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08 先天五行困紫氣無名道人現寶幡

無論大日如來在心底存有什么算計,但此時釋迦牟尼被玄都大法師壓制,大日如來不得不出手相助。
    日精輪被大日如來祭起,一道紅光劃出。在被大日如來以玄功催使后,日精輪化作一道熊熊烈焰凝聚的火焰型巨刃向玄都大法師斬去。
    烈焰噴騰,火蛇四竄,似欲將玄都大法師斬成兩截。
    扁拐連出,逼退釋迦牟尼。玄都大法師右手持拐連連出招,左手伸出食指一點,陰陽二氣匯聚,陰陽魚凝聚,任他烈焰洶涌,卻消散在兩儀之氣中。
    陰陽魚旋轉,陣中兩儀之氣被吸入陰陽魚中。與此同時,陰陽魚在旋轉間,又有兩儀之氣涌出。一入一出之間,一個微妙的平衡就此建立。
    陣中原本平靜的兩儀之氣突起,日精輪發出的烈焰盡散于兩儀之氣之間,只有那三尺日精輪浮在空中。
    玄都大法師舉手間破了日精輪,朗聲一笑,袍袖一卷,陰陽魚翻起向日精輪卷去。
    見玄都大法師要收自己日精輪,大日如來大驚,腦后那一輪紅日閃動,紅色日光沖天而起,在紅光中一株古樹沖出。
    大神通者移山倒海都是等閑,千丈扶桑古樹現于大日如來頂上高中之中,但在大日如來心念轉動之間,扶桑樹瞬間出現在日精輪上空。
    這丙火靈根與日精輪同源,扶桑樹上火光繚繞,真火自扶桑樹枝條上垂下。那火光散去光芒黯淡的日精輪猛然一顫,輪上隱隱火光流轉。與扶桑樹發出的火光相合。
    靈寶、靈根發出的火光連成一片,在兩儀微塵陣中甚是耀眼。
    與陣中兩儀之氣保持循環的陰陽魚已至,兩儀之氣一卷,扶桑樹與日精輪一起發出的火光盡皆消散。
    陰陽魚所過之處,看上去無有一絲法力波動,但在眾大神通者眼中出現了玄之又玄的景象。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玄妙無窮。無盡生幻。
    在太極、兩儀、四象、八卦這天地至理幻化之間,扶桑樹和日精輪發出的火光、火焰盡被化作兩儀之氣融入大陣之中。
    “好霸道的大道法則!”釋迦牟尼心底一驚,想想剛才自己惡尸五大明王的全力一擊也不過是堪堪破了玄都大法師以大道法則借兩儀之氣凝聚而成的陰陽魚,不緊暗嘆玄都大法師在對大道法則的修煉上,已經后來居上以勝過自己一籌。
    不過此時釋迦牟尼也想不了那么多,頂上兩顆舍利子在一片金光中上下翻騰,身后青、赤、金三道巨大的光柱不斷變幻著位置。寂滅佛光托著舍利子緩緩落下。青、赤雙色光芒融入金光之中。原本那鵝卵大小,通體金色的舍利子變成三色舍利。
    釋迦牟尼雙手合十,結萬佛朝宗佛印。雙手一翻,兩顆舍利飛出,,直奔玄都大法師擊去。
    在釋迦牟尼出手之時。大日如來化作一道虹光來在玄都大法師身前,大手一翻揮屠巫劍向玄都大法師斬去。
    對于佛門兩大教主圍攻,玄都大法師微微一笑,用手一指,那剛破了大日雙寶的陰陽魚倒飛而回。來在玄都大法師身前,將釋迦牟尼和大日如來的攻擊一起擋下。
    兩儀微塵陣所化天地之間。充裕著無盡的兩儀之氣。但玄都大法師以太極之道凝聚的陰陽魚在何處,陣中的兩儀之氣就向何處涌去。
    兩儀之氣匯聚,在大陣的威力下,兩儀之氣在無形的力量下使釋迦牟尼、大日如來陷入無盡的兩儀之氣中。
    釋迦牟尼與大日如來被玄都大法師壓制,五大上古佛都感覺不妙,懼留孫佛與尸棄佛相視一眼,二佛齊齊出手。
    懼留孫佛頂上現出半畝慶云,三朵斗大白蓮浮在慶云之上。白蓮花開八瓣,各掛一盞金燈,燈中金色寂滅之火跳躍不止。
    尸棄佛周身發出萬丈金光沖天而起,金光中一尊金身浮現。金身八首六臂,持各般法器。
    懼留孫佛默聲念咒,慶云上二十四盞金燈噴出滾滾寂滅之火,向陰陽魚席卷而去。
    尸棄佛高唱佛號,金光繚繞的尸棄金身沖起,持各般法器支取玄都大法師。
    從釋迦牟尼獨斗玄都大法師,到佛門兩大教主齊戰玄都,再到如今四佛圍攻。
    那隨玄都大法師在陣中的星辰真君大喝一聲,袍袖連揮,破空聲滾滾,一顆顆巨大的星辰向佛門諸佛撞來。
    星辰真君一出手,澐仧道人、燚恴真人、黿獽尊者沖起迎上三大古佛。
    有懼留孫佛和尸棄佛相助,釋迦牟尼、大日如來頓覺得壓力一輕,雙雙施展神通與玄都大法師相抗。
    被四佛圍攻,絲毫不見玄都大法師慌亂,催動騰空、紫府雙劍。只見那騰空劍化作一條黃色巨龍,玄都紫府劍化作一條紫色蛟龍。黃龍直撲釋迦牟尼,紫色蛟龍呼嘯著向大日如來撞去。同時,玄都大法師一甩手中扁拐,陰陽二氣如潮水般聚集成陰陽魚向懼留孫佛、尸棄佛呼嘯而去。
    滾滾兩儀之氣充斥整個大陣,玄都大法師猛然一抖手中扁拐,一陣赤光沒入兩儀之氣中,卻有那一個個巨大的陰陽魚于兩儀之氣中凝聚向佛門諸佛而去。
    釋迦牟尼雙手連翻,一只只巨大的金色佛掌向四方沖擊,迎上陰陽二氣凝聚的陰陽魚。大日如來長嘯一聲,腦后一輪紅日浮起,萬丈紅光沖天,紅光之中扶桑樹枝條搖曳,一只三足金烏出現在扶桑樹頂端仰天長鳴,熊熊太陽真火自扶桑樹上席卷而出。
    太陽真火一出,懼留孫佛、尸棄佛飛身暴退,退至釋迦牟尼身后。在釋迦牟尼施展神通抗擊陰陽魚時。二佛周身金光大作。
    懼留孫佛、尸棄佛,兩位佛門準圣全力催動寂滅佛法。二佛就如同兩個太陽懸掛高空。發光照耀天地。金光所過之處,兩儀之氣如落潮般退去。
    二佛以無上法力壓制兩儀微塵大陣的兩儀之氣,陣中兩儀之氣凝聚的一個個陰陽魚當空旋轉,鎮壓陣中兩儀之氣。
    就在此時,大日如來袍袖揮動,日精輪從大日如來袖中飛出,祭起空中。
    隨著日精輪當空飛轉,扶桑樹發出的太陽真火仿佛被一股無形巨力托著。來在那與兩儀之氣相抗的寂滅佛光上。寂滅佛光遇太陽真火,仿佛火上澆油一般,瞬間大盛將兩儀之氣壓制的節節敗退。
    星辰真君、澐仧道人、燚恴真人和黿獽齊戰三大上古佛。若論神通,四人遠非三大圣人門人之敵。但玄都大法師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予了四人,四人仗這后天第一功德至寶之威,與三大古佛相斗,先就立于不敗之敵。
    而此時。兩儀之氣被大日如來聯手懼留孫佛、尸棄佛壓制。玄都大法師單手持扁拐與釋迦牟尼相斗,另一只手臂揮動,一道金光現于陣中,正是那先天至寶太極圖。
    玄都大法師用手一指,太極圖展開,一道金橋憑空而現。橫跨整個兩儀微塵陣。
    玄都大法師跨步立于金橋之上,右手揮動扁拐連擊釋迦牟尼皮面,左臂輕輕揮動,陣中黑白色的陰陽二氣攪在一起,一個個巨大的陰陽魚在陣中凝聚。從四面八方將諸佛卷來。
    釋迦牟尼身上金光一閃,五大明王出現在釋迦牟尼身旁。五大明王踏空而起。浮在半空中,結成陣勢,一道道黑氣從五大明王頂上沖起。一道道殺氣匯聚,一座殺陣立于釋迦牟尼上空。
    殺陣運轉,黑氣滾滾。陰陽魚被卷入黑氣之中,瞬間被絞得粉碎,化作絲絲兩儀之氣消散陣中。
    釋迦牟尼后背上清仙氣、太清仙氣和寂滅佛光如柱沖起,在他頂上懸浮的兩顆三色舍利飛落殺陣之中,大陣變換,殺機四起,殺伐之氣滾滾而出。
    見釋迦牟尼施展玄功破自己陰陽魚,玄都大法師展開太極圖,金光一閃,陰陽魚旋轉,陰陽二氣散開,不斷衍化著。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一時間,兩儀微塵陣中,萬象變遷,玄妙無窮。
    大陣運轉,太極、兩儀、四象之力充斥著整個空間。
    釋迦牟尼、大日如來、懼留孫佛、尸棄佛聚在一起,一起催動玄功,金色的寂滅佛光連成一片,與大陣之力相抗。
    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難分上下。
    ……
    兩儀微塵中打得熱鬧,大陣之外,孔雀如來早已忍耐不住。
    玄都大法師布下兩儀微塵陣后,孔丘、鄒衍飛過兩儀微塵陣,向朱洉國飛退而去。
    不能隨釋迦牟尼入陣,孔雀如來將目標放在了孔、鄒二人身上。周身五彩霞光閃動,孔雀如來飛身而起,直奔孔丘、鄒衍直追而去。
    感覺身后一陣破空聲傳來,孔丘、鄒衍心中有數。孔夫子一身紫袍鼓動,頂上一團紫云凝聚,一道紫光從紫云中飛出。
    窮追之下,見一道紫光襲來,孔雀如來雙肩一動,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自孔雀如來背后沖起。只見五色霞光轉動,向那道紫光刷去。
    五色神光連刷在紫光之上,紫光瞬間一暗,被五色神光連刷刷散開來。紫光散去后,一把三尺長的尺子現于五色神光之下。
    儒家應天地氣運所出至寶——儒道尺。
    儒道尺散發的紫光被五色神光刷散,漂浮空中。五色神光在破了紫光之后,趁勝追擊直向儒道尺刷去。
    五色神光齊頭并進之間,猛然白光大盛。金光從赤、青、黃、黑中脫穎而出直撲儒道尺。
    白光刷在儒道尺上,儒道尺微微一顫,卻未被白光刷走。微微一顫,儒道尺上紫光流轉,直沖而起。
    白光一刷,沒刷到儒道尺本體,刷在儒道尺猛然爆發的紫光之上。
    這一次儒道尺上發出的紫光并沒有像上一次那般,被五色神光一掃而散。白光一刷。紫光不但不散,反倒大盛將白光彈開。
    白光一震。飛退而回。白光一退,赤光直沖,向前一刷。赤光刷下,紫光又起,赤光又被彈開。
    五行循環,白、赤二色神光被儒道尺彈開之后,青、黃、黑三道神光相繼向儒道尺刷去。
    儒道尺,應運而生的儒道至寶。不入五行之中。被五色神光連刷,儒道尺不但未曾被五色神光刷走,反倒紫光耀天,將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壓下。
    孔雀如來桀驁無比,洪荒圣人之下能入其眼者聊聊無幾。初見時,雖看出這孔丘有斬去二尸的修為,但也不被他放在眼中。
    而在看到自己五色神光未能將那儒道尺收了。孔雀如來冷哼一聲,雙目之中一絲寒光爆射。
    五色神光與孔雀如來同生同存,孔雀如來心中殺機大作,那五色神光仿佛在同一時間知孔雀如來心意,神光大作,齊齊向儒道尺刷去。
    三尺來長的紫色尺子浮在空中。但在尺子外卻又千丈紫氣蒸騰,千丈紫光繚繞。
    五色神光齊齊刷至,神光閃爍,一起絞刷。
    隨玄都大法師來此阻擋佛門進兵,孔丘早已從玄都大法師處得知佛門眾準圣的手段。而作為小乘佛教三大教主之一。孔雀如來的看家神通早被孔丘得知。
    知孔雀如來五色神光之威能,孔丘不敢怠慢。運轉法力催動儒道尺。
    五色神光乃先天五行所化,凡屬五行之物,無物不刷。但除了刷寶刷人之外,五色神光重如太古山岳,絞刷之下,紫氣、紫光連連顫抖。
    這時,孔雀如來飛身已至。雖見自己五色神光略占上風,但以孔雀如來的桀驁,對敵之時就當摧枯拉朽。當即,磅礴的法力自孔雀如來周身席卷而出,向四下狂沖暴卷而去。
    見孔雀如來發狂,佛門其他諸佛從后趕來,鄒衍冷哼一聲,一道黑氣和一道白氣自其身后沖起。
    黑屬陰,白屬陽。黑白兩儀,陰陽分明。
    兩儀之氣一出,直貫天際,浩浩蕩蕩彌漫天地之間。
    眨眼間,一個巨大的陰陽魚在孔雀如來前方凝聚而出。將這位撲向孔丘的佛門大能擋住。
    孔雀如來被阻,雙掌一翻,陣陣佛光閃爍,孔雀如來五行佛印印在陰陽魚上。
    佛印一出,陰陽魚散發的兩儀之氣潰散,但旋轉著的陰陽魚卻紋絲不動。
    一擊未果,孔雀如來眼中寒光爆射,心頭一動五色神光棄了儒道尺倒卷而回,齊向陰陽魚刷下。
    五色神光VS陰陽二氣!
    先天五行VS先天陰陽!
    這二者相爭,可以說是洪荒版的矛盾之爭,最強的攻擊對最強的防御,一時間難分上下。
    在自己五色神光與鄒衍的陰陽二氣相碰的一剎那,天機運轉之下,孔雀如來頓時明了因果。腦后突現一輪佛光,佛光中一點金光飛出。這一點金光飛出,迎風便長,當飛到陰陽二氣上時,金光已化作丈六金身揮舞著十六件法器向陰陽魚砸去。
    道上不如孔雀如來,轉世重修后法力也多有不及。鄒衍知自己陰陽二氣雖在先天上不比五色神光差,但因自己和孔雀如來的差距,陰陽二氣絕難抗五色神光太久。現在孔雀如來又放出金身,鄒衍腳下一團紫云,托著他直向丈六金身迎去。
    可鄒衍還未撲到金身前,就被孔雀如來截下。
    孔雀如來那修長白皙的佛掌向鄒衍抓去,鄒衍用手一指,一道兩儀神雷凝聚,向孔雀如來劈去。
    神雷天降,孔雀如來絲毫不懼,右手一揮五指成爪,將落下的兩儀神雷抓在手中。
    神雷落在孔雀如來掌中的一瞬間,仿佛泥牛入海無有一絲聲響。可緊接著,半邊黑光半邊白光將孔雀如來右掌包裹。
    手臂一揮,自手肘處五彩霞光瞬間直至手掌,將黑白二色光芒壓制,將那顆兩儀神雷消散在掌中。
    隨后,孔雀如來袍袖一卷,渾厚的法力鼓蕩,空中五行之力凝聚。辛金之雷、乙木之雷、葵水之雷、丁火之雷、己土之雷,五行神雷從天而降,似要將鄒衍淹沒道道神雷之中。
    神雷之聲滾滾。卻有鄒衍爽朗的笑聲自漫天雷聲中傳出,一時間大笑聲竟將雷神掩蓋。
    轟……轟……轟……
    神雷轟擊之聲不止。赤、青、黃、白、黑五色雷光交錯閃耀。
    在道道從天而降的神雷中,一道人影閃出,只見鄒衍飄然而出,身上的陰陽道袍之上玄光陣陣。無論神雷之威如何剛猛,落在玄光之上,即刻消散。
    鄒衍雙手持劍,一黑一白,沖出神雷籠罩之處。向孔雀如來殺來。
    五行神雷未能建功,孔雀如來心神無有一絲波動,見鄒衍揮舞雙劍殺來,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催動五色神光與金身合力攻擊陰陽二氣凝聚成的陰陽魚,同時也不亮任何兵器,飛身迎上揮動雙掌與鄒衍相斗。
    封神大劫之時。孔雀如來入成湯為官,任三山官總兵,鎮守一方。論及近身廝殺,即使無有兵刃在手,也非鄒衍可敵。
    連出七八掌將鄒衍打得連連退卻,孔雀如來欺身而上。雙手結印向鄒衍轟去。
    而在此刻,一道紫氣如龍,劃破空間,帶著無邊殺機向孔雀如來擊來。
    孔雀如來感受到紫氣中蘊含的殺機,心下冷哼但卻不敢怠慢。雙掌一翻,齊向紫氣抓去。
    這時。藥師王佛、東來佛祖、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連同彩鳳仙子已至。見孔雀如來佛獨斗孔丘、鄒衍,五佛沒有絲毫出手相助的意思,反倒饒有興致的浮在半空觀望。
    與五佛不同,彩鳳仙子目光落在那高傲如蒼松,沉穩如山岳的身影上,芳心沒有由來的一陣亂跳。
    或許比不得四教首徒,但彩鳳仙子的資質絕對不差。修煉數個元會,心性也不弱。但不知為何,就連彩鳳仙子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現在這種感覺。
    見孔丘、鄒衍齊力攻擊孔雀如來,彩鳳仙子就有了相助之心。素手在虛空中一抓,乾坤鼎落在掌心之上。
    “仙子且慢!”感覺到從彩鳳仙子身外有隱隱法力波動,東來佛門先是一愣,然后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出言相阻。
    “嗯?”彩鳳仙子一怔,輕聲問道:“不知東來佛祖有何見教?”
    東來佛祖看了身旁的藥師王佛一眼,輕咳兩聲,對彩鳳仙子道:“仙子安心,孔雀如來神通廣大,那二人必不是其敵手。”
    聽東來佛祖此言,彩鳳仙子有些摸不著頭腦,看那孔雀如來的確是神通廣大。但與之為敵的孔丘、鄒衍也不是等閑之輩,二人都有功德在身,儒道尺與陰陽二氣又不被五色神光所克,相爭之下孔雀如來雖不至于吃虧,但想取勝也是不易,弄不好還有可能被人落了面皮。
    就在彩鳳仙子猶豫之際,計蒙無量功德佛冷笑一聲,開口道:“東來佛祖所言即是,仙子只管看孔雀如來施展神威,大敗那人教之輩!”
    東來佛祖的話,彩鳳仙子不信,但計蒙無量功德佛原是妖族大圣,對于他說的話,彩鳳仙子實難有所懷疑。
    看著將乾坤鼎收起的彩鳳仙子,藥師王佛心底暗暗苦笑,白澤大至勢佛微微搖頭,東來、計蒙、英招三佛面露冷笑。
    孔雀如來連出數掌,將那道紫氣封在身外,可隨著孔丘連連催動,紫氣越來越長,隱隱有將孔雀如來圍住之勢。又有孔丘、鄒衍持劍猛攻,夾擊孔雀如來。
    一時間未能拿下孔丘、鄒衍,反倒被這二人壓制,孔雀如來心中發狠,雙掌一翻向前一推,一陣陣金光連成一片向前沖撞而去,將孔丘、鄒衍擋住。
    與此同時,五色神光大盛,在神光中五尊佛陀浮現,各結佛印。
    隨著五佛現身,五色神光齊齊一震,齊向陰陽二氣凝聚的陰陽魚刷去。
    有孔雀如來五大分身合力,五色神光神威大增,絞刷之下陰陽魚上沖起的陰陽玄光漸漸散去。
    鄒衍為重修之前為先天大神通者陰陽老祖,應先天陰陽二氣而生。而先天陰陽與先天五行,一主防一主攻,本該是一時矛盾,但鄒衍道行、法力都遠遜于孔雀如來,陰陽二氣在與五色神光硬拼時難免落于下風。
    就在孔雀如來逞威之時,只見一個身穿黑色道袍,頭上無冠,腳踏麻鞋,手托一方硯臺的長須道人自南駕云而來。
    “兩位道友,且看墨翟出手,助汝等降服孔雀如來!”
    洪亮的聲音滾滾傳來,隨著最后一個“來”字傳入眾人耳中后,只見天色一暗,霎時間天仿佛塌了下來。
    頂級先天靈寶天地硯!
    每一件頂級先天靈寶都是應運而生,這天地硯也不例外。作為開天辟地第一方硯臺,雖不知此寶有何因果,但論祭起砸人,絕不在翻天印之下。
    抬頭望去,只見一方硯臺如天外飛山一般轟然砸下,饒是孔雀如來也暗呼不妙。若是二人單打獨斗,墨翟敢祭天地硯,孔雀如來就敢收。可現在五色神光被陰陽二氣牽制,根本無法顧及天地硯。而這頂級先天靈寶一擊,在平時以孔雀如來的神通,要擋上一記也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有些吃勁罷了。
    可現如今,尚有孔丘、鄒衍在側,孔丘的儒家至寶儒道尺威力亦不弱于任何攻擊型的頂級先天靈寶,再有這天地硯,即使再桀驁不遜,孔雀如來也不認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無論是萬仙來朝,橫行洪荒。還是誅仙、萬仙抗四圣,截教弟子都不會少拼命的勇氣。在面對孔丘、鄒衍與墨翟的頂級先天靈寶天地硯時,孔雀如來將身一一晃,一口濁氣從口中噴出,而后張口深吸,天地間五行之力齊涌過來。
    在場的都是洪荒圣人之下最頂尖的強者,哪能看不出孔雀如來不占優勢,甚至處于下風。藥師王佛心下微嘆,手中七寶妙樹杖上寶光閃爍,各種異寶爆發出陣陣寶光。
    作為同門師兄弟,在藥師王佛身旁的東來佛祖見大師兄要出手相助孔雀如來,輕咳兩聲伸手輕拉藥師王佛衣袖。
    感覺到衣袖微動,藥師王佛眉頭一皺,手中七寶妙樹杖上繚繞的寶光散去。
    化作山岳一般的天地硯轟下,天塌之威將孔雀如來籠罩。就在孔雀如來身上有那狂暴無比的法力席卷而出時,一道寶光閃過,通體澄黃的三足巨鼎出現在孔雀如來頂上。
    早在乾坤鼎飛來之時,孔雀如來就感覺到一股磅礴的法力從后方傳來。不用問,這一定是己方那幾個看熱鬧的人出手了。若是讓孔雀如來在危難時開口相求那是不可能,但有人相助,孔雀如來不會傻到不接受。
    所以,不管出手的是誰,孔雀如來都任那寶物來在自己上空。
    而當看到那三足巨鼎時,孔雀如來不由得一怔,以前沒有見過這寶物,不知是由何人所有。
    乾坤鼎鼎蓋大開,風水地火從鼎中涌出。隨著風水地火涌出,這乾坤鼎反倒越來越大。
    天地硯轟下,轟然砸在那鋪天而出的風水地火之上。
    天地硯帶著無邊威勢轟下,可落在風水地火上卻如砸在棉花上一般。
    就在此時,乾坤鼎猛然一震,鼎口中又有無盡風水地火涌出,似要將天地硯吞沒一般。(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祝大家國慶節快樂,十一長假玩的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