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408 洪荒第一陣-----先天五行

卻說混沌之中,混沌道人、造化童子、山河老祖三大強者研究如何能收取那道蘊含至強毀滅之道的紫氣時,諸天圣人都感覺到天機有變。
    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
    當日佛門強者入輪回,冥河老祖損落,血海枯干,地藏成佛,佛門氣運大漲,八寶功德池池水上漲三寸五厘之多。
    可今日,八寶功德池中金蓮萎縮,岸邊婆娑樹樹葉紛紛落下,曼陀羅花枯萎,給人一種秋天蕭瑟之感。
    而菩提樹下,兩位圣人驚訝的望著八寶功德池,饒是智計無雙的準提道人,也不知道為何佛門氣運會突然被消弱。
    “師弟!”面色更加疾苦的阿彌陀佛伸手一扶,掉落地上的婆娑樹葉、曼陀羅花瓣紛紛化作金光消散。“天機有變,截教將興!”
    準提佛母面色凝重,聽阿彌陀佛之言,重重地點了點頭。
    見準提佛母沒有說話,阿彌陀佛張了張嘴,將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搖了搖頭,“神通不及天數,難道截教又要大興不成?”
    聽阿彌陀佛此言,準提佛母面色一滯,“師兄放心,我佛門將于賢者劫大興,亦是天數!任他截教、巫族此劫中如何興盛,賢者劫時,我佛門必為量劫主角!”
    準提佛母這么一說,阿彌陀佛面色稍緩,點了點頭,不再多言,閉目神游天外去了。
    阿彌陀佛沒有看見的是,在他閉目之后,準提佛母二目之中閃過一絲憂色。“截教大興?巫族為量劫主角,為何他截教大興?”這時,準提佛母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就感覺自己有些想法陷入了誤區。可演算天機,卻發現天機晦澀,根本無法推算。
    八景宮中,老子望著八卦爐中跳動的兜率神焰,思緒不知飄到什么地方去了。可老子關心的不是朱洉國前人教、佛門之爭,在意的是截教氣運的增長。
    清微天,玉清境中,元始天尊面露冷笑,口中喃喃道:“大師兄,這回可是失了算計!”
    三十三天,火云宮中,天皇伏羲與妖族圣人女媧娘娘相視而坐。
    此時的天皇伏羲二目緊閉,左手托著先天八卦圖,右手五指不斷的掐動,似乎在推算什么。
    而女媧娘娘饒有興致的看著伏羲施為,雖感覺到天機變化,但這位妖族圣人也不去推算。
    半響,伏羲睜開二目,但眉頭卻皺在了一起。
    “兄長!”
    聽女媧娘娘呼喚,伏羲搖了搖頭,“當日截教教主與東王公一戰,截教教主以身化道,直入混沌,本應七七四十九年之后才可重現洪荒。可今日截教氣運大漲,想來是截教教主在混沌中有變!”如今的截教,氣運系于陳九公一人。截教氣運有所增長,伏羲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陳九公。
    女媧娘娘秀眉輕蹙,粉面微變,“陳九公為證混元,以身化道,需歷經七七四十九年方可。會是誰逆天而行,助他成道?”說到此處,女媧娘娘自己把自己給說迷糊了,“通天教主被道祖帶走,就算人教與截教聯手,老子也不會助他,又會是誰呢?”
    搖了搖頭,伏羲眼中閃過一道厲芒,“妹子陳九公不出,截教就是一盤散沙。可奪其氣運,壯我妖族!”即使證得天皇果位,但在沒有別人的時候,伏羲還是將自己視為妖族。
    “唉……”與天皇不同,女媧娘娘輕嘆一聲,悵然道:“我妖族無有鎮壓氣運之寶,就算有氣運,也難以長久,終有散去之日。”
    女媧娘娘這么一說,伏羲也不說話了。因為他知道自己妹子說的在理,想當年的截教如何?不就是因為沒有鎮壓氣運靈寶,才在封神之戰中弄得教破人亡么。要不是因為沒有至寶鎮壓氣運,女媧娘娘會甘愿讓妖族依附于佛門么?
    不知過了多久,伏羲長嘆一聲,“可恨那昊天小兒與截教同流合污,無有周天星辰之力,吾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陣也難現世。罷了,罷了,吾為妖族,就當為妖族謀劃。”說到此處,伏羲起身,喊道:“風欒!”
    “陛下!”隨著伏羲一聲呼喚,一個金盔金甲的大漢出現在伏羲、女媧面前。
    “去火云宮前撞響金鐘!”
    “是!”
    在火云宮前,掛有一口金鐘。這金鐘平日不響,除非是三皇中的哪一位有要事與另外兩位商議時,才會撞響金鐘。金鐘一響,三皇會在火云宮正殿相聚。
    聽到陣陣鐘聲入耳,女媧娘娘起身,向伏羲一禮,“多謝兄長!”
    受了女媧一禮,伏羲笑道:“雖為人身,但伏羲永為妖族。若吾妖族能重立天地之間,伏羲不惜此身!”
    “兄長……”聽出伏羲言語之中有一股決然之意,女媧娘娘芳心一顫,急忙要開口勸阻。
    可這時伏羲大手一擺,“妹子,不用說了。想來兩位皇弟也快到,就隨為兄一同去吧。”說著,伏羲示意女媧跟著自己。
    看著不容自己多說的伏羲,女媧娘娘即是圣人之身,眼前也一陣恍惚。這時,女媧娘娘仿佛看見了當年妖族至強者之一的天妖大圣。巫妖決戰時,兄長殺入戰場。當時的巫族念其為自己兄長,不欲與他危難,可兄長他為護帝俊,硬生生拖住玄冥、祝融,最后身損劫中。
    過了這么多年,當年的天妖大圣,今天的人族天皇。身份上的巨大改變,卻沒有自家兄長的豪情。一時間,女媧不由得想起天地初開時,那個在危機四伏的洪荒中的兄長,也是這般的高大。
    伏羲、女媧來到火云宮正殿時,神農、軒轅已至。當兩位人族皇者看見女媧娘娘與伏羲一共前來時,忙起身向女媧娘娘行禮。
    人族三皇非無量量劫不滅,在地位上不在混元圣人之下。即使見到圣人也不用行禮,但女媧娘娘是人族之母,在人族中的地位更在人教教主之上。即使神農、軒轅見到老子不見禮,但卻不敢在女媧娘娘面前有任何不敬。
    今日女媧駕臨,神農、軒轅不敢與其并坐,請女媧娘娘上座。
    在伏羲點頭示意的情況下,女媧娘娘坐在火云宮最上方,天、地、人三皇在下方并肩落座。
    各自落座后,女媧娘娘沒有開口,一時間大殿中氣氛有些尷尬。
    見神農、軒轅也不問女媧為何而來,伏羲心底微微一嘆,在神農、軒轅驚訝的目光中站起身來,向二人屈膝拜倒。
    “兄長!”
    “皇兄!”
    伏羲此舉,讓大殿中的其他三人驚呆了,神農、軒轅連忙起身,閃身讓過。
    “皇兄這是作何?”看著屈膝拜倒的伏羲,神農有些慌亂的問道。且不說這數萬年在火云宮中作伴,當年在人間時,神農是聽著伏羲的事跡長大的。在伏羲在人族的最后幾年,更是將神農喚到自己身邊,日夜教導。在神農心中,伏羲是亦兄亦父的存在。
    “是啊,皇兄,這可折煞吾等!”軒轅黃帝來在伏羲身側,躬身去扶伏羲。
    可這時,伏羲正色道:“今日,吾有一事相求,萬望二位皇弟能夠應允!”
    “皇兄,有什么但說無妨,這是作甚!”見伏羲不肯起身,神農有些急了。
    “皇兄,你我兄弟勝似骨肉同胞,快快起身,有事吾與皇兄盡都應你!”軒轅一邊躬身去扶伏羲,口中一邊說道。
    “兩位皇弟,且聽為兄說完!”伏羲這是鐵了心了,不理會軒轅的扶持大聲道:“為兄出身妖族,今妖族有難,伏羲不能袖手旁觀。故而厚顏向二位皇弟求借靈寶,助我妖族立于洪荒,不至滅族!還請二位皇弟應允!”
    “這……”
    伏羲此言一出,神農、軒轅神色大變。
    借寶?這寶物可不是那么容易借的!神農、軒轅當年不過是普通人族,軒轅還好一些,通曉武藝,還隨廣成子學過些粗淺的道法。可神農,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普通人。而無論是神農,還是軒轅,二人各自都只有一件靈寶。那就是二人的成道之物——神農鼎、軒轅劍。同樣,這兩件寶物不光是兩位人族皇者的成道之物,還是人族圣器,也就是可以鎮壓氣運的功德至寶。
    二人沒有其他寶物,伏羲說借寶,借的也只能是這兩件寶物。可伏羲說的借寶,絕不是神農、軒轅將寶物借給妖族用上幾天。伏羲要替妖族借這兩件寶物鎮壓氣運,如此一來,神農、軒轅氣運就與人族相連。到那時,神農、軒轅就是名義上的人族皇者,實際上卻是分屬妖族。
    這么大的事兒,神農、軒轅如何敢隨便應下?要知道人皇非無量量劫不滅,可到了無量量劫天地重歸混沌之時,即使是神農、軒轅也要應劫。若是現在將寶物借出,那二人就是上了妖族的戰車。到了無量量劫,就要隨著妖族應劫。妖族若勝還好說,要是敗了,二人恐怕就要飛灰湮滅,身形俱滅。
    事關生死存亡,即使與伏羲關系再厚,神農、軒轅也不敢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