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421 門人弟子

卻說那道人從混沌深處走出,伸手一招,一面長幡現于手中。此幡幡面古樸,被道人持在手中,沒有任何法力催動的痕跡,這幡卻散發絲絲毀滅之氣,毀滅之氣過處,混沌破碎,有那風、水、地、火涌出。
    看這道人一路行來,周身之外有風、水、地、火簇擁,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面色凝重。
    “闡教弟子!”混沌道人沉聲說道,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齊齊額首。只要是經歷過道祖分寶的,那先天至寶盤古幡誰人不識,哪個不曉?
    似乎是要用盤古幡證明身份,這道人手一松,盤古幡落在混沌中化作一道混沌氣流與周圍混沌融在一起。向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三人遙遙打了個稽首,道人言道:“闡教云中子,見過三位道友!”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闡教圣人門下第一高徒云中子。
    雖然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都是先天生靈,但此時的云中子已經斬去了善、惡二尸,又是圣人門徒,萬不會對三人持晚輩之禮。
    “原來是圣人門下!”混沌道人作為三人之長,上前一步,也不回禮直接道:“道友不在清微天圣人座前聽講,來此作甚?”
    聽混沌道人詢問,云中子淡淡一笑,“吾奉掌教師尊之命,前來勸三位道友一句。那紫氣不可碰,碰了,三位他日必要損于劫中!”
    云中子此言一出,三人神色大變。
    混沌道人冷哼一聲。“吾三兄弟之事,竟然勞圣人掛心。吾心甚是不安。還請道友回去轉告玉清圣人,他日吾三兄弟必前往彌羅宮,與玉清圣人談論混元道果!”
    混沌道人一句話,將云中子說的目瞪口呆。雖然不清楚為什么今日老師命自己來與這三人說這樣的話,但混沌道人的話,云中子可是聽得明白。
    而且不但聽得明白,云中子被驚得說不出話來。還他日前往彌羅宮,和自家老師談論混元道果?混元道果是什么?那是圣人才有的。你混沌道人說這話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要成圣么?還三兄弟一起往彌羅宮談論混元道果,難道你們三兄弟都要成圣?
    若是旁人,云中子會以為這人在說笑。可面前這三人都是三界少有的強者,都是先天生靈,怎么會胡言亂語?
    不過云中子就是有涵養,否則元始天尊也不會派他,而不是派廣成子過來。聽完混沌道人這番話。云中子向其微微一禮,“既然如此,貧道定將道友之言轉告師尊!”說完,云中子轉身飄然而去。
    見云中子離去,造化童子一步跨出,卻被山河老祖一把拉住。“三弟。玉清即派云中子前來,你我即使出手也拿不下他!”
    聽山河老祖之言,造化童子一怔,想起了方才那一閃即逝的盤古幡。云中子那一舉動,不就是在告訴自己三兄弟。他是有備而來,不怕三兄弟動手留他么。
    “大兄。怎么了?”這時發現混沌道人一動不動的站著,也不說話似乎是在思索些什么,山河老祖出言詢問。
    搖了搖頭,混沌道人道:“二弟,方才那云中子的話,你認為可信么?”
    “這……”
    混沌道人此言一出,不光是被他問到的山河老祖,就連造化童子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他二人知道混沌道人說的是云中子轉述元始天尊的那句話,那句“碰了,三位他日必要損于劫中”。
    圣人不打誑語,就算是元始天尊想要這紫氣,也不會用這種方式來阻擾三人。
    剛才還歡喜無比的三兄弟,就因為云中子的一句話,陷入了沉思之中。
    半響,混沌道人回過神來,輕咳兩聲,喚醒沉思當中的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兩位賢弟認為玉清之言如何?”
    看了看混沌道人,又看了看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小臉上露出略帶凄慘的笑容,“大兄、二兄,當年于南海,那祖龍九子欲奪我造化珠,被小弟打傷。后惹出祖龍追殺,逃至這混沌之中。自那時起,就一直在此修煉,具體多少年月,我自己也記不清了。”
    造化童子語速很慢,緩緩的說著,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靜靜的聽著。
    “苦修千萬歲月,只為一朝得道。若不能證道,空活無量量劫又如何?”說到此處,造化童子輕輕一笑,整個人仿佛在一瞬間放松下來,“大兄、二兄,既然機緣就在眼前,小弟愿試上一試,即使他日生死劫中,吾亦無悔!”
    說完,造化童子將目光轉向混沌道人和山河老祖。
    感覺造化童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山河老祖正色肅然道:“吾山河!亦無悔!”
    見兩位兄弟一起看著自己,混沌道人哈哈一笑,“大劫小劫無量劫,愚兄愿與兩位賢弟同往!”
    “好!”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齊聲叫好,造化童子脆聲道:“既然如此,大兄還不放開混沌珠,吾兄弟三人同參那混元大道!”
    “就依三弟之言!”混沌道人祭起混沌珠,三人化作三個光點飛入混沌珠中。
    三人進到混沌珠中怎么折騰咱先不說,單說那云中子見完了三人回到清微天中玉清境中,來在彌羅宮前,白鶴童子正在宮前等候。
    “師兄,老爺已在宮中等你!”
    沖白鶴童子點了點頭,云中子走進彌羅宮,向那坐在云床上的元始天尊一拜,口稱老師圣壽。
    “免禮!”元始天尊微微抬手,示意云中子坐下。待云中子坐在宮中第一排第一個蒲團上時,元始天尊開口問道:“那三人怎么說?”
    “這……”聽元始天尊問話,云中子還真不知道該怎么答。若是照實說罷,那混沌道人說的話還真……那個。要是不照實說,還不行。在圣人面前撒謊,即使他云中子是元始天尊最寵信的弟子,即使他是闡教副教主,也難免往六道輪回走上一遭。
    “怎么?”見云中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元始天尊一皺眉頭。當然,這皺眉不是沖云中子。這么多年來,云中子是元始天尊最合心意的一個徒弟。元始天尊知道云中子這般表情,定是那三人說了什么話,不然不會如此。“可是那三人口舌污穢?”
    “啟稟老師……”
    當元始天尊聽完云中子轉述那混沌道人的一番話后,元始天尊不怒反笑,“哈哈哈……好個混沌道人,還想與吾共論混元道果,吾倒要看看汝有沒有那個命!”
    說完,見云中子神色有些不對,元始天尊笑道:“不必理會那人虛妄之言,他們想證混元道果?就是三江之水倒流至凌霄殿,他們也證不得混元。”
    本就不相信混沌道人說的,現在聽元始天尊這么說,云中子慨嘆像混沌道人那樣的大神通者心智也有這般境遇的同時,向元始天尊問道:“老師,那紫氣究竟是什么東西?竟然能讓那三人如此自信能憑其證道?”
    見云中子問起這個,元始天尊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那紫氣是陳九公所化。”
    “什么!”云中子不是不相信元始天尊說的話,而是元始天尊這句話太讓人震驚了。那紫氣竟然是陳九公所化,陳九公為什么會化成紫氣?
    看到云中子十分震驚,元始天尊開口為其解惑,“陳九公自封神之戰起順風順水,攬四方氣運入懷,神通自達。可月圓總有缺月時,他陳九公也有時運倒轉,氣運敗盡之時。可危難時,有那通天出手,使得混沌鐘落入陳九公手中。有先天至寶在手,陳九公又度過死劫,從此一飛沖天。”
    說到此處,元始天尊微微搖頭,“不知那陳九公有何等機緣,竟然能得昔日道祖賜下的第七道鴻蒙紫氣。他有此混沌至寶在手,又有先天至寶鎮壓氣運,圣人只是時間的問題。”
    “當年天機顯明,陳九公將在下一量劫來臨之際證道混元。可吾等圣人哪容得他成圣,只要這巫劫一起,圣人可出入洪荒,他陳九公必死!”說到陳九公必死時,元始天尊二目之中寒光斗轉,直看得云中子心驚肉跳。
    “可不想那東王公與陳九公死戰,竟然舍棄性命將自身衍化融入毀滅之道攻擊陳九公。雖將陳九公打成重傷,但他化作的那條不完整的毀滅之道卻被陳九公得到。否則,陳九公又豈會悟出完整的毀滅之道?”
    “老師!難道陳九公要成圣了?”
    “哼!”被云中子這么一問,元始天尊冷哼一聲,“那紫氣即是陳九公所化,什么時候這紫氣化回陳九公,他即斬去三尸。雖然還差合道,但元神已然寄托虛空,無量量劫不滅。大道衍化,萬年如一日。當日為師推算,天機顯示陳九公會在七七四十九年后歸來。可天數無常,若是有變,陳九公或許無量量劫也回不來。”說到這里,元始天尊似乎想起了什么,“可笑那混沌、山河、造化不識天數,竟然要拿陳九公來證道!恐怕他們最后不會證道,還會反助了陳九公證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