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07 先天生靈之戰

卻說那兩儀微塵陣中,釋迦牟尼與玄都大法師激斗在一起。
    金色的寂滅佛光與赤色的太清仙氣相沖,道道金光、赤光交錯,磅礴的法力氣勁飛迸。
    釋迦牟尼、玄都大法師,兩大準圣巔峰強者,修煉的又是圣人玄功,皆為圣人之下最頂尖的強者之一。
    二人在陣中相斗,陣中其他人,除了大日如來之外,無論是佛門五大上古佛,還是星辰真菌澐仧道人、燚恴真人和黿獽都不敢上前。
    頂上火光沖起千丈,頭頂扶桑樹的大日如來望著那爭斗的釋迦牟尼與玄都大法師,二目之中精光流轉。
    燙金色的袖口中,一抹紅光閃爍,大日如來神色淡然,絲毫不為釋迦牟尼擔憂,也不為破陣而煩憂。卻是不知這位佛門教主在想些什么。
    盤古三清雖各有所長,但混元圣人知陰陽生化,曉天機變換,老子所創兩儀微塵陣雖比不得截教萬仙大陣,但亦是不凡。如今不但有太清一氣符主陣,又有先天至寶太極圖鎮壓,此陣威力絕倫,陣中太極、兩儀、四象生死變幻不休。
    釋迦牟尼頂門上兩顆舍利子上下翻騰,舍利子上射出萬丈金光,金光連成一片。
    騰蛇劍和玄都紫府劍化作兩道劍光順至,一黃一紫兩道劍光暴漲,雙劍如龍嘶吼,劍鳴聲響徹陣中。
    玄都雙劍一為后天功德至寶,一為上品先天靈寶,殺伐狠戾。
    釋迦牟尼張口吐出一朵金蓮,金蓮浮空,托住釋迦牟尼頂上兩顆舍利。
    舍利在金蓮上轉動,金光越來越盛,一層層金色的光幕升起,將雙劍阻擋。
    左手掐劍訣,不住催動那被寂滅佛光擋住的雙劍,玄都大法師右手揮動扁拐向釋迦牟尼面門打去。
    扁拐上赤光流轉,在來在釋迦牟尼身前時,在剎那間一化二、二化四……一條條扁拐齊齊向釋迦牟尼打去。
    面對玄都大法師的如潮攻勢,釋迦牟尼不慌不忙,一振手中加持神杵。加持神杵上端道道金光爆射,那道道金光瞬間化作朵朵金蓮,將漫天扁拐托住,使其無法落下。
    玄都大法師連連揮動扁拐,左手連捏劍訣,騰空劍、玄都紫府劍上光芒閃耀,連連劈動之下,金色光幕連連震顫。
    釋迦牟尼輕念聲佛號,腦后青、赤、金三道神光沖起。
    那上清、太清、寂滅三大仙法凝顯的神光直沖而起,三道神光沖天而起。兩儀微塵陣中形成的黑白雙色兩儀之氣,被三道神光一沖,頓時如落潮一般退去。
    三道神光以三才之勢結陣,青、赤、金三色光芒交織在一起。
    青色的上清仙氣中涌出朵朵青蓮,赤色的太清仙氣中飛出朵朵赤蓮,在金色的寂滅佛光中亦有金蓮漫天飛舞。
    青、赤、金三色蓮花遍布釋迦牟尼周身百丈之內,騰空劍、玄都紫府劍雖破開金色光幕,但落下后卻被千萬蓮花托住。
    雙劍微顫,劍鳴如龍吟響徹整個大陣,劍鋒上道道劍氣縱橫,千萬劍氣如金蛇亂舞,帶著凜冽殺機游走四方。
    一味久守絕非釋迦牟尼所愿,右手持加持神杵擋住玄都大法師手中扁拐,釋迦牟尼左掌上金光大漲。霎時間,那籠罩釋迦牟尼左掌的金光蔓延到釋迦牟尼肘部。
    釋迦牟尼一揮左臂,一片金光隨著手臂蕩起。金光所過之處,一只巨大的手掌在金光中凝聚而成。
    當年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率領小乘佛教上下出西牛賀州,過兩界山攻打南瞻部洲。在朱洉國前,釋迦牟尼、玄都大法師兩大強者初次相斗,釋迦牟尼一出手,就以掌中佛國之術將玄都大法師收入自己的佛國之中。若不是玄都大法師持先天至寶太極圖在手,否則絕難脫出釋迦牟尼的掌中佛國。
    可今日,那巨大的佛掌帶著浩蕩威勢壓來,玄都大法師左手散了劍訣,單掌平推,兩儀微塵陣中兩儀之氣飛速的向玄都大法師手掌涌來。
    作為兩儀微塵陣主陣之人,玄都大法師可盡控兩儀微塵之力。
    而自玄都大法師立陣以來,雖然釋迦牟尼、大日如來連同佛門五大上古佛已入陣許久,釋迦牟尼與玄都大法師爭斗半響。但在此之前,玄都大法師從未動用大陣之力。
    兩儀之氣飛速的在玄都大法師掌心凝聚,黑、白色的陰陽兩儀之氣聚成巨大的陰陽魚。
    釋迦牟尼以寂滅之道衍化的佛掌在遇到陰陽魚時,在釋迦牟尼、大日如來和五大上古佛驚訝的目光中一閃而逝,消失得無影無蹤。
    “好手段!”
    看著自己的掌中佛國之術瞬間被玄都大法師破去,釋迦牟尼心底一嘆。剛才從西牛賀州趕來時,釋迦牟尼入眼的就是玄都大法師以玄功凝聚的陰陽魚欲將孔雀如來吞噬。
    對于孔雀如來五行之道的威力,釋迦牟尼可是十分的清楚。當時見孔雀如來不敵玄都大法師,釋迦牟尼知事情緊急,既出神通,將孔雀如來救下。現在又見玄都大法師施展兩儀之道,饒是釋迦牟尼這身具太清、上清、寂滅的頂級大神通者也難免有些頭疼。
    昔日隨老子西出函谷化胡為佛,當時還是多寶道人的釋迦牟尼得通天教主賜下截教至寶誅仙劍陣陣圖,釋迦牟尼以這誅仙劍陣為寄托,將惡尸一分為五展出。
    誅仙劍陣為洪荒第一殺陣,與誅仙四劍一般,誅仙陣圖中蘊含的也是殺戮之道。而釋迦牟尼修煉的,也正是殺戮之道。
    五道黑光從釋迦牟尼腦后三道神光中飄出,五大明王分現釋迦牟尼身側。
    立在半空之中,五大明王頂門上各有一道黑氣沖出,黑氣上沖三丈就仿佛遇到了一股巨大的無形阻力從半空中刷的一下墜落下來。
    五大明王被從自己頂門發出的黑光籠罩,在漆黑的光芒中。此時陣中的都是已經斬尸的大神通者,可任誰也看不清黑光中的五大明王。
    黑光越來越盛,很快的就連成一片。
    方才破了釋迦牟尼掌中佛國的太極圖去勢不改,與黑光相撞在一起。
    無論是黑光,還是陰陽魚,都有千丈余長。二者相撞,本該是火星撞地球般轟烈。
    但二者相碰之處,無有一絲聲響,不帶一絲煙火。
    黑光與陰陽魚相碰,在這個過程中,陰陽魚不斷旋轉,兩儀微塵陣中的兩儀之氣從四面八方向涌來,被陰陽魚吸入其中。
    隨著兩儀之氣的涌入,陰陽魚上兩儀玄光也越來越盛。
    兩儀玄光將五大明王發出的黑光壓制,陰陽魚與黑光相碰之后。在那一瞬間即將黑光吞沒大半。
    看到釋迦牟尼與玄都大法師爭斗的場面,除了那相爭的兩位主人公,陣中雙方強者紛紛神色大變。要知那黑光可不光是玄功催發而出,其中還有釋迦牟尼的五大惡尸分身。
    釋迦牟尼眼睜睜的看著黑光漸漸的被陰陽魚吞沒,先是神色大變,但在一瞬間,這位佛門教主二目之中迸發出異常堅定之色。
    釋迦牟尼將手中加持神杵往空中一拋,這件以佛門念力凝聚而成的法器砰然炸開,點點金光散落。
    玄門弟子多佩劍,釋家弟子持杵扶杖。這并不是四教的教規,但四教弟子多如此。
    佛門自教主阿彌陀佛為接引道人時,在紫霄宮聽道,后從那十二品金蓮中參悟寂滅之道,并以此成道。
    證道混元后,接引道人以寂滅之道凝聚西方教信徒念力凝聚加持神杵,為其成道法器,并創出佛門神通寂滅舍利和掌中佛國。
    自此之后,佛門修士修為達到菩薩,也就是相當于玄門金仙時,就會修煉掌中佛國,并在佛國中聚集佛子、佛兵為自己提供念力。這些佛子、佛兵的念力一來可以強化掌中佛國世界,二來待得佛國主人修為更近一步斬尸成為準圣后,即可以多年積累的念力凝聚加持神杵。
    這念力凝聚的加持神杵雖不為銅鐵所處,也不為天材地寶所化,但由佛門特有的念力所凝,在佛門準圣手中絕不亞于那些神兵利器。
    此時釋迦牟尼的加持神杵破碎,并非是外力所致,而是釋迦牟尼自毀此寶。
    加持神杵破碎,點點金光從天灑落。
    這些無疑就是佛門念力的點點金光,在陣中兩儀之氣的絞殺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就在金光消散之時,一道黑氣沒入那已經被陰陽魚吞沒大半的五大明王所化黑光之中。
    黑光沒入的一瞬間,那眼看著就要被陰陽魚吞沒的黑光猛然一閃。與此同時,陣中眾大神通者,除了那數釋迦牟尼外,其他人只覺得心頭一顫,一股凜冽的殺機繚繞心間。
    黑光猛然暴漲,那原本弱勢的黑光在剎那間暴起,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將陰陽魚穿透。那被黑色光柱穿透的陰陽魚在眾人眼中漸漸消散,化作絲絲兩儀之氣消散在大陣之中。
    黑光破了陰陽魚瞬間散開,五大明王重新出現在陣中。浮在空中,五大明王周身散發億萬黑光,億萬黑光所過之處,絞碎無盡的兩儀之氣。
    眼看自己以太極之道衍化的陰陽魚被破,玄都大法師絲毫不以為意。
    淡淡一笑,將身一抖,赤光籠罩全身,玄都大法師瞬間出現在中央不動明王身前,一拐砸下。
    玄都大法師順至,不動明王大驚,雙手慌忙結印,不動明王印降魔印向玄都大法師手中扁拐迎去。
    為釋迦牟尼惡尸一分為五所化,五大明王心神相連。不動明王一動,降三世明王、軍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金剛夜叉明王連忙一起出手,各結降魔佛印向玄都大法師轟去。
    一個人沖入五大明王包圍圈中,玄都大法師單手揮動扁拐連連打破五大明王的降魔佛印,扁拐一化千萬帶著無邊威勢將五大明王籠罩其中。
    此時釋迦牟尼飛身而起,擋在玄都大法師身前,雙掌一翻,掌中金色烈焰奔騰,分左右向玄都大法師卷去。
    周身道袍鼓動,赤、白、青三道清氣自玄都大法師頂上道冠中沖起,化作三個道人與玄都大法師善惡二尸向五大明王殺去。
    當年幽冥血海一戰,釋迦牟尼善尸分身多寶如來損落。方才有震碎了加持神杵,此時與玄都大法師爭斗已然落了下風。
    釋迦牟尼自天皇年間得道,煉氣修神,錘煉肉身,一雙肉掌足可開山裂石。但若要以雙掌與太清圣人成道之器硬拼,非圣人、祖巫方可。
    眼看著釋迦牟尼被玄都大法師壓制,大日如來高念聲佛號,袍袖一卷,一道紅光從袖中飛出,化作一抹長有百丈的紅色光刃向玄都大法師斬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