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40 九公擔重任

金鰲島上,往日喧囂、鬧熱的島上,如今冷冷清清。
    讓最后這些跟隨自己的弟子一起進到碧游宮中。這些人中,除了無當圣母、陳九公、羽翼仙外,其他人都沒有進過碧游宮,以往通天教主講道之時,這些人大多都在島上旁聽。
    望著碧游宮中僅剩的這些截教弟子,通天教主坐在云床之上輕嘆一聲道:“截教已滅,汝等若是有想去者,就自便去吧。”
    “老師(師祖)!”
    截教眾仙聽通天教主此言大驚,無當圣母朗聲道:“老師,吾等生死皆為截教中人,無當只恨自己無用,無法護我截教!”
    “哎……神通不及天數,又豈能怪你們?”
    說到此處,通天教主望著碧游宮中一個個蒲團,想起門下眾親傳弟子,如今只剩無當與羽翼仙在身邊,不由得感到一絲凄涼。
    “道祖言混元圣人非天地大劫不可現于洪荒,吾欲前往三十三天外禹余天,汝等或雖我同去,或各回道場皆可。”
    聽通天教主之言,碧游宮中五百多截教弟子中有百來人以無當圣母為首,隨通天教主前往禹余天。而羽翼仙等三百修士拜別通天教主,出碧游宮往洪荒大地去了。
    呆呆的站在碧游宮中,陳九公望著空無一人的碧游宮,自穿越以來的一幕幕在陳九公眼前閃過。
    有歡快、有喜悅、有悲憤,還有淚水。
    一時間,陳九公心中好似打翻五味瓶一般,千般滋味涌上心頭。
    “九公!”
    “師祖?”
    一道青光閃過,已經離去的通天教主卻又出現在碧游宮中,可陳九公知道這只是通天教主一分身罷了。
    “九公,吾截教雖亡,但道統不可絕。”通天教主望著陳九公,正色問道:“汝可愿下界傳吾截教道統?”
    “弟子愿意!”在這個圣人不出的年代,通天教主這么說無疑就是立陳九公為截教副教主。當然此時截教已滅,這個副教主還要等到截教再立之時才可上位。不過,現在的陳九公就是通天教主在洪荒中的代言人。
    用手一指,一把寶劍浮現于陳九公面前,正是通天教主成道法器青萍劍。
    “此劍與你行事,持此劍,截教弟子任你差遣。”
    “弟子領命!”
    恭恭敬敬向通天教主行一大禮,當陳九公再起身時,碧游宮中已經無了通天教主人影,只有那青萍劍懸浮半空中。
    將傳承截教道統的重任交予陳九公,是通天教主考慮再三才決定下來的。此時的截教之中,金仙以上修為的,除了陳九公之外,就只有無當圣母、云霄、孔宣和那羽翼仙。這四人中,無當圣母隨通天教主前往禹余天,云霄封島坐死關不出。孔宣、羽翼仙兄弟二人性情孤僻、桀驁,根本不適合傳道。所以將此任交予陳九公,通天教主相信以陳九公的修為和一身法寶,足以讓如今只剩一些散仙的截教弟子聽命于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陳九公不但重情重義,而且有勇有謀,卻是現在截教之中,最適合傳承道統之人。(總有人問為啥非要截教只剩這么幾個人?我說了好幾次,因為要打造一個屬于陳九公的萬仙來朝。還有人追問,為啥打造屬于陳九公的萬仙來朝就要讓截教弟子不剩幾個?你也不想想,若是三圣母、眾金仙都在,這些桀驁之輩會聽陳九公的嗎?)
    隨手一招,青萍劍落于陳九公手中,將其背在背上,陳九公出了碧游宮去自己老師趙公明生前所居洞府找師弟姚少司。
    就在這時,一個細微的聲音隨風傳入陳九公耳中,“小老爺!小老爺!”
    “誰!”
    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此時這金鰲島上只有自己和師弟姚少司二人,其他人不是隨通天教主前往禹余天,就是前去洪荒大地之上,這說話的會是誰?
    順著聲音尋去,當陳九公看到那呼喚自己的“人”時,不由得一怔,“是你?”
    “小老爺!老爺走了,卻沒把我帶走,你快幫幫我吧!”
    這說話的“人”身份有些特殊,準確的說,不是人,而是一頭牛。
    正是通天教主坐騎奎牛。
    “額……你要我怎么幫你?”
    這老牛打了個鼻響,悶聲道:“道祖命老爺非天地大劫不可現于洪荒,想來老爺也不需要老牛代步了。可不知怎么,老爺將我仍在這島上,若是小老爺再走了,豈不是要將老牛悶死?”
    聽到此處,陳九公終于明白這頭老牛想干什么了,“你是想讓我帶你走?”
    陳九公不知道這老牛有什么本事,但要是不帶他走吧,把他扔在這里還真是個問題。要是帶他走吧,自己師祖的坐騎,自己還不敢騎。養在峨眉山?現在峨眉山只有自己和師弟,自己平日還要下山傳承截教道統,難道讓師弟照顧這老牛?
    雖然師弟姚少司事事都聽自己的,但是讓師弟一個金仙去放牛,陳九公怎么想怎么不對。
    見陳九公遲疑,這奎牛可是急了,要是小老爺真的不管自己可就麻煩了。
    “小老爺!小……”
    “小什么小!”隨手在奎牛腦袋上一拍,陳九公哎呦一聲,這老牛的腦袋太硬了,拍他一下,他沒怎么樣,自己的手倒挺疼。
    望著那暗笑的老牛,陳九公喝道:“吾且問你,你為什么管我叫小老爺?”
    “啊?”老牛一愣,“你背著老爺的青萍劍,想來定是老爺傳人,當然就是小老爺了。”
    “哦。”陳九公點了點頭,在那人教之中,人教弟子也是稱玄都大法師為玄都小老爺。看來自己現在身份不一樣了啊。
    想到這里,陳九公瞪了老牛一眼,“你是什么修為,怎么皮這么厚?”
    “嘿嘿……”這老牛一笑道:“小老爺有所不知,老牛乃上古妖族三百六十五位妖神之一,如今只差一步便是大羅道果。”
    陳九公一聽這話,頓時一驚,沒想到這老牛還是個小高手啊。單論道行,卻是比自己這金仙初期強上許多。法力就更不用說,從上古至今,積蓄不知多少元會的法力,豈是陳九公能比得了的。
    “老牛多年跟隨老爺身邊,如今老爺前往禹余天,老牛想要下界逍遙幾年,望小老爺成全。”
    “原來是這樣啊。”通天教主連金鰲島上所有的童子都帶走了,就只留下這老牛,想來就是交給自己處理。想到此處,陳九公上前,解開這老牛鼻上系著的鼻環。
    就在鼻環被解開的一剎那,一聲牛吼聲響徹金鰲島,一渾身肌肉虬結的三尺大漢出現在陳九公面前。
    “吾牛魔王又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