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420 血濺媧皇宮

雖然被陳九公奪取了弒神槍,當日還差點損于陳九公手下。
    但在從祖龍那里得到造化鼎后,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已經到了極致,只要機緣一至,即可斬去自我。
    此時的青蓮造化佛正是自信滿滿的時候,面對當年遙不可及的麒麟王,青蓮造化佛也敢與之一戰!
    造化鼎中不斷噴出白氣,白氣過處,那被戮魂刀斬斷的佛陀,上半身自動生出下半身,下半身上憑空長出上半身。
    一時間,無數佛陀持蓮華從四面八方向麒麟王攻去。
    揮動掌中戮魂刀,一刀刀斬、劈、砍、撩,麒麟王就好像沖進萬軍之中的絕世猛將。所過之處,無有一合之將。
    可那些佛陀被斬后,一遇白氣,即可重現。而且不光是重現,還會由一個變成兩個。所以麒麟王雖兇猛無雙,但佛陀卻是越來越多。
    成千上萬的青色佛陀出現在高天之上,齊齊吟唱青蓮造化本生經,一陣陣佛光連成一片,一個個佛印合在一起,聲勢浩瀚,威勢駭人。
    可此時的麒麟王絲毫不顯慌亂,手中戮魂刀一震。整個人仿佛太古星辰一般,有那耀眼的血光從其身上勃發而出,向四方擴散開來。
    血光過處,佛光、佛光消融。血光籠罩之地,一尊尊佛陀仿佛冰雪遇驕陽,紛紛融化。
    霎時間,天地間那些佛陀全部消失不見,只是這些血光繼續擴散,似要將青蓮造化佛也吞噬其中。
    念聲佛號,青蓮造化佛頂上浮出兩顆舍利子。舍利子在頂上飛速旋轉,化作兩顆蓮子,眨眼間蓮子變幻。
    藕、葉、蓮蕊……最后化作兩朵斗大青蓮浮在青蓮造化佛頂上,垂下條條青光將青蓮造化佛護住。
    血光、青光仿佛角力一般,你推我擠。互不相讓分毫。
    而這時,麒麟王動了。只見麒麟王將身一抖,一只巨大的異獸影像出現在其身后。此獸首似龍,形如馬,狀比鹿,尾若牛尾,背上有五彩毛紋,腹部有九色絨毛。
    一聲獸吼,青蓮造化佛頓時感覺到自己全身法力一滯,同時頂上的兩朵青蓮迅速枯萎。
    張口噴出一口青氣。青氣一出,散開化作千萬青色蓮花向空中騰飛。一朵朵青蓮飛起,一陣陣青光閃耀,連成一片,將麒麟王發出血光隔開。
    ……
    就在青蓮造化佛與麒麟王斗狠之時。
    混沌之中,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再一次追上了那道紫氣。這一次三人不再是各懷鬼胎,而是有著同一個目標。
    只見造化童子喝了聲起,二十四顆造化珠飛出,其中二十顆化作五方旗。其余四顆化作一張陣圖,陣圖中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循環不休。陣圖化作一道流光追上那不斷破開混沌的紫氣,紫氣仿佛感應到了什么,微微一顫。直向上方沖起。
    知這紫氣犀利無比,造化童子小手一指,素色云界旗飛出,來在陣圖下方金位之處。
    素色云界旗歸位。陣圖上五行之力向素色云界旗涌來。素色云界旗招展,一朵白蓮從旗面上飛出,擋在紫氣前。
    這紫氣當真霸道。白蓮瞬間被破。而這時,玄元控水旗飛來,落在陣圖下方水位之處。就在玄元控水旗歸位之后,素色云界旗上涌出大股大股的庚金之氣。這些庚金之氣將玄元控水旗包住,玄元控水旗仿佛見到了珍饈美味,拼命的吸取這些庚金之氣。
    五行之中金生水,得了庚金之氣,玄元控水旗展開,一朵黑蓮飛出,擋住那剛剛破了白蓮的紫氣。
    紫氣一擊之下,竟然未能破開黑蓮。頓時仿佛被激怒一般,紫氣吞吐,黑蓮瞬間即破。
    就在這時,青蓮寶色旗已至,正居木位之處。
    青蓮寶色旗歸位,玄元控水旗中有壬水之精氣涌出,進入青蓮寶色旗中。而后,青蓮寶色旗上浮現一朵青蓮,青蓮擋住紫氣,并發出一團青光將紫氣包裹。
    紫氣掙扎了幾下,將青光破開,又將青蓮擊碎。可耽誤這么久,不但戊己杏黃旗至,連那離地焰光旗也已歸位。
    五方旗落于五行大陣陣圖五行之位上,戊己杏黃旗位于中央,青蓮寶色旗在東,素色云界旗在西,離地焰光旗在南,玄元控水旗在北。五面旗子一起展開,有形無形的五行之力匯聚在一起,形成一座陣法將紫氣困在其中。
    處于大陣正中央,紫氣直接向戊己杏黃旗擊去。可還未等紫氣擊中戊己杏黃旗,西方素色云界旗招展,白光大作,金行之力大盛。緊接著,北方玄元控水旗展開,黑光沖起,水行之力洶涌。然后是東方青蓮寶色旗動,青光陣陣,木行之力擴散開來。而后南方離地焰光旗呼呼作響,赤色火光繚繞,烈焰奔騰。最后是面臨紫氣攻擊的戊己杏黃旗,黃光璀璨,土行之力滾滾而來,源源不斷的擋在紫氣前。
    紫氣連連攻擊,仿佛有意識一般,見破不開戊己杏黃旗。轉向直沖東方,擊向青蓮寶色旗。
    紫氣變幻了攻擊方向,大陣自動運轉。先是離地焰光旗先動,然后是戊己杏黃旗、素色云界旗、玄元控水旗、青蓮寶色旗,正合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行相生之天地至理。
    紫氣連擊東方青蓮寶色旗,卻發現此處不通,又向其他三門相繼攻去。可這大陣蘊含五行相生之道,五行之力循環相生,從不隔斷。饒是這紫氣攻擊力那般強橫,也破不開這先天五行大陣。
    看著那被困在陣中的紫氣,造化童子不禁開口贊嘆,“此陣為吾造化珠所衍,不過只有真正先天五行大陣七層防御,竟然有如此威力。看來那先天五行大陣還真如傳言的那樣,非五圣齊聚而不破。”
    聽造化童子之言,山河老祖微微一笑,“不錯!正是那先天五行大陣威力太大,不容于天道,故而才在分寶崖上散開,永無重聚之日。”
    山河老祖話音剛落,一旁混沌道人接道:“你我兄弟雖無那真正的先天五方旗,但三弟有造化珠,就有這先天五方大陣。若他日你我立教,有此陣,即使他六圣齊出,也奈何不得咱們兄弟!”
    造化童子、山河老祖聞言齊齊大笑,看著那困在陣中的紫氣,心中一陣熱切。如果真能降服那紫氣,以其助三兄弟成道。日后一教三圣,再有這贗品的先天五行大陣,自家教派必定力壓人、闡、截、佛四教,掠天下氣運!
    三人想的是不錯,但是卻忘了,天道最是公正不過,既然不允先天五方旗齊聚,也不會容他一教三圣,更不會容他奪天下氣運。
    遠的咱們暫且不說,單說眼前。見紫氣被困于陣中脫走不得,山河老祖取出山河圖,將圖展開一甩,千里江山好似活了一般從圖卷中走出。剎那間,這片混沌世界不見了,只剩山巒疊嶂,大河濤濤。而那先天五行大陣不知怎么,就落在一座山上,被那山托起。
    山河老祖一抖山河圖,山川河流消失得無影無蹤,混沌重現。再看那山河圖中,千萬大山之中的一座山峰上,正立著那五行大陣,而陣中還有一道紫氣不斷的攻擊四方。
    將山河圖卷起,山河老祖哈哈一笑,“大兄、三弟!事成矣!”
    饒是修為到了三人這程度,此時也喜形于色,畢竟證道機緣已然入手。若是可證混元道果,從此無量量劫不滅,也不枉三人在這不見天日的混沌當中苦修數萬個年頭。
    “兩位賢弟,可入愚兄混沌珠中,煉化紫氣,扣問大道!”
    “大兄之言,善!”
    “大善!”
    混沌道人的混沌珠乃先天混沌之精華所化先天靈寶,在這混沌之中隱匿,即使是圣人也尋他不得。若是三人躲到混沌珠,一直到煉化紫氣證道后出世,這期間也不會有人打擾。所以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皆出言稱善。
    可就在三人要入混沌珠時,突然齊齊回身,望著混沌深處。
    只聽一陣道歌聲悠悠傳來。
    不用乘騎與駕舟,五湖四海任遨游。
    大千世界須臾至,石爛松枯當一秋。
    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東西。
    兩卷道經三尺劍,終南山上有福仙。
    這歌聲悠揚,但內容卻有些不著邊際,聽得三兄弟眉頭緊皺,卻不知是否有人也尋那紫氣而來。
    混沌分開,一道人跨步而出。三人望去,只見這道人面容古怪,頭戴青紗一字巾,道袍翡翠按陰陽,腰下雙絳王母結,腳踏一對穿云鞋。
    看清這道人面貌,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互相之間遞了幾個眼色。原來三人不認得此人,想來這道人不是昔日在紫霄宮聽道的故人。可既然不是上古大神通者,此人有是誰呢?
    就在三人猜測這道人身份時,道人伸手虛抓,混沌一顫,一道混沌之氣飛出化作一桿長幡立在道人身前。
    當看到這長幡時,造化童子第一個反應過來,因為他常用造化珠變作此寶用來攻擊對手。(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