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416 混沌口出虛妄言彌羅宮中話九公

ps:年前11月份做了腦垂體手術,所以斷更了很久。79read.com不是我偷懶,也不是因為別的,實在是有心無力,還望朋友們不要怪罪。本來上個月就打算恢復更新的,可是1號剛更了一章,第二章就碼不動了,無奈又歇了一月。現在好的差不多了,這個月也開始恢復更新了。一直沒敢和大家宣布自己回來的原因是怕再挺不住,又斷更,但這幾天下來感覺狀態不錯。
    朋友們放心,答應過完本,肯定會完本的!雖然養病這些時日,但也沒有存稿,不過一天萬字不會少。
    我的老朋友都知道,我在更公眾章節的時候,都是一天一萬字。所以,弄得二十多天就過了新書期。
    今天既然和大家說我回來了,那么一天萬字不會有變了。我也相信,我能堅持下去!
    金風未動蟬先覺,暗送無常死不知!
    卻說那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進到混沌珠中,這混沌珠端得是件異寶,珠內自成天地,雖大部分仍是混沌,但隨著混沌道人用手一指,一座道觀現于人面前。
    這道觀并不多么華麗,但卻古樸莊嚴,混沌道人推門而入,里面空蕩蕩只有一蒲團。
    人都非常人,能在這混沌中苦修這么多年,自然是甘于寂寞。山河老祖、造化童也不嫌此地簡陋,紛紛就地而坐。
    人按才之勢坐定,山河老祖將山河圖放在中間。兄弟望著那還在先天五行大陣中掙扎的紫氣,都難以掩蓋眼中的熱切之色。
    半響,混沌道人當先開口,“入陣之中,二弟守南門,弟守東門,吾守北門!”
    “好!”
    人商量妥當。一起飛入山河圖,進到先天五行陣中。
    按剛才在外面商量的,混沌道人一入陣就飛在北門,雙手打出兩道法訣,懸于北門上的玄元控水旗飄然落下。
    混沌道人輕輕推動頭上道冠,約有畝大小的混沌出現在混沌道人頂上。當玄元控水旗落下時,正落在那混沌之中。
    有人入陣,紫氣仿佛有所感應,直向北門擊來。那立在混沌中的玄元控水旗先是一晃,憑空而長。旗面呼呼作響。朵朵黑蓮布滿整個北門。
    在陣中許久,攻擊連連受挫,這紫氣仿佛被激怒了一樣,猛然一顫,然后狠狠的向前沖去。
    這一次,紫氣所過之處,黑蓮阻擋不住,紛紛化作黑氣被吸入玄元控水旗中。而這時,混沌暴漲。將玄元控水旗吞下。
    就在混沌暴漲之時,混沌下方的混沌道人上半個頭顱竟然化作的混沌之氣。說時遲,那是快,從頭向下。混沌道人消失不見,只有那越來越大的混沌將整個北門遮擋。
    紫氣襲來,擊在混沌上。如在混沌中一樣,紫氣吞吐。混沌被撕開,有那風、水、地、火不斷涌出。
    連擊七八下,紫氣仿佛后勁已失。微微一顫。如一道閃電在陣中穿梭,瞬間來在南門。
    此時五行大陣南門,山河老祖早已等候多時。頂上畝大慶云,慶云上一條長河從天而降,似緩實急。滾滾長河水沖在慶云上,那慶云仿佛無底洞一般,而那河水也好似天河之水永遠滾落不盡。
    一條紫氣,千丈余長,浩浩蕩蕩奔襲而來。與長河沖撞在一起,長河不但未被紫氣沖斷,河水反倒越落越急。
    眼看著紫氣沖破長河,河水要被紫氣斷開。自南門上,離地焰光旗飛起,朵朵赤蓮飛舞。其他四門處的四面旗皆動,五行相生之下,似乎無窮無盡的丙火之力加持在山河老祖身上。
    有大陣作為依仗,山河老祖感覺到自己體內充斥著無窮無盡的法力,大喝一聲,慶云上長河暴漲,從天而降的水浪越來越寬。
    正所謂:抽刀斷水水更流。紫氣斷不開長河,直向東門飄去。
    見紫氣無功而去,山河老祖面上露出喜色,心中暗呼吾道成矣。緊接著周身被一團玄光籠罩,慶云上的河水沖刷下來,慶云散開,消失得無影無蹤。似乎無盡的河水沖刷在玄光山,漸漸的玄光散去,一座大山立于南門前。
    沖天而降的長河之水不斷的沖刷著山峰,嘩嘩的水流聲越傳越遠,悠揚之。
    紫氣到了東門,造化童正五心朝天的坐在東門。睜開二目,見紫氣襲來,造化童沒有任何舉動,那紫氣直擊造化童頂門。
    噗!
    血光迸濺!
    造化童頭顱在紫氣一擊之下粉碎,鮮血飛濺老遠。紫氣去勢不改,向東門處沖去。卻見那東門上懸掛的青蓮寶色旗展開,朵朵青蓮墜下,將紫氣截在東門之內。
    而這時,造化童的無頭身軀上發出嘎吱吱的響聲,在那殘破的脖頸上,又長出一顆腦袋。
    只見造化童小臉煞白,沒有一絲血色,但臉上沒有絲毫的負面情緒,反倒還有些欣喜之色。
    “不破不立!若能以此物破開吾造化之道,不出年,吾必可得證混元!”造化童心底暗暗思,雙手連連翻動,那青蓮寶色旗受到造化童召喚,旗面上涌出朵朵青蓮,將紫氣推著離開東門。
    就這樣,紫氣在北門、南門、東門之間徘徊。到了北門就破那混沌,可每次只要破足了九下,就會被玄元控水旗所阻。而到了南門,紫氣沖擊那滾滾而下的長河。濤濤河水不但不絕,反而在紫氣的不斷沖擊下越來越多。隨著河水不住沖刷,下面的大山一寸寸的在變矮。
    北門、南門只有這奇異的景象,而在東門,卻是造化童一次次被紫氣肢解。每次不是被擊碎了腦袋,就是被打斷了胳膊腿,還有幾次將造化童腰斬。可每一次紫氣襲擊造化童后,那青蓮寶色旗都不會給它第二次機會。
    不知過了多久,北門處原來的混沌,現在已然快被分開,上方為清。下方為濁,中間有風、水、地、火肆虐不休。在南門,滾滾長河水已經見整座大山吞沒。現在就只剩下山腳還在不斷被水沖刷。相信過不了多一會兒,這山就不復存在。
    東門處,方圓丈之內盡是鮮血,這都是造化童的血。在這個期間,造化童不知受了多少次傷。但看此時的造化童,滿面的祥和之色,整個人也仿佛與這片天地融合在一起。此刻,造化童雖緊閉著雙眼。但他看見了,他看見一條越來越完整的造化之道。“就差一點!就差一點!”造化童心底在不停的吶喊,那種渴望、急迫的心情根本無法表達。
    可就在這時,紫氣飛到東門準備再次擊向造化童時,突然顫抖起來。
    “我這是在哪兒!”
    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打破正沉浸在美好意境中的造化童。猛然睜開雙眼,造化童騰地一下站起身來,死死盯著那丈余長的紫氣。
    “青蓮寶色旗?汝是佛門弟?”紫氣再一次發出讓造化童震驚萬分的聲音,這紫氣竟然有意識!一時間。饒是造化童這樣的頂尖強者,也不禁感到心底有些發憷。這紫氣究竟是什么?怎么不但有意識,還能發出言語。
    紫氣停下,不再攻擊造化童。當然也不再攻擊北門的混沌與南門處的山河。只見那北門內處已經分開混沌重新何在一起,混沌道人重新現出身來。似乎有些意猶未盡的搖了搖頭,混沌道人長嘆道:“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吾之混元道果啊!”
    同樣,在南門。滾滾長河與那只剩下半人高的山被一團玄光包住。瞬息之間,玄光散去,山河消失。只有那一臉懊惱之色的山河老祖。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山河老祖口中發出與混沌道人、造化童同樣的慨嘆,但事實如此,差一點就是差一點,差的誰也無法補足。
    混沌道人、山河老祖一起起身向先天五行大陣東門飛去,他們要去看看造化童在做什么,為什么紫氣到了他那兒就不動了。
    當混沌道人、山河老祖趕到東門時,就見造化童死死的盯著那道紫氣,臉上盡是驚愕之色。
    “弟!怎么了?”落在造化童身旁,混沌道人開口詢問。
    “他……他……”造化童指著紫氣,口中連連發出聲音,但始終沒有說全。
    看向紫氣,混沌道人和山河老祖都感覺這紫氣和剛才有些不同。剛才的紫氣發出的只有毀滅萬物的氣息,而現在的紫氣不但有這種氣息,還有一股威壓,是一種霸絕洪荒的威勢。
    突然,紫氣發出一陣耀眼的紫光,紫光向四周擴撒,所過之處空間破碎。
    “不好!”這時造化童已經反應過來,小手憑空一招,青蓮寶色旗飛起,先天五行大陣運轉,五行之力相生,無盡的甲木之力自東門處升起。
    得了幾近無窮的甲木之力,青蓮寶色旗擋在人面前,一朵朵青蓮從青蓮寶色旗中飛出,一朵朵青蓮騰空,散發出無盡的青光,青光連在一起,凝聚成一片巨大的青色光幕與紫光抗衡。
    “大兄!二兄!速速助我一臂之力,將其鎮壓!”
    造化童一喊,混沌道人和山河老祖都反應過來。是啊,此時最重要的就是要把這紫氣鎮壓。當即,山河老祖袍袖一揮,一道玄光從袖中飛出,直向紫氣擊去。
    山河老祖發出的玄光,一頭已經來在紫氣近前,另一頭還在山河老祖袖中,這無疑是件靈寶,但被玄光包裹,看不清這究竟是什么寶物。
    混沌道人從袖中取出一巴掌大的小碗往空中一拋,小碗在空中滴溜溜一轉,直接飛在紫氣上方。這小碗碗口朝下,有那黑光從碗中灑落。
    “滾!”一聲暴喝,紫氣猛然一顫,道道紫光向四面八方疾射。紫光所過之處,無論是山河老祖袖中發出的玄光,還是混沌道人祭起的小碗,亦或是那青蓮寶色旗凝聚的青蓮、青光,無一不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