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17 殺上錦繡天

大赤天,太清圣人道場。
    高空之上,金丹化作人形,一個身高八尺的雄偉大漢顯現。
    這人樣貌粗獷,絕對和英俊、帥氣不沾邊。但任誰看上一眼,都不會忘記。天庭飽滿,濃眉如劍,雙眼中精光閃爍,讓人不敢直視。鼻正口方,一臉的絡腮胡子,滿面的豪爽之氣。
    大手一揮,一襲灰袍將身軀裹住,大漢隨手一招,一道金光從亂石中飛出,正是太清圣人口中那上古殺器戮神刀。
    刀一入手,一股兇煞之氣自大漢周身勃發而出,巨大的威壓向四外擴散。
    “道友!”袍袖揮動,使大漢發出的威勢散去,老子開口呼喚道。
    聽到老子喚自己,大漢回過神來,身體如鴻毛般落下。此人看上去粗獷,但舉手投足之間不帶一絲煙火,還有幾分皇者威嚴之氣。
    落在老子身前,大漢將掌中刀立在一旁,躬身拜道:“圣人大恩,沒齒難忘!從今日起,吾愿為圣人以驅馳!”
    “道友哪里話!”老子聞言心中大喜,暗道此人識時務的同時,開口道:“當年吾以洪荒主角人族為基,立下大教。道友可愿為我人教護法,享吾人教氣運?”
    聽老子說他是以洪荒主角為根基立教,并邀自己做大教護法。大漢毫不猶豫,欣然答應。本就受老子厚恩,要為其所用。現在老子奉自己為一教護法,不比無名無分強多了么。
    當即。大漢再次躬身一拜,口中道:“拜見教主!”
    沒想到此人如此曉事。老子哈哈一笑,“道友無需多禮,且與吾入八景宮詳談!”
    “圣人且慢!”
    “哦?道友何事?”
    “敢問圣人,吾昔日愛子與兄弟今在何處?”
    聽大漢所問,老子笑道:“道友多年不現洪荒卻是不知,那三位道友早已轉世人族,各立旁門,教化人族。卻是行那大功德之事。”說到此處,老子話鋒一轉,“不過如今他三人正在南瞻部洲,與佛門爭鋒。”
    這大漢不知多少年未曾出世,連人教、佛門都不知道,但聽說自己愛子和兄弟在與人教相爭,忙道:“既然如此。吾愿前往南瞻部洲,助吾子與兩位兄弟一臂之力!”
    “大善!”老子撫掌稱善,“吾正有此意,既然如此,就有勞道友走上一遭!”
    向老子一禮,大漢飛出大赤天。穿過混沌,直下三十三天,前往南瞻部洲。
    ……
    卻說就在大漢穿過混沌之時,混沌深處,正在研究事情的山河老祖、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突然齊齊一怔。
    “兩位道友。可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相繼點頭,混沌道人冷笑道:“吾本以為這混沌中除了圣人之外。就只有你我三人,沒想到還有故人。”
    造化童子掐指推算,發現毫無頭緒,不禁皺眉道:“此人神通了得,不在你我之下,不知是哪位大能?”
    感覺到那熟悉的氣息消失,三人也不在去糾結那人是誰,反過頭來繼續商議如何去那道紫氣為自己所用。
    只聽山河老祖道:“造化道友,汝造化珠共有二十四顆,可使二十顆分化五方旗,其他四顆化一陣圖鎮壓大陣!”
    聽山河老祖之言,造化童子沉吟片刻,“老祖此法或許可行,但五方旗且不說,關鍵那先天五行大陣陣圖本不不存于世,縱使吾造化之道奧妙無窮,也衍化不得。”
    山河老祖聞言,輕撫長須道:“先天五行大陣從未現于洪荒,但吾等可創出陣圖,進而完善此陣!”
    “哦?”此時混沌道人起了興致,“都說老祖丹道絕倫,卻不想老祖還精通陣道?”
    山河老祖干笑兩聲,搖頭道:“道友說笑了,吾哪里會什么陣道。只是當年聽上清說過,不管是天下陣法,還是世間萬物都離不開陰陽五行。那先天五行大陣,主陣即為五方旗,又有先天五行之名,想來不外乎是五行相生相克至理所化。”
    山河老祖此言一出,混沌道人眉頭緊鎖,造化童子哈哈大笑,“老祖妙算,造化佩服!”
    與造化童子不同,混沌道人冷哼一聲,“汝等休得打吾主意,此事萬萬不可!”
    被混沌道人拒絕,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連忙一起出言相勸,但混沌道人怎么也不同意。
    混沌道人一直不松口,造化童子心中惱怒,氣急道:“混沌,如若不肯,他日莫要后悔!”
    混沌道人聞言破口大罵:“造化小兒,吾若答應,他日必損于汝手!”
    “混沌!不用他日,今日就將你誅殺于此!”造化童子將身一晃,飛身而退,手腕上二十四顆造化珠飛起,化作一桿長幡立于身前。這長幡幡面古樸,隱隱有混沌之氣流轉。而混沌之氣流轉之際,又化作道道混沌劍氣。
    “兩位!且慢動手!”眼看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要廝殺在一起,山河老祖連忙飛身擋在二人中間。
    這時,混沌道人頂上現出混沌珠。混沌珠在混沌道人頂上轉動,轉動之時混沌中的混沌之氣如潮水般向混沌珠中涌去。“山河!造化!汝等一起上吧!”名為混沌,身為混沌之精所化,在這天外混沌之中,混沌道人可以說是占據完全的主場之利,敢一一人之力叫板兩大強者。
    攔住造化童子,山河老祖對混沌道人說道:“道友,千萬年苦修,三個多元會的煎熬,難道今日卻要坐失良機?”
    混沌道人心頭一顫,瞬間又道:“山河,我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但……”
    混沌道人還沒說完。就被山河老祖打斷,“道友。如若吾與造化道友立誓,永世不與道友為難可好?”
    見混沌道人還是不說話,造化童子小手一擺,那長幡化作二十四顆造化珠重新飛回手腕上。“混沌,你我若聯手將那物鎮壓,造化永不與你為難!”
    造化童子都這么說了,混沌道人確實有些意動,但事關生死存亡。混沌道人只能搖頭拒絕。
    “你……”混沌道人還不答應,造化童子大為惱怒,可卻被山河老祖攔住。
    只聽山河老祖正色道:“混沌道友,你我三人一起在這混沌中不知多少年月,也算是你我的緣分。今日你若應下,我與造化從此視你為兄,將彼此氣運相連。他日若能借機緣成道。你我三人合立一教,你即為掌教!”
    山河老祖這么一說,混沌道人面色舒緩,將目光投向造化童子,“造化小兒,你怎么說?”
    造化童子臉色變了變。輕嘆一聲,“混沌,汝若應下此事,無論事成與否,吾造化童子都與你八拜為交。結為兄弟,從此氣運相連!”
    “好!”
    修士之間。特別是混沌道人、造化童子、山河老祖這個級別的強者之間結拜,可不是凡人那樣插幾根香發幾句誓言就行了。洪荒大能結拜,必是氣運相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就像鎮元子和陳九公結拜之后,鎮元子將道場從西牛賀州搬到了北俱蘆洲,從此與陳九公共同進退。
    讓混沌道人舍棄機緣,混沌道人確實有些不甘心。但若是按照山河老祖說的做了,那自己的根底盡被二人所知,日后若起爭斗,自己必損于其手。機緣雖好,但誰又能知道將那紫氣鎮壓后,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會不會加害自己。所以期初不管如何,混沌道人也不答應。
    現如今,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要與自己結拜,并尊自己為長,混沌道人就沒了那么多顧忌。
    當下三人一起跪倒,拜過天地,結為兄弟。三人以混沌道人為尊,山河老祖次之,造化童子再次。
    “大兄!”沖混沌道人躬身一拜,造化童子道:“大兄從今以后再不可喚吾造化小兒了!”
    混沌道人聞言哈哈一笑,伸手扶起造化童子,“三弟,從此你我兄弟齊心協力,日后同證混元道人。”
    “不錯!”山河老祖接道:“你我三兄弟再立大教,一教三圣,必可奪天下氣運!”
    混沌道人、造化童子聽山河老祖此言,三兄弟齊齊撫掌大笑。
    這時,混沌道人突然想起一事,對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道:“兩位賢弟,愚兄這就將吾之大道衍化,兩位賢弟好生參悟即是!”
    “有勞大兄了!”山河老祖展開手中山河圖,金光閃動之間,山川起伏,四海奔騰。山河老祖左手伸出,食指一劃,海水分開。“大兄、三弟,吾等入內,再觀大兄衍法!”
    三兄弟一起進到山河圖中,來在一座山上。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坐在混沌道人對面,混沌道人二目緊閉,盤膝而坐,其頂上現出混沌珠。
    混沌珠在混沌道人頂上一轉,那灰蒙蒙的珠子霎時間分明起來。只見珠子上半面為清,下半面為濁。
    混沌珠再一轉,這頂級先天靈寶竟然一分為化,化作陰陽二氣交在一起。
    混元一氣化兩儀!
    坐在混沌道人對面,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此時眼中不再有混沌道人,有的是天道至理,大道變遷。
    陰陽交合,四象又生。四象衍化,又出八卦。
    而后,八卦又化回四象,四象復成兩儀。最后,還是那一顆清濁分明的混沌珠浮在混沌道人頂上。
    眼前異象消散,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從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中回過神來。突然,那混沌珠在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眼中變得無比巨大。
    冥冥之中,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仿佛進到混沌珠內部,來到了混沌之中。
    “那是……”突然,山河老祖看到一渾身肌肉虬結的巨人立在混沌之中。
    巨人怒喝一聲,手中現出一把大斧,巨人揮斧破開混沌……
    太極、兩儀、三才、四象、五行……
    不知過了多久,還是這山。山上還是相視而坐的三人,混沌道人睜開二目,見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雙眼緊閉,也不開口喚他二人,只是將混沌珠收起,靜靜的坐著。
    半響,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睜開雙眼,齊齊站起身來向混沌道人拜道:“多謝大兄成全!”
    方才混沌道人衍化出來的景象,不但對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完善先天五行大陣有用,還使二人道行大有長進。所以,二人從入定中醒來,先向混沌道人拜謝,謝其授道之恩。
    “你我兄弟不需如此!”混沌道人伸手將二人扶起,然后對山河老祖道:“二弟,那先天五行陣法可有頭緒?”
    “大兄放心!山河必不叫大兄失望!”
    “好!”(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