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423 上靈山見二圣

ps:
    哈哈!
    陳九公回來了!
    我也回來了!
    紫氣發威,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直感覺到一股涼氣從心底升起。多少年都未曾有過的,那種對死亡的恐懼不知不覺的涌上心尖。
    “走!”混沌道人突然想起當日云中子的一番話,連忙對身旁的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喊道。
    這時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也反應過來,可就在三人要走的時候,紫光暴漲,將整個先天五行大陣籠罩。
    陣中憑空起風,風無形,卻帶著絲絲毀滅之氣。混沌道人大喝一聲,一個混沌色的光罩出現在其身外,將他護住。
    山河老祖憑空一抓,一把羽扇現于掌中,持扇在手,山河老祖輕輕一扇。而這一扇之下,水聲陣陣,一道沒有源頭的長河憑空從山河老祖面前落下。河水如瀑布一般降下,達到地面復往上倒卷。山河老祖手中羽扇一一劃,河水從中斷做兩截,而隨著河水斷開,山河老祖大喊道:“大兄、三弟,隨我來!”山河老祖身影一晃,沒入河水斷開產生的縫隙中。
    砰!
    紫光瞬息既至,頓時將河水沖垮,水滴四濺,紫光炸散開來,陣中空間塌陷,那剛剛消失的山河老祖現出身來。
    “兩位兄長,吾等借陣法之力將其降服!”造化童子心神一動,那離地焰光旗、玄元控水旗、戊己杏黃旗、素色云界旗從遠處飛來。五方旗齊至,將紫氣圍在當中。
    赤、青、金、白、黑五色蓮花漫天飛舞,發出道道光芒。可不管赤蓮、青蓮、金蓮、白蓮、黑臉怎么多,都在紫光的籠罩之下。
    這時,那紫氣一轉,化作一道人現身三人面前。
    只見此人身穿八卦九宮袍,頭戴七星耀月冠,腰束絲絳,足踏麻鞋。看起來年紀不大,約在二十上下。面容俊朗。目似寒星,背負雙手,冷冷的看著三人。
    此人一現身,陣中紫光消失得無影無蹤。
    感覺此人身上無有一絲法力波動,混沌道人心底不禁有些發憷,見其身穿道袍,忙上前一步打一稽首,口稱:“見過道友,道友面生,卻不知在哪座仙山納福?”
    當日云中子奉元始天尊之命來見三人。向三人見禮,這三個人沒有一個還禮的。而今日。感覺這道人神通廣大,就是混沌道人也要低頭。
    看了看混沌道人,目光又掃過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這道人的目光最后停留在圍在自己身外不遠的五面旗子上。
    “離地焰光旗!”當看到那面赤紅的旗子時,這道人仿佛想起了什么,輕嘆一聲,搖了搖頭又將目光轉向這片天地。“好陣!”
    稱贊一句。道人將目光轉向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借五行相生之力,仗先天五方旗之防御,好一座先天五行大陣!”
    聽這道人道出先天五行大陣,山河老祖瞳孔一縮。這道人自己看著面生也就怕了,現在不光是自己,兩位兄弟看他也面生,那就是說此人并非是先天生靈。而后天生靈中,除了是截教弟子。能有幾個認識這先天五行大陣的?當即,山河老祖想到一人,連忙上前打一稽首問道:“可是截教陳教主當面?”
    雖不在三界走動,但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和那麒麟王不同。麒麟王是元神寄托在戮魂刀中,根本無法踏出大赤天半步。這三人雖常年在混沌中隱居,但卻時而往洪荒走動一翻,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知道,但對洪荒中的大事,三人可是一清二楚。
    山河老祖話音剛落,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也反應過來。往日只聽陳九公之名,卻不想今日在此相見。
    道人微微一笑,未曾回答山河老祖,目光仍在大陣中掃視,“當年師祖傳吾陣道,只聽這先天五行大陣之名,本以為無緣得見,誰知今日不光破劫而出,還能見到此陣,實乃吾陳九公之幸!”
    鐺……鐺……
    陳九公話音剛落,鐺的一聲鐘響,一口大鐘懸于其頂上。
    伸手一招,一把長劍現于掌中,陳九公左手持劍,右手輕撫劍身,“師祖,今日九公要看看這陣法是否能與吾截教誅仙劍陣齊名!”
    陳九公此言一出,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頓時感覺不妙。而就在這時,三道劍氣劃過,直奔三人掃來。同時,三人耳畔傳來陳九公的聲音,“修成上清玄中妙,從此縱橫在世間。截教陣法甲天下,青萍劍伏四方仙!”
    三人都是上古大神通者,曾在紫霄宮中聞道祖講道。今日機緣巧合,道行又進一步,自信能與圣人之下任何一人爭鋒。可此時被陳九公如此蔑視,三人心中怒火焚燒,山河老祖怒喝一聲,手中山河扇揮動,一座座大山憑空降下,直奔陳九公壓頂而下。
    造化童子出指連點,五方旗上下翻飛,赤蓮、青蓮、金蓮、白蓮、黑蓮鋪天蓋地一般,從五方旗中涌出,將青萍劍氣盡數擋下。
    混沌道人掌中現出一口長劍,身形一晃,便來在陳九公身前,捧劍便刺。
    ……
    卻說就在陳九公現身的一瞬間,天地間五位圣人皆有所感。
    這時,老子的怒氣早已消散,坐在八景宮的太清圣人,再也不是往日那般無為的樣子。“哈哈哈……女媧,吾看汝該如何收場!”
    錦繡天媧皇宮中,剛剛從火云宮歸來的女媧娘娘粉面霎時間變得蒼白,“他陳九公……怎么……”女媧娘娘如此驚訝并不是因為她害怕陳九公,即使陳九公日后成圣,頂多也就是在神通上勝過女媧娘娘一籌。二人爭斗起來,女媧娘娘頂多就是被沒些面皮。但女媧娘娘此時想的是,那些去攻打光明山的上古飛禽一族,若是撤的晚了,等陳九公回到光明山,這些人一個也跑不了。
    可這時,女媧娘娘將彩鳳仙子也派出宮去,錦繡天中雖有些下人、童女,指著她們去光明山報信,恐怕黃瓜菜都涼了。
    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
    準提佛母氣的頂門冒出金色的寂滅之火,“豎子壞吾大事!”
    在準提佛母身旁,阿彌陀佛輕嘆一聲,“那三位道友隱居混沌多年,怎么偏偏就找上了陳九公?”
    聽阿彌陀佛之言,準提佛母這才想起自己光顧著生氣了,險些忘了大事。用手一點,一道金光飛出婆娑樹林,落在一小沙彌懷中。
    這小沙彌是藥師王佛派來頂替白蓮童子的,這小沙彌也不像白蓮童子那般是個隱藏修為的強者。他只是靈山腳下天竺國中一普通農戶家的孩子,前天出家門游玩,一不小心淹死在河中,被藥師王佛所救,帶回靈山,傳了些粗淺法術,在兩位圣人座前侍候。
    當金光落入懷中時,小沙彌正在打瞌睡。金光入懷,小沙彌猛然驚醒。這時,耳旁傳來了準提佛母的聲音。“速速前往南瞻部洲,見吾佛門諸佛,讓他們速速返回靈山!”
    “啊?”這小沙彌剛學了幾天法術,連仙道都未成,一聽佛母讓自己前往南瞻部洲,小沙彌臉色頓時變得和阿彌陀佛一樣疾苦。可就在這時,小沙彌懷中金光突然暴漲,將其包裹在金光之中。霎時間,一個金色光罩包裹著小沙彌飄出靈山,直往南瞻部洲。
    做完了這一些,準提佛母搖頭無語。今日為了趁陳九公不在,準提佛母將大乘、小乘佛教盡數派至南瞻部洲,本想著一鼓作氣攻至南海,解救祖龍。可誰想,現在出了這種事,而且自己身旁連可用的傳信之人都沒有了。
    見準提佛母面有不悅之色,阿彌陀佛微微搖頭,“師弟,且莫計一時得失,下一量劫之時,無論是他陳九公,還是太清、玉清見吾佛門,都得退避三舍!”
    看了阿彌陀佛一眼,準提佛母知道師兄是在安慰自己,“師兄,吾佛門大興,師弟從不懷疑。只是那三人壞吾好事,那混沌鐘從此與吾佛門無緣矣!”
    “唉……”準提佛母話音剛落,又一聲嘆息在八寶功德池前回蕩。那聲音道盡了多少苦悶,道盡了千萬年來的多少不甘。
    清微天,彌羅宮中。
    元始天尊睜開雙眼,對侍立在一旁的白鶴童子道:“去將云中子喚來!”
    “是!”白鶴童子連忙領命,走出彌羅宮,前往云中子修煉之所,去請云中子。
    過了不一會兒,云中子走入彌羅宮,向元始天尊見禮后,得元始天尊示意坐在自己的蒲團上。
    云中子剛剛坐定,就聽元始天尊道:“那混沌、山河、造化自作孽,陳九公已然重現洪荒。汝速去洪荒星空中找尋西王母,告訴她入吾闡教,他日自可報東王公之仇!”
    “弟子遵命!”云中子得元始天尊吩咐,不敢怠慢,連忙躬身領命。當即起身,往彌羅宮外走去。
    可剛要跨出彌羅宮時,云中子回身向元始天尊躬身一拜,“老師,弟子還有一事。”
    “汝可是要問那陳九公?”元始天尊連眼皮都沒抬,淡淡的問道。
    “不錯!弟子想知道那陳九公是否已經成圣?”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