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409 混沌口出虛妄言彌羅宮中話九公

天地硯轟下,轟然砸在那鋪天而出的風水地火之上。
    天地硯帶著無邊威勢轟下,可落在風水地火上卻如砸在棉花上一般。
    就在此時,乾坤鼎猛然一震,鼎口中又有無盡風水地火涌出,似要將天地硯吞沒一般。
    天地硯陷在無盡的風水地火之中,仿佛在瞬間受了什么刺激一般,飛速旋轉起來。宛若山岳的天地硯在風水地火中一轉,風水地火向四周急退。
    不管孔雀如來認不認得乾坤鼎,此時天地硯被乾坤鼎所阻,孔雀如來長嘯一聲,周身之外五彩霞光沖天,在那遠處五色神光中漂浮的五大佛陀齊齊長嘯,五色神光散發出道道犀利的神光,劃破四周無盡無間。
    空間塌陷,巨大的天地硯為之一顫,仿佛失重一般,向周圍破碎的空間中下沉去。
    因有佛門諸佛在后觀戰,墨翟本也沒想能將孔雀如來如何,只是祭天地硯轟他一記。能成則好,不成也沒有什么損失。而此時,見乾坤鼎護住孔雀如來,墨翟手掐法訣,那天地硯在轉動之間飛速化作巴掌大小,飛脫風水地火,回到墨翟手中。
    與此同時,孔丘祭起儒道尺將孔雀如來的丈六金身急退,鄒衍趁機收回陰陽二氣。而后,二人飛身而退,退在墨翟身旁。
    收了五色神光與金身,孔雀如來長出一口濁氣,側目看著身旁的那團七彩霞光。
    只見七彩霞光之中,手托乾坤鼎的彩鳳仙子亭亭玉立,姣好的面容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看到一笑如仙花燦爛的彩鳳仙子,孔雀如來那顆錘煉萬年早已波瀾不谷的道心也難免一顫。此時孔雀如來只以為是與孔、鄒二人斗狠,氣血沸騰的緣故,當下運轉玄功,又穩定心神。
    雖然很少在洪荒走動,也不通人情世故,但彩鳳仙子絕對不傻。在孔雀如來臨危之時,彩鳳仙子看到藥師王佛的變化,也看到了那冷笑的計蒙、英招二佛,彩鳳仙子就明白了這幾人的齷齪。
    在那一刻,不知為何,彩鳳仙子心間沒有由來產生一絲憤怒。而這一絲怒火,瞬間燎原,使得彩鳳仙子含怒出手助孔雀如來一臂之力。
    此時見孔雀如來望著自己,其雙目中不似早先那般冰冷,彩鳳仙子芳心一顫,面頰不由得一紅。
    感覺到彩鳳仙子神態變幻,孔雀如來頓時有些尷尬。
    還好這時,一道道破空之聲從遠處傳來,緩解了孔雀如來的尷尬。
    孔雀如來裝作若無其事的向后望去,只見一片金光自西而來,小乘佛教眾佛陀、菩薩、金剛、羅漢齊至。
    見是自己眾同門趕來,孔雀如來回過身,方柔和片刻的眸子中閃現無盡殺機,掃視孔丘、鄒衍、墨翟,還有三人身后的那個道人,孔雀如來冷哼一聲。
    被孔雀如來的目光掃過,已有金仙修為的長眉道人在剎那間只覺得自己周身被一陣寒氣包圍,整個人仿佛置身無形無影的冰窟之中。
    機靈靈打了個寒顫,長眉道人想起大師兄玄都大法師的交代,不敢怠慢連忙從袖中取出混元一氣太清符,祭在空中。
    看到長眉道人所為,鄒衍雙肩一沉,陰陽二氣從背后飛出,將那浮在半空的混元一氣太清符包裹。
    長眉道人和墨翟所為落在藥師王佛、東來佛祖眼中,這兩位佛門教主頓時不淡定了。方才玄都大法師立下的兩儀微塵陣以先天至寶太極圖鎮壓,釋迦牟尼、大日如來連同五大上古佛入陣,至今尚未破陣。現在這長眉又以混元一氣太清符立陣,佛門想盡快殺入南瞻部洲的打算恐怕是要落空了。
    當日在峨眉山,祖巫相柳出世,一拳破開蜀山劍派鎮山大陣兩儀微塵陣。以現在佛門這幾位佛祖,藥師王佛和孔雀如來都不在那相柳之下,尚且還有東來佛祖、白澤大至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和彩鳳仙子在,這些人足以毀出來三四個相柳。
    但在峨眉山的兩儀微塵陣可是和現在的大有不同,就像那混元一氣太清符都是一樣的,以這同樣的太極符印為基布陣,蜀山劍派的兩儀微塵陣肯定沒有辦法和玄都大法師所布的兩儀微塵陣相比。
    可如今,有先天陰陽二氣鎮壓,因果之下,這一兩儀微塵比之不遠處玄都大法師以太極圖鎮壓的兩儀微塵陣可是一點也不差。
    所以,當看到鄒衍要將其陰陽二氣與那混元一氣太清符相合時,藥師王佛心中大呼不妙,甩手將七寶妙樹杖祭在空中。
    七寶妙樹杖化作一道七彩霞光直向那被陰陽二氣包裹的混元一氣太清符擊去,卻被一道紫氣阻擋。
    七彩霞光與紫氣相碰,爭斗間不帶一絲煙火。
    隨著藥師王佛出手,東來佛祖和白澤大至勢佛也明白過來。這一次佛門的入南州,一來是要趁著陳九公不在,以最快的速度殺到南海,解救龍族脫困。二來,就是要在南瞻部洲彰顯佛門實力,為日后傳道南瞻部洲做鋪墊。
    可要是被人教擋在這朱洉國前,拖上個一年半載的,那對佛門可是大大的不利。畢竟即使是西方二位圣人,也無法具體確定陳九公會在什么時候返回洪荒。萬一人教真的撐到陳九公歸來,佛門麻煩肯定小不了。
    當下,東來佛祖用力咳嗽一聲,一朵九品金蓮從其口中飛出。金蓮凌空一轉,放出億萬金光向前方飛去,去助七寶妙樹杖。而隨著東來佛祖出手,白澤大至勢佛招呼一聲,連同計蒙、英招二佛催動靈寶向混元一氣太清符擊去。
    白澤、計蒙、英招三佛手中靈寶皆出自媧皇宮,都是了不得的寶物。但當三佛各自催動靈寶后,卻見墨翟祭起天地硯,又從袖中取出八景宮燈托在掌中。受墨翟以法力催動,八景宮燈中兜率紫煙跳動,漫天靈火從燈中噴出。
    靈火奔騰之際,墨翟袍袖一翻,大手一翻,兜率芭蕉扇現于掌中。墨翟揮扇連扇三下,火勢瞬間變得兇猛無比,一條條火龍從層層火浪中飛出。
    紅繡球與天地硯在空中相碰,天芒神刀、九天息壤被條條火龍所阻。
    將佛門高手的攻擊擋下,那混元一氣太清符印黑白兩儀之氣。兩儀之氣向周圍擴散開來,所過之處,虛空皆是粉碎,狂暴的地風水火席卷而出。
    風水地火狂暴無比,卻有那鄒衍的陰陽二氣凌空化作陰陽魚。陰陽魚一出,,黑白二色的兩儀玄光四散,地風水火一遇到兩儀玄光紛紛平息,漸漸的一片天地出現。
    這第二座兩儀微塵陣一出,一聲轟鳴聲響徹天地,佛門眾人紛紛神色大變。
    “大事不好!”立在空中,左看兩界山下,右看朱洉國前,藥師王佛暗道麻煩了。
    “藥師王佛!”這時,白澤大至勢佛也看出一絲不對,一步跨出,百米之遙瞬息而至。來在藥師王佛身旁,白澤大至勢佛急道:“壞事矣!”
    聽白澤大至勢佛口中吐出的三個字,藥師王佛面色有些發青,而那東來佛祖神色更是難看。
    與這三佛不同,此時的孔雀如來面露冷笑。方才自己與孔丘、鄒衍相斗時,這幾人袖手旁觀,他們怎么想的孔雀如來哪能不知。現在遇到這等麻煩事,三佛心中不爽,孔雀如來卻是大快。
    看著天地間陰陽之力,陰之力向左面兩界山下那座兩儀微塵陣聚攏。而陽之力向朱洉國前,也就是眾人面前不遠處這座兩儀微塵陣涌來,彩鳳仙子美目中露出一絲異色,向一旁的孔雀如來問道:“佛祖,這是……何故?”
    孔雀如來面露冷笑,“此地乃西、南二州交界之處,卻是陰陽交匯之處。人教兩儀微塵陣又是借陰陽兩儀之力而成,在此地布之,神效非常!”說到此處,孔雀如來也是眉頭一皺,感到有些棘手,“這二陣又有至寶鎮壓,實難破之!”
    彩鳳仙子聽著孔雀如來之言,目光在兩座兩儀微塵陣間徘徊,不住的點頭。此地的確陰陽交匯之所在,而人教在此地布下兩座兩儀微塵大陣,佛門若是不費些手段,想破陣恐怕是不可能的。
    “師兄!”
    “嗯?”聽到身后一個熟悉的聲音,孔雀如來將目光從兩儀微塵陣上收回,側身看了眼緩步走來的靈牙菩薩點了點頭。
    來在孔雀如來身旁,靈牙菩薩以目示前面不遠處的大陣道:“師兄,可否要入陣一觀?”作為截教兩儀陣的傳承者,靈牙仙最知兩儀變化。而且當年與師兄虬首菩薩和師弟金光菩薩在兩界山下布太極兩儀四象陣時,也正是看中此地為陰陽兩儀交匯之地,否則當年的三陣也不會以兩儀陣為主。現在,這人教布下兩座大陣,不但暗合陰陽兩儀變化,又有至寶鎮壓,比起當年三大菩薩的太極兩儀四象陣肯定要強得不知多少倍。在此惡陣面前,靈牙菩薩提出了入陣觀陣的想法。
    可孔雀如來聽靈牙這一番話,微微搖頭朗聲說道,“有藥師王佛與東來佛祖在,區區此陣,焉能阻吾佛門去路。”
    在場的這些人,可都是修煉有成之輩。孔雀如來說話又不瞞人,眾佛陀、菩薩、金剛、羅漢聞言,紛紛將目光放在藥師王佛、東來佛祖身上。這些小乘佛教中人都知道孔雀如來這話是什么,當即靈牙菩薩也不在多說,只是面帶冷笑的隨著孔雀如來回到己方陣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