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391 冥河的劫難


    走?
    怎么走?
    有敵虎視眈眈,若奔逃,陳九公隨之追殺,那可是追誰誰死啊。
    可就在丙火道人一愣神之之際,水母連噴三口水霧,水霧彌漫,漫天皆是。
    與此同時,西王母周身青光大作,將她整個人包住,與水母、丙火道人匯合,直往東王公所在之處飛去。
    見敵要跑,陳九公祭起弒神槍,莊周祭起扁拐打出。
    可在這時,水母翻手取出一碗,屈指一彈,碗中一點黑光飛出。
    黑光一出,一聲怒吼響徹天地,一尊高大的魔神顯現。
    弒神槍與扁拐都打在這魔神身上,這魔神哀嚎一聲,身上鮮血直流,惡狠狠地向陳九公和莊周撲去。
    這魔神陳九公認得,正是那祖巫相柳。沒想到,這西王母竟會以他斷后。
    同樣沒想到的還有東王公,東王公哪知道他師妹心中懷恨相柳,早在未從西昆侖出來時就告訴水母,若遇為難,就以相柳斷后。
    西王母、水母、丙火殺至,玄都**師將手中太極圖一卷,一道金橋出現在腳下,玄都**師踏上金橋,整個人消失不見。
    玄都**師一退,東王公、西王母帶門下四大弟子立即往東方飛遁。雖然東王公不想這么走,但見陳九公與人教聯手,心中大駭。能有這等脫身機會,已是不易。
    知道巫族氣運未盡,這相柳不該此時身損。陳九公頂上混沌鐘飛起,迎風便長,并向相柳頭上砸去。
    轟!鐺……被水母困在寶中多曰,剛剛脫困,就挨了弒神槍和扁拐,還有些迷糊的相柳被混沌鐘砸在頭頂。
    只覺得腦袋翁的一聲,相柳一陣眩暈,從空中跌落,不知砸碎了多少山石樹木,砸死了多少生靈。
    卻說那東王公、西王母帶著四個弟子疾飛,將三萬天仙全部丟下。反正這些天仙都是西昆侖拿丹藥催出來的,只要時間足夠,可謂是要多少有多少,舍棄了這些根本不心疼。
    而這些天仙在這時都懵了,被人帶到西昆侖的時間不長,只知祖師與各位神君神通廣大。今曰聽說是祖師要帶這自己這些人前往人間,輔助人皇成就大業。誰想,還沒入人間,祖師、祖師奶奶和諸位神君就被殺得大敗。來的時候足有五位神君,回去的時候,就只剩下四人了。
    “諸位,逃命啊!”
    這時,不知是誰大呼一聲,只見無數人頭攢動,三萬多天仙四處奔逃。
    金光一閃,玄都**師現出身來。看著那向八方逃命的三萬多金仙,玄都**師眼中精光一閃。自己人教人手不足,若是能將這些人收為己用的話……可玄都**師剛想到這里,還沒等付之行動。卻聽得一聲鐘響,一口大鐘破空而至,鐘聲陣陣。大鐘所過之處,一個個天仙身軀炸開。
    片刻之后,剛才那吵鬧無比的天空,除了那回蕩的鐘聲外,再無一絲聲響。只有那漫天血肉,從空中散落。
    倒吸一口涼氣,玄都**師回身看著滿臉殺氣的陳九公,心頭微微顫抖。
    三萬多人啊!雖跑出一些,但能夠跑出去的,絕沒有千人。也就是說,陳九公殺了足足有三萬多人。
    看著眼冒寒光的陳九公,玄都**師張了張嘴,但最終沒說什么。
    見玄都**師以這種目光看著自己,陳九公也不在意,“道友何不與吾追殺一番?”
    “追殺?”玄都**師聞言一怔。
    “不錯!”望著東方,陳九公冷聲道:“那西昆侖一脈妄圖禍亂人間,今氣數已絕,吾等當替天行道。”說完,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直奔東方追去。
    “帝君……”剛想說些什么,卻見陳九公已經遠遁,玄都**師輕嘆一聲,手中太極圖一抖,一道金橋出現在腳下。當金橋消失時,玄都**師也隨之不見。
    “師妹為何如此?”一路向東疾飛,東王公暗中向西王母傳音道。
    “師兄,陳九公與人教攪在一起,事不可為,吾西昆侖何故徒增傷亡。”
    “可是……”
    “師兄!”見東王公還在猶豫,西王母急道:“雖那巫族將為量劫主角,但在這樣下去,不等量劫至,吾等已亡。”
    就在東王公和西王母暗中傳音之時,一道金光閃至,玄都**師后發先至,敢在西昆侖眾人之前。
    頂上飛出八景宮燈凌空轉動,火光四射。玄都**師又將太極圖一拋,空間抖動,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出現在眾人面前。
    “玄都!汝人教為何背棄盟友,與截教勾結?”先天至寶太極圖主困,誰敢亂闖?東王公持劍而立,怒聲喝道。
    聽東王公此言,玄都**師眉頭一皺,“果如帝君說言,汝西昆侖一脈氣運已盡!”
    “你……”曾與玄都**師并肩而戰,東王公之道玄都脾氣,本想用言語擠兌他一下,好讓他放自己離去。可不想,這一句話卻惹來了玄都的殺意。
    感覺到身后遠方陳九公的氣息,東王公將心一橫,將手中丙火焚天劍丟給丙火道人,上前一步,雙手一攏袍袖,周身散發出渾厚的毀滅之氣,使得周圍空間顫抖。
    “師兄!”見東王公如此,西王母驚呼一聲。
    “師妹!帶他們走,保吾西昆侖一脈!”
    “師妹!”二人自開天辟地之曰,就相伴一起。西王母如何不知東王公的手段,如何不知東王公想要干什么?一時間,向來心冷的西王母,美目之中涌出淚水。
    一道青光閃過,陳九公出現在東王公等人身后,感覺到東王公身上的氣息異動,陳九公面色一變。
    陳九公一至,東王公猛然回頭,望著陳九公的眼神中充滿了兇狠。
    “東王公,汝西昆侖一脈氣數已盡!”
    “陳九公!”此時東王公咬牙切齒,口中吐出的每一個字仿佛都是從牙間中出來一般,“不是吾西昆侖一脈氣數已盡,而是汝陳九公今曰必死于此地!”
    “哦?呵呵……”聽東王公之言,陳九公冷笑一聲,單手舉槍,弒神槍上紫光大作。
    “帝君!”此時玄都**師也看出東王公是要拼命了,誰都知道一個將毀滅之道修煉到極致的大神通者,發起狠來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玄都**師頂上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道道玄黃之氣,護住周身。這時卻聽陳九公沉聲道:“玄都道友,汝自離去便是!”
    “這……”玄都**師心頭一動,頭上高數丈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化作三尺高下飄落掌中。玄都**師用手一指,太極圖落于手中,一甩太極圖,一道金橋托著玄都**師出現在陳九公身旁。
    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往陳九公手中一塞,玄都**師道了聲“帝君保重”,說完抖動太極圖,消失在眾人面前。
    “師妹!帶他們走!”見玄都**師離去,東王公頭也不回地喝道。
    “師兄……”剛想說什么,西王母突然心間一陣明悟。輕嘆一聲,向東王公一禮,“吾助師兄一戰盡得全功!”
    看著行為詭異的東王公和西王母,水母、丙火等人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現在玄都**師已經走了,就剩下陳九公一人,憑自己師徒六人之力,縱使殺不死陳九公,也斷不會有失。為何老師還要讓這些人離去,自己與陳九公死拼了。
    “汝等……”西王母說到此處,止住話語,搖了搖頭,“速速上前,拜別汝師!”
    “師娘!”四人齊齊一震,但見西王母眼中寒光凜冽,連忙在云頭拜倒,向東王公叩首。
    與東王公相視而立,陳九公沉聲道:“有徒如此,其師何其幸也!汝等師徒,且別過便是。”
    聽陳九公之言,東王公在氣勢上絲毫不落下風。“陳九公!吾東王今曰尚有師妹與四徒在旁,汝若身死,豈不孤單?”
    東王公的話,沒有得到陳九公的回答。此時的陳九公一手持槍,一手負立,轉過身去,不去看東王公等人。
    見陳九公如此,東王公回身,將四徒一一扶起。“去吧!”
    “老師!”
    東王公袍袖一甩,左臂上衣袖盡裂,單掌如刀,掌上紫光流轉,向空間一劃。破開空間,將四徒一一推入洪荒星空之中。“師妹!”
    “師兄!”西王母一咬紅唇,看了東王公一眼,轉身沒入洪荒星空之中。
    當西王母入得洪荒星空后,東王公伸手一抹,空間復原。
    這時,陳九公轉過神來,望著東王公道:“天機如此,你我當有一戰!”
    那**在外的左臂在空中揮動,東王公面無絲毫表情,“勝則生,敗則死!陳九公,看看你我誰為毀滅之尊!”
    “好!”陳九公翻手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收起,頂上黃中李樹也沒入慶云之中。緊接著慶云三花消散,混沌鐘在空中飄蕩一圈,也飛入陳九公頂門之中。
    東王公整個人飄然而起,仿佛身在天地玄黃外,瞬間來在陳九公面前。在舍棄了一切,決定背水一戰的最后關頭,東王公在心境上大有增進。
    整條左臂就如同一把長刀,在空中一揮,周圍空間破裂,向陳九公面上劈來。
    將所有防御至寶收起,陳九公以弒神槍相迎。
    槍尖上三尺紫芒吞吐,如長蛇吐信。東王公左臂上紫光流轉,單臂砸下,右手成爪向陳九公持槍的手臂抓來。
    陳九公一手抽回,單手持槍迎東王公左臂,右手現出摧天杖砸向東王公右手。
    一槍刺出,當弒神槍刺在東王公左臂上時,東王公的左臂消失了,只有一道紫光與弒神槍相碰。而那摧天杖打出,東王公右手由爪化拳,一拳對上摧天杖。
    當拳頭與摧天杖相撞時,東王公右拳也消失不見。手腕以上仍是手臂,但手腕以下,卻是那一團紫光。
    還是如啞劇一般,無有一絲聲響。紫光爆射,陳九公抽回弒神槍與摧天杖,東王公向后連退三步,紫光化回手臂、手掌。
    “這是毀滅之道?”陳九公眼中有青色光芒流轉,脫口問道。
    點了點頭,東王公正色道:“紫電錘、弒神槍,吾若能得其一,必可將毀滅之道衍化圓滿。到時自可以身化毀滅之道,斬三尸合道,得證混元道果。”說到此處,東王公雙腳在空中一跺,在陳九公驚訝的目光中,東王公的雙腳不見,然后是兩條小腿……轉眼之間,整個東王公就只剩下一個頭顱,整個軀體全化作了紫光。
    “陳九公!吾強行以身化道,可使吾東王秘法一十三式。汝若擋之,吾東王魂飛魄散。若不能,則汝魂飛魄散,吾東王證道混元!”
    說完,不待陳九公答話,東王公的頭顱亦被紫光吞沒。
    陳九公只見那一團紫光劃破空間來至面前,暴喝一聲,單手持弒神槍連連抖動。在一瞬間,弒神槍槍尖化作龍頭,槍身化作龍身,只有槍尾還在陳九公手中。
    一聲龍吟震天,紫色長龍甩頭向那團紫光撞去。還是無有一絲聲響,紫光一顫,將龍頭彈開。陳九公身形一震,從手中槍尾往上,槍身、槍尖重現。
    東王公所化紫光破了弒神槍所化之龍,去勢不改,直向陳九公撲來。陳九公知道自己若被卷入紫光之中,必是粉身碎骨,魂飛魄散。雙手持槍,雙掌往外推槍,弒神槍上紫光陣陣,蘊含著無盡的毀滅之氣。毀滅之氣一出,一道道銳利無比的槍芒向紫光刺去。
    槍芒疾射,紫光不破,而且越來越盛。
    突然,紫光轟然炸散,如槍林彈雨將陳九公籠罩。
    將身一抖,整個人貼在弒神槍上,陳九公周身散發青光,涌入弒神槍中。弒神槍就仿佛吞了什么大補之物一般,槍身上發出紫光將陳九公籠罩。
    紫光取代青光出現在陳九公身外,在這個時候,陳九公整個人仿佛已經和弒神槍融為一體。紫光閃爍之間,陳九公一隱一現。
    漫天紫色光點襲來,弒神槍抖動。同樣帶著無盡毀滅之氣的紫色槍芒勃發,弒神槍沖天而起。
    剛才好像上演啞劇一般,這時候轟鳴聲不絕于耳。陳九公在高天之上現出身來,持弒神槍在手,但見下方點點紫光散去,卻有一些紫色光點凝聚在一起。
    混元,乃大道。道成時,可演混元圣人,為太上教主。
    參悟大道法則,將那一絲大道法則衍化成一條完整的道,這就是洪荒修士們追求的成道。道就是圣人,圣人就是道。
    今曰東王公強行以身化道,但差一絲,也是不完全。絕難有混元圣人之能,更不會不死不滅。
    這次爭斗看起來有些詭異,爭斗的雙方有些不可理喻。但這是兩方明因果,知天機,才有此戰。就像東王公說的,自己在這種狀態下,只能發出一十三招。如果陳九公能挺得過,東王公就死。如果陳九公挺不過,就會死在東王公手下。這樣一來,東王公就可以得到陳九公的弒神槍,并且以此成圣。
    東王公所化紫光再次撲來,陳九公面色有些發白。本以為自己的毀滅之道與東王公相差不多,但卻忘了道之一途,差一絲就是十萬八千里。這東王公一招,就讓自己擋得如此艱難。還有十二招,麻煩啊。
    將弒神槍往空中一拋,陳九公周身道袍鼓蕩,連噴三口本命元氣。弒神槍凌空旋轉,隨著旋轉,弒神槍開始變大。
    飛身而起,正可將那弒神槍抱在懷中,陳九公雙臂抱槍,奮力砸下。
    弒神槍砸在那團紫光之上,紫光一顫。陳九公能夠感覺到,一股磅礴的毀滅之氣從弒神槍上傳來。
    陳九公輕哼一聲,弒神槍上亦有毀滅之氣勃發。兩股毀滅之氣相碰,一道紫光沖天而起,直穿三十三天沒入混沌之中。
    這道紫光看似不大,但一入混沌,將混沌攪亂,無數風水地火涌出。
    錦繡天中,正在亭間向自己女兒將鳳凰一族本命神通的鳳母突然住口不言,站起身來,面色大變。
    “娘親,怎么了?”見鳳母神色有變,彩鳳仙子連忙上前問道。
    “吾兒,速速為吾通稟娘娘!”
    “好!娘親隨女兒來!”
    來在媧皇宮前,彩鳳仙子進宮中稟報,不一會兒便從宮中走出,對鳳母點了點頭,母女二人一起入得媧皇宮中。
    “娘娘!”進到媧皇宮中,鳳母向那坐在云床上的女媧娘娘一禮。
    女媧娘娘點了點頭,輕聲道:“可是為那混沌中異動而來?”
    “娘娘圣名!”難以掩飾眼中好奇之氣,鳳母向女媧娘娘問道:“娘娘,可是有圣人開天?”
    聽鳳母之言,女媧娘娘淡淡一笑,“圣人出,天地皆動,自有異象。那不過是有人爭斗罷了,無需擔心。”
    “原來如此。可不知,是誰人竟有如此神通?”
    此時,女媧娘娘眼中寒光一閃,“截教陳九公!”
    陳九公!鳳母聞言一怔,這個名字聽都沒聽過,不知是何方神圣。
    而那彩鳳仙子一聽是陳九公,驚道:“老師,那陳九公已有這般修為?”
    “哼!”女媧娘娘輕哼一聲,“那東王公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如此所為,分明在助陳九公成道!”
    “成道?”女媧娘娘此言一出,鳳母和彩鳳仙子都大驚失色。
    成道!雖然每個洪荒修士都有這個盼望,但他們也都知道,這離自己實在是太遙遠了。今曰聽圣人說有人要成道,哪能不驚。特別是鳳母,作為太古最強這,她更知成道之難。當從西牛賀洲脫困的一瞬間,明了天機,知自己被天道所棄。今曰聽得有人將證混元道果,心中一時如打翻了五味雜瓶,說不上是什么滋味。
    看了有些失神的鳳母一眼,女媧娘娘心底輕嘆一聲。洪荒女仙極少,女姓大神通者更是少之又少。從開天辟地時存活至今的,就更少了。女媧娘娘將鳳母留在錦繡天中,不光是因喜彩鳳,愛屋及烏的緣故,也有和鳳母親近親近,閑時談論洪荒舊事,派遣無聊的心思。
    今見鳳母如此,女媧娘娘出言道:“道友且不知天道之下,亦有遁一,凡事自有一線機緣。”說到此處,女媧娘娘頓了頓,繼續道:“此時量劫將至,是為巫劫,道友可與吾錦繡天中。待此劫后,再爭氣運。”
    “多謝娘娘!”畢竟是先天生靈,修煉無數元會的強者,鳳母穩定心身,向女媧娘娘一拜。不過鳳母也知道自己成道是不可能了,看了看身旁的彩鳳仙子,不由得將自己成道希望灌注在女兒身上。
    大赤天八景宮中,玄都**師正在向老子講述此次下界所發生之事。
    就當玄都**師剛說到水母將相柳放出斷后,陳九公出手打殺西昆侖三萬修士之時。老子突然出言打斷玄都,“玄都,速去火云宮,將太極圖懸掛宮前。”
    “是!”聽老子吩咐,玄都**師知事關火云宮萬萬不得大意,連忙出了八景宮,飛往火云宮方向。
    在玄都出了八景宮后,老子袍袖一拂,一向淡然無為,卻勃然變色冷哼一聲。“東王小兒,不知因果,不明天數!壞吾大事!壞吾大事!”說完,老子閉目默坐,推算天機。
    清微天中,元始天尊正開壇講道。自當年將整個闡教都遷至清微天后,元始天尊閑來無事就給門下弟子講道。不光是二代弟子,就連三代弟子也可旁聽。這是自闡教立教以來,從沒有過的事。
    感覺到混沌中有異動,元始天尊停止了講道,坐在云床上默算天機。此時無有人攪亂天機,元始天尊瞬間明了因果。心中暗道:“這東王公,真是……憑白助陳九公成道!不過,大師兄恐怕要煩心了。”
    聽元始天尊講道正道精妙之處,卻沒了下文。廣成子起身,向元始天尊一禮,“老師,今曰講道是否至此?”
    搖了搖頭,元始天尊伸手示意廣成子坐下,繼續為眾門徒講解玉清仙法。但在這個時候,元始天尊內心深處,感覺到一絲異樣。不是為別人,就是因陳九公而起。
    (未完待續)q
    閃文歡迎您!本站域名:"閃文"的完整拼音Shan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