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419 斬去自我未成道元始天尊早布局

光明山前,火光沖天,自山腳起熊熊烈焰奔騰。一道人頭戴青木冠,身穿青色道袍,袍服上一只青鸞栩栩如生,正是先天六禽之一的青鸞。
    此時青鸞身在火海之中,口中不斷噴出青色火焰。
    隨著青鸞不住從口中噴火,光明山下火勢越來越旺。好在光明山外一層黃光籠罩,黃光中點點金沙飛舞,將火海擋在光明山外。
    火焰越來越盛,不斷的消磨著黃光、金沙。光明山羅浮洞前,截教眾天君紛紛席地而坐,最前方云霄、瓊宵、碧霄三人全力施法,維持著守護光明山的九曲黃河陣。陣外,青鸞放火,白鶴與梟合戰盤庚老祖。燧木道人帶傷出戰,與鴻鵠廝殺在一起。又有無數太古飛禽一族修士立于高空,圍繞光明山四方嚴陣以待。令人震驚的是,這太古飛禽一族的修士,竟然個個都有金仙修為。這些從太古大戰中存活下來的,都是太古飛禽一族的精英,一直修煉至今,盡皆不凡。
    盤庚老祖被白鶴、梟鳥緊逼,飛身暴退,雙袖連揮,無數金蠱從袖中飛出,鋪天蓋地向二禽涌去。
    趁著白鶴、梟鳥對付金蠱之時,盤庚老祖飛身來在燧木道人身前,用手一指,指尖一股黑煙疾射,直擊鴻鵠面門。
    鴻鵠甩動手中拂塵,迎上黑煙。盤庚老祖一拽燧木道人,二人穿過黃光,來在光明山中。
    徑直來在羅浮洞處,看著那面上流下香汗的三霄娘娘。盤庚老祖眉頭緊皺。
    “老祖辛苦了!”以無當圣母為首,截教眾仙。除了那主持大陣的三霄娘娘外,一起起身向盤庚老祖道謝。
    搖了搖頭,盤庚老祖正色道:“諸位,那上古飛禽一族勢大,吾等還需早作準備!”
    聽盤庚老祖之言,無當圣母心神一顫,環顧截教眾仙,“諸位師弟、師妹。這光明山雖為吾截教根基,但山中無數弟子更是重中之重。今東海已入吾手,不若歸回金鰲島吧!”
    眾仙聞言,你看我,我看你,皆神色凝重。截教眾仙大多都是死過一次的,誰也不怕死。但就像無當圣母說的,山中還有許多晚輩弟子,這些人是截教的種子,若是全部損失掉,剛復立不久的截教又得被滅。
    就在盤庚老祖、燧木道人退回光明山后,鴻鵠一聲令下。上古飛禽一族二千多人齊齊出手,各自放出靈寶,施展神通向光明山護山大陣攻去。
    同一時間,羅浮洞前,云霄娘娘大喝一聲。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朵青蓮上托著的混元金斗放出道道青光。
    而在云霄娘娘身旁的瓊宵、碧霄。齊齊噴出一口鮮血,栽倒在一旁,神色萎靡。
    “師妹!”無當圣母、金靈圣母連忙上前扶起二霄,瓊宵強撐著說道:“兩位師姐快做決斷,大姐要撐不住了!”
    無當圣母聞言神色一變,對金靈圣母道:“師妹,速帶眾同門離去!”
    “師姐,此乃吾截教危急存亡之時,小妹豈可丟下師姐獨自離去!”
    這時,不光是金靈圣母,截教眾仙紛紛開口,要留下斷后。
    “諸位同門,且聽吾一言!”就在無當圣母犯難之時,烏云仙從人群中走出。“諸位同門如今在天庭為官,而天庭也可以說是吾截教與大天尊共有。今日光明山有失,吾截教萬萬不可再失去天庭!諸位同門需留的有用之身,保九公門下弟子前往天庭,為截教留下香火!”
    烏云仙話音剛落,就見袁洪、六耳等人帶著陳九公的徒子徒孫從山腰處往羅浮洞而來。烏云仙袍袖一翻,取混元錘在手,對無當圣母道:“師姐!速速帶領同門離去!”
    “師弟!”無當圣母聞言搖頭,“豈可留師弟獨自斷后,金靈師妹,汝待眾同門上天庭,開啟大陣,等九公歸來!”
    一聽無當圣母要留下,金靈圣母也說自己不走。金靈圣母不走,其他截教眾仙又都要留下。
    眼看籠罩著光明山的九曲黃河陣要支撐不住,烏云仙氣急,“無當師姐,汝若不走,諸位同門豈會安心離去?”
    “那……”
    見無當圣母要說些什么,烏云仙抬頭看了人群中的幾位同門,“烏云知自己能耐,還請呂岳師弟、羅宣師弟、火靈師侄留下,與吾在光明山后布下陣法,阻他們一阻!”
    聽烏云仙之言,呂岳一步跨出,額頭上第三只眼睜開,“固所愿也,不敢請耳!”
    呂岳話音剛落,只聽羅宣哈哈大笑,“無當師姐與諸位同門放心離去,這些年在天庭火部,吾與火靈師侄共參陣道,必要那些雜毛畜生不敢越雷池半步!”
    待呂岳、羅宣說完,烏云仙神色莊重,指著那向羅浮洞走來的晚輩弟子們,對無當圣母道:“師姐,非師弟要與師姐相爭,熟不知師姐身上的擔子更重。”
    一咬銀牙,無當圣母扶起瓊宵,望著烏云仙,心底不知怎么很不是滋味,“師弟,保重!”
    說完,無當圣母頂門上沖出一道玄光,玄光包裹著無回珠飛出,玄光一卷,將袁洪、六耳等人托著來到羅浮洞前。
    光明山經營這么多年,陳九公不但有徒孫,連七八代弟子都有了。只不過那些輩分太低的弟子,早已分散離去,潛伏在北俱蘆洲各處。現在袁洪帶過來的,都是截教四代、五代、六代弟子,而這些弟子也不下千人。
    看著這些弟子,無當圣母面色凝重,回身對截教眾仙道:“諸位同門,這些弟子是吾教希望,吾等誓要護他們周全!”
    “那是自然!”無當圣母話音剛落,眾仙紛紛大聲喊道。
    來在盤庚老祖面前,無當圣母向其一禮,“還要有勞老祖!”
    “不敢,道友放心,有吾在,必保諸位安然到達天庭!”
    這時,云霄娘娘從地上起身,雙手連連翻動,混元金斗飛起,在空中滴溜溜直轉。云霄娘娘回身對無當圣母道:“師姐,吾將大陣東門打開,師姐速與諸位同門離去!”
    “好!”無當圣母一聲令下,截教眾仙紛紛施展法力,帶著眾晚輩弟子向后山飛去。只有云霄、烏云仙、呂岳、羅宣、火靈圣母留著羅浮洞前,看著眾同門離去的身影。
    “師姐也留下?”
    聽烏云仙問自己,云霄娘娘微微一笑,“怎么?師弟是在挖苦師姐?”
    “師弟不敢!”
    看了眼烏云仙,云霄娘娘回過頭,張口噴出一口血劍。
    “師姐(師叔)!”
    “無事!”一口精血噴在混元金斗之上,混元金斗光芒大作,籠罩光明山的九曲黃河陣瞬間凝實了幾分。做完這一切,云霄望著羅浮洞上空的云霞,低聲道:“當年云霄未能身臨萬仙陣,今日就將欠下的全部償還了吧。”
    “師姐,你不欠任何的。”烏云仙正色說道,雖然當年參與萬仙陣的都對云霄娘娘有些不滿,但事情畢竟已經過去多少年了,烏云仙也早已放下了這件事。
    云霄搖了搖頭,美目之中閃過一絲異色,“云霄欠老師的,欠大兄的,欠二妹、三妹的,也欠諸位同門的!”說到此處,云霄輕輕一笑,“今日之后,不知還能否再見老師!”
    聽出云霄娘娘言語之中隱含的決心,又想起那被道祖帶走的通天教主,烏云仙、羅宣、呂岳、火靈圣母心底不由自主涌出一絲悲意。
    就在幾人沉默不語之時,一陣道歌從羅浮洞傳出。“金鰲島上聞大道,碧游宮內拜圣顏,萬千仙圣玄門法,無上逍遙道人家……”
    歌聲悠悠傳出,云霄娘娘、烏云仙等人瞬間呆住了,這是截教弟子以前在金鰲島上最喜歡唱的。
    一陣腳步聲傳來,一襲青衫的姚少司從洞中走出。
    “少司見過諸位師叔、師姐!”
    “師侄,你怎么沒走?”云霄娘娘見是自己大兄弟子,不禁大急。
    聽云霄娘娘問起自己,姚少司哈哈一笑,“師叔,此洞乃先師洞府,今日師兄又不在,姚少司必然以死護洞!”
    “唉……”云霄娘娘聞言,望著洞府上方羅浮洞三個大字,不禁想起了自己大兄趙公明。雖然大兄不在了,但大兄門下弟子卻是撐起了截教。
    “師弟,洞中祖師畫像……”曾進過羅浮洞,火靈圣母突然想起洞中有通天教主畫像,還有趙公明、龜靈圣母靈位。
    “師姐放心,師弟早有安排,已命季康將祖師畫像和靈位帶出光明山。”
    “師弟有心了!”火靈圣母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
    見幾人有些沉默,姚少司微微一笑,撫掌唱到:“祖師生化見開天,碧游宮內育多才。金鰲島上逍遙客,生死皆為截教仙!”
    姚少司爽朗的聲音悠悠傳開,呂岳、羅宣二人相視一笑,呂岳額上第三只眼發出幽幽藍光,“好一個生死皆為截教仙,為吾截教死又何妨!”
    這時,云霄娘娘感覺到無當圣母已經帶著眾人來到九曲黃河陣東門處,當即沉聲道:“諸位,準備迎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