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395 攻打光明山

漢中城外三十里處,是西楚大營。項羽部下人不多,但個個都是精銳。這日聽人說,漢中城摘去了免戰牌,項羽哈哈一笑,命人去請西昆侖三仙,準備出營叫陣。
    可與項羽不同,當星辰真君、澐仧、燚恴聽說漢中城將免戰牌摘去后,不喜反倒大為驚恐。
    這三仙不知道陳九公已經離開了人間,這些日子都是在惶恐不安中度過的。生怕那一日陳九公打上門來,雖然在人間法力被壓制得一樣,但在道行上,在對大道法則的領悟上,三仙不敢去試弒神槍之鋒芒。
    當然,星辰真君、澐仧道人和燚恴真人更不知老師東王公、師兄尨麒雙雙損落,黿獽道人被玄都**師擒拿,師娘西王母帶著水母、丙火和兯陞連西昆侖都不要了,遠走洪荒星空。否則的話,說不定這三仙直接出營請降,連戰都不戰了。
    正因有二十四都天星辰陣阻隔,西昆侖三仙根本不知地仙界上發生的事,還一心一意的人間輔佐項羽。雖然擔心受怕,生怕陳九公殺過來,但卻不敢違背老師東王公的命令。
    今日一聽漢中城上免戰牌去,楚王要出營叫陣,三仙不由得暗暗叫苦。
    “楚王!江東營聽命!”
    “楚王!……”
    項羽跨坐烏騅馬上,聽著麾下將領們傳來士卒結集完畢的口令,不住點頭,粗獷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楚王!楚王!”
    “嗯?”聽出是星辰真君的聲音,項羽回頭,見星辰真君、澐仧、燚恴三人快步走來。雖然不喜這三人優柔寡斷,但敵方有修士的存在,自己也需要這樣的幫手。
    將戟掛在得勝勾上,項羽拱手向三仙一禮,“今日一戰,還要依仗三位仙長。”
    面上露出為難之色,星辰真君長嘆一聲,“大王,且聽貧道一言?”
    項羽似乎猜到了星辰真君想要說什么,眉頭一皺,“仙長請講。”
    “大王,那劉邦退守漢中城,畏懼大王神勇,楚軍將士剽悍,不敢出城迎戰,故而一直高掛免戰牌。時至今日,楚軍摘下免戰牌,必是有所依仗,還望大王莫要中其詭計。”
    別說,星辰真君這番話說出來,項羽感覺有些道理。是啊,在城中老老實實的呆了半個多月了,今天突然就將免戰牌摘下去了,這里面能沒有事嗎?
    “若依仙長,吾等當如何行事?”
    聽項羽語氣中似有商量的余地,三仙心中大喜,澐仧道人連忙說道:“不若來日……”
    澐仧道人剛想說來日再戰,只聽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隨著腳步,還有一聲長音:“報……!”
    “帶上來!”項羽劍眉一挑,策馬轉過去,將三仙拋在了一旁。這也是正常,兩軍征戰,軍情極為重要。
    楚軍將士閃開一條路,身披黑甲的楚軍傳令兵一路小跑來在項羽馬前拜倒在地,“大王!漢軍派人送來書信!”
    “哦?呈上來!”
    有那項羽同族兄弟項莊上前,接過書信。這時的典籍是寫在竹簡上,而書信,多是寫在白色絹帛之上。項羽打開一看,哈哈大笑,“好個劉邦小兒,畏吾楚軍之威!”
    見項羽大笑,眾將不明,卻見項羽見信一拋,落在星辰真君面前。
    伸手將信抓在手中,星辰真君聽項羽道:“三位仙長,那劉邦小兒畏吾軍之威,不敢斗將,也不敢斗兵,更不敢斗戰。說是要與汝等斗法,此戰就交給三位仙長了!”
    “什么!”與項羽的輕松不同,三仙聞漢軍要求讓兩方修士斗法,心中慌亂不安。
    斗法,斗什么法啊?難道陳九公要殺我們?
    “三位仙長!三位仙長!”
    “啊?”星辰、澐仧、燚恴三人只道心顫抖,心驚肉跳。剛才說雙方交兵乃是楚軍詭計,現在是人家說要斗法,你總不能畏戰吧。
    “師兄,此事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星辰真君將心一橫,“出戰!”
    入人間已有三年,當年隨三仙而來的一萬天仙,在歷經數戰之后,如今僅剩千余。今日,星辰真君、澐仧道人、燚恴真人將這千人全部聚齊,看著這些人,星辰真君心底長嘆一聲。也不知道自己派去送信的人有沒有到達西昆侖,也不知老師何日能來相助。
    當三仙來在陣前時,發現在對面的,并不是陳九公,而是非常熟悉,曾經并肩作戰的玄都**師。
    “多年未見,三位道友可好?”
    三仙見是玄都,有些驚奇,但也向其回禮。
    這時,玄都**師淡淡一笑,說出一句讓三仙震驚萬分的話來。“三位道友可知東王道友已死?”
    “什么!”
    “不可能!”
    “老師!”
    “玄都,吾師玄功造化,豈會有失!”剛才還客客氣氣的,現在聽玄都**師這么說,燚恴真人勃然大怒。在洪荒,許多人一出世就沒有父母。所以,師徒關系是最密切的。而且,洪荒修士都有幾乎無盡的生命,師徒更能相互扶持,共同渡劫。
    現在聽玄都**師之言,三仙誰也不相信,還都怒視玄都。
    “三位道友!”玄都**師聲如洪鐘,在三仙心頭一震,“雖與三位相交不深,可三位道友也應知吾玄都,斷不會在此事上信口開河。”
    三仙聞言一怔,心頭憤怒進去,取而代之的是無限的悲憤之情。
    “玄……都道友,吾師真的……”星辰真君不由得開口問道,已經斬尸的強者,此時就希望剛才自己是聽錯了。
    搖了搖頭,玄都**師沉聲道:“昨日東王道友與陳九公戰于九天之上,東王道友損在陳九公手下。”
    “陳九公!不好!吾等中計了!”霎時間,三仙明了因果。知道為何陳九公要親至人間,為何這些日一直沒有現身。
    “老師!”一時間,饒是準圣,三仙也不禁心神激蕩,目中含淚。
    “兩位師弟,吾等速回地仙界!”
    “好!”聽星辰真君之言,澐仧道人和燚恴真人紛紛點頭。這二人此時就想回去,回到師娘身前,與同門師兄弟在一起。
    可這時,卻聽玄都**師說道:“三位不想為令師報仇?”
    三人聞言,一起轉身望著玄都**師,星辰真君長嘆一聲,“玄都道友,吾等無德無能,這人皇之爭,吾西昆侖不再參與,還望玄都道友放吾等離去。”
    要說報仇,現在的三仙是不指望了。老師東王公一死,以陳九公的神通和勢力,恐怕西昆侖一脈在短期之內都不會有報仇的機會。強自出手,可能會使西昆侖道統喪盡。現在三仙想做的就是先回西昆侖,若西王母等人不在西昆侖,就返回洪荒星空。靜修道法,積攢實力,日后再找機會報仇。
    這時,玄都**師微微搖頭,“善有善因,惡有惡果。西昆侖一脈妄助巫族禍亂人間,當有劫難,還請三位道友與吾上大赤天,向吾師請罪!”
    玄都**師話音剛落,只見星辰真君周身道袍無風自動,一把銀色彎刀現于掌中。“玄都,吾若不從,汝又能如何?”
    星辰真君一動,澐仧道人一推頂上三彩羽冠,羽冠上赤、紫、白三色光芒沖起。而那燚恴真人雙袖齊舞,飄然而起,浮在空中,整個人仿佛太陽星一般,放出萬丈光芒。
    看到三人一副要動手的樣子,孔丘、鄒衍、墨翟齊齊上前,各色光芒在三人身上閃爍。
    “三位道友。”玄都**師開口喚住三人,“讓吾與那三位做過一場吧!”
    “玄都道友你……”玄都此言,是說他要獨斗這星辰、澐仧、燚恴,讓孔丘、鄒衍、墨翟大為吃驚。但孔丘想起昨日玄都**師憑空出現在自己府中的一幕,心中暗生警惕。
    玄都**師袍袖一甩,玄都紫府劍落入手中,玄都持劍緩緩向前走去。玄都每邁出一步,星辰、澐仧、燚恴能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撲面而來。
    玄都步伐不快,一步步不動用一絲法力,但每踏出一步,就好像踏在西昆侖三仙心頭一般。
    “兩位師弟!一起出手!”知道緩解這種壓力最好的方法就是出手攻擊,星辰真君大喝一聲,縱身躍起,雙手持劍向玄都**師斬下。
    星辰真君一劍揮出,點點銀光隨劍而出,銀光在空中化作一顆顆星辰從空墜落。
    呼……
    眼看著那一顆巨大的星辰砸在玄都**師頂上,玄都的頭顱和這顆星辰比起來,說是芝麻和西瓜相比,都高抬玄都了。
    可當星辰砸在玄都頭上的一瞬間,沒有血光迸濺,只見那星辰一閃而沒,玄都完好無損的繼續向前行去。
    那鄒衍、墨翟見玄都神通,面上齊齊變色,墨翟驚呼道:“這是何等神通?”
    “好似陰陽兩儀之道。”鄒衍看著那視星辰如無物,一步步向前走去的玄都**師,眉頭一皺,“不,絕不是兩儀之道。”
    這時,孔丘的聲音在一旁響起,“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這恐怕是太極圖中衍化的太極之道。”
    “太極之道?”(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