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415 截教之殤


    卻說火云宮中,伏羲向神農、軒轅提出借寶一事,神農、軒轅根本不敢答應。歡迎來到78小說網閱讀www.booksrc.net
    這兩位人族皇者,雖然在人間時一個沒有修為,另一個也不過是地仙罷了。但在火云宮這么多年,二皇坐觀三界百態,又在火云宮參悟道法多年,早已不是人間時的神農、軒轅。
    對這兩位非無量量劫不滅的人族皇者來說,平日里不是沒有考慮過日后哦無量量劫來臨時該如何應劫。他倆清楚,無量量劫來臨之際,皇兄伏羲肯定要向妖族靠攏,這是毋庸置疑的事。
    但神農以前沒有根基,軒轅雖出身闡教,但與闡教或是廣成子并沒有什么感情。等到無量量劫之時,神農、軒轅則會看哪方勢力強勢,就依附于哪一方。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抱大腿,也是最明智的選擇。
    可今日,伏羲開口借寶為妖族鎮壓氣運。這寶物借出,神農、軒轅氣運就與妖族相連。待得無量量劫之時,神農、軒轅也沒有選擇的機會了。
    這時,雖然伏羲跪倒相求,但神農、軒轅也只能保持沉默。畢竟這不是小事,這關系到二人的性命。
    見神農、軒轅沉默不語,女媧娘娘開口說道:“地皇、人皇若肯借寶,無量量劫之時,吾必全力保汝等周全!”
    女媧娘娘此言一出,神農、軒轅齊齊一震。圣人開口,言出法隨。圣人親自許諾,這可是不多見的。可神農、軒轅雖有些心動,但知女媧娘娘是不得己才親口許諾,如今妖族只能依附于佛門,未來渺茫,神農、軒轅也不看好妖族。
    看到二人還是沒有答應,女媧娘娘心中有些不悅,但此時有求于人,實在是無可奈何。畢竟洪荒能鎮壓氣運的寶物只有那么幾件,除了開天三寶外,能鎮壓大教、大族氣運的寶物更是寥寥無幾。而神農、軒轅若肯借寶,神農鼎、軒轅劍再加上伏羲琴,人族三寶氣運相連之下,足可鎮壓妖族氣運。
    無奈之下,女媧娘娘也只能繼續增加籌碼,“地皇、人皇莫要看吾妖族勢微,吾妖族高手如云,又有佛門為助力。若得至寶鎮壓氣運,他日未嘗不可為量劫主角,”說到此處,女媧娘娘頓了頓,繼續道:“若地皇、人皇肯助我妖族一臂之力,無量量劫之后,吾仍保二位為人族至尊!”
    女媧娘娘如何勾勒妖族藍圖,神農、軒轅都不感冒。但當女媧娘娘說出最后一句話時,神農、軒轅眼前一亮。
    “娘娘此話當真!”昔日以殺止殺,一統洪荒人族的軒轅黃帝,做事一向果斷。聽女媧娘娘這么說,軒轅脫口問道。可軒轅此話一出,就想起說話之人的身份。當即向女媧娘娘一禮,“軒轅多有得罪,還望娘娘莫怪。”
    “人皇言重了!”女媧娘娘在軒轅面前也不敢太過拿捏,微微側身,受了軒轅半禮,“不知人皇是否應允?”
    看了神農一眼,軒轅道:“有娘娘剛才之言,軒轅愿將佩劍借予妖族!”
    伏羲、女媧聞言大喜,這時神農上前,躬身扶住伏羲,“皇兄快快起來,皇弟應你就是!”
    神農也答應了,伏羲更是欣喜,忙站起身來,對神農、軒轅道:“兩位皇弟,既然如此,可否將那崆峒印也借予妖族?”
    崆峒印,人族至寶,在人族中的地位與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相仿。更在伏羲琴、神農鼎、軒轅劍這三皇成道至寶之上,為人族傳承之寶。
    此寶為先天靈寶,乃是應運而生。天皇伏羲證道時,這崆峒印從天而降,被伏羲傳于神農,為人族皇者印璽。后神農證道,又將此寶傳于軒轅。
    而軒轅成道時,伏羲、神農下界接軒轅前往火云宮,自那時起天、地、人三皇歸位,崆峒印隨三皇到了火云宮。
    這崆峒印為人族傳承至寶,不光可鎮壓氣運,還可借人族氣運為己用。想女媧娘娘為人族圣母,不過才有一成人族氣運加身。天、地、人三皇,也就是伏羲、神農、軒轅三人合有一成。伏羲琴、神農鼎、軒轅劍,這三件至寶合有一成。老子為人教教主,享人族六成之氣運。而剩下的一成,則為崆峒印所有。
    此時不到無量量劫,三皇不可出火云宮半步。若是將崆峒印予了妖族,那么加上剛才借出的兩件寶物,再有女媧娘娘自身,妖族就可借人族三成氣運。這樣一來,妖族日后必有興盛之機。
    連證道之寶都借出去了,神農和軒轅也就上了妖族的戰車。事已至此,神農、軒轅巴不得妖族大興。當即,兩位人族皇者點頭同意,更是讓伏羲、女媧喜不自禁。
    神農取出神農鼎,軒轅取出軒轅劍。二人在自己的寶物上摩挲一翻,抹去自己留在寶物中的真靈印記,將寶物交給女媧娘娘。而女媧娘娘接過神農鼎、軒轅劍,正色道:“地皇、人皇放心,他日無量量劫時,吾必親手將二寶還于二位!”
    神農、軒轅齊齊點頭稱是,軒轅又道:“兩位皇兄,吾等且去將崆峒印取來!”
    “好!”
    雖是人族圣母,但女媧娘娘也沒見過崆峒印。今日聽軒轅說要伏羲、神農一起去取崆峒印,女媧娘娘不禁有些好奇。
    跟著三皇來在火云宮外,女媧娘娘看到伏羲、神農、軒轅來在火云宮外的龍馬金車近前。
    這龍馬金車乃是九匹龍馬拉著的一架金車,此車本為三皇代步之用。可三皇自歸位之后,就從未出過火云宮,這龍馬金車這么多年來就一直立在火云宮外。往日女媧娘娘每次來時,也沒有多加留意。
    今日,天、地、人三皇以三才之勢將龍馬金車圍住。只見伏羲、神農、軒轅,這三位皇者身上的黃袍鼓蕩,白、赤、黃三道光芒分別從三皇頂上沖起。待在空中相聚,合成一道巨大的三色光柱落下,直落在龍馬金車之上。
    光柱臨身,九匹龍馬齊齊仰天嘶鳴,掙脫繩索騰空而起,化作九條神龍,復又下落。而那金車,被白、赤、黃三色光芒包裹,待九條神龍落下,光芒散去,一尊印璽浮在半空。九條神龍仰天長鳴,聲聲龍吟傳遍三十三天。
    九條神龍盤聚在印璽周圍,道道金光沖天,等金光散去,九條神龍消失不見。在看那四寸印璽之上,卻有九條小龍來回游動。
    伸手將崆峒印招在手中,伏羲來在女媧娘娘面前,將崆峒印遞了過去,“妹子,這就是吾人族至寶——崆峒印!”
    將崆峒印接在手中,身為人族圣母的女媧娘娘靈臺處頓時一陣明悟,一種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感覺涌上心頭。片刻之間,女媧娘娘回過神來。饒是混元圣人之尊,也不禁喜形于色,心中大呼:“有此寶,他日吾可立妖教,爭天地氣運!”
    ……
    就在女媧娘娘將伏羲琴、神農鼎、軒轅劍和崆峒印帶回錦繡天媧皇宮后,其他四位圣人頓有所感。
    西方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看著水面上升的八寶功德池,不禁面面相覷。作為盟友,妖族得了至寶,佛門也能借光。雖然好處不大,但日后妖族興盛,佛門可就占大便宜了。
    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喜色,阿彌陀佛贊嘆道:“女媧娘娘當真不凡,竟能借到人族至寶鎮壓氣運!”
    與阿彌陀佛不同,準提佛母面上卻是流露著幾分憂慮,“師兄,那地皇、人皇能夠借寶,定是女媧娘娘對其有所應許,恐怕這事日后難辦啊!”
    阿彌陀佛是不通算計,但卻不傻,聽準提佛母這么說,頓時想到了什么。能讓神農、軒轅借出證道之寶,那女媧娘娘答應了他們什么,就只有一種可能,阿彌陀佛又怎能想不到?
    當想清楚了這些的時候,阿彌陀佛搖頭苦笑,“女媧娘娘還真是……”
    阿彌陀佛說到一半就不在往下說了,準提佛母卻冷笑道:“女媧娘娘為女流之輩,但心高氣傲。當年被三清逼迫,后妖族勢微,她早就憋著一口氣。現如今……卻是毫無顧忌了……唉……若是有失,不光他妖族永無翻身之日,吾佛門亦有災禍!”
    今日還真是不同尋常的一天,人、闡、截、佛四教氣運兩次改變。方才截教氣運大興,其他三教氣運皆有減弱,只不過是被削弱的程度不同。這時,佛門氣運微有增長,人、闡、截玄門三教各損一絲氣運。可就是這一絲,太清、玉清兩位圣人都有感覺。
    元始天尊還是那么表情,皮笑肉不笑的坐在云床上,冷冷的觀看洪荒風云變幻。這一次闡教上下退出洪荒舞臺,雖損失了不少氣運,但元始天尊此時感覺到自己做的一點也沒錯。若是當年晚了一步,恐怕現在闡教已經被人滅了。
    而如今闡教勢力得以保全,下次量劫,或者下下次量劫,還可以重歸洪荒。陳九公可以白手起家重立截教,元始天尊不認為自己還不如一個小輩。所以,在這清微天中,元始天尊整日給門下弟子講解玉清大法,以增加門下弟子實力,為他日重歸洪荒做著準備。
    與元始天尊穩坐釣魚臺不同,八景宮中,一向無為的太清圣人須發皆張,“豎子!豎子,安敢如此!”
    當年立人教成道,老子獨享人教六成氣運,氣運不可謂**。可以說人族不滅,人教不衰。而巫妖破滅后,人族為洪荒永世主角,即使是無量量劫天地重歸混沌,人族也不會消亡。但有今日之事,老子知道,若是一個不好,自己的人教恐怕再無興盛之機。
    昔日攜截教首徒多寶道人西出函谷關化胡為佛,以八景至寶離地焰光旗與陳九公換取峨眉山,為得就是有朝一日人教有興盛之機。可今日,女媧娘娘此舉,就是將人教興盛之機斷了一半,老子焉能不怒?
    老子是無為,但是人教氣運關乎老子自身。而且謀劃多年,就被女媧娘娘撿了便宜不算。可以說女媧娘娘是搶了老子嘴邊的肥肉不算,反過來還回手把老子手里的碗給砸了。可以說,不光是撕破了臉,還狠狠的落了老子面皮。
    “女媧!汝想以此使妖族大興,那吾就先滅汝妖族!”此時玄都大法師率領人教上下在南瞻部洲朱洉國前與佛門、妖族相爭,大赤天中除老子外,再無一人。老子獨處八景宮中,心頭怒火焚燒,站起身來,走出八景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