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403 崆峒印出太清震怒

從六月份開始,白天沒有時間碼字,很多時候五點到家,一直寫到11、12點。這個月開始的幾天也是這樣,直到10號晚上,就感覺頭暈、迷糊,強挺著寫完,就躺下睡覺了。等第二天,11號早上,被鬧鐘叫醒的時候就感覺迷糊,想洗臉清醒一下,洗臉的時候就流鼻血了。然后,那一整天頭疼的難受,等到中午喝了點粥,睡了一覺,起來感覺還沒好,被家人帶去了醫院。
    連著走了兩家醫院,該查的都查了,醫生也說不清楚具體是什么病。只是根據我的日常作息,警告說遠離電腦。
    自這之后,就與電腦說再見了,這也是斷更的開始。而12號、15號還有今天這一章,都是我用手機打出來的。用手機一個個字打,很費勁,真的不想寫了。
    今早本書的副版主憨柚子給我發來信息說:兄弟要對得起書友啊。我看了這句話,心里真的很難受。從上架開始就一直欠著更新,還欠著月票加更。4月份欠下17章,5月份欠下10章,保底就別說了。對此,心里一直有虧欠,感覺對不起訂閱本書的兄弟們。
    現在家里決不讓開電腦,我只能用手機打,打完了讓老媽給我傳,只能這樣,每天也寫不了多少。可能一天能打一章,可能要兩天才。對不起,我只能做到這些,只能保證不TJ,不爛尾的完本。
    青蓮造化佛和白蓮童子剛到六道輪回,只見一團龐大無邊的血光沖出六道輪回。直往九天之上沖去。
    青蓮造化佛剛要出手阻攔,就聽鯤鵬妖師那尖銳的聲音入耳,“二位速來相助!”
    青蓮造化佛和白蓮童子相視一眼,二人飛至幽冥血海之上。此時周天星斗大陣已破,但整個幽冥血海中的血水皆涌出海面,將方圓萬里之內籠罩。
    鯤鵬妖師率領妖族三百多大妖,地藏王菩薩帶著那些佛子、佛兵正在催法抵御血水。從冥河老祖自爆肉身到現在,時間雖不長,但血海暴動,已經使不少大妖和佛子、佛兵被血海吞沒。
    自幽冥血海中生。從太古至今,可以說幽冥血海就是冥河老祖,冥河老祖就是幽冥血海。都說血海不枯,冥河不死。雖自爆了肉身、元神,但這狂暴起來幽冥血海,無疑在告訴在場的所有人,冥河未死。
    看幽冥血海現在的樣子,就是要洶涌而出,水漫地府。地府這洪荒億萬蒼生輪回之所有失。佛門也會跟著冥河老祖一起承受這么大的因果。
    冥河老祖現在,就是要魚死網破。今日之后。洪荒再無冥河。但佛門受不起啊,這么大的因果臨于佛門,佛門永無興盛之日。
    “白蓮助我!”青蓮造化佛知事情緊急,怒喝一聲,將造化鼎祭起,鼎蓋大開,青色烈焰從鼎中涌出。
    青色烈焰遇漫天血水,只聽得嘶嘶作響,凡遇青焰的血水也化作血霧。
    白蓮童子頂上現出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燈。燈芯跳動,金色火焰席卷,那血霧盡都被這金色火焰煉化。
    青蓮造化佛以造化之道催動造化鼎,鼎中青蓮造化火無窮無盡,將幽冥血海之血水化開,又有那白蓮童子以寂滅之道化解血霧。漫天血水、血霧消散,鯤鵬妖師、地藏王菩薩壓力大減。
    雙手一震。收了妖法,鯤鵬妖師望著那越來越少的血水,冷笑不止。
    地藏王菩薩本為阿修羅族人,雖不喜阿修羅族殘忍嗜殺。但今日冥河老祖身損,地藏王菩薩心有戚戚,口中靜頌佛門往生咒。
    這時只聽鯤鵬妖師一聲冷笑,“菩薩,無需費神了,這冥河再無往生之機。”
    “南無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面上露出無盡悲色,念聲佛號,垂目不語。
    片刻之后,血水消失殆盡。此次再無幽冥血海,也無有了冥河老祖。
    青蓮造化佛收了神通,將造化鼎招回,用手一指,剛被血水淹沒的陰山上,頓時有無數金蓮從地涌起,棵棵婆娑樹拔地而起,又有無數曼陀羅花點綴其中。
    “南無阿彌陀佛!多謝造化佛祖!”此時地藏王菩薩已經平復了心神,來在青蓮造化佛面前拜謝。
    “地藏王菩薩無需多禮。”青蓮造化佛伸手虛扶,口中道:“準提師兄有命,命汝坐鎮陰山,度化往來陰魂!”
    “地藏恭領圣命!”
    如今再無幽冥血海,阿修羅族一族也逃出六道輪回,地藏王菩薩也無法再度化阿修羅眾。不過,現在準提佛母讓他再此度化往來陰魂。這若是以前,肯定不好辦。但現在無了幽冥血海掣肘,還有佛子、佛兵相助,地藏王菩薩欣然領命。
    見地藏王菩薩領命,青蓮造化佛對身旁白蓮童子道:“白蓮,師兄要汝留在六道輪回,護得地藏王菩薩周全!”
    “師叔放心!有白蓮在,必保地藏王菩薩萬全!”
    雖然以后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回靈山,但白蓮童子知道冥河教主一死,天庭必不會善罷甘休。無論如何,也要在陳九公歸來之前,讓佛門在地府中能夠盤踞一方。
    “造化佛祖!”
    “不知妖師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鯤鵬妖師眼中精光閃爍,陰聲道:“方才吾以將陳九公手下的蒼甲誅殺,不若吾等將截教在地府中的所有人全部誅殺!”
    “這……”
    見青蓮造化佛聽鯤鵬妖師的話有些意動,白蓮童子連忙向青蓮造化佛傳音道:“師叔!且不可因小失大!”
    白蓮童子的話入耳,青蓮造化佛心頭一動,忙對鯤鵬妖師說道:“妖師。此事絕不可行,你我還是速往南瞻部洲助吾佛門破人教大陣才是!”
    鯤鵬妖師心下憤怒,但聽青蓮造化佛道:“妖師,因果循環,自有與陳九公了結之時,如今切莫因小失大!”
    聽青蓮造化佛這么說,鯤鵬妖師在心底輕哼一聲,但也只能與青蓮造化佛同往南瞻部洲。
    卻說那十二品血蓮托著阿修羅族眾飛出幽冥血海,剛穿過雷火層,十二品血蓮上血光一閃。頓時停在半空。
    血光一閃而逝,阿修羅族一眾強者只見十二品血蓮光芒黯淡,就知發生了什么。
    “夠了!”見阿修羅眾哀哭不止,波旬強忍心中悲慟,雙手一震,一道道血光從頂上飛出,沒入十二品血蓮當中。
    一時間,這巨大的十二品血蓮上千萬道血光閃爍,托著阿修羅眾急往三十三天上飛去。
    周身血光陣陣。波旬雖為準圣,但比起冥河老祖來不知差了多少。以玄功運轉這十二品血蓮。不到片刻法力既已枯竭,波旬怒吼一聲,大梵天、鬼母等阿修羅族高手紛紛上前,將同源的法力灌注波旬體內,助其催動血蓮。
    南天門外,魔家四兄弟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突然,魔禮壽身旁的花狐雕尖銳的嘶叫起來,驚得魔家四兄弟連忙打起精神,尋著花狐雕眺望的方向看去。
    “這是……”看著那綿延近萬里的血光。魔家四兄弟大驚失色,魔禮青急道:“汝等謹守天門,待吾往斗牛宮面見大天尊!”
    “大兄且去!”
    這時的魔家兄弟再無剛才的輕松,魔禮紅、魔禮海、魔禮壽紛紛現出兵器、靈寶,呼喊麾下天兵天將嚴陣以待。
    魔禮青知事情緊急,快步來在斗牛宮前,忙呼斗牛宮外侍衛道:“速速為吾通稟大天尊!”
    “天王稍候!”
    片刻之后。剛進宮通稟的侍衛走出,向魔禮青道:“天王,大天尊傳見!”
    冥河老祖和鎮元子剛離開天庭不久,玉帝、王母回到斗牛宮中。都準備參悟大道法則,此時聽侍衛通稟說魔禮青求見,玉帝感覺到一絲不對,當在心中默算天機,發現天機混亂,玉帝頓時感覺不對。
    魔禮青進到斗牛宮中,見玉帝、王母端坐上方,連忙拜倒在地,大禮參拜,同時口呼:“大天尊!娘娘!南天門外有血光異動!”
    “血光!”玉帝聞言眉頭一皺,血為污穢之物,凡是顯露血光者,皆為兇煞。這血光若是有人帶來的還好,要是天兆降下,那可不就不得了了。
    玉帝龍袍一卷,一指伸出,在身前一點,昊天鏡出現在面前,鏡中顯現的正是南天門的景象。
    透過昊天鏡,玉帝、王母能看到血光中那巨大的十二品血蓮和血蓮上的阿修羅眾。
    “不好!”
    “冥河教主出事了!”
    玉帝、王母相視一眼,皆道不妙。這阿修羅族雖勢大,但與如今的天庭比起來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他們絕不是來攻打天庭的,應該是幽冥血海中出了什么事,才會如此。
    想起那晦澀的天機,玉帝知道出大事了,連忙命魔禮青出南天門將阿修羅王請入斗牛宮中。
    阿修羅族眾奔至南天門外,阿修羅王波旬見前方萬余天兵各持刀槍,連忙收了玄功,停住十二品血蓮。
    十二品血蓮化作一道血光沒入波旬頭頂,波旬上前數步,高呼道:“速去稟報大天尊,阿修羅王波旬求見!”
    “阿修羅王!”魔家兄弟也知幽冥血海阿修羅族和截教、天庭是什么關系,可此時阿修羅族人多勢眾,魔禮紅、魔禮海、魔禮壽也不敢隨意讓這么多的阿修羅族人入南天門。
    就在這時,魔禮青從南天門內奔出,大聲道:“阿修羅王,大天尊有請!”
    已經到了南天門,波旬也不怕自己族人有事,吩咐下去,讓所有的阿修羅族在南天門外等候,自己隨魔禮青進天庭去見玉帝。
    “什么!”當玉帝、王母聽到阿修羅王說佛妖聯手攻打幽冥血海時,不由得大驚,又聽波旬說冥河老祖舍身炸開周天星斗大陣時,玉帝勃然大怒。
    “持國天王!”
    “大天尊!”
    玉帝向魔禮青吩咐道:“速前往南天門,著阿修羅一族入天庭!”
    “是!”
    “多謝大天尊!”波旬先是向玉帝躬身一拜,而后竟然屈膝跪倒,以頭碰地。“還請大天尊發兵地府,為老祖報仇!”通過十二品血蓮,波旬知道冥河老祖已死,現在入了天庭,阿修羅一族無憂,可冥河老祖的仇不可不報。
    截教、天庭、幽冥血海,三方為盟,按理說佛妖聯手攻打幽冥血海,驅阿修羅一族,并殺冥河老祖,從間接上又對地府產生威脅,無論于公于私,玉帝都應當發兵地府。
    可聽波旬此言,玉帝眉頭緊皺,遲疑不決。“阿修羅王,此事還需與紫薇帝君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