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392 冥河之殤

紫,這片天地之間,只有這個一個顏色。陳九公握住弒神槍的雙手微微顫抖,虎口處有鮮血流淌在槍身之上。
    東王公化作的那團紫光浮在陳九公身前不遠處,無窮的毀滅之氣席卷,無數白云遇毀滅之氣也都破散開來。
    那團紫光不住的變幻著形狀,最后化作一把紫色巨劍。巨劍一現,毀滅之氣更盛。
    陳九公面色大變,雙手一震弒神槍消失不見,混沌鐘從頂門飛出,在空中一轉,化作開天斧刃落在掌中。
    東王公這攻擊來的太猛了,十三招,陳九公已經擋了三招,剩下的十招,陳九公自問難敵。
    一時間,陳九公也發起狠來,既然擋不住,我就直接滅了你先。
    將開天斧刃合在雙掌之中,陳九公鼻孔之中竄出兩道紫氣,整個人飄然而起,雙臂揮動,狂暴的毀滅之氣挾裹一抹寒光斬破空間。這時,千丈之長的紫色巨劍狠狠斬出,與那一抹寒光相碰。
    萬里空間塌陷,寒光消散,紫劍劇烈顫抖。
    紫色巨劍顫動之中,劍身上紫光暗淡。陳九公顧不得肉身之痛,長嘯一聲,奮力揮臂,雙掌之間的開天斧刃上紫光萬丈。
    此時紫劍停止了顫抖,發出道道劍氣,劍氣縱橫,在劍身周圍旋轉。
    陳九公全力御使開天斧刃,開天斧刃上發出的萬丈紫光凝聚成巨大斧頭,狠狠向紫劍劈下。
    斧劍相碰,連碰五次,此時的陳九公全身是血。饒是惡尸分身所化盤古真身不過能御使開天斧刃發出兩次攻擊,陳九公肉身的強度根本無法與盤古真身相比。
    “堅持住!吾不能死……”陳九公狠狠的一咬舌尖,舌上流血,與口中流出的鮮血混在一起。
    “啊!”開天斧刃發出的毀滅之氣不但傷敵,而且傷己。當斧劍再碰兩記之后,陳九公腰部以下在毀滅之氣中化為烏有。
    當持開天斧刃揮出第八招時,腋下盡沒。可在這時。陳九公元神深處一陣顫抖,似乎落入無盡的混沌當中。
    “吾欲開天!”一個霸道的聲音,使陳九公為之一震。只見盤古立于混沌之中,手持開天斧,一斧向混沌斬去……
    在往下的景象。陳九公沒有看到。印在元神中的。只有那破開混沌的一斧。
    鮮血從手中流淌在開天斧刃之上,陳九公緩緩閉上雙眼,雙臂一揮,輕飄飄的劃出。仿佛不帶一絲煙火。
    一道紫光從開天斧刃上飛出,正迎上那斬下的紫色巨劍,紫色巨劍毫無征兆的散開,而僅剩下頭、肩、頸、臂的陳九公,在紫色巨劍泯滅之時。隨之化為烏有。
    ……
    清微天玉清境中,元始天尊再一次停止了講道。這位玉清圣人面上無有一絲表情,心中卻大為惱怒。“不知因果,不明天數,只能為他人作嫁。”
    這一次元始天尊停止講道,廣成子可不敢再問了。伸手拉了拉云中子衣袖,廣成子微微示意,讓這位深得老師喜愛的小師弟去問。
    云中點了點頭,剛想說話。卻聽元始天尊道:“云中子留下,其他人退去!”
    “是!”
    元始天尊說話了,即使眾仙在好奇也不敢多問,紛紛帶著門下弟子離去。
    “老師!”
    看了云中子一眼,元始天尊道:“且將盤古幡與吾!”
    聽元始天尊之言。云中子連忙取出盤古幡,雙手捧幡呈予元始天尊面前。
    將盤古拿在右手之中,元始天尊手上白光陣陣,白光從幡桿中而入。一道道狂暴的混沌劍氣從盤古幡上射出。
    元始天尊左袖一揮,一道白色光幕降下。道道混沌劍氣射在白色光幕上,盡數消失不見。
    這時元始天尊望著手中盤古幡,對云中子道:“汝可覺得這洪荒第一攻擊靈寶名過其實?”
    “這……弟子絕無此念!”其實元始天尊這一問,是問到了云中子心坎上。而且不光云中子有這疑問,闡教眾仙皆有這般想法。云中子拿著盤古幡與陳九公爭斗數次,即使云中子沒能將這寶物完全煉化,而且僅僅是斬去一尸的準圣修為,可這盤古幡在爭斗中展現出來的威力,根本不符合其洪荒第一攻擊至寶應有的威力。
    一手持幡桿,一手在幡面上摩挲,元始天尊手上白光一閃,盤古幡那古樸的幡面上出現一道道紫色條紋,這些紫色條紋凝聚成一幅玄之又玄的圖案。
    這圖案在盤古幡上出現,億萬紫光將盤古幡籠罩。元始天尊神色肅穆,打出道道法決在盤古幡上,盤古幡連抖三下,通體紫光消散,落在元始天尊雙膝之上。
    袍袖一卷,盤古幡飛在云中子面前,元始天尊淡淡道:“三大先天至寶,混沌鐘主防,盤古幡主攻,雖陳九公參悟毀滅之道,可將混沌鐘化為開天斧刃,但洪荒第一攻擊靈寶也當為盤古幡。”說到此處,元始天尊頓了一頓,“第一毀滅至寶,也為盤古幡!”
    “毀滅至寶?”
    “不錯!”元始天尊沉聲道:“此寶威力之大,準圣難御。故而當年吾將此寶封印,今汝從杏黃旗中悟得戊土之道,為師將此寶解封。待汝斬去善尸后,為師就將此寶交汝煉化。”
    “老師!”
    “不必多言!”元始天尊二目之中寒光流轉,“此次量劫,人教不會動陳九公。但量劫之后,他人教還得與吾闡教聯手,將那陳九公誅殺!”
    ……
    大赤天中,老子微闔的雙目中寒光陣陣,恭恭敬敬立于一旁的玄都大法師心頭微顫。拜在老師門下數萬年,從沒見過老子這般生氣。都說圣人喜怒不形于色,以淡然無為著稱的老子更是這般。今日在弟子面前有顯露這般神色,足以說明老子的怒氣達到了頂點。
    “玄都,太極之道參悟得如何?”
    突然聽到老子開口詢問,玄都大法師連忙應道:“回老師,太極之道玄妙無窮,難有進寸。”
    聽玄都大法師之言,老子并未失望,點了點頭道:“太極之道以柔克剛,或許只有此道,方能與毀滅之道相爭!”
    老子這么說,玄都大法師哪能不明白老子的意思,“老師,弟子剛參悟太極之道不久,遠比不得陳九公的毀滅之道。”
    “無法。”老子眼中精光一閃,“此次量劫,吾人教還不會和他陳九公對上。”說到此處,老子袍袖一卷,八卦爐開,爐中有九九八十一枚金丹飛出。老子手上赤光一閃,紫金紅葫蘆飛出,葫蘆口向下,無數金丹自動飛入紫金紅葫蘆中。
    用手一指,紫金紅葫蘆落在玄都大法師面前,老子道:“且入人間,將這些金丹交予孔丘手中。”
    “老師,那人間外陳九公留下的陣法……”
    “去吧。”老子輕輕搖頭,緩緩說道:“陳九公毀滅之道將成,汝也無需隱藏了。”
    “是!”玄都大法師向老子躬身一拜,捧著紫金紅葫蘆退出八景宮。
    出了八景宮來在大赤天外,太極圖從玄都大法師袖中滑出,落在其手中。
    玄都大法師將太極圖一抖,一個巨大的陰陽魚出現在玄都大法師身后,黑白二色光芒大作,玄都大法師消失在大赤天外。
    當玄都大法師在出現時,人已在人間漢中城中,而且出現在孔丘面前。
    看著突然出現的玄都大法師,孔丘大驚失色。若不是親眼看見,孔丘絕不會發現玄都。還好雙方是友非敵,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玄都道友……”
    知道孔丘想要問什么,玄都大法師袍袖一卷,紫金紅葫蘆出現在孔丘面前。“孔丘道友,這葫蘆中有吾師所煉九轉金丹百枚。”
    雙手接過紫金紅葫蘆,孔丘先是將其收入袖中,而后向南方遙拜,口稱:“孔丘拜謝太清圣人賜丹!”
    “道友,如今人間局勢如何?”
    聽玄都大法師問起此事,孔丘急道,“道友速與吾來!”
    玄都大法師隨孔丘出府,順著孔丘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漢中成外地漢軍大營上空,一道白氣,一會兒化作龍形,一會兒龍形又散開。
    “那是……”
    “玄都道友有所不知,此人名喚韓信,是截教弟子!”
    “截教弟子!”玄都大法師聞言,心頭一顫,暗呼不好。“道友速與吾往軍中一行。”
    “好!”
    出了漢中城,來在城外軍營之中,玄都大法師和孔丘行于大營之中,那些巡夜的將士,無一人能見二人行蹤。
    來在主帥帳前,玄都大法師見帳中隱隱有火光,運玄功于目,牛皮所制大帳無法阻擋玄都目光。
    只見帳中韓信閉目打坐,周身隱隱有青光閃動。
    “上清仙法!是截教弟子沒錯!”玄都大法師心頭一動,又往軍營上望去,只見那白氣化龍,不由得喃喃自語,“好個辛金之命,若得機運,卻可得人皇之位。”
    “玄都道友,這該如何是好?”
    玄都大法師沒有回答孔丘的話,倒是以行動告訴孔丘自己的選擇。只見玄都大法師屈指一彈,一道赤光破開空間,出現在大帳之中,直向韓信頂門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