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393 血海枯(附斷更原因和道歉)

赤光一閃,穿越空間,向韓信頂門擊去。
    眼看韓信即將損命,孔丘不由得心神激蕩。有龍氣在身者,雖為假龍之氣,孔丘也不敢打殺,否則必損儒家氣運。
    玄都大法師作為人教副教主,雖無廢立人皇之能,但誅殺一假龍,不會有任何麻煩。而且玄都大法師的氣運,甚至還要在整個儒家之上,根本不會懼怕氣運損失。
    此時韓信盤膝于帳中,閉目打坐修煉上清仙法。那赤光一閃即至,韓信沒有絲毫察覺。
    孔丘絲毫不懷疑那道赤光能將韓信頭顱打碎,將元神絞殺。可在這時,一片金光出現,將韓信籠罩。看見金光,玄都大法師和孔丘一怔,定睛望去,只見一朵三品金蓮浮在韓信頂上。三品金蓮上發出陣陣金光,赤光被金光所阻。
    “寂滅金蓮!陳九公!”看到赤光打在金蓮上,頓時散開,并消散在金光之中。玄都大法師一怔,連忙飛身而起,立在空中以元神觀看四方。而孔丘退后數步,打量著左右。
    “陳九公不是……”玄都大法師立在空中,心念飛速轉動。來的時候,老子曾言陳九公三年不會現世。但看到三品金蓮的一剎那,玄都大法師下意識的,不由自主的選擇了逼退。襲殺截教弟子,這若是讓陳九公知道,必不會就此罷休。
    “嗯?”這時,玄都大法師和孔丘,看見一人從大帳之后走出。此人玄都大法師認得,正是陳九公門下首徒袁洪。
    拎著定海神針,袁洪目光掃過二人,面上盡是不屑之色。“一為有道真仙,一為禮儀教化的儒家之主,竟做出此等卑鄙之事!”
    “小輩找死!”看到是陳九公門下弟子袁洪,孔丘眼中寒光爆射,手臂狠狠一揮,儒道尺現于掌中。
    感覺到一股殺氣將自己罩住。袁洪身上冷汗淋漓,但想起在峨眉山時,師叔姚少司講述師門長輩萬仙陣中的英烈事跡,袁洪胸膛之中一股傲氣勃發,“汝等敢傷吾截教一人。吾師必滅汝道統!”
    聽袁洪之言。孔丘抓著儒道尺的手不禁一顫,冷哼一聲,儒道尺化作一道紫氣向袁洪打去。
    袁洪傲然挺立,手中現出定海神針。暴喝一聲,丈八鐵棒上金光萬道。
    “好了!”玄都大法師的聲音在二人耳旁想起,黑白二氣盤旋而成的陰陽魚出現在儒道尺和定海神針之間。打在陰陽魚上,儒道尺倒飛回孔丘手中,而持棒的袁洪感覺自己的鐵棒仿佛打在棉花上一般。著不上力道。
    “勾陳,吾非要害汝截教弟子,而是要指點那韓信一番。”
    袁洪聞言,心知玄都大法師說謊,但想起昨日老師善尸分身子鼠道人入人間后的交代,袁洪將定海神針收起,“吾教弟子,自有老師教導,無勞道長費心。”
    “卻是玄都孟浪了。他日必當面向紫薇弟子告罪。”說完,玄都大法師對身旁的孔丘道:“道友,你我回吧。”
    “好!”孔丘根本就沒有打殺袁洪的心思,特別是聽了袁洪那句話之后。與人教不同,人教講無為而治。若是不可,人教弟子可以全撤回大赤天。但儒家行嗎?不傳儒家法義了?雖往日陳九公自重身份,不與儒家普通弟子為難,但要是有人將其門下弟子打殺。以陳九公的脾氣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孔丘知道自己向袁洪出手,玄都大法師一定會阻攔。同時。儒道尺隨孔丘元神而動,就是玄都大法師不攔著,那一尺頂多是讓袁洪靜養幾天。這只不過是在面對袁洪威脅的時候,做做樣子罷了。現在玄都來在人間,孔丘什么事也不管了,既然玄都說回,那就回。
    看著玄都大法師和孔丘離去,袁洪伸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若說不怕死,那是不可能的。見二人飛離,袁洪想了想,覺得此事當稟報老師知曉。雖然老師本尊不在,但也得告訴那幾位師父,飛身而起,往人間外飛去。
    回到孔丘府中,孔丘面色鐵青,“玄都道友,今那項羽威脅赤帝皇位,又有截教之人插手,這該如何是好?”
    對孔丘搖了搖頭,玄都大法師道:“道友,如今陳九公氣運正盛,誰也拿他沒有辦法。”
    “難道就任由他陳九公門下篡奪人皇之位?”
    玄都大法師眉頭緊皺,沉吟片刻,“明日待吾出陣,助漢王擊敗項羽。”
    “有道友出手,自是大好。”聽玄都大法師此言,孔丘先是一喜,但又想起了什么,“不過那西昆侖星辰真君有些手段,道友還要多多留意。”
    ……
    且說袁洪飛出人間,穿過兩界屏障,出現在一片星空當中。“師父!師父!”
    一道銀光閃過,手持星辰幡的辰龍出現在一顆星辰上。
    看見辰龍,袁洪飛身上前,急道:“師父,那玄都入人間了。”雖然辰龍與陳九公為一體,但袁洪稱陳九公為老師,稱辰龍等人為師父,這是有區別的。
    “哦?”辰龍聞言一怔,“此言當真?”
    “弟子豈敢欺瞞師父?”
    辰龍倒不是懷疑袁洪,只是自己立陣于此,沒發現玄都大法師入陣,更沒發現他穿過大陣進入人間。若是說能夠直接不經過兩界屏障就進入人間,或許那后羿有這般手段,玄都嘛……難道太極圖中衍化的大道是空間之道。
    詢問了袁洪在人間遇到玄都大法師的情景,聽其描述玄都大法師的手段,辰龍暗自揣測那玄都施展的是何種大道法則。
    “汝且回人間,無需理會他人。”
    “弟子遵命!”袁洪向辰龍一拜,轉身回人間去了。這時,辰龍站起身來,揮動手中星辰幡。星辰幡招展,片刻之后道道銀光從四面八方飛來,子鼠、丑牛……十二元神齊聚。
    “辰龍道友,發生何事,喚吾等來此?”
    “不錯!”子鼠話音剛落,寅虎微微皺眉,“陳道友不在,吾等當穩守大陣才對。”
    見寅虎此言一出,其他人紛紛點頭,辰龍苦笑道:“諸位道友,玄都已入人間,你我還在此作甚?”
    “什么!”眾人瞠目結舌,卯兔急問道:“辰龍,此話當真?”
    “吾騙汝等作甚?”辰龍搖頭道,并將方才袁洪所講的向眾人道出。
    辰龍話音剛落,午馬冷哼一聲,“諸位道友,事已至此,你我當入人間,助韓信爭人皇之位!”
    “午馬!”子鼠道友捏著嘴邊細長的胡須,“休要胡言!”
    午馬性烈如火,聞言怒道:“吾如何胡言?玄都已入人間,你我留于此地何用?”
    午馬此言倒是不假,陳九公以二十四都天星辰陣籠罩人間,就是為了阻擋人教和儒、墨、陰陽三家互通。現在玄都大法師在眾人不知的情況前就潛入人間,有一次,就能有二次,就能有百次。既然大陣于此無用,為何還在此處空耗光陰。
    “諸位道友!”這時,一個陰冷的聲音響起,眾人的目光落在那整個人隱于黑袍中的巳蛇身上。這個渾身上下散發著陰氣的老者,一雙狹長的眸子中寒光流轉,“人間不可去。”
    “為何?”十二元辰中,巳蛇一向很少說話。但今日一說話就反對自己,午馬不禁有些不悅。
    瞥了午馬一眼,巳蛇陰冷的聲音再次從口中傳出,“就算吾等去了人間,又能作何?”
    “這……”巳蛇這么一問,反倒將午馬給問住了。
    只聽巳蛇又道:“去了,是助漢,還是助楚?”
    見眾人都不說話,子鼠道人暗暗向巳蛇豎起大拇指。這一句話,就問到點子上了。是助漢,還是助楚?就算是去了人間,幫劉邦也不對,幫項羽也不對。幫韓信?在這關頭,幫韓信就是幫項羽。要是項羽將劉邦滅了,本身龍氣自可凝形,
    “那吾等回光明山?”眾人半響不語,丑牛甕聲甕氣的問道。
    “不!”子鼠道人一雙小眼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吾等不回光明!”
    “難道還在此地?”
    聽亥豬所問,子鼠搖頭道:“且去叫上那十二位道友,吾等去南海!”
    “南海?”
    “不錯!”這時,子鼠道人的聲音如巳蛇那般陰冷,“他龍族今有大興之勢,吾等要壓壓他氣運!”
    雖為龍身,但辰龍是陳九公斬出的化身,是玄黃功德合星辰之力所出,與龍族沒有一點關系。只不過子鼠道人的話有些驚人,辰龍這才開口道:“子鼠道友,陳道友說那龍族氣運未絕,恐怕……”
    “無妨!”子鼠道人擺手道:“吾等此去非是要滅他龍族,不過是壓壓他氣運,殺殺他威風罷了!”
    “說的好!”
    突然,空間一顫,帝江出現在十二元辰面前。
    “帝江道友來了!”
    帝江桀桀一笑,“吾見大陣有不穩之勢,探查之下,發現是汝等相聚,這才來看看是否發生了什么事。聽道友要去找龍族麻煩,此事可為!”
    子鼠道人聞言一笑,“既然如此,吾等同去?”
    “你我一體,自是同去!”話音剛落,帝江之身一動,整個人消失在十二元辰面前。“勞諸位道友稍候,待吾喚起兄弟姐妹,你我就同往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