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4)     

截教仙419 斗女媧

自開天辟地至今,洪荒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太古洪荒,當時洪荒尚無圣人,飛禽、走獸、鱗甲三族稱雄洪荒天地之間,這也是洪荒最早的三個勢力。當時的三族族長祖龍、鳳母、麒麟王在當時的洪荒天地間是橫行無忌的存在,即使盤古三清見了這三位也得退避三舍。
    而這三大絕世強者,以麒麟王神通最強,可以說是當時洪荒第一強者。有他在,走獸一族大興,將飛禽、鱗甲二族死死壓制。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有這般強勢的走獸族,有霸絕洪荒的麒麟王,祖龍、鳳母不得不聯合起來,對麒麟王對抗,免得飛禽、鱗甲二族被其吞并。
    開天辟地時,一點先天靈光落在昆侖山,長成一株葫蘆藤。藤上皆有七個葫蘆,皆是先天靈物,個個不凡。正是這寶貝引來無數大神通者窺探,其中就有麒麟王。這位太古最強者平生就愛收集靈根,在葫蘆藤上葫蘆成熟之日,麒麟王駕臨昆侖山。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麒麟王孤身前來,卻被祖龍、鳳母率兩族強者圍攻。最終麒麟王寡不敵眾,身損昆侖山上。其肉身被打散后,化作昆侖山顛麒麟崖,破損的元神寄托在其隨身至寶戮魂刀中。而戮魂刀機緣巧合之下被老子所得,直至今日,這位太古第一強者再現洪荒。
    “麒麟王!”孔雀如來雖然出世較晚,直至天皇年間才成道。但在通天教主座前。孔雀如來不止一次聽通天教主提起過那場驚世之戰。通天教主孤傲于世,能從他口中聽到稱贊麒麟王的話。孔雀如來知道那麒麟王定是了不得的人物。而今日一見,饒是孔雀如來也不由得在心中贊嘆。
    從蓮臺上站起身來,孔雀如來高聲道:“洪荒雖大,但能入吾孔宣眼者寥寥無幾。今日得見太古強者,孔宣恨不能與道友談法論道,怎奈佛門、人教相爭,孔宣只有得罪了!”別看孔雀如來是在宣戰,但一天之內能讓他說這么多話的。偌大的洪荒,還真沒幾個。
    聽孔雀如來之言,麒麟王哈哈一笑,“小友之言,深得吾心!今日一戰,若小友不死,你我定有談法論道之日!”
    “若道友不死。日后吾將親往道友道場一敘!”
    二人嘴上都不落下風,孔雀如來頂上一團金光沖起,金光飛出丈六金身,持一十八般法器向麒麟王砸去。
    只見金光一閃,金身已沖到近前,麒麟王也不動戮魂刀。左手持刀,右手握拳揮出。
    砰!
    聲響如伏天的悶雷,聽起來煞是難受,金身與麒麟王所在之處空間塌陷。
    一擊不成,金身再次出手。十八般法器齊向麒麟王打去。
    揮動手臂,一拳緊似一拳。一拳快似一拳,麒麟王還是未動戮魂刀,單拳上下翻飛,一拳拳迎上金身每一次攻擊。
    麒麟王與金身硬抗,開始還有悶雷一般的聲音發出。可漸漸的,什么聲音也沒有了,二人就好像表演啞劇一般,而且出手之間不帶一絲煙火。不知道的,根本不會想到這二人是奮力相斗,還只認為是同門師兄弟切磋武藝。
    又是狠狠的對了一擊,金身一顫,止住去勢化作一道金光飛回,沒入孔雀如來頂上。“道友好本事!”
    聽孔雀如來開口稱贊,麒麟王搖了搖頭,似乎有些不滿意的說道:“若是吾肉身未毀,道友那法身擋不得吾一拳!”
    “哦?”雖然麒麟王說的有些夸張,但孔雀如來不認為他是在打誑語,可此時孔雀如來更在意的是麒麟王手中的戮魂刀。
    背后五色神光沖起,孔雀如來將身一晃,青光一抖,百丈余長的青光直奔麒麟王砸下。
    五色神光看上去沒有實體,其實卻為孔雀如來五根尾羽所化。而孔雀如來的五根尾羽,是先天五行凝聚而成,每一根都重如太古山岳。不但可以刷人,用來砸人威力也不小。
    見神光砸來,麒麟王雙手持戮魂刀向上一撩,刀光閃爍,巨大的刀氣從下自上迎上青光。
    青光與半月形的刀氣相碰,青光去勢一止,向刀氣一刷。
    刀氣粉碎,青光去勢不改,向戮魂刀就是一刷。
    青光刷下,只取自己手中戮魂刀,麒麟王也不避閃,提刀迎上。
    青光刷在戮魂刀上,卻見戮魂刀發出陣陣血光。血光與青光相撞,青光連連刷動,血光凝而不散。只聽一聲佛號響起,青光中一尊佛陀顯現。雙手在胸前結印,青光大盛,連刷三下,血光緩緩退縮。
    “破!”見戮魂刀被青光壓制,麒麟王二目圓睜,暴喝一聲,半月形的血色刀芒沖起,帶著絕世之威要斬破青光,斬殺佛陀。
    在遠處,孔雀如來看到麒麟王發狠,背后赤、黃、白、黑四色神光流轉,一閃即逝,下一刻出現在麒麟王四方,將其圍在中央。
    “五行殺陣!”孔雀如來大喝一聲,五尊佛陀現于五色神光之中,五佛皆結法印,有那赤、青、黃、白、黑五色光芒交織在一起,將這一方天地與外界隔開。
    感覺自己落在孔雀如來陣法之中,麒麟王剛要動手,卻感覺到五行之力從四面八方沖來。
    橫刀在手,麒麟王周身血光繚繞,麒麟王鼻孔中發出哼的一聲,兩道血氣從其鼻中噴出,一股血腥味四散開來。與此同時,麒麟王雙眼蒙上了一層血色,那個豪爽的大漢,此時就仿佛一個從地獄中走出來遠古殺神一般。
    手上一動,戮魂刀動,萬丈血紅色的刀光貫穿陣中,破開五行之力,直撲孔雀如來。
    凜然不懼,孔雀如來雙肩抖動。五色神光從其背后飛出,連連刷動。
    五色神光連刷一十七下。血色刀光散去,五色神光飛回孔雀如來背后,同時孔雀如來倒飛出去,雙掌揮動,赤、青、黃、白、黑五色刀兵千萬,從四面八方向麒麟王襲去。
    而此時的麒麟王仿佛陷入了癲狂,奮力輪動戮魂刀,也沒有什么精妙的招式。完全是毫無章法的四處亂砍。
    可就是麒麟王的這種攻擊手段,威力之大令人膽寒。孔雀如來五色神光剛剛刷出,麒麟王連出五刀,五色神光無功而返。
    與麒麟王斗了幾合,孔雀如來清楚的感覺到自己不是麒麟王的對手。能讓他產生這種想法的,洪荒雖大,卻也沒有幾人。
    萬丈刀光斬下。撕開孔雀如來布下的五行殺陣,麒麟王沖出陣外,揮刀斬向孔雀如來。
    孔雀如來飛身暴退,五色神光在身前流轉,當戮魂刀斬到身前時,五色神光撲起。將戮魂刀擋在孔雀如來身外。
    雖將這一刀擋住,但孔雀如來感到有些不妙,雖然沒斗幾個回合,但孔雀如來從心底感覺到一絲無力感。
    可不論如何,孔雀如來從不畏戰。運轉全身法力。就要反擊。
    而就在這時,一陣破空之聲傳來。天頓時黑了下來。只見黑壓壓一大片,仿佛天外飛山撼天而下。
    看清楚了是什么東西,孔雀如來知道這不是沖自己來的,將五色神光護住周身,飛身退去。
    麒麟王回身掄刀,手中戮魂刀不過丈六,但一刀斬去,萬丈刀芒橫掃與那“飛山”撞在一起。
    轟隆一聲巨響,天地無光,狂暴的法力波動席卷四方,連那退到西牛賀州上的小乘佛教眾人也有所感覺。
    再看那“飛山”如氣球撒了氣一般,迅速變小,化作一人來高三足小鼎飛落一人手中。
    “你是……”看著來人,麒麟王感覺有些熟悉。但卻想不起此人姓氏名誰。
    “是你!”與麒麟王說的是同樣的兩個字,但兩個字前后順序截然不同。麒麟王認不出青蓮造化佛,可青蓮造化佛卻認得這當年叱咤天地之間的絕世強者。
    與白蓮童子一起從六道輪回趕來,青蓮造化佛就看見孔雀如來處于下風。雖一直不喜小乘佛教那些人,但今日事關佛門氣運,青蓮造化佛不敢亂來,連忙出手為孔雀如來擋下對手。可當看清楚這人是誰時,青蓮造化佛不由得心頭一顫。
    祖龍、鳳母、麒麟王,太古三大強者,統治洪荒近萬年。他們的影響不只是太古三族,更是積威在所有先天生靈的心底。
    “汝是何人?”對青蓮造化佛,麒麟王可沒有對孔雀如來那么好的態度。
    手托造化鼎,青蓮造化佛神色肅穆,“青蓮!”
    “原來是你!”麒麟王聽青蓮造化佛之言,好像有了些印象,“汝不是要證那混元道果么?怎么就入了佛門?”
    青蓮造化佛面不改色,淡淡道:“西方極樂之地,遠離紅塵因果,吾入佛門,證道之期不遠矣!”
    “呵呵……”麒麟王聞言,笑出聲來,“青蓮,當年吾見汝知天數、曉陰陽,故而未曾與汝為難。不想汝道行深了,反倒自誤!”
    麒麟王此言一出,青蓮造化佛那顆萬年不動的道心沒有由來的一顫。可青蓮造化佛瞬間穩定心神,“不知獸王今日至此,是為何事?”
    對于青蓮造化佛轉移話題,麒麟王并不在意,一手持刀,一手遙指兩界山前的兩儀微塵陣,“吾兒與吾弟皆在陣中,不得不來!”
    “獸王的兄弟!”青蓮造化佛先是一怔,但很快就反應過來,“原來那兩位是昔日走獸一族兩大天王轉世,怪不得有如此機緣。既然他二位是獸王兄弟,想來那墨翟就是獸王之子了?”
    “墨翟?或許是吧……”麒麟王微微一嘆,“多年不曾出來走動,卻是不知吾兒轉世之后喚作何名。”
    這時,青蓮造化佛仿佛明了天機,“吾還道那太清圣人向來無為,是從何請來三位上古大能轉世人族。想來獸王今日重現洪荒,也是太清圣人所為。”
    “不錯!”麒麟王從來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吾受太清圣人厚恩,故入人教為人教護法!”
    “人教護法,看來今日這事是不能善了了。”青蓮造化佛心底一嘆,腳下一片青光閃爍,十二品造化青蓮現于腳下。“能見太古獸王風采,實乃青蓮之幸,但今日為二教氣運,不得不與獸王做過一場。”
    “汝只管出手!”麒麟王甚是傲氣,點了點頭,手中戮魂刀微微顫抖,一聲清脆的刀鳴響起,仿佛是渴望著什么。
    刀鳴聲入耳,青蓮造化佛沉聲道:“戮魂出,生死判!今日不光得見獸王風采,還要領教這絕世殺器之威。”
    一手持刀,一手輕撫刀身,麒麟王似乎是撫摸自己戀人一般。
    一時間,麒麟王的身影在青蓮造化佛眼中模糊變得模糊起來。青蓮造化佛知道這不是自己眼花了,而是太古洪荒中流傳的麒麟王三大絕招之一。
    青蓮造化佛手往上一托,造化鼎飛起,懸在青蓮造化佛頂門之上。腳下十二品造化青蓮閃爍光芒,一朵朵青蓮憑空飛出,一朵接一朵,向麒麟王而去。同時,青蓮造化佛的身體隨著一朵朵青蓮以一種玄之又玄的速度來在麒麟王近前。
    左手立起,結印在胸前,右手食指一劃,一道劍芒直擊麒麟王胸口。
    麒麟王周身迸發三尺血光,劍芒擊在血光上,自動消融。
    見青蓮造化佛以指為劍,向自己攻擊,麒麟王眉頭一皺,“汝不現弒神槍,莫非是……”說到此處,麒麟王二目之中寒光爆射,“吾雖多年不出,但也非汝能小看!與吾死來!”
    麒麟王暴喝一聲,手中戮魂刀一閃而沒,刀光璀璨,所過之處,一朵朵青蓮破碎,一絲絲青氣消散在空中。
    麒麟王全力一擊,立在青蓮造化佛頂上的造化鼎往下沉了一分。隨著青蓮造化佛雙手結印,造化鼎猛然掉轉過來,鼎口敞開,一股白氣從鼎中涌出。
    白氣散開,所過之處,一朵朵青蓮化作一尊尊佛陀,各個手持蓮花向麒麟王打去。
    麒麟王雙手持刀,向四方斬開,戮魂刀過處,方圓十丈之內,那些持著蓮花的佛陀紛紛斬于刀下,斷做兩截。(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