻不破九公身外一層青幕。
    隨手一指,紫電錘隨心而發,將那向自己殺來的袁洪一錘擊倒在地。將紫電錘召回,回手一錘,將那朱子真法相真身打回原形,從十數丈打成一只丈余白豬。
    這也就是陳九公未動全力,否則那袁洪或許仗著肉身之力能逃得一劫,但朱子真除身死再無二路。
    “大哥快走!”
    怒吼一聲,金大升收回牛黃掄起三尖兩刃刀向陳九公殺來,口里卻喊著大哥快走。
    聽金大升這么一喊,其他幾怪想起,這道人似乎是為了大哥而來。
    當即,常昊、吳龍、楊顯、戴禮紛紛持兵器將陳九公圍在當中。
    哼哼一聲,化作人形,從地上爬起來的朱子真扶起袁洪,推了他一把急道:“大哥,快走!”
    “三弟!”
    見袁洪還想說什么,朱子真雙手將袁洪推至一旁,提起寶劍惡狠狠的向陳九公殺去,口里還喊著:“大哥,且留有用之身,日后在為兄弟們報仇啊!”
    “三弟!”袁洪呆立在當場,望著那狠狠攻擊青色光幕的六位兄弟,眼中流下淚水。
    “難道我要丟下兄弟們自己走嗎?不!”袁洪心中怒吼一聲,一震掌中長棍,閉上雙眼,任淚水從眼角流下,一躍而起,毫無花哨的一棍力劈華山向陳九公頂上砸下。
    雖勇無奈技不如人!
    一棍砸在三花之上,那青蓮連顫動都沒顫動,袁洪反倒被那青蓮上的定海珠在此打翻在地。
    定海珠在身前一轉,將其他六怪紛紛打倒。陳九公看著梅山七怪,放佛看見了當日萬仙陣中舍生忘死的一眾同門。
    “大哥!”七怪之中,向來少言寡語的戴禮怒喝一聲,“你為什么不走!”
    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袁洪雖受定海珠一擊,但修煉九轉玄功神功三轉,肉身極為強橫,強挺著拄著長棍站起身來。“吾等當日有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袁洪豈可背誓!”
    說著袁洪望著陳九公道:“道長,我愿意跟您走,只求您放過我六位兄弟!”說著袁洪跪倒在地,向陳九公叩首不止。
    “大哥!”
    “大哥!我們跟他拼了!”
    “哎……”一聲幽幽的嘆息聲響起,梅山之上霎時間一片寂靜,袁洪與六兄弟抬頭一看,只見那剛才大展神威將自己兄弟擊敗的道人雙目緊閉,一滴淚水從眼角滑落。
    今天這梅山七怪卻是讓陳九公想起了自己截教那些死去的同門,一時間卻是有些失態。運轉法力,臉上淚水頓時化為烏有,陳九公望著七怪惡狠狠的道:“你們可看見什么了?”
    “沒有,道長我們什么都沒看見!”
    生怕陳九公為了掩飾自己失態而痛下殺手,將自己幾位兄弟滅口,袁洪連忙擺手。
    見此時袁洪還跪在地上,陳九公哈哈一笑,上前道:“拜師禮也行了,吾徒還不起身?”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