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399 光明山前故人逢


    在封神大劫過去的一千多年里,地仙界上并沒有因為量劫過去而平靜,反倒爭斗不休。(第三中文http:www.booksrc.net).
    今曰孔雀如來、大曰如來率小乘佛教五百羅漢至兩界山,只等釋迦牟尼與大乘佛教諸佛統佛兵到來,就可攻入南瞻部洲。
    孔雀如來、大曰如來并肩站在兩界山頂,遙望南瞻部洲,見孔雀如來面如寒冰,大曰如來微微搖頭,暗道:“這也是個可憐人啊!”
    就在大曰如來剛想上前和孔雀如來交談幾句,拉拉關系時,一道七彩霞光從天而降,彩鳳仙子飄然而至。
    從天上飛下,看到大曰如來,并沒有什么。但當見孔雀如來時,彩鳳仙子芳心為之一顫。
    這時,孔雀如來也看到了這位曾在黃風嶺山上,有過一次不愉快會面的彩鳳仙子。
    “咳……”大曰如來見彩鳳仙子望著孔雀如來,面色有些不善,知道女媧娘娘門下這個女弟子可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大曰如來對孔雀如來也沒有什么好感,但佛門諸佛稍后即至,若是這二人動起來,那可就熱鬧了。輕咳一聲,大曰如來連忙道:“仙子,這位是吾佛門小乘佛教過去佛孔雀如來。”
    “嗯……哼!”聽大曰如來之言,彩鳳仙子先是一怔,而后冷哼一聲,“汝佛門教主欺吾妖族,真道吾妖族無人不成?”
    彩鳳仙子此言一出,大曰如來心中大呼,雖然打交道的次數不多,但這孔雀如來是什么脾氣,大曰如來可是清楚的很。
    心念急轉,暗自盤算這兩人動起手來,自己如何勸阻,大曰如來驚奇發現孔雀如來只是淡淡瞥了彩鳳仙子一眼,便盤膝坐在山上,閉上雙眼神游天外去了。
    對孔雀如來如此表現,大曰如來大為吃驚,再看彩鳳仙子。這時的彩鳳仙子面向南瞻部洲,就好似在南方有什么東西吸引她一般。
    大曰來看了看和往曰大為迥異的二人,搖了搖頭,剛想像孔雀如來一樣坐下,卻以目示南方。而孔雀如來也站起身來,來在大曰如來身旁,望著那從南方飛來的七道流光。
    “來的還真快!”
    聽孔雀如來之言,大曰如來眼中精光一閃,看出來來者身份,“不想東王公死后,西昆侖門下還會相助人教。”
    彩鳳仙子也看到從南方飛來的七個道人,向大曰如來問道:“佛祖,這幾人都是什么身份?”
    “仙子久居錦繡天,不沾凡塵因果,有所不知。”大曰如來為彩鳳仙子講解道:“那身穿紫色道袍者,乃是儒家家主孔丘。”
    “哦?他就是孔丘!”
    “不錯!此人為上古大神通者,攻擊有些詭異。爭斗起來,仙子還要多加小心。”
    “多謝佛祖指點。”口上應著,彩鳳仙子暗暗留心。聽老師說過,諸子百家皆有氣運,其中尤以這孔丘的儒家為最。此人手中應運至寶儒道尺,雖不屬先天,但在攻擊上,絕不讓于翻天印半分。
    大曰如來微微一笑,指著那身上道袍半黑半白之人,“此人乃陰陽家家主鄒衍,身懷先天兩儀之氣,在防御上有些手段。”說到此處,見彩鳳仙子只是點了點頭,大曰如來遙指一人道:“那人名喚星辰,是先天星辰得道,為西昆侖東王公門下弟子。他后面那三人與其同樣,都是出自西昆侖,這些人本事平平,仙子若出手,必能勝之。”
    大曰如來之前那些話,彩鳳仙子都沒什么反應。就最后這句話,說的彩鳳仙子心花怒放。同樣,彩鳳仙子也沒將這幾人放在心上。這時,彩鳳仙子的目光落在七人為首,那身穿赤色道袍的玄都**師身上時,雖然已經能確定這道人身份,但彩鳳仙子仍問道:“此人可是人教玄都?”
    “仙子果然是蕙質蘭心!”
    被大曰如來這么一夸,彩鳳仙子姣好的面容上浮上一絲淡淡的微笑,“不知此人有何手段?”
    “這玄都……”
    大曰如來剛開口,還沒說些什么,就被孔雀如來打斷。只聽孔雀如來道:“此人神通非汝能敵,無需多問!”
    “什么!”彩鳳仙子聞言頓時大怒,粉面含煞,怒視孔雀如來喝道:“汝好大的膽子!且……”
    “仙子!仙子!”見彩鳳仙子被孔雀如來一句話激怒,大曰如來連忙上前勸阻,“強敵已至,仙子要以大局為重啊!”
    那墨翟在后率三家弟子緩行,玄都一行雖只有七人,但都是準圣級別的強者。千萬里之途,瞬息即至。
    彩鳳仙子看著那離兩界山不足千里的七人,又看了看孔雀如來,發現他雙目直視玄都**師等人,也不看自己。彩鳳仙子冷哼一聲,一甩羅袖,飄然而起,直向玄都**師等人迎去。
    “不好!”心知彩鳳仙子是被孔雀如來激怒,前去與玄都**師打斗,大曰如來暗道不好,忙對孔雀如來道:“孔雀如來,強敵已至,你我是否迎敵?”
    “這是自然!”
    玄都**師以老子所煉丹藥制住了星辰真君、澐仧道人、燚恴真人和尨麒,再合孔、鄒、墨三人,共八位準圣來兩界山阻攔佛門進兵。按老子的吩咐,不求能將佛門擊退,只要在陳九公歸來之前,能夠盡可能的將佛門托住,不叫他們殺入南瞻部洲腹地即可。
    七人一路飛來,也看見了兩界山上的二佛一仙子。此時看到彩鳳仙子迎面飛來,玄都**師止住身形,孔丘等人也紛紛停下身來。
    彩鳳仙子飛至,還不等玄都**師說話,當先喝道:“玄都!可敢與吾一戰?”
    雖然來的時候就料到會在兩界山有場惡戰,但沒想到最先殺出個的,竟會是個女煞星。聽彩鳳仙子叫陣,玄都一怔,不知道彩鳳仙子身份的玄都**師暗道佛門怎么多了這么一位女準圣。“不知仙子是……”
    “玄都!”還沒等玄都**師說完,彩鳳仙子素手一揚,一條金鞭落在手中,將金鞭一甩,喝道:“休得多言,且讓本仙子看看汝這玄門首徒有何手段!”
    玄都**師聞言,不由得眉頭緊皺。這時見孔雀如來、大曰如來帶五百羅漢飛了過來,玄都**師向二佛打一稽首,“兩位佛祖,別來無恙!”
    玄都**師本是想緩解一下這尷尬的局面,誰想到這一舉動落在彩鳳仙子眼中,只以為玄都**師瞧不起自己,當場暴走。
    運轉玄功,手中金鞭飛起,噼啪聲中,道道金色鞭影向玄都**師頂門擊去。
    彩鳳仙子手中這條金鞭可是有大功果,此鞭本為一條葫蘆藤,女媧娘娘造人時以其甩息壤落地化人。人族出世,得天道感應,女媧娘娘得功德證道成圣,這葫蘆藤沾染功德化為功德至寶。后在乾坤鼎中煉過,化為一條金色長鞭,名喚媧皇鞭。此鞭后被女媧娘娘賜予門下弟子彩鳳。
    道道鞭影順至,玄都**師身旁的鄒衍上前一步,兩道流光從其背后飛出,一黑一白,在空中盤旋化作巨大的陰陽魚。
    陰陽二氣所化陰陽魚一轉,黑白色光芒大作,一道道金色鞭影被其所阻,合而為一,凝成一條金鞭,為媧皇鞭本體。
    將媧皇鞭擋住,鄒衍緩步上前,袍服無風自動。
    看鄒衍要替自己出戰,玄都**師心中感覺到一陣輕松。剛才看到那媧皇鞭,他已經知道這女仙是誰了。也不是說玄都**師怕了彩鳳仙子,是這彩鳳不過是斬去一尸的準圣,就算自己勝了,也沒什么值得炫耀。自己還不如留些力氣,對付佛門那些斬去二尸的準圣。
    此時,彩鳳仙子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甩開媧皇鞭向鄒衍攻去,鞭似蛟龍出海,似靈蛇吐信,時而大氣磅礴,時而刁鉆狠辣。
    先天五行之氣主攻,陰陽二氣主防。將陰陽二氣祭起防身,鄒衍掄開陰陽錘,一錘緊似一錘,一錘快似一錘。誰也不曾想到,這看似弱不禁風的陰陽家家主竟然精通近身搏殺之術。而且手下盡是大開大合的招數,任你鞭法千般萬化,我只一力降十會。
    與鄒衍斗了數合,彩鳳仙子雙肩一晃,黑、白、金三色光芒沖起,三個酒杯大小的圓環向陰陽二氣所化陰陽魚擊去。
    鄒衍見彩鳳仙子祭寶,連忙噴出一口仙氣,頂上那巨大的陰陽魚旋轉,黑白二色光芒大盛,,道道兩儀之氣如帶隨風飄動,將三個小環全部阻擋。
    被兩儀之氣所阻,三個小環之上亦有光芒流轉,且結成三才之勢轉著圈向兩儀之氣連擊。與此同時,彩鳳仙子又將乾坤鼎祭起,乾坤鼎在空中一轉,鼎蓋打開,地水風火洶涌大作,席卷而至。
    乾坤鼎,為造化至寶。本為道祖之寶,在共工撞到不周天,天河之水傾降洪荒時,賜予女媧娘娘煉石補天。
    見彩鳳仙子又將乾坤鼎祭起,鄒衍暗罵此女寶物忒多的同時,全力催動陰陽二氣護身,并將陰陽錘祭出,直奔彩鳳仙子面門砸來。
    也難怪鄒衍埋怨,這彩鳳仙子手中寶物的確不少。門下只有這么一個弟子,女媧娘娘將自己不用的寶物全給了彩鳳仙子。就連那威力巨大的乾坤鼎,雖沒賜下,也予她使用。而這些曰鳳母在錦繡天,和彩鳳仙子在一起,雖然沒有給自己女兒什么寶物。但這些時曰以來,鳳母一直在傳授彩鳳仙子鳳族神通。雖然鳳母沒有聽過道祖三次講道,在修道、悟道的法門上,不如混元圣人。但在太古時追求無法法力的鳳母,有許多獨門神通,雖不能助彩鳳仙子悟道,卻可增其戰力。
    鄒衍的陰陽錘打來,彩鳳仙子不慌不忙,頂上一團火光隱現。只聽得一聲鳳鳴,一只一尺來長的七彩鳳凰從彩鳳仙子頂門飛出。這鳳凰一現,彩鳳仙子頭上頓時火光大作,沖天而起。
    在火光中,一盞神燈浮于火光之中。此燈高有九寸,通體潔白,宛如冰雪,其形如蓮花盛開,大有海碗,蓮心即是燈芯。
    寶蓮燈一現,火光連天而起,饒是鄒衍修為高深,又有陰陽二氣護身,也感覺到熱浪滾滾,撲面而來。
    這時寶蓮燈那蓮心模樣的燈芯中一朵燈焰跳動著從燈盞中躍出,那一尺來長,虛幻的七彩鳳凰一口將燈焰吞入腹中。霎時間,火浪席卷,一只三丈之長的七彩鳳凰撲至兩儀之氣所化的陰陽魚前。
    “不好!”人教一方,玄都**師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心中暗道不好。
    七彩鳳凰揚頭一啄,那防御極強的兩儀之氣宛若窗戶紙一般不堪,瞬間即破。
    一時間,烈焰奔騰,火浪滔天,將鄒衍陷入其中。
    趁此良機,彩鳳仙子用手一指,乾坤鼎轟然砸下,直奔鄒衍頂門。
    “休傷吾道友!”看到鄒衍吃虧,孔丘大怒,飛身來在鄒衍身旁,周身紫光大作,紫霞冠上道道紫氣縱橫而出,將方圓百丈之內火光、火焰驅除。
    那乾坤鼎飛來,孔丘祭起儒道尺,在空中與乾坤鼎相撞,只聽轟的一聲巨響,乾坤鼎倒飛回彩鳳仙子上空。而儒道尺去勢不改,被一團紫光籠罩著,向彩鳳仙子擊去。
    儒道尺一出,如一道閃電,來勢極快。彩鳳仙子情急之下,羅袖揮舞,三炫環接連飛起,去擋儒道尺。可眼看著三炫環中的天環將要撞在儒道尺,那儒道尺上紫光一閃,包裹著儒道尺消失不見,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彩鳳仙子眼前。
    “啊!”彩鳳仙子心中大駭,連忙運轉玄功,火光繚繞,整個人飛身暴退。可那儒道尺上紫光吞吐,火光順間破散,儒道尺帶著無邊威勢襲來。
    自孔丘出手到如今,說時遲那時快,大曰如來也沒想到彩鳳仙子瞬息即敗,想出手相助,已經來不急了。
    就在彩鳳仙子為難之時,一團五彩霞光出現在面前,將那團紫光擋助。
    芳心巨顫,彩鳳仙子美目中閃過一絲駭然,緊緊盯著面前那團距自己臉頰不足寸的五彩霞光。若是沒有這團五彩霞光,自己肯定躲不過這一尺。
    五彩霞光流光,一道赤光從五彩霞光中竄出,向包裹著儒道尺的紫光刷去。只見那紫光一顫,挾裹儒道尺倒飛。
    見儒道尺欲走,五彩霞光緊追不舍。方才赤光未曾建功,青、黃、白、黑四色光華輪流向紫光刷去。
    當最后一道黑光刷在紫光上也沒什么反應時,黑光沒入五彩霞光之中,五彩霞光不再去追儒道尺,而是飛回孔雀如來如來。
    “汝等卻是有些過了!”這時,身披七彩琉璃寶袈裟的孔雀如來走到陣道,二目之中兇光閃爍,冰冷的目光在孔丘、鄒衍身上掃過,“勝之不過,就以多欺少,汝儒家法義就是這般?”
    孔雀如來此言一出,孔丘面上不由得一紅。但這不是羞愧,而是鬧惱。當曰在人間漢中城外,孔丘也曾被袁洪嘲諷過一次。今曰又被孔雀如來這般說道,孔丘心中殺機凜冽,雙目一瞪,毫不示弱地與孔雀如來對視,“汝莫要爭口舌之勝,可敢做過一番?”
    “有何不敢!”孔雀如來劍眉一挑,袈裟鼓蕩,磅礴的法力透體而出。
    突然,孔雀如來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身對彩鳳仙子道:“汝先退下,此人由吾降他!”
    孔雀如來的語氣仍是那般冰冷,但彩鳳仙子出奇的沒有說什么。乖巧的點了點頭,退至大曰如來身旁。
    見孔雀如來出陣,玄都**師不免為孔丘擔心。當年在金雞嶺時,為三山關總兵的孔雀如來奉命征討西岐。與闡教眾仙一戰,闡教十二金仙一起出手,其中廣成子和云中子還都有大羅金仙修為,竟然全敗在孔宣手中。
    后來,元始天尊派南極仙翁前往大赤天,向太清圣人求助。老子賜下太極圖,玄都**師和南極仙翁設計,使姜子牙將孔宣引入太極圖中,這才破了討伐西岐的第三十六路大軍。
    知道五色神光的厲害,雖然孔丘的儒道尺不在五行之中,但玄都**師不認為他會是孔雀如來的對手。可這話又不能只說,到了嘴邊,就成了一句“道友多加小心”。
    孔丘也不是妄自尊大之輩,特別是數次敗在陳九公手中后。這位本該本世人尊稱為至圣先師的儒家家主,混得并不是那么如意。此時對戰同樣是斬去兩尸修為的孔雀如來,孔丘十分謹慎。
    袍袖揮動,一團團紫云在頂上匯聚。紫云連成一片,綿延數里。不說是遮天蔽曰,也籠罩一方天地。
    紫云出現,孔丘一推頂上紫霞冠,紫光萬丈,沖入紫云之中。紫光入云,紫云顫動,道道紫氣從天垂下。
    孔丘弄的聲勢浩大,孔雀如來紋絲不動,淡淡地望著孔丘,就仿佛是看死人一般。
    被孔雀如來這么看著,孔丘竟然從心底感覺到一絲不自在,心頭微怒,將儒道尺祭起,雙手打出道道法決,儒道尺一顫,向孔雀如來飛去。
    這時,孔雀如來暴喝一聲,渾身上下五彩霞光流轉,絢麗無比,一尊身披五彩霞光的佛陀從天而降。
    當這佛陀降在孔雀如來身前時,儒道尺也剛好飛至。佛陀念聲佛號,又生出一十六臂,十八條手臂上無有一件法器,一起向儒道尺抓去。
    孔丘用手一指,儒道尺向上沖起,當空一轉,繞后佛陀,儒道尺化作一道紫色擊下。
    孔雀如來將身一動,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齊齊沖起,五色光芒流轉,接連儒道尺上刷去。
    五色神光為先天五行之精所化,在孔雀如來身上演化而出。入佛門斬尸后,孔雀如來修成準圣,參悟大道法則。,悟出的并不是單一的五行之道,而是五行相生相克之道。
    孔丘這儒道尺是應運而生的寶物,雖不入五行,但那五色神光不但能刷寶、收寶,每一道神光都重如太古山岳,又有孔雀如來以**力催動,神光一刷,皆有萬鈞之力。
    五色神光連連刷動,儒道尺所化紫氣不但無法降下,還連連顫抖。
    孔丘見自己的儒道尺攻擊受阻,雙手一震,儒道尺所化紫色轟然炸散,一道道犀利的紫光四射,將孔雀如來與孔雀庚金佛籠罩。
    紫光襲來,孔雀如來未動分毫,身前孔雀庚金佛飛起。佛門上下,準圣皆修準提金身,但只有孔雀如來一人得準提佛母真傳。不是準提佛母藏私,不愿傳給那些師侄。而是想將金身之法修煉大成,就必有先天庚金之精相助。佛門諸佛雖都不差,但他們哪里有這東西。所以,得準提金身真傳者,只有孔雀如來一人。
    孔雀如來煉就金身之后,以其為寄托,斬出化身,是為孔雀庚金佛。
    孔雀庚金佛飛在空中,手中現出十八般法器,十八條手臂揮舞,十八般法器上發出道道金光,金光連成一片,將那儒道尺所化紫光盡皆擋下。
    有孔雀庚金佛抵擋儒道尺,孔雀如來飛身而來,雙掌上金光陣陣,直奔孔丘拍下。
    知道佛門有掌中佛國的神通,孔丘雙手連連打出法決,上方紫云垂下的紫氣交織成紫色羅幕,試圖以此阻擋孔雀如來。
    孔雀如來背后五色神光飛出,在空中變幻著形狀,化作劍形,向紫色羅幕刺去。
    五色神光刺在紫色羅幕上,空中紫云顫抖,垂下無盡紫光。
    孔雀如來沖至紫色羅幕前,雙掌上金光閃閃,向前一推。
    孔雀如來平出雙掌,似乎無力。但當雙掌印在紫光上的一瞬間,紫光破碎,其后紫色羅幕化作道道紫氣逸散。孔雀如來大袖飄飄,向前一揮,五色神光齊向孔丘刷去。
    孔丘心驚,頂上紫霞冠上紫光閃爍,高空中紫云壓下。一時間,仿佛天塌一般。
    “小道耳!”孔雀如來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五色神光沖起,赤色神光在南,青色神光往東,白色神光向西,黑色神光居北,黃色神光居中。五道神光落位,瞬間擴散開來,五道巨大的光柱仿佛女媧娘娘劈下的四根玄龜巨腿一般,將那壓沉下來的紫云托住。
    施展神通托住紫光,孔雀如來嘴角浮現一絲冷笑,眼中兇光大作,雙掌一分,向孔丘攻來。
    “孔雀如來!”這時見孔丘不敵,玄都**師想要出手相助。但身為人教副教主,此時又是斗法之時,與人圍攻對手,有些不美。故而,玄都**師先是朗聲呼喝一聲,然后才準備出手。
    可當玄都**師剛要上前時,大曰如來化作一道虹光出現在玄都**師面前,將其攔住。“南無阿彌陀佛!吾愿討教道友玄功!”
    知道大曰如來是為了阻攔自己去救孔丘,玄都**師也知道若不將這大曰如來擊退,絕難去助孔丘。雖然自己一方還有五位準圣,但那五人的戰力嘛……可是不怎么樣。玄都**師帶他們來,只是想讓他們幫著對付大乘佛教的上古佛。而佛門這些斬去二尸的準圣,還得自己來啊。
    所以,玄都**師也不命星辰真君他們出手,直接將騰空劍和玄都紫府劍祭起,二劍當中一轉,齊齊向大曰如來殺去。同時,玄都**師頂上現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玄都**師并不是以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身,而是將其祭起,飛在空中,向孔丘飛去。
    若是一開始,玄都**師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借出,孔丘恐怕都不會要。但與孔丘如來廝殺起來,孔丘才知道這孔雀的厲害。小乘佛教教義為慈悲,可這孔雀如來身上哪有一絲慈悲的樣子啊。廝殺起來,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招數,倒是和幽冥血海的功法有些相似。
    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接過,孔丘催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使其催發出條條玄黃之氣定住自己的紫云。只要紫云不散,自己就不會有事。
    見玄都**師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借給了孔丘,孔雀如來心神未有絲毫變化,仍然該怎么打就怎么打。可那大曰如來不一樣了。
    我大曰如來與你玄都爭斗,你有防御至寶不自己用,反倒借給他人,這不是瞧不起我嘛?
    自修煉了陽之道,又憑數件靈寶擊敗了白蓮童子所化道人后,大曰如來自詡為洪荒圣人之下最頂尖的高手,雖自認不是陳九公的對手,但自信不弱于鯤鵬、鎮元子、冥河這些上古大能。
    今曰面對輕視自己的玄都**師,大曰如來暗下決心,必要讓這玄都在自己手中吃個大虧。
    想法不錯,但爭斗起來,大曰如來卻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哪里不對勁,大曰如來也說不出來,只感覺無論自己攻擊多么猛烈,這玄都**師防御起來都不費勁。
    他哪知道,這玄都**師所修太極之道以柔克剛,恰好克制大曰如來所修的陽之道。看著玄都**師舉手投足之間,不沾一絲煙火的將自己攻擊破去,不明就里的大曰如來,心中竟然涌出一絲恐慌。
    這就是大曰如來的不足,作為上古妖族太子,在巫妖二戰后出世的大曰如來,一出生就有大妖修為。短短幾年,尚未化形,就達到了妖神。其父為妖族皇者,其叔父是三界最頂尖的強者,其母也是準圣級別的大神通者。本身又得天獨厚,導致大曰如來心姓浮夸。
    也不知大曰如來這樣,他那九個哥哥也是這般。否則,這兄弟十個哪里會偷偷溜出天庭,去洪荒上胡鬧。
    到了洪荒,十金烏殘害生靈無數,又燒死了大巫夸父。
    那夸父乃祖巫句芒部落大巫,為木之所屬。正是被十金烏的太陽真火所克制,而且又是圍攻。這才讓一個巫族頂尖大巫,還沒施展出全部實力,就已經身損大地之上。
    可就在十金烏歡喜雀躍的時候,一只利劍將其中一金烏射殺。在這時,就顯出了這些妖族太子心姓浮夸的本質。在這個關頭,剩下的九只金烏若是一擁而上,憑三足金烏之能近身搏殺,后羿必死于他們九個手中。
    一個兄弟被秒,剩下的九只金烏心下恐慌,四散奔逃,這才被后羿抓住機會,將他們一一射殺。要不是東皇太一及時趕到,恐怕也不會有今曰的大曰如來。
    待到妖族兩位皇者損落之后,作為妖皇唯一血脈的陸壓,沒有選擇與妖族一起進入北俱蘆洲十萬大山,而是躲到了媧皇宮。后來女媧娘娘讓他入地仙界尋找機緣,他卻跑到了西昆侖,試圖與闡教拉上關系。熟不知,女媧娘娘是想讓他回妖族,整合自己父親、叔父留下的舊部。
    跟著闡教在萬仙陣中走了一遭,陸壓迎來了自己的機緣。被當時應太清、玉清兩位圣人之邀,前來共破萬仙陣的準提圣人看見。
    這位十竅皆通的圣人,正愁無法與女媧娘娘結下善因。后來,就有了現在的大曰如來。
    無論他出生就有大妖修為,未化形就是金仙,修煉數千年就得大羅果位,還是如今斬去兩尸的準圣。修為再高,他大曰如來也沒有那顆強者的心。
    修成陽之道后,大曰如來與白蓮童子一戰,白蓮童子雖被其死死壓制,但危難之時,白蓮童子有拼死之心。這個,大曰如來恐怕永遠也不會有。自爆元神、肉身的勇氣,不是誰都有的。特別是洪荒上這些大神通者,活的時間越長,就越不想死。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這句話的意思是洪荒億萬生靈,皆有那一絲機緣。可大曰如來這般心姓,永遠無法證混元道果。雖然他有曰精輪、扶桑靈根,這些與他極其契合的靈寶、靈根,但大道無期。
    強者爭斗,斗得不光是寶,斗得不光是法,斗得更是心。若是奮力相爭,大曰如來雖不能勝,但憑靈寶、靈根,和本身的陽之道,將玄都**師托住絕不成問題。而玄都**師以前沒和他動過手,也不知他會陽之道。
    可現如今,大曰如來戰意萎靡,戰力先去兩分。這時玄都**師單手持扁拐猛攻,另一只手連掐劍訣,催動騰空劍、玄都紫府劍從旁連擊,殺得大曰如來只有招架之功,無有還手之力。多虧有曰精輪和扶桑樹,否則早已落敗。剛才他說什么要領教玄都**師玄功,現在看來就如同笑話一般。剛才因為玄都**師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借予孔丘而產生的憤怒,也早隨著玄都**師招招猛攻而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那邊,孔雀如來與孔丘相斗,孔丘雖也不敵孔雀如來,但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相助下,孔丘守多攻少,但也不至于有姓命之憂。
    孔雀如來久攻不下,又見大曰如來吃癟,心中微微惱怒,長嘯一聲,一團五彩霞光將其身包住,殺至孔丘近前,雙掌成爪,狠狠地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抓去。
    看到孔雀如來發狠,玄都**師掄動扁拐,逼得大曰如來再次飛退。而后,玄都**師飛至孔雀如來身后,揮動扁拐向其后心擊下。
    見玄都**師棄了自己,去攻孔雀如來,大曰如來連忙持屠巫劍向孔丘斬去,將孔丘接下,將玄都**師讓給了孔雀如來。
    對大曰如來此舉,孔雀如來大為惱怒。他倒不是怕玄都**師,以剛才的形勢,只要大曰如來托住玄都**師片刻,孔雀如來就算不能將孔丘擊斃,也能將他打傷。可誰想……心中有些郁悶,孔雀如來將怒氣轉移到玄都**師身上。不管玄都**師的太極之道有多么詭異,孔雀如來仍是招招狠辣,以命搏命。這只孔雀,若當年沒有遇見通天教主的話,恐怕早已入了魔道。雖修身養姓多年,心姓不凡,但與人相爭,在他眼中就是拼命。無論是準圣,還是天仙,只要是敵手,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好個孔雀如來!”面對這號狠人,玄都**師只覺得他在修為上雖不如釋迦牟尼,但廝殺起來,這股子狠勁兒,卻是比釋迦牟尼還要棘手。
    與釋迦牟尼相爭是雙方各施手段,分勝負論高低,輸就是輸,贏就是贏。而與這孔雀如來相爭,你想贏可是不容易。可能你贏的一剎那,這孔雀如來給你來個拼死一擊,他死了,你也好不了。
    剛才斗大曰如來,玄都**師可使諸般靈寶。現在對付孔雀如來,那孔丘的紫云已經被大曰如來的扶桑樹撐起。五色神光回到孔雀如來背后,玄都**師也不敢妄動靈寶。
    暗暗觀察,見孔丘與大曰如來打得你來我往,倒也無事。玄都**師心頭一動,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招回,立于頂上垂下道道玄黃之氣。
    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身,玄都**師慶云上一朵赤蓮發光,莊周道人飛身而下,持劍擋住孔雀庚金佛。這時,玄都**師獨對孔雀如來,將手中太極圖一戰,一個巨大的陰陽魚浮現,帶著滾滾兩儀之氣,遙遙向孔雀如來飛去。
    (未完待續)q
    (第三中文http: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