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12 截教陣法甲天下青萍劍伏四方仙

梟,先天七禽之一。更為上古飛禽一族第一殺神,上古三族大戰時飛禽一族先鋒官。一身玄功主殺伐,陣場上曾誅龍族三大長老,生撕麒麟一族先鋒墨云麒麟,威鎮三族。
    雖不知這梟與盤庚老祖有何恩怨,但看梟此時以大法力凝聚而成的漫天血色云雨,就知這梟鳥心中憤怒已到達了頂峰。
    血色云困凝聚,血雨傾盆而降,光明山中成千上萬的截教弟子只覺得一股血醒味涌上心頭。一些修為不高的五、六代弟子只覺得惡心難耐,許多人難以抑制的干嘔起來,
    血云遮天,血雨傾盆,盤庚老祖眉頭微皺。如今截教中除了了那些元種上了封神榜的門人外,其他門徒多在先明山中,而其這些人都是陳九公弟子及其再傳弟子,若是讓人一窩端了,盤庚也不知等陳九公歸來,自己怎么和他交待。
    盤庚老祖袍袖一抖,單掌平平伸出,一股黑氣從其掌心噴出。黑氣出掌心時,只有食指粗細,但一入空中,氣如狼煙,沖天而起。
    黑氣沖撞梟鳥身外凝聚的層層血云,只聽得呲呲聲入耳,血云被黑氣貫穿。緊接著,盤庚五指虛抓,一股黑煙自盤庚老祖掌心冒起,黑煙散開,彌漫蕩漾。剎那間,整座光明山仿佛被籠罩在黑霧之中。
    黑霧直光明山底飄起,黑霧一起,血色云雨緩緩退去。片刻間,血光、血色云團、血色雨水盡被阻于光明山外。
    這時,見黑煙穿破血云嗎,那梟整個人化作一道血色華光沖起空中,落在血色云團當中。將身一抖。―只巨大的太古兇禽出現在血云當中。
    這太古兇禽體型并非如其他太古生靈那般原身一現即是遮天蔽日,落在血云當中,云團鼓蕩,梟之身盡被云團遮擋只有那一雙銅鈴般的眸子,迸射兩道寒光直破血云、血雨。如巨型光源一般在天地間來回掃蕩。
    “盤庚!”血云中發出一聲咆哮,聲如洪鐘,響澈四野。
    咆哮聲震動天地,陣陣聲浪擴散開來,盤庚老祖立于云端神色淡然,口中輕道:“小道耳。”
    盤庚老祖話音一落。一道藍光自其頭頂沖出,陣陣藍光璀璨,瞬間沖入血云之中。
    ……
    鴻蒙未判之時,盤古以大法力持開天斧破開混沌,清者為天,混者為地。
    天有三十三重。第九重天即是三界正統天庭所在。而在三十三天之上,盡是混沌。
    上古時,道祖立紫霄宮于混沌之中,著天下有緣者上紫霄宮聽道。
    道祖之聲一響,洪荒無數生靈各施手段前往紫霄宮。其中,有些人在穿過三十三層天的途中筋疲力盡,更有一些人在穿過三十三天后。卻被混沌所阻。
    洪荒大神通者自洪荒飛天而上,穿過三十三天后直達紫霄宮
    當日道祖言有緣者可達紫霄宮,那在三十三天中斷或是被被阻于混沌的,自然都是無緣之人。
    可當道祖合道之后,就將紫霄宮封閉,亦將三十三天上的混沌世界攪亂,除少數人之外,無人能在混沌之中分清方位。
    今日,在這滿是混沌的世界中,竟有那一抹紫色。
    這一抹紫色雖不大。卻是那么的顯眼。
    自道祖合道之后,這混沌中除了六圣道場之外,再無容人之處。
    可紫光過處,混沌分開。待紫光前行,破開前方混沌之時。方才那分開的混沌又恢復如初,沒有絲毫痕跡。
    在這無邊無際的混沌深處,一顆鵝卵大小,通體呈混沌之色,與周圍混沌世界融為一體。任你道行高深,或是天眼已開,也難看得分明。
    “咦……”一個略帶詫異的聲音在混沌中響起,那顆混沌色的珠子在混沌中轉動。隨著珠子轉動,無盡的混沌之氣涌入珠子內。霎時間,在珠子方圓一里之內,再無有一絲混沌之氣。而在方圓里外,那些翻騰的混沌之氣一涌入珠子四下一里以內,就會被迅速抽入珠子內部。
    這顆珠子看起來不大,但就仿佛是無底洞一般,吸納著無盡的混沌之氣。
    珠子在這些許無有混沌之氣的空間內旋轉,通體混沌色光芒大作。
    光芒過處,烏黑的長發、光亮略帶紋絡的額頭、濃黑的劍眉、閃爍精光的雙眸……一個身穿灰色道袍的道人頂替那個珠子和珠子發出的光芒出現在這片空間之內。
    雙目死死盯著那毫無一絲動靜,平靜如死水一般的混沌,道人眉頭微微一皺,但瞬間擰在一起。口中同時喃喃自語道:“這是什么?除了圣人外,竟然還有這般強者……”
    隨著道人話音剛落,其目光所至那處混沌突然破開,一道紫芒如利箭一般射出。那道紫光吞吐間破開混沌竄來,其勢似緩實急。說緩是因為其動向落于人眼中是那般清晰可見,說急是因為其速飛快,千萬里境地一閃而至。
    “這是什么?”道人望著那道紫芒,眼中閃過一絲驚駭。而那道紫光就像方才描述的一般,雖前進分寸皆落于道人眼中,但卻以超過那金鵬大鵬的速度飛快急射道人面前。
    “啊!”眼前這種情況,即使是混元圣人也難免為之震驚。這道人在混沌中修煉多年,更知這混沌千萬年不曾有此變動,突有異變更是驚恐。
    頂上灰蒙蒙一片,方才那消失的珠子憑空而現,道人雙手結印,珠子在頂上旋轉不停。而這珠子一轉,道人隨之不見。
    紫光吞吐之間,一股毀滅之氣勃發而出,劃破層層混沌之氣。
    道人立身混沌之間只覺得一股涼氣從頭到腳將自己籠罩,剎時間心間一突,心念轉動之間人已消失在混沌之中。
    道人憑空消失,紫氣穿破層層混沌,所過之處混沌破碎化作風水地火席卷開來。
    “開天辟地!”
    一個驚駭的聲音在混沌中炸開。剛剛消失的道人再次現身,望著那呼嘯而來的風水地火袍袖一卷,大袖飄飄風水地火好似被什么吸引一般向其袍被中涌去。
    “咦!”
    就在這時,又一個聲音響過,一個身穿皂白道袍的白發老者出現在那身穿混沌色道袍的道人身旁。二目盯著那過往之間攪動混沌的紫氣問道:“混沌,這是什么?”
    “不知。”
    混沌道人,也就是那灰袍道者雖聞言,但手上動作絲毫不慢,袍袖連動,那風水地火如潮水般涌入其袖口中。
    白發老者見其無甚言語。微微一笑,左手在混沌中一攪,只聽‘呲嘎’一聲,混沌中被撕開一道口子,一道白光留在老者左掌掌心之上。
    灰袍道人袍袖抽動,如鯨吞般吞噬著紫氣破開混沌而生的風水地火。感覺到白發老者異動。眉頭一皺冷哼一聲,“山河!這物是我先遇到的,合該為我所得。”
    白發老者聞言,也不惱怒,輕輕搖頭,淡笑道:“既然如此,道友自便就是。”言罷。白發老者掌心上白光一顫,白發老者在混沌中飛速退后,退至離混沌道人約有百丈之處。
    白發老者身形初定,一道玄光出現在其左側,玄光未散,卻已有聲音傳出。“老祖,混沌他這是遇到什么寶物?”
    “毀滅至寶!”山河老者眉頭緊鎖,望著那不斷破開混沌的紫氣,眼中閃過一絲狂熱。
    “毀滅至寶!”玄光散去,現身的竟然是一童子。只見這童子赤發青面。身高不滿三尺,脖頸上帶著一個金色項圈,左手手腕上帶著一串玄色珠子。
    聽山河老祖說到毀滅至寶,童子一雙清澈的大眼中閃過一絲厲芒。“成道之寶,豈容他混沌小兒染指!”這童子上看去年幼。卻稱呼他人為小兒,看上去無比滑稽。但山河老祖聽這小兒所言,心頭一震,左手上托著那團白光瞬間暴漲。
    見山河老祖被自己說動,那小兒粉嫩的小臉上閃過一絲譏諷的笑容,伸手摘下脖頸上的項圈,隨手一拋,項圈飛起在混沌中飛去旋轉,散發出道道金光。
    就在這二人要出手之時,只聽得混沌道人怪叫一聲,整個人憑空消失仿佛融入在四周混沌當中。
    混沌道人消失,那風水地火再無人收取,瞬間席卷。而在那道風水地火之中,一道紫氣沖出,劃破層層混沌,直向山河老祖和赤發童子而來。
    紫氣撲來,二人只覺得一股毀滅萬物的氣息將自己籠罩,霎時間全身冰冷,仿佛置身于冰窟當中。
    “來的好!”赤發童子面上青色越來越重,瞬息之間整張小臉鐵青一片。而那盤旋在童子頂上的金色項圈擊出,直奔那道紫氣迎去。
    有童子出手,山河老祖并未動手,但感覺到那無盡的毀滅氣息,再看看那消失的混沌道人,山河老祖掌上那團玄光飛起,浮在山河老祖胸前。
    金色項圈迎上紫氣,瞬間化作點點金光,隨著紫氣破開層層混沌,消融在風水地火之間。
    看到自己祭煉多年的隨身寶物被擊碎,童子先是一愣,瞬間怒火沖天。
    可童子的怒火還沒有持續很久,心中即被驚悚所充滿。原來那紫氣破了金色項圈后,下一刻就出現在童子身前。
    隨著紫氣一至,方圓千里之力混沌盡化作風水地火,將童子和山河老祖盡數籠罩。
    方才山河老祖并未出手,并將法寶祭起護身。此時風水地火席卷,毀滅之氣勃發,卻見那玄光沖起,將山河老祖和風水地火、毀滅之氣阻隔。
    比起山河老祖,那童子可是倒了血霉。那紫氣仿佛有意識一般,在風水地火之間一化二,二化四……化作千千萬萬,帶著毀滅萬物的氣息將童子籠罩。
    “啊!”這童子被千萬紫氣罩住,心中大駭,,驚叫一聲,卻見那山河老祖飛退,不禁心頭大恨。
    可是無論怎么恨,這時最重要的還是要保住性命。童子默聲念咒,其手腕上的那串珠子猛然散開,一顆顆憑空浮起。
    二十四顆棗核般大小的珠子飛起。盤繞在童子身邊,童子眼中兩點混沌色光芒暴漲,那二十四乳白色的顆珠子上爆發出混沌色的光芒。
    隨著混沌色光芒大作,混沌光華連成一片,一口大鐘顯現。立于童子頭頂。
    鐺……鐺……
    童子小手輕掐法訣,鐘聲陣陣。鐘聲一響,一道道漣漪從鐘身上散發開來。
    千萬紫氣撲來,擊于鐘身之上。
    碰碰紫氣撞擊之聲和鐘聲交錯,大鐘震顫之下,擋住一道道紫氣。
    轟!
    猛然間一聲巨響。大鐘轟然炸散,絲絲混沌之氣散開,只有二十四顆珠子浮在童子身旁。
    “好霸道的毀滅之物!”在童子身后十里之外,山河老祖和混沌道人并肩而立。二人眼中光芒閃爍,望著童子所在之處,目光似乎穿過了層層混沌。落在那道道紫氣之上。
    山河老祖聽混沌道人夸獎那紫氣之威,神色肅穆,沉聲道:“造化童子以造化之道衍化出來的混沌鐘雖無有那先天至寶的全部威力,但也有那開天法器八成防御,竟然擋不得那紫氣。卻是不知這紫氣為何物所化,竟有如此威力!”
    混沌道人聞言,嘴角不由得一抽。“不錯,造化珠所化混沌鐘雖無氣運加持,但被如此輕易破開,那紫氣中必然孕有大道!”
    且不說山河老祖和混沌道人在遠處如何談論,單說造化童子的防御被破,眼中混沌色光芒褪去,盡被玄黃色光芒掩蓋。
    而在造化童子周身之外的二十四顆造化珠上散發出屢屢玄黃之氣。玄黃之氣瞬間凝聚在一起,一座三十三層的玄黃寶塔立于造化童子頂上。
    紫氣襲來,這玄黃寶塔上垂下道道,將造化童子護在中間。
    玄黃之氣垂至造化童子腳下停住倒往上卷。條條玄黃之氣交織成網,將道道紫氣擋住。
    紫氣攻擊受阻于玄黃之氣,每一道紫氣上散發出幽幽紫色光芒。紫光連成一片,億萬紫色毫光席卷,玄黃之氣交織成的防御大網瞬間被億萬紫光絞碎。
    偌大洪荒。靈寶千萬。而防御靈寶,以那混沌鐘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為尊。今日這造化童子以無上造化之道御使造化珠衍化混沌鐘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雖然這兩件寶物只有正品的八成威力,但卻已經是造化童子的最強防御手段了。
    作為先天生靈,在漫長的生命中,造化童子第一次聞到了死亡的氣味。
    小手連抓四下,環繞在其身外的二十四顆造化珠飛至身前,一行六顆,共分四行。
    眼中閃過金光,造化童子小手一翻,二十四顆造化珠上金光閃爍,金光連起凝聚成一張金色圖卷,與那人教至寶太極圖一般無二。
    造化童子將太極圖抓在手中,奮力一抖,一道金橋出現在自己腳下。造化童子剛落在金橋下,整個人即被億萬紫光籠罩。
    此時,那億萬紫光離造化童子只有一寸之距,雖沒臨身,但散發出的毀滅之氣已經使造化童子渾身上下盡是鮮血。
    金橋一顫,連同造化童子一起消失在紫光之中,那紫光沒了目標,仿佛失去了方向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那千萬紫氣也在眨眼間凝聚成一,與混沌道人最初見到的一樣,穿破層層混沌繼續前行。
    “哈哈哈……”陣陣笑聲從混沌道人口中傳出,此時任誰都能聽得出來,這混沌道人明顯就是在嘲笑造化童子。
    若是平日,造化童子必定會與混沌道人做過一場。可今日,剛剛劫后余生的造化童子此時心中只有僥幸。
    微微搖頭,山河老祖正色道:“兩位道友方才都曾與此寶對抗,可是看出此寶為何物?”
    “這……”混沌道人聞言,止住笑聲,搖頭道:“此寶威力之大,不在先天至寶之下……”說到此處,混沌道人就止住話語,不再多言。畢竟,這偌大洪荒,靈寶億萬,卻只有三件先天至寶,即是那開天斧一分為三所化。而三件先天之中,卻是有一件至寶蘊含毀滅之道,就是那闡教鎮教之寶盤古幡。可是,以混沌道人的見識,能夠肯定剛才那道紫光絕不是盤古幡。
    這時,造化童子也穩定了周身氣息,身上那些翻開的傷口也愈合如初,剛才那些傷口流出的血液也都消失不見。
    “這廝卻是比那混沌小兒還要可惡!”看了一眼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不由得暗自想到。在造化童子看來,這山河老祖一向是趨兇避禍,小心謹慎得很。就像剛才,一感覺不對,山河老祖轉身就跑。
    想到此處,造化童子冷笑一聲,寒聲道:“此寶與吾無緣,造化先走一步!”
    “道友!留步!”
    造化童子剛剛轉身,卻聽身后山河老祖開口喚道。
    山河老祖這一聲卻不比當年的申公豹差上多少,造化童子止住腳步,回身道:“老祖還有何事?”
    干笑一聲,山河老祖正色道:“兩位道友,自盤古開天辟地至今,吾等一直在這混沌之中修煉,不理洪荒萬事,只求得證那混元道果。今日,機緣至矣,兩位道友難道要坐視此機緣離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