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418 截教陣法甲天下青萍劍伏四方仙

彌羅宮中一片寂靜,元始天尊睜開雙眼,看著云中子問道:“怕了?”
    “老師,我……”云中子剛開口,卻被元始天尊打斷。
    “怕了?”
    深吸一口氣,將濁氣呼出,此時彌羅宮中只有云中子喘氣的聲音。
    陳九公!那不再是當年九曲黃河陣前那個小小的金仙,現在的陳九公威震三界,兇名傳遍八方。從東海之濱,到西極之地。從南方千山萬水,到北冥荒涼之處,都流轉著陳九公的赫赫戰績。
    可以說,陳九公的崛起,是踩著人、闡、佛三教起來的。可以說,陳九公今日之威風,是靠著三教弟子鮮血灌注的。
    而陳九公成名第一戰,就是在西岐城下,以混元金斗拿下闡教十二仙。
    當年若不是陳九公拿自己第一個開刀,要不是有老師元始天尊煉制的護身玉符,恐怕云中子也難逃被削三花、閉五氣之劫難。
    自那一戰之后,陳九公清理北俱蘆洲,借功德斬尸,又入天庭執掌周天星斗。這些年轉戰地仙界、人間、地府,一次次大戰,奠定了陳九公圣人之下第一人的地位。
    云中子清楚,現在自己要是和陳九公相遇,只有死路一條。但是云中子怕么?云中子也不知道,因為他從沒有想過,也許是他從來也不回去想,生怕自己的答案是自己不愿意知道的。
    可今日在彌羅宮中,元始天尊開口詢問,而且連續問了兩遍,云中子根本無法回避。
    看著云中子呆呆的站在彌羅宮前,元始天尊目光始終落在云中子身上。
    過了很久很久,一片白光從云中子身上沖出,白光中傳來云中子堅定的聲音:“老師!弟子無畏無懼!他日若遇陳九公,縱使一死。弟子也絕不弱吾闡教之名!”當云中子口中吐出最后一個字后,白光散去,一襲白色道袍的云中子傲然而立。
    “去吧!”元始天尊雙眼閉上,口中淡淡說道。
    “弟子去也!”云中子向元始天尊一拜,轉身出了彌羅宮。
    在云中子踏出彌羅宮的一刻,元始天尊又睜開眼,“通天,汝門下盡是良才美玉,然吾闡教有此一子,玉清就不弱上清半分!”
    ……
    卻說在那混沌深處。一顆鵝卵大小,通體呈混沌之色的珠子,與周圍混沌世界融為一體。任你道行高深,或是天眼已開,也難看得分明。
    在這珠子內部,有一張金色的圖卷,圖卷上盡是山川河流。一座座大山,一條條大河,有名的。無名的,不周山、昆侖山、西昆侖山脈……這些洪荒最有名的山皆在其中。北俱蘆洲金沙河、西牛賀州流沙河、東勝神州碧柳河……不同部州的河流,也在這圖中聚在一起。
    就在一座山上,立著一座大陣。這大陣分東南西北四門。東門處青光繚繞,南門火光沖天,西門金光璀璨,北門水聲陣陣。
    陣中。共有四人,其中一人頭頂銅鐘,手持寶劍。一桿長劍散發幽幽青光。上下翻飛,時如蛟龍出海,氣勢恢宏;時如猛虎下山,威猛決然;時如盤蛇出洞,刁鉆難防;時如天馬行空,無跡可尋。
    就是這一人一劍,殺得三人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
    青萍劍氣席卷,陳九公踏風而起,一劍向混沌道人劈去。混沌道人怒吼一聲,手中長劍上一絲紫芒流轉,迎上青萍劍。
    二劍相交,混沌道人身軀一顫,向后飛退。
    再看陳九公,也不去追混沌道人,反身直取造化童子。
    造化童子雙手連連翻動,五方旗聚在身前,按五行之勢排列。五行之力聚集在造化童子身前,五行之力相互生衍,綿綿不絕。
    陳九公一劍斬下,赤、青、金、白、黑五色光柱沖起,托住青萍劍使其不能落下。陳九公松了青萍劍,手掐劍訣,青萍劍一晃,化作千萬劍氣,如秋風掃落葉一般從四面八方向造化童子殺去。
    造化童子大驚,口中噴出一道白氣,這白氣乃造化童子本命元氣。白氣一出,五方旗上涌出千萬蓮花。赤蓮、青蓮、金蓮、白蓮、黑蓮,無窮無盡,擋住一道道劍氣。
    見造化童子動用本命元氣,山河老祖飛身向陳九公撲來,左手揮動山河扇,山巒疊嶂、波濤起伏一起向陳九公涌來。右臂揮動,一道玄光從袖中飛出,直擊陳九公頂門。
    陳九公哈哈一笑,頂上混沌鐘垂下道道混沌氣流,將其護住。袍袖一卷,一道紫光飛出。
    啪!
    擊在山河老祖面門之上,直將山河老祖砸的仰天栽倒!
    “二弟!”
    “二兄!”
    見山河老祖被陳九公打倒,而那道紫光復向山河老祖頭上擊下。混沌道人直撲陳九公,捧劍刺其后心。造化童子催動五方旗,那離地焰光旗、素色云界旗飛出,落在山河老祖身上,將紫光擋住。
    可這時,一道紫電從天而降,轟開玄元控水旗、青蓮寶色旗、戊己杏黃旗防御。趁著機會,陳九公用手一指,那剛剛飛回的青萍劍化作千萬劍氣向混沌道人卷去,手中現出弒神槍刺向造化童子。
    山河老祖已經起身,整揮舞著山河扇與那團紫光相斗。爭斗之中,紫光漸漸散去,現出一把手杖。
    “摧天杖!”認得是這件毀滅至寶,山河老祖頂上現出慶云,又有那滾滾長河從天而降。霎時間,山河老祖整個人氣勢大變。
    三槍將造化童子殺得連滾帶爬,陳九公挺槍刺在造化童子胸口,雙手用力一挑,將造化童子挑飛出去。
    “休傷吾三弟!”混沌道人咆哮一聲,持劍惡狠狠向陳九公殺來。此時的他,就仿佛那在南瞻部洲與青蓮造化佛爭斗的麒麟王一般。只是這混沌道人的近身廝殺之能遠不如麒麟王,不但未能傷到陳九公,反倒被陳九公用紫電錘打翻在地。
    以前聽說陳九公手中的靈寶,即使是圣人也比不了。原本混沌道人還有些不信,但現在看來,不說別的。就光是蘊含毀滅之道的頂級先天靈寶,陳九公就有三件。紫電錘、弒神槍、摧天杖,這三件毀滅至寶當年隨他們的主人在洪荒闖下赫赫威名。
    可如今呢,那弒神槍的原主人青蓮道人,不但失了弒神槍,還險些損在陳九公手里。現在入了佛門,連本名都棄了。就是這青蓮,還算是幸運的,再看那摧天杖的原主人東王公,上古洪荒西昆侖一脈何等威風?現在呢。不但身死道消,還成全了陳九公。
    不知自己三兄弟命運會如何啊!此時想起云中子轉述元始天尊對自己三兄弟的勸告,混沌道人不禁慨嘆。
    生死相搏之際容不得他混沌道人多想,翻身而起,混沌道人雙手一翻,手中長劍一分為二,化作兩把。混沌道人雙手持劍,向陳九公殺去。
    看了看混沌道人,又看了看那氣息大變的山河老祖。再回頭看看那被自己一槍挑飛的造化童子,陳九公不由得暗嘆上古強者果然不凡。
    當年在紫霄宮聽道的大神通者有三千之數,但這些人可不是都有這三人這般神通。看混沌道人,陳九公感覺在他身上并沒有和他道行相仿的大道法則。說白了。就是混沌道人有準圣巔峰的修為,但卻沒有一種演繹到極致的大道法則。看他那劍上流轉的紫光,此人應該參悟了一些毀滅之道,但卻是初通。根本算不得什么。
    而那造化童子,他的造化之道遠勝那號稱造化之道不在女媧娘娘之下的青蓮造化佛。這要是青蓮造化佛挨了自己一槍,即使元神不被吞噬。也不可能像造化童子那樣跟沒事兒人似的。
    三人中,最讓陳九公注意的還是那山河老祖。饒是陳九公,也不知道此人修煉是三千大道中的哪一條,甚至連聽都沒聽說不。
    不過不管如何,這三人不是自己對手就是了。想到此處,陳九公將心一定,決定將這三人殺之已決后患!
    若在往日陳九公或許還會招攬這三人入截教,可是這三人方才與自己結下因果。而且冥冥之中,陳九公感覺如不能將他三人誅殺,恐怕日后自己要償還這因果。
    雖然此時陳九公還未成圣,但已經將自我斬去。就算現在有混元圣人出手,也不能把他怎么樣。而且陳九公相信自己的感覺,相信留著這三人,日后必成大患。
    想到此處,陳九公決定將三人打殺在此。可是,陳九公剛要動手,突然心頭一顫。一槍將混沌道人逼退,陳九公單手持槍,掐指一算,暗道不好。
    隨手一招,摧天杖、紫電錘化作兩道紫光飛入袖中,陳九公又翻手收起弒神槍。
    見陳九公停手,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聚在一起,并肩而立,滿是警惕的望著陳九公。
    眉頭緊皺,陳九公有些拿不定主意,究竟是殺這三人呢,還是先回光明山。
    感覺到陳九公不善的目光在自己三人身上掃視,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雖然面上沒有什么表現,但心可是直突突。
    陳九公向來果斷,很快就拿定主意。他相信自己今日能殺這三人,來日也能。當即,收起頂上立著的混沌鐘,飄然往東門飄去。
    見陳九公要走,這回三人可不敢阻攔,不但放開東門任陳九公離去。山河老祖、混沌道人紛紛念動咒語,撤了山河圖與混沌珠。
    當看到陳九公消失在混沌中時,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齊齊長舒了一口氣。
    “大兄!二兄!你我兄弟來日必報此仇!”小臉煞白的造化童子,咬牙切齒惡狠狠的說道。
    “唉……”聽造化童子之言,混沌道人搖了搖頭,長嘆道:“報仇?何其難也!”
    “大兄!”這時,山河老祖開口道:“雖那陳九公神通蓋世,但他此時尚未成圣。今日你我兄弟雖險些遭難,但之前以那……陳九公所化的紫氣印證大道,雖不成,但你我道行皆有提升。只要閉關一些時日,他日你我將各自道行退至頂峰,雖未必能勝得了他陳九公,但要落他面皮,絕非難事!”
    混沌道人走的是以力證道的路子,在三人中以他道行最高,聽山河老祖之言,混沌道人沉聲道:“那陳九公修煉的是毀滅之道,而且已將毀滅之道演繹到了極致,雖為成圣,但三界之中能擋住他攻擊的,除非是混元圣人,或是有至寶護身,否則恐怕少有幾個能不怕他弒神槍的。”
    “大兄!你我兄弟就有護身至寶!”看來這山河老祖是鐵定了心要找陳九公報仇了,“大兄,先天五行大陣號稱可阻圣人,三弟的造化珠奧妙無窮,所化五行大陣雖只有原陣七成防御,但對付陳九公已經足夠了。”
    “可……”
    “大兄!”這時,造化童子上前一步,“如再有兩位大神通者,與你我兄弟分鎮四門、中央,催動大陣,五行相生,那陳九公絕無法破陣!”
    “這……”說實話,此時的混沌道人想的是從此以后隱居在混沌中,除非證道混元,否則不在出來。畢竟他那混沌珠在這混沌中,就是圣人也尋不到。可是,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一再要落陳九公面皮,報今日之仇,確實讓混沌道人為難。
    半響,混沌道人搖了搖頭,“二位賢弟,那陳九公已經斬去三尸,雖還未證混元,但已是不死不滅之身,你我就算落他面皮,又能如何?”
    “大兄!他陳九公若非你我,焉能這么快就斬去自我?這因果若不了結,你我兄弟又怎么證那大道?”
    “可……唉……”混沌道人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沒用了,這兩位兄弟是鐵了心要和陳九公杠上了。自己與他們結拜,并且氣運相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自己又怎能脫身事外。
    別看混沌道人以前和造化童子不對付,和山河老祖之間也有齷齪,但他知道什么能惹,什么人惹不起。平心而論,混沌道人絕不想與陳九公為難,但還是那句話,神通不及天數。
    最終混沌道人長嘆一聲,“好!既然兩位賢弟執意如此,愚兄愿與兩位賢弟共同進退!”
    “多謝大兄!”
    “不過,吾等還需再尋兩位道友一起鎮守五行大陣才可?”
    混沌道人話音剛落,只聽得混沌深處飛出一道白光,白光中有聲音傳出,“吾闡教可助三位道友一臂之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