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39 再無三清

眼見通天教主與道祖劍拔弩張,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
    其他四圣只感覺不可思議,這教派之爭,無非就是圣人之間的游戲罷了。截教滅了有怎樣,下次量劫重立便是了。弟子沒了也就沒了,混元圣人不死不滅,在無盡的歲月中,想收多少弟子沒有?
    若是因為這點事兒,就與道祖起了爭端,違背天道卻是大大不值。
    而截教弟子也都呆呆的望著通天教主,截教弟子雖不愿掌教圣人與老子、元始天尊為伍,但更不愿自家祖師因此事,違背天道而受罰。
    “老師……”無當圣母只事情輕重緩急,小聲提醒。
    可通天教主一擺手,來在道祖身前,指著老子、元始天尊正色道:“吾為截教教主,門下弟子為護教而亡!雖吾教滅,但非吾等無能,而是神通不及天數!但要吾與此二人為伍,吾截教弟子豈不白白枉死,通天又如去面對的起死去的弟子!”
    聞得通天教主,天道化身的鴻鈞道祖也是一愣,而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老子、元始臉上盡是羞愧。而通天教主身后殘余截教弟子拜倒在地,“教主圣明!教主圣壽無疆!”
    截教雖滅,但您永遠是我截教教主!截教雖破滅于天地之中,消失在天地之間,但卻永遠在每一個截教仙的心中。上至通天教主,下至任何一個弟子,都不會忘記自己身屬截教。
    “通天,汝想怎樣?”此時的道祖身上道袍無風自動,手中竹杖散發陣陣玄光。
    見道祖欲動自家教主,截教眾仙一齊怒喝,紛紛現出法器。法寶。
    “不要亂動!”
    通天教主眉頭一皺,示意眾弟子退后。通天教主來在鴻鈞道祖面前拜倒在地,連連叩首,“道祖在上,弟子通天有話!”
    混元圣人言出法隨!
    此時的通天教主卻是對道祖所言,但實是在以自己道心向天道起誓,此誓一出,便會得天道所認可。
    通天教主口中每一個字都傳遍三界任何一生靈耳中,傳遍洪荒每一處角落。
    “從今日起,只有再無盤古玉清圣人!只有截教通天教主!”
    再無盤古玉清圣人!只有截教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的話,讓老子、元始天尊面上鐵青。通天教主此言無疑是宣告,從今日起自己與老子、元始天尊斷絕兄弟關系,從今時起,再無盤古三清之名。
    通天教主話音一落,三界修士冥冥之中皆有感應,而這時道祖微微點頭,用手一指,老子和元始天尊手中的紅丸也俱都消失不見。
    事已至此,這紅丸卻是不必再吃,天道也不會再追究了。
    而這時,道祖手中竹杖一震,朗聲道:“從今日起,混元圣人不可擅入洪荒,非天地大劫不出!”
    道祖此言可不向讓三清吃紅丸那么簡單,那件事你可以斬斷因果。但這次是天道借道祖之口宣布對圣人的限制,如圣人違背,也只有死路一條。
    對于道祖的這條命令,眾人都是一驚。但陳九公卻是早已知道,此次量劫之后,會有這種情況。
    此時雖然武王尚未東征,但那卻是凡人的事。此戰截教數千修士損落,早已湊齊了封神榜上的三百六十五個神位。而其他損落的修士,雖然魂魄俱在封神臺內,但只要姜子牙宣讀封神榜冊封諸神之后,其他魂魄便可直入六道輪回轉世重生。
    所以,到此為止,這場天地大劫已經結束。從今日起,直至下一量劫到來,混元圣人不可現于洪荒之中。
    對于天道的這個命令,五圣倒無異意。作為圣人,本就不欲踏入洪荒,這種情況倒也可以接受。當然,天道的命令,你不接受也不行。
    道祖宣布完命令,就不在理會眾圣反應反應,直接駕云離去。
    “四位!”見道祖離去,通天教主看著四圣,淡淡道:“今日因,他日果,日后再見分曉。”
    說罷,通天教主回身對眾門徒道:“我們回去吧。”
    眾弟子紛紛應是,隨通天教主回東海金鰲島。
    望著通天離去,老子、元始天尊此次雖戰勝截教,但卻是得不償失,而且通天教主今日所為,讓老子、元始天尊有些慚愧。二圣也不多言,紛紛各回道場,從此不出。
    若說此次大戰的最大贏家,非西方二圣莫屬。不但在萬仙陣中度走三千截教修士,而且在因果牽連之下,破出玄門改西方教為佛教并未引來玄門四圣打壓,卻是一舉多得。
    師兄弟二人相視一笑,饒是阿彌陀佛多年疾苦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
    只聽準提佛母道:“吾西方教義,普渡眾生,千萬年來路漫漫、盡是險阻。師兄與我應竭盡全力,如今吾佛門興盛之機至矣,當真可喜可賀!”
    阿彌陀佛聞言卻是一愣,這位心思樸實的圣人不知自己師弟說這話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但師兄弟二人配合多年,阿彌陀佛知道自己師弟這么做就肯定有他的用意,當即點頭道稱是。
    準提佛母望著一旁元始天尊走后,留下來尚未散去的闡教弟子,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
    而當看見那身受重傷的燃燈道人時,準提佛母走上前去,故作驚訝,“道友這是……”
    今日一戰,闡教雖可成為勝利者,但此勝尚不如敗。
    在萬仙陣外,元始天尊被通天教主死死壓制,要不是西方二圣,恐怕闡教早已灰飛煙滅。而且截教弟子在戰斗中表現出來的精神,更是讓元始天尊感到羞愧。想自己精心挑選的十余位門下弟子,竟然不如通天教主廣開山門所納。
    所以戰后,元始天尊也不去看門下弟子,直接與老子離去。元始此舉卻是想讓自己這些弟子知恥而后勇,但是不知,如此可是給準提佛母留了空子。
    見準提佛母向自己走來,燃燈道人有些受寵若驚,“咳咳……在陣中受了些小傷,有勞圣人掛念了。”
    眼看玄門之中,截教已滅,而闡教之中這種情況,自己全勝之時尚且壓制不住廣成子等人,先在失去了全身法力就更別說了。
    如今佛門大興之事勢不可擋,燃燈卻是起了別樣的心思。
    同時,不光是燃燈,就連闡教十二金仙之中,也有些人的心活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