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410 紫氣異變

朱洉國前,兩儀之氣繚繞。在兩儀之氣中,一片天地獨立于洪荒之外,是為兩儀微塵陣。而在百里之外的兩界山下,同樣的一座兩儀微塵陣佇立。兩座兩儀微塵在這陰陽兩儀交匯之處,各占陰、陽之位,遙相呼應,陰陽兩儀之力循環不絕。
    自鴻蒙初判之后,洪荒之中就再無先天之物。自那時起,即使是天地所生所化,也盡屬后天。而在洪荒天地之間,陰陽五行之力是最不缺的。畢竟整個天地間,又有什么人,什么東西能夠脫出陰陽,不在五行中?
    正是因為陰陽五行無處不在,即使是準圣級別的大神通者到了陰陽兩儀交匯之處,在此地特殊的陰陽兩儀之力沒有被觸發時也不會有所感覺。除非是那些專修兩儀之道的修士,才會感覺到那種特殊的力量。
    當年虬首、靈牙、金光三大菩薩隨釋迦牟尼、孔雀如來攻入南瞻部洲。在過了兩界山后,靈牙菩薩就感覺到此地乃是陰陽交匯之處,就將此事告于虬首、金光兩位菩薩。所以,面對當時釋迦牟尼的詢問,三大菩薩拍著胸脯保證絕對能守住兩界山。
    后來無極老祖奉太清、玉清兩位圣人之命,前來兩界山斷佛門去路。誰想,這位魔道祖師竟然在不知深淺的情況下,在三大菩薩布下的太極兩儀四象陣中吃了大虧。
    雖說截教陣道甲洪荒,但大羅金仙和準圣是洪荒修士之間最大的一個分水嶺。大羅金仙,就算是十個。也未必能斗得過一位準圣。在境界的差距下,靈寶、道法、陣法都無法抹平二者之間巨大的鴻溝。
    可讓誰也沒想到的是。無極老祖在三個大羅金仙布下的大陣中險些丟了性命。荒唐的是,無極老祖連三大菩薩的面都沒見著,僅僅是大陣之力,就讓這位上古大能吃不消了。
    記得當時,無極老祖敗回昆侖山,元始天尊勃然大怒。但在無極老祖退出玉虛宮后,元始天尊深感不妙。那三大菩薩可是出身截教,他們會的。陳九公恐怕也會。
    今日看著陣法能如此輕松的挫敗準圣,日后陳九公若是以此陣對付闡教,哪還得了?要知道,闡教可不比佛門,只有廣成子、云中子兩位準圣。本就不是截教的對手,若截教再能仗此等大陣之威,哪還得了。
    想到此處。元始天尊默算天機,推演因果。最后得知,那兩界山前,有一陰陽兩儀交匯之處,在此地布下太極兩儀四象陣,大陣威力平添數倍。再加上截教陣法本就不若。太極、兩儀、四象三陣相生,故有無極老祖之敗。
    元始天尊算到的,老子自然也能算到。畢竟那無極老祖是他太清圣人派去的,而佛門攻打的也是他人教之地。而相比元始天尊,老子不光弄清楚了因果。還想到這陰陽兩儀交匯之處,也是他人教兩儀微塵陣顯威之處。
    再說兩儀微塵陣前。見孔雀如來帶著靈牙菩薩回到他小乘佛教陣中。孔雀如來用手一指,一陣金光從地底涌出,一朵金蓮自金光中而生。孔雀如來盤膝坐在金蓮上,雙目一閉,輕頌菩提大三愿經。
    而小乘佛教眾佛陀、菩薩、羅漢、金剛見孔雀如來如此,相繼盤膝于地,皆頌經文。一時間,金光漫天,梵音陣陣。
    孔雀如來帶著小乘佛教眾人這般,倒是讓藥師王佛、東來佛祖、白澤大至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和彩鳳仙子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孔雀如來明顯是記恨剛才與孔丘、鄒衍爭斗時,五佛的袖手旁觀。
    對于孔雀如來這般舉動,藥師王佛也只能搖頭苦笑。說實話,剛才藥師王佛在被東來佛祖拉住后,就沒了出手相助孔雀如來的心思。當然,這幾位佛祖也并不是想要將孔雀如來置于死地。畢竟他們這個層次的高手,都有自己壓箱底的手段,況且孔雀如來的五色神光威力無窮,在方才的危難之間絕不會有性命之憂,只不過養上幾年是肯定的。
    可就連藥師王佛沒想到的是,在自己五人都很有默契的選擇袖手旁觀之時,彩鳳仙子竟然出手了。這一下不但孔雀如來沒怎么樣,還讓這位在心底記恨上自己了。方才長眉與墨翟齊力布陣之時,五佛攻擊混元一氣太清符時,孔雀如來若出手,墨翟的兜率火海定擋不得五色神光。而那時,孔雀如來沒有出手,就代表著他的無聲報復。
    而現如今,孔雀如來明顯是也要來一次坐山觀虎斗。
    看著神游天外的孔雀如來嗎,再看看那五位佛祖,彩鳳仙子雖然不是丈二和尚,但也難免摸不著頭腦。
    當然,這也怪不得彩鳳仙子。若非是佛門高層,任誰看到這一幕,也難免被嚇到。誰能想象得到,同為佛門所屬的大小乘佛教教主、尊者,會內斗成這般模樣,除了沒大打出手之外,其他的可是什么都不顧了。
    看到這里,彩鳳仙子不由得搖了搖頭。老師命自己來南瞻部洲助佛門一臂之力,可現在這情況……想到此處,彩鳳仙子將目光轉向白澤大至勢佛,想要看看這位曾經的妖族第一智者會怎么做。
    感覺彩鳳仙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白澤大至勢佛心念急轉,輕搖手中羽扇,默不作聲。
    見眾人不語,藥師王佛念聲佛號,一震手中七寶妙樹杖,“諸位,隨吾入陣!”
    ……
    就在佛門、人教在西南二州交界處的兩界山、朱洉國之間斗陣之時,西北二州交界之處的光明山前,殺氣直沖云霄。
    一身青色長衫的盤庚老祖立在光明山山門前,目光從先天四禽身上一一掃過,最后望著梟鳥哈哈一笑,朗聲道:“當年一別,道兄安好?”
    與滿面笑容的盤庚老祖不同,梟鳥面青如鐵,狠咬牙關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來,“盤……庚……汝……”
    “哈哈哈……”
    讓梟鳥憤怒的是,還沒等自己一句話崩完,就被盤庚的大笑打斷。只見盤庚老祖袍袖一卷,雙手負立于背后,面帶微微笑意,“多年未見,道友怎還是這般?”
    面對風輕云淡的盤庚老祖,再看看身旁面色潮紅的梟鳥,鴻鵠、白鶴、青鸞都看出了這位老兄弟的異狀。青鸞上前一步,將梟鳥擋在身后,丹鳳眼望著盤庚老祖正色道:“盤庚道友,為何不認吾這紫霄宮故人?”
    聽青鸞之言,盤庚老祖面上笑容不減分毫,目光仍落在梟鳥身上,“雖同在紫霄宮道祖座前聽道,但吾與道友無有交情。反倒是……”說到此處,盤庚老祖話鋒一轉,頓了頓繼續道:“梟道友與吾相交多年,今日在此重逢,實是天數所定。”
    別看這盤庚老祖面掛笑容,但此時任誰都能看出他和梟鳥之間必有因果,還只能是惡果,而且定是梟鳥在盤庚老祖手中吃了大虧。
    同為先天生靈,是同輩之人。誰不知道當年的盤庚老祖是什么樣的人,這連自己胞兄都可加害,對別人那還用得著多說么。而當年的大鵬、青鸞、白鶴、鴻鵠、梟鳥五禽追隨鳳母,幾乎常年相聚在一起。看梟鳥和盤庚老祖這架勢,青鸞、鴻鵠相視一眼,腦海中想起一事。
    這時,一聲尖銳的長鳴聲震徹光明山四圍方圓萬里之境,血色云團在高空凝聚,遮天蔽日就仿佛天災降臨一般。而那本被青鸞讓在身后的梟鳥早已出現在血云之中,周身血光繚繞,彷如從深淵地獄中走出的魔神一般。(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