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407 混沌之中證道之機

都說朝聞道,夕死足矣。
    這造化童子、山河老祖、混沌道人,都是三界一等一的高手。任何一個在這個圣人不出的年代,下到洪荒都是橫著走的存在。就是這樣的三個人,能甘心隱匿在這不見天日的混沌中數萬年,可以說三人唯一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證得那混元道果。
    今日山河老祖這么一說,混沌道人心神顫動,而那造化童子硬生生止住腳步,回身望著那往混沌深處鉆去的紫氣,踟躕不定。
    眉頭一挑,混沌道人看著造化童子輕笑道:“造化小兒,多年苦修,今日莫非要坐視機緣消逝?”
    冷哼一聲,造化童子轉過身來,“二位,機緣雖好,但恐怕不好得啊!”方才被那道紫氣逼得手忙腳亂,險些吃了大虧,造化童子感那紫氣攻擊之犀利,此時心中還有些后怕。
    要知這三人之中,還要屬造化童子的防御手段最強,連他都制不住那道紫氣,山河老祖和混沌道人即使神通再大,恐怕也只有束手無策。
    心中暗道這造化童子膽小,山河老祖撫著白須道:“造化道友,這寶物威力之大,確非你我三人可以控制。但若是謀劃一翻,它必為你我所用!”
    “哦?還請老祖名言。”
    此時,不但是造化童子,就連混沌道人也來了興趣。
    感到二人注視的目光,山河老祖甚是受用,“兩位道友可知洪荒第一陣法?”
    “哼!”山河老祖此言一出,只聽混沌道人怒哼一聲,“誅仙劍陣之威誰人不知,哪個不曉?老祖又何必賣弄這世人皆知的事兒?”
    “老祖的意思是……”與混沌道人不同,造化童子好像明白了山河老祖言中之意,“吾之造化珠卻是可以化作誅仙劍陣,但那誅仙劍陣乃太古第一殺陣,蘊含先天殺氣,吾之造化珠所化,恐只有其十之六七之威,以此恐難困住那寶物一時。”
    山河老祖淡淡一笑,“上古之時,流傳至今。又因那陣從未現于洪荒,連兩位道友也忘了那與誅仙劍陣并稱洪荒第一陣的先天五行大陣了!”
    “先天五行大陣!”
    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聞山河老祖之言,先是一愣,而后接連想到了什么。
    只聽混沌道人嘆息道:“道祖分寶時,將那先天五方旗賜下時,曾言先天五方旗若聚,即可化先天五行大陣,與誅仙劍陣一攻一守,并稱洪荒第一。然那五方旗乃三界一等一的至寶,恐永無相聚之時,故而連吾等也忘了這絕世之陣!”
    這時,造化童子也已了然,其左手手腕上系著的二十四顆造化珠憑空脫落,穿過層層混沌,向那沒于混沌中的那道紫氣撲去。
    那道紫氣就好像有意識一般,感覺到危險,猛然一顫,四周混沌破碎,一道道紫芒激射,射向二十四顆造化珠。
    “合!”隨著在遠處的造化童子一聲呵斥,二十四顆造化珠分為五組。其中四組各有五顆造化珠,另一組則有四顆。五組造化珠上皆有玄光繚繞,玄光融在一起,化作五面寶旗,正是那先天五方旗。
    道道紫芒激射而來,五方旗齊齊招展,千萬紅蓮、金蓮、青蓮、白蓮、黑蓮從五方旗旗面上涌出,將道道紫芒消散在其中。
    “疾!”看到五方旗隱隱有合圍之勢,混沌道人袍袖一卷,混沌珠從其袖中飛出。混沌道人用手一指,混沌珠憑空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五方旗上方。
    混沌珠飛速旋轉,一條條混沌色氣流從混沌珠上倒流而下,沒入五方旗中。
    混沌氣流如體,五方旗齊齊一震,分射出赤、青、金、白、黑五種神光。道道神光交織在一起,一座大陣憑空現在混沌之中,將那道紫氣困在陣中。
    先天五行陣成,混沌珠在大陣上空旋轉,混沌氣流仿佛不要錢一般向陣中涌去。
    “老祖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此時的造化童子面紅如潮,似乎是極為痛苦一般,聽他大喝一聲,山河老祖飛身沖起,手中山河圖展開,山川河流在圖上轉動,霎時間東勝神州、南瞻部洲、西牛賀州、北俱蘆洲,地仙界四大部州在山河圖上顯現。
    祭起山河圖,山河老祖運轉玄功,催動全身功力,山河圖瘋狂長大,一時間千萬里山河現于混沌。
    可就在這時,一聲響聲在混沌中炸開,無數混沌氣流飛濺,風、水、地、火向四方咆哮。混沌珠滴溜溜一轉倒飛而回,緊隨著混沌珠的,還有二十四點流光飛到造化童子身前,化成一串手鏈模樣系在造化童子手腕之上。
    “噗嗤!”一口鮮血噴出,造化童子跌坐在混沌中,口中大呼:“老祖誤我!”
    混沌珠懸于頭頂,混沌道人雖不像造化童子那般,但也臉色蒼白,額頭上有那豆大的汗珠滾落臉頰。
    再看那混沌中,一條萬丈紫氣如蛟龍一般在混沌中橫沖直撞,不但絞碎混沌,還將山河老祖催動山河圖顯化的洪荒河山盡數化為灰燼。
    “嗯!”只覺得五臟六腑像移位了一樣,山河老祖身軀一顫,嘴角有金色的血液流出。
    雙手打出一道道法訣,山河圖飛回手中,山河老祖接住山河圖,飛身即走。
    山河老祖一退,就好像勁爆解除了一樣,紫氣迅速縮小,又變回三尺來長,慢悠悠的向混沌深處緩緩而行。
    看著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和混沌道人不禁有氣,混沌道人冷聲道:“老祖,看來這寶物你我是無緣了!”
    看了看混沌道人,又看了看面色難看的造化童子,山河老祖袍袖一翻,三點白光從袖中飛出。一點落入其口,另外兩點分別飛到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面前。
    “山河靈韻丹!好東西!”造化童子看見白光中那顆葡萄大小的丹藥,不禁眼前一亮,右手拇指、食指捻起丹藥納入口中。
    而混沌道人方才只是損了些元氣,用手一指,山河靈韻丹被吸入混沌珠中。
    將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都收了自己的山河靈韻丹,山河老祖這才開口,“兩位道友,真的任由此寶離去?”
    “這……”
    山河老祖這么一說,造化童子和混沌道人神色頓時一凝。
    見二人都不說話,山河老祖微微搖頭,“混沌道友自混沌而生,先天不凡,欲以大法力行那以力證道之舉,山河佩服至極!”
    突然被山河老祖稱贊,混沌道人先是一怔,而后臉上露出傲然之色。自開天辟地至今,敢選擇以力證道的,除了上古妖族的東皇太一之外,再也就是自己了。
    夸完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又將目光轉到造化童子身上,“道友神通廣大,造化大法玄妙至極,與當年摶圖造人的女媧娘娘不相上下,那青蓮、冥河之流根本無法與道友相提并論!”
    “那是自然!”被人夸贊,造化童子不但沒有謙虛幾句,反倒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血海冥河且不說,那青蓮空有造化青蓮在手,卻不識天數。空有神通,卻不知造化之道真正的機緣所在!”
    沒有理會造化童子的自賣自夸,山河老祖直接道:“二位道友與吾一般,自道祖紫霄宮停講后,就在這混沌之中修煉。千萬年來不沾因果,不入紅塵,今卻是功將圓滿,只差一步!”說到此處,山河老祖話鋒一轉,言辭犀利,“然這一步,恐你我窮萬萬元會之力,也難踏出!”
    山河老祖此言一出,混沌道人、造化童子頓時神色劇變。二人都是心高氣傲之輩,但也知山河老祖之言不假。洪荒有多少大神通者?就是先天生靈還有三千之多,后天生靈根腳不凡者亦有不少,可證混元者,不過有六。而就是這六人,還都是道祖當年欽點。除此六人之外,再無第七圣人!
    三人自信自己在混沌中修煉多年,神通、法力不亞于昔日的太古三強,可那祖龍、鳳母、麒麟王又如何?正所謂:不證混元,終為螻蟻!
    看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神色有變,山河老祖知道差不多了,要再深說恐怕會弄巧成拙。當即道:“不知兩位道友以為山河此言如何?”
    混沌道人冷冷一笑,“老祖果然厲害,一番話下來,吾險些道心受損。”
    山河老祖微微一笑,沒有理會混沌道人,將目光轉向造化童子,“道友以為如何?”
    輕嘆一聲,造化童子小臉上露出幾分掙扎之色,但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老祖,有話直說!”
    有造化童子這句話,再看那混沌道人雖沒有表態,但沒有絲毫抵觸的樣子,山河老祖道:“還是那句話,你我成道之機就在眼前,萬萬不可坐失良機!”
    “老祖!”山河老祖話音剛落,造化童子搖頭道:“非是吾造化膽怯,只因那寶不知是何物所化,威力之大,非吾能及。”
    “不錯!”待山河童子說完,混沌道人開口說道:“造化小兒的造化珠可化洪荒任何一寶,而且所化之寶皆有真品七層威力。他那造化珠先化混沌鐘,再化玲瓏塔,皆擋不得那物,你我若是強收,恐有性命之憂!”
    造化童子點了點頭,“若吾之造化之道衍化完整,造化珠所化,可有真品八成威力,而寶物功效亦可有十之五六。可現如今,以吾造化珠之力,決難困那寶物一時。”
    “造化道友何必妄自菲薄!”同在混沌中幾個元會,彼此之間極為了解,山河老祖知道知道如今造化童子的造化珠變化出來的寶物,只有真品的七成威力,而且靈寶的妙用絲毫發揮不出。就好像造化童子以造化之道御使造化珠化出作的混沌鐘,只是有混沌鐘真品混沌鐘防御力的七成,卻沒有混沌鐘鎮壓鴻蒙、立于頂上先就不敗的功效。同樣,造化珠所化的混元金斗可收人、收寶,但沒有真正的混元金斗削三花、閉五氣之能。
    這時,混沌道人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冷聲道:“山河,有話直說,莫要拐彎抹角的!”
    被混沌道人搶白,山河老祖也不惱怒,“吾有一計,可合你我三人之力,收得那物,助你我成道!”
    “說來聽聽!”剛才聽山河老祖的計策,造化童子吃了個大虧,現在山河老祖又說有方法,造化童子有些不敢太過信他。
    能夠感覺到造化童子的態度有些不善,山河老祖搖了搖頭,“道友且聽山河細細說來,當年吾游歷洪荒,途徑昆侖山,與盤古太清切磋丹道時,曾見上清。那時上清剛將道祖所賜誅仙劍陣祭煉完全,欣喜出關。吾等為其道賀,并在昆侖山論道。談及誅仙劍陣,上清曾言天下陣法,無不須有鎮壓大陣之物。方才道友以造化珠化五方旗,卻是忽略了最關鍵的陣圖,才未能盡得全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