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396 太極之道顯威能玄都神通敗釋迦

玄都**師的太極之道,不但震住了孔丘、鄒衍、墨翟,與之敵對的星辰、澐仧、燚恴更是震驚萬分。.
    最讓人恐慌的不是驚險,而是未知。好歹那鄒衍還能看出玄都**師所施展的大道與自己兩儀之道有些相似,孔丘根據這一點從太極圖上推測出這是太極之道。可星辰三人,連什么是太極之道都不知,此時只有茫然和恐慌。
    這玄都太強了,整個人仿佛化入周圍空間之內,不在天地玄黃之間。
    “三位道友,東王公已死,西昆侖氣數已盡,何不入吾人教?”玄都**師止住腳步,望著三仙,淡淡說道。
    知道自己師兄弟三人心神被奪,星辰真君一咬牙,持星辰劍沖至玄都面前,捧劍便刺。
    玄都**師頂上現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道道玄黃之氣垂下,將星辰真君之劍擋住。
    星辰真君手中星辰劍是其在洪荒星空中耗費萬年苦功,集星辰之精所鍛,又請同門師兄弟出手,合八大準圣之力,將七七四十九顆星辰打入劍身之中,又祭煉萬年。此劍看上去不起眼,但劍重千萬斤,一劍揮出,威力絕倫。
    與星辰劍一般,這星辰真君看上去弱不禁風,但卻近身肉搏之術,手中星辰劍連斬,一劍劍斬出,準確的落下同一位置,絲毫不差。
    星辰真君三劍斬破空間,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的玄黃之氣被絞碎。
    玄都**師星辰真君劍勢兇猛,袍袖一揮,一道赤光飛入頂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至寶垂下的玄黃之氣穩固。
    在這時,那澐仧、燚恴也反應過來。澐仧道人將身一晃,頭頂羽冠上發出的赤、紫、白三色光芒化作三把寶劍,齊向玄都慶云上托著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刺去。與此同時,燚恴真人長嘯一聲,空中一朵朵黑云聚集,閃電雷鳴,天雷道道降下。一道道紫色天雷將玄都**師方圓百丈之內籠罩,那黑云顫抖,一道十人合抱粗細的天雷直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轟去。
    第一功德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此寶之名誰人不知?三仙知道,要想擊敗玄都,首先就要破開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否則玄都**師先就不敗。
    三仙齊攻,玄都**師手上一翻,太極圖現于掌心之上。玄都**師運轉玄功,一陣赤光閃爍,太極圖自行展開。
    太極圖上光芒轉動,一個陰陽魚出現在玄都**師腦后。
    空間一顫,玄都**師消失不見,西昆侖三仙的攻擊全部落空。
    “這……”
    就在三仙震驚之時,玄都**師現于高空,從袖中取出一個白森森的圈子。
    多年來,玄都**師的對手多為陳九公。因有落寶金錢牽制,這功德至寶第一次現于世人面前。
    玄都**師將金剛鐲祭起,金剛鐲上金光萬丈,星辰真君只覺得手上一輕,星辰劍脫手而出,穿過那白森森的圈子。讓人震驚的是,星辰劍從圈子這邊穿入,穿過圈子的部分則消失不見。遠遠望去,就好像星辰劍鉆入空間中一般。
    “啊!”這聲驚叫不是星辰真君發出的,而是澐仧道人。原來他頂上那三色羽冠不知怎么自動飛離其頂上,也被那圈子套去。
    金剛鐲連套兩件寶物,從空中落下,飄入玄都**師袖中。玄都**師袍袖一揮,星辰劍和澐仧道人的三色羽冠現于玄都左手之中。
    雖不知寶物是怎么被奪去的,但此時星辰真君和澐仧道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呼喚自己留在寶物中的元神印記,將寶物招回。可見玄都**師右手中的太極圖一抖,將兩件寶物收入太極圖中。
    先天至寶太極圖,盤古開天之時曾用之定風水地火。兩件寶物被收入其中,星辰真君和澐仧道人頓時感覺自己和寶物中的真靈印記失去了聯系。心知已經無法再奪回寶物,星辰真君大怒,雙目通紅,頂上沖出一道銀光。銀光飛出星辰真君頂門口散開,一片銀色光幕顫動,一顆星辰星辰飛出,破開空間,直向玄都**師頂門擊去。
    這顆星辰與方才那些都不同,這是星辰真君寄托惡念斬出的本體化身。星辰一出,玄都**師只覺得周圍百丈之內空間被定住,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混沌鐘所為。
    手中太極圖一卷,一道金橋出現在腳下,玄都**師立于金橋之上,金橋上萬丈金光沖起,星辰沖入金光之中浮沉不定,難以繼續砸下。
    這時,那一直未曾出手的燚恴真人眼中寒光一閃,十道烏光從其身上發出,飛至太極圖發出的金光之中,化作一個個燚恴真人,身上都有電芒流轉。
    轟!轟!轟!轟……轟鳴聲不斷響起,若是早前,玄都**師肯定會吃虧,但已參悟到太極圖中的大道法則,對付三個連法則是什么都不清楚的準圣,身懷兩件至寶的玄都**師根本不會著道兒。
    頂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光芒大作,一道道玄黃之氣四散開來,在這方金色的世界上鋪蓋了一層玄黃之色。
    燚恴真人乃天雷之精得道,方才一直沒出手,就是在醞釀這一招。誰知自己全力一招未能給玄都**師帶來絲毫損傷,燚恴真人深吸一口氣,周身道袍鼓蕩。
    “道友莫要如此!”玄都**師見燚恴真人法力逸散開來,一股狂暴的法力波動四散而出,微微搖頭,慶云上那三朵赤蓮之上,莊周道人現出身來。飛身而起,雙手一翻,八景宮燈現于雙手之間。莊周輕吹一口仙氣,八景宮燈飛起,條條火光竄出,將燚恴真人罩在其中。
    燚恴真人大吼一聲,元神從頂門上飛出,立在頭頂,雙手連連揮動,三尺元神飛漲。
    “師弟!”
    “師弟!”
    星辰真君、澐仧道人見燚恴真人要自爆元神、肉身,紛紛大驚。但如今之計,只能全力攻擊玄都,為燚恴真人營造機會。
    “多行不智,難怪氣運淺薄。”玄都**師見星辰、澐仧分左右殺來,那燚恴真人又有異舉,竟然絲毫不慌。將手中太極圖一拋,打出道道法決在太極圖上,太極圖上金光大作,在空中化作一條百丈金圖。
    圖上金光道道,金光中一巨大的陰陽魚飛出,向燚恴真人飛速的沖去。西昆侖三仙不知這陰陽魚是什么,星辰真君的星辰本體飛出,與陰陽魚相撞。
    可撞上之后,那陰陽魚就仿佛是虛影一般,星辰從陰陽魚上穿過。
    電光火石之間,陰陽魚落在燚恴真人身上,那發出狂暴法力的燚恴真人,連肉身帶元神與那陰陽魚一起,在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燚恴真人被玄都**師鎮壓,更是讓人震驚萬分。想要自爆元神、肉身,都可被鎮壓,這是什么手段?
    剛才在遠處觀望,見燚恴真人要拼死一擊,孔丘、鄒衍、墨翟已經飛退,準備躲避燚恴真人的自爆,誰想突然峰回路轉,燚恴真人被玄都**師鎮壓。再看那星辰真君和澐仧道人,在失去寶物后,敗落已成定局。
    “不愧是先天至寶中蘊含的大道法則,果然厲害!”見玄都**師大袖飄飄立于空中,墨翟眼中閃爍一絲羨慕、嫉妒之色,口中說道。
    點了點頭,孔丘的目光也落在玄都**師身上,“太極之道,強橫如斯!”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道祖傳玄門一脈,既是以此為基。”鄒衍說到此處,輕嘆一聲,又道:“道祖與盤古為混沌中誕生的兩大生靈,盤古以毀滅之道開天,道祖以太極之道證得混元,不知這太極之道與毀滅之道孰強孰弱。”
    聽鄒衍之言,孔丘、墨翟眼中齊齊閃過一絲異色,“道友是說……”
    見孔丘和墨翟都看著自己,鄒衍搖了搖頭,“玄都道友參悟太極之道不久,可那陳九公的毀滅之道已幾近圓滿,恐無可能比。”
    “哼!”鄒衍稱贊陳九公,墨翟輕哼一聲,“道友且不知道無先后,那陳九公才修煉多少年,就有如此修為,玄都道友未必不能與他一戰!”
    就在三人談論之時,那玄都**師與星辰真君、澐仧道人之戰已經分出勝。本就不是玄都**師之敵,又失了靈寶,心神失守,片刻之間,二人已被玄都先后收入太極圖中。
    三仙帶來的千余天仙尚在觀望,只見那陣陣玄光消散,自己西昆侖一脈的三大真人不見,只有玄都**師一人走出。
    看著那西昆侖的一千天仙,玄都**師直接轉身,飛到孔丘、鄒衍、墨翟身旁。“還要有勞三位道友門下弟子,將這些人了結。”
    “道友放心!”
    若是以前,孔丘、鄒衍、墨翟只是表面上對玄都**師客氣。就像當曰爭奪混沌鐘時,不顧老子之命,擅自參與奪鐘之爭。可現在,見玄都**師將西昆侖三仙全部鎮壓,修煉的又是太極之道,三家家主從心底里對玄都**師生出一絲畏懼。
    西昆侖三仙被擒,那千余天仙已無戰心。而孔丘、鄒衍、墨翟親率儒、墨、陰陽三家弟子出手,掃蕩將那千余天仙。這一千多天仙,或死或降,只有極少數的逃回西楚大營。
    (未完待續)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