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401 洪荒第一陣先天五行


    截教仙391第三百九十一章.冥河的劫難
    作為數萬年的老對手,冥河老祖與青蓮造化佛爭斗,彼此之間根本不用多做試探,直接全力出手。.
    青色蓮花與血色蓮花漫天飛舞,不斷地相撞,青光、血光絞在一起,似乎在爭奪領地一般。
    片刻之后,血色蓮花和血光被青色蓮花與青光壓制,冥河老祖將手中元屠阿鼻劍祭起,道道血色劍氣將漫天青色蓮花急射而去。
    面上浮現一絲冷笑,青蓮造化佛手掌往上一托,造化鼎從手中飛起,在空中一轉,造化鼎開,無盡的青光包裹著一朵朵青蓮飛入造化鼎中。
    青色蓮花隨著青光涌入造化鼎中,當第二朵青蓮飛進鼎中后,第一朵蓮花已經從鼎中飛出。當飛到天地之間后,這朵蓮花上青光大作,化作青蓮造化佛模樣。
    一朵朵青光相繼化作青蓮造化佛,這與盤庚老祖的左道分身秘法不同,這是青蓮造化佛以造化之道衍化出來的。
    “青蓮!汝這造化之道似乎還差些火候!”眼中精光流轉,手持元屠阿鼻劍立于十二品血蓮之上,周身之外盡是血色蓮花的冥河老祖大笑道。
    聽冥河老祖之言,青蓮造化佛輕哼一聲,“冥河!造化之道,汝不如吾青蓮!”
    冥河老祖聞言,心知的確如此,但口上卻絕不認輸,持劍向青蓮造化佛本尊殺去。
    這時,那空中千千萬萬個青蓮造化佛一起伸出雙手,結成法印,陣陣青光沖起,連成一片。
    冥河老祖頂上血云之中,那尊血神分身飛出,無數手臂揮舞,一道道血箭萬箭齊發。
    見那青色光幕抖動,將血箭盡數擋下。冥河老祖運轉玄功,手中元屠阿鼻劍上血光大作,在血光之中,元屠阿鼻劍瞬間變大。
    就在冥河老祖揮舞著千丈余長的血色巨劍向青色光幕上斬去時,突然心神顫動,感覺到一陣強烈的不安。
    一道白光破開空間,直奔血神分身刺下。血神分身怒吼一聲,千萬手臂揮舞,道道血光縱橫交錯。
    只見一白衣道人持劍殺來,手中長劍上散發著一股死寂之氣。血神分身不由得被這股氣息影響,周身血光頓時沉寂下去。
    “不好!”能夠感應到來人道行高深,修煉的大道法則極強,冥河老祖頂上高懸的玄元控水旗飛出,瞬間來在血神分身手中。
    血神分身乃是冥河老祖將玄水之道、造化之道結合,凝練幽冥血海血水所出。而冥河老祖的玄水之道,正是從玄元控水旗中悟出來的,有玄元控水旗在手,血神分身將玄元控水旗展開,朵朵黑蓮從旗面上飛出,護住周身。
    白蓮童子揮劍連斬,斬破朵朵黑蓮,冥河老祖瞪了青蓮造化佛一眼,化作一道血光向白蓮童子沖去。相比已經將造化之道修煉到了一個恐怖境界的青蓮造化佛,冥河老祖感覺白蓮童子能好對付。佛門強者在此地圍攻自己,冥河老祖不用想也知道那西方二圣必已出手將天機攪亂,恐怕難以得到幫助。想要保命,就必須殺回幽冥血海。
    看到冥河老祖選擇在白蓮童子那里殺出一條出路,青蓮造化佛用手一指,造化鼎祭出,將冥河老祖背后砸去。
    腳下血蓮轉動,一朵朵血色蓮花飛起,在空中結成陣勢將造化鼎擋住。而冥河老祖雙手持劍,惡狠狠的殺向白蓮童子。
    白蓮童子頂上一片金光浮現,金光中點點火光升起,隨著火光閃爍,在金光中出現一十二盞蓮花金燈。
    雖被冥河老祖殺至近前,但白蓮童子毫不慌亂,手中劍一劍劍向血神分身急攻,頂上金光中接引玲瓏蓮花燈金光照耀天地,冥河老祖一劍斬下,在虛空中仿佛被什么東西所阻,劍停在半空之中。
    冥河老祖大喝一聲,元屠阿鼻劍上血光閃爍,血色劍氣縱橫,元屠阿鼻劍破空而下。
    白蓮童子眉頭微皺,頂上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燈中,那跳動的燈焰猛然熄滅。在這一瞬間,血神分身催動玄元控水旗發出的朵朵黑蓮憑空消失,而且消失的無影無蹤。
    與之相同的是,被冥河老祖揮動的千丈血色長劍上的血光,和其發出的血色劍氣也消失不見。
    “這是……寂滅之道!”突生變故,冥河老祖心中駭然,連忙一跺腳,腳下十二品血蓮飛出,懸于高天,萬丈血光傾下,將本身和血神分身全部護住。
    將白蓮童子長劍擋下,冥河老祖頂上血云顫動,那血神分身嗖的一下飛回血云之中消失不見。冥河老祖一手持元屠阿鼻劍,一手持玄元控水旗,立在十二品血蓮之上,看了看手托造化鼎飛了過來的青蓮造化佛,又將目光轉在白蓮童子身上,“不想接引圣人的寂滅之道竟有傳人!”
    淡淡一笑,做道家打扮的白蓮童子右手持劍背在背后,單掌豎起向冥河老祖一禮,“久聞教主**,今曰一見果然非虛。”
    雙目微闔,眼中一道道血光閃爍,冥河老祖看出來了,方圓萬里之內皆被那青蓮造化佛以造化之道封鎖。此時這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境界,別說天機被西方兩位圣人攪亂,玉帝等人無法得知自己被困。就算他們知道,可未必能破得開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
    “難道吾冥河今曰……”這時,一個不好的想法浮上冥河老祖心頭。但剎那間想起血海中的阿修羅族兒郎,冥河老祖白發、白須和一身白袍無風自動,周身血光繚繞。
    青蓮造化佛與白蓮童子相視一眼,青蓮造化佛將造化鼎祭起,鼎中飛出一道青光落在白蓮童子身上。得青光相護,白蓮童子揮劍向冥河老祖殺去。
    方才心底浮現一絲不好的感覺,此時的冥河老祖以十二品血蓮和玄元控水旗護身,元屠阿鼻劍一招一式之間狠辣刁鉆,全不留手。
    白蓮童子有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護持,面對冥河老祖的攻擊一時無虞。不過,他那寂滅之道卻破不開冥河老祖的造化之道和玄水之道。
    見白蓮童子攻擊受阻,冥河老祖的防御堅若磐石,青蓮造化佛雙手一振,一道青光出現在手中,不斷變幻著形狀,最后化作一條青色長槍,。
    雖失了弒神槍,但毀滅之道仍在。青蓮造化佛持槍向冥河老祖攻去,欲與白蓮童子合力破冥河老祖之防。
    在造化之道上,此時的青蓮造化佛的確勝過冥河老祖,但冥河老祖將造化、玄水二道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其防御絕不比青蓮造化佛差。這時,最有趣的是,冥河老祖傷不到青蓮造化佛和白蓮童子,白蓮童子和青蓮造化佛同樣破不開冥河老祖的防御。
    雖不落下風,但冥河老祖面如沉水,有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縈繞心間。“不對,這佛門不可能只有這般手段!”想起那算計無雙的準提佛母,冥河老祖實難安心。
    突然,一股強橫的氣息出現在身旁,冥河老祖心頭一震,頂上血云震動,一道道血色劍氣從血云間飛出。
    來人一聲長嘯,墨色妖云滾滾,一座被碧色火光纏繞的宮殿破空轟下。
    冥河老祖已知此人是誰,不由得暗暗叫苦,連忙催動玄元控水旗,朵朵黑蓮現于頭頂,連成一片。
    可就在這時,那白蓮童子口吐白光,白光飛出,落在那大片大片的黑蓮之上。白蓮童子高聲喝道:“滅!”
    白光一閃,朵朵黑蓮消失,那被碧色火光繚繞的妖師宮轟然砸下。
    “鯤鵬小兒!”冥河老祖目中噴火,腳下十二品血蓮血光大盛,將周身包裹。那白蓮童子的寂滅之道能破得了冥河老祖的玄水之道,但卻破不得他這幾近圓滿的造化之道。
    妖師宮轟在血光上,血光顫動,鯤鵬妖師已至血光之前,狹長的眸子中寒光爆射,袍袖一攏,一雙大手成爪向血光抓來。
    看鯤鵬妖師這雙手,一只手白嫩如嬰孩,另一只手皮包骨頭,手上的皮也如老樹一般。那白嫩的手,乃是被陳九公斷了一臂之后,女媧娘娘以造化之道為其補上的。
    可就是那只枯干的手,五指指尖仿佛有刀鋒一般,抓在血色光幕上,連抓數下,血色光幕顫動不止。
    知道鯤鵬妖師雖不通大道法則,但他所創天妖屠神訣威力巨大。此時見血色光幕劇烈顫動,白蓮童子欺身而上,揮劍連斬。
    冥河老祖腳下十二品血蓮旋轉不止,血光陣陣,鯤鵬妖師和白蓮童子不住猛攻。而這時的青蓮造化佛早已將手中青色長槍散去,他這剛入門的毀滅之道在這種級別的爭斗中根本不起作用。此時鯤鵬妖師大展神威,天妖屠神訣霸道之極,又有白蓮童子配合,必能破開冥河老祖的防御。
    不過,不參與攻擊,青蓮造化佛也沒閑著。冥河老祖可不會意味的挨打,手中元屠阿鼻劍連連向鯤鵬妖師和白蓮童子殺去,青蓮造化佛就以造化之道護持這二人,讓他們能夠全力的攻擊冥河老祖。
    面對三大強者的圍攻,冥河老祖心里清楚,若是再這么打下去,此處就是自己葬身之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