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381 祖龍取九鼎九龍鼎化形

光明山羅浮洞前……臉怒氣的玄都大法師對陳十公怒道:“帝君為何讓那巫族得入人間?”
    “道友莫惱。”不管怎么說,陳九公與那太清圣人有約定,還以此為由,使截教勢力滲入南瞻部洲。此時被玄都找上門來,陳九公難免有些尷尬。
    當日與祖龍賭斗,陳九公招回二十四分身相助。二十四分身一撤,那二十四都天星辰陣自然散去。若非如此,三千巫人不可能入人間,項羽也不會有幫手,更不會率部反撲,與劉邦再次形成隔黃河相望的局面。
    若是劉邦圍困江東,即使人間震動,遭難的也未必是漢軍。現在可好,漢軍一敗涂地,退回漢中。若非漢中是劉邦起兵之處,又有山川險峻,易守難攻的話,項羽此時已經蕩平天下得人皇之位了。
    今日本想為門下弟子講道,剛喚童子撞鐘,卻見怒氣沖沖的玄都大法師從天而降。
    被玄都大法師質問后,陳九公默算人間局勢,發現此時人間之局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歷史當中。
    看著滿面怒容的玄都大法師,陳九公拱手一禮,“事出有因,但確是九公之失。道友放心,吾這就親往人間一行!”若是不喚回二十四大分身,陳九公恐怕難勝祖龍口但即使如此,也是違背了自己與人教的約定,確實理虧。
    見陳九公一臉正色,又言要親往人間,玄都大法師怒氣稍散。以陳九公的手段,入了人間,就算東王公親自出山,也是枉然。如此一來劉邦不過是損了些將士罷了。
    想到此處玄都大法師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對玄都大法師的態度,陳九公并不在意,命童子飛往山下,將六耳喚至羅浮洞。
    此時六耳正在山下的上仙宮中,為同門師弟、師妹們講道,見一道青光從光明山上飛下,站起身來,對身旁的仲由道:“師弟,且去將那童子帶來。”
    “是!”仲由從蒲團上站起身來走出上仙宮,見是金霞轉世之后服侍陳九公的青云童子,“童兒何來?”
    向仲由一禮,青云童子道:“仲由師兄,老爺招六耳師兄上山。”
    “好,吾即將此事稟與師兄,童兒且回稟老師。”
    “是!”
    青云童子離去仲由回到上仙宮中,將陳九公相招之事告知六耳。六耳連忙起身,出上仙宮往光明山上行去。
    來在羅浮洞中,見陳九公坐在蒲團之上,六耳上前參拜后,坐在屬于自己的蒲團之上。
    “六耳,如今吾截教五、六代弟子之中,成仙道者幾許?未成仙道者又有幾人?”
    聽陳九公之間,六耳當即脫口而出,“回老師,吾截教五、六代弟子共五千七百一十六人,成仙道者一千二百三十九人,其余弟子皆未成仙道者。”
    “二千二百三十九人?”陳九公點了點頭,“這些弟子中六代弟子幾許?”
    “回老師,六代弟子成仙道者少之又少,僅有一百八十三人。”
    聽完六耳所述,陳九公心中暗嘆自己截教根基不足。嗯那西昆侖一脈在洪荒星空中發展數萬年,隨便就可以派出一萬天仙,自己截教上下加在一起也不過萬。但陳九公也知,自己光明山發展千年,能有這般勢力已經不錯了。與通天教主門人不同,自己門下三四代弟子多為凡人之身。根本比不得自己那些師伯、師叔,都是上古生靈化形,有的一化形就有天仙、地仙的修為。
    “六耳!”
    “弟子在!”
    “傳吾命!明日午時,截教五代弟子,成仙道者,齊聚上仙宮前!”
    “弟子記下了。”
    “再傳令至光明山,命光明山調三萬精兵!”
    “是!”
    這時,見陳九公不再說話,六耳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敢問老師,這是要與何方動兵?”
    “人間!”
    “人間?”六耳聞言一怔,“不知老師欲遣何人為帥?”
    “此次為師親率門下入人間!”
    “老師!常言道:師長有事,弟子負其勞!人間之地,吾等前去即可,老師一教之尊,豈可輕往?”
    看了看六耳,陳九公微微一笑,“汝有所不知,此次人間之事至關重要,需為師親往!”
    本以為還是輔佐人皇,現在聽陳九公這么說,六耳就不再相勸。”弟子請隨侍老師左右!”
    “不用!”陳九公沉聲道:“汝好生留在山中,照看汝那一眾師弟、師妹。”
    “是!”
    次日午時未至之前,截教五代弟子中成仙道者皆在上仙宮前匯聚。陳九公說是讓他們午時齊聚,誰敢晚到,午時之前,就以從光明山四周趕來。
    帶著眾師弟、師妹從上仙宮中走出,六耳運玄功于目,往東方觀之。只見一道青光從東方飛來,六耳連忙對身旁師弟、師妹們道:“速速與吾去迎大師兄!”
    “大師兄?”剛入門不久的蝎玉,性子甚是活脫,向旁邊的紅孩兒問道:“小師兄,大師兄是誰?”
    看了蝎玉一眼,紅孩兒對她給自己的稱呼十分不滿。雖出世的年月比蝎玉早多了,但紅孩兒卻是一副童子模樣,而且生的粉嫩,蝎玉、和朱氏七女經常逗他。
    這時,是顏回輕咳兩聲,“師妹莫要玩鬧,一會兒見了大師兄,切不可如此。”
    “小妹謹遵師兄教誨!”顏回為人十分嚴肅,他一開口,蝎玉頓時露出個怕怕的表情。
    見蝎玉如此,鬼谷子淡淡一笑,對蝎玉、千目和朱氏七女這些新入門的師弟、師妹道:“大師兄為人豪爽,師弟、師妹們一會兒好生向師兄行禮,大師兄必有見面禮。”
    鬼谷子此言一出,蝎玉、千目和朱氏七女眼前一亮,頓時心里充滿了好奇和期盼。而旁邊的冉耕聽鬼谷子之言不由得啞然失笑。
    聽冉耕發笑鬼谷子向冉耕道:“師弟莫要發笑,且不知大師兄的脾氣,若予諸位師弟、師妹好處,也不會少了吾等?”
    “哈哈……”
    鬼谷子聲音雖不大,但卻不瞞人。眾人聞言齊齊大笑,六耳搖頭笑道:好了!諸位師弟、師妹,大師黑來了!”說著,六耳躬身一禮,高呼:“見過大師兄!”
    “見過大師兄!”
    “哈哈!諸位師兄、師妹!想煞袁洪也!”一道青光落下,身穿青色道袍,卻顯得粗獷無比的袁洪出現在眾人面前。大呼一聲,袁洪一把將六耳抱在懷中,大手還在六耳頭上使勁的揉了兩下,“小六耳,可曾想念為兄?”此時面前這些師弟、師妹,袁洪雖見過不少,但與六耳最熟。自六耳之后,仲由等人被陳九公從人間帶回的時候,袁洪就已經不在光明山了。這些年雖見過幾次,但總不如與六耳的關系這樣密切。
    可被袁洪抱在懷中,六耳知覺得眼前一黑,大呼完了。自己多年來在師弟、師妹面前的積累的威望,被袁洪這一抱、一揉就給弄沒了。
    感覺到六耳有些掙扎,袁洪只以為是師弟心中激蕩,不由得哈哈大笑,巴掌在六耳背上連拍三下,“六耳,快讓為兄認認這新入門的師弟、師妹。”
    雖為混世四猴之一,但六耳與其他三猴不同的是,他不修肉身。根本不修九轉玄功,只修上清仙法。修道年月不長,肉身打熬的不夠強,讓袁洪這么一拍,差點背過氣去。
    好不容易從袁洪手中脫身,六耳目光從強忍著笑意的師弟、師妹面上掃過,心中暗暗安定主意,明日一定要找個機會,讓他們將黃庭抄上百遍。
    “新入門的師弟、師妹們,還不過來拜見大師兄!”
    聽六耳之言,蝎玉最先上前,向袁洪一禮,“蝎玉拜貝大師兄!”
    “好說!好說!”
    這時那紅孩兒咧嘴一笑,“蝎玉師妹,不是總想著當妖王嗎?咱們大師兄可是萬里花果山之主,手下七十二洞妖王,威震一方啊!”
    “這么厲害!”蝎玉聞言,美目中光芒流轉。
    袁洪哈哈一笑,指著紅孩兒罵道:“汝這火娃,提這個作甚!”
    紅孩兒干笑一聲,“大師兄花果山周圍可有火山,他日小弟若能得老師應允,也找一山頭逍遙自在。”
    “火山?”袁洪一怔,皺眉思著,“這倒是沒有,不過師弟可向蜒木真人請兩三點火種化出火山便是。”
    “不愧是大師兄!真是妙計!”
    六耳無奈的搖了搖頭,向那千目使了個顏色。這千目速來穩重,命六耳之意,連忙來到袁洪面前見禮道:“千目拜見大師兄。
    然后又有朱氏七女上前,看到這些新入門師弟、師妹,袁洪心中大喜,取出從花果山帶來的靈果分給他們。當然,就像鬼谷子說的那樣,每個人都有。
    在花果山為王也有好幾百年了,周圍的七十二洞妖王每年都會前往花果山朝貢。這些妖王都知道袁洪喜歡靈果,喜歡靈根。他們雖然拿不出人參果樹、黃中李樹這樣的頂級靈根,但沾點仙氣的杏、李、姐…….還是有不少的。
    這些年,花果山上別的不多,靈果園是一個接一個園中各種果樹是一片連一片。今日袁洪回山之前,特意命山中猴兒們摘了許多靈果,正好分給師弟、師妹們嘗鮮。
    師兄弟們交談片刻,只見光明山上祥云朵朵,仙氣飄飄。
    “老師下山了!”
    眾人不在閑談,一起來至那早已聚集的五代弟子前方,帶著這些晚輩們一起等陳九公到來。
    陳九公踏祥云飄下,祥云在落地前散開,陳九公出現在眾人面前。
    “弟子拜見老師(祖師)!”對陳九公,眾人都是拜倒在地,大禮參拜。
    “都起來吧。”
    “謝老師(祖師)!”
    “袁洪!”見眾人起身,陳九公的目光落在袁洪身上。自己這個大弟子的九轉玄功是越發的精神,已經達到了五轉頂峰。
    “弟子在!”
    “今日隨吾入人間!”
    “弟子遵命!”
    從光明山直往北俱蘆洲與人間相隔的兩界屏障而去,看著身后的上千師門晚輩,還有那三萬光明國甲士,袁洪知道在人間必有爭斗。
    這些年在花果山逍遙自己,但很少有對手。今日老師傳旨將自己喚來,而不是其他師弟、師妹,袁洪猜到在人間應該有自己的對手。
    想到此處,袁洪不禁歡喜,來在陳九公身旁,“老師,此次入人間是與哪教門下相爭?”
    “非是三教,是巫族。”
    “巫族?”知道大巫肉身強橫,個個精通近身肉搏之術,袁洪更是高興。”巫族好啊!巫族好!”
    見袁洪還是這般喜戰,陳九公心中暗嘆,看來要指望這大徒弟傳截教道統是不可能了。不過想到當年收他為徒時,就是打算讓他為截教護法,陳九公也就釋然了。
    欣喜過后,袁洪突然想起一事,“老師,既然在人間相爭,交予弟子便是,您為何還要親往?”
    聽袁洪問及此事,陳九公笑著回答:“為爭人皇之位,為師不得不來!”
    “人皇之位?”袁洪聞言心頭一顫,雖然是莽撞了一些,但入玄門千年,前后在姚少司、烏云仙座前聽道,袁洪知道人皇的重要性。如果真的是為了爭奪人皇正統老師親往人間,是一點也不為過。
    “老師,此次人皇之爭還與吾教有關?”
    “或許吧。”陳九公給了個模棱兩可的回答,“既然有機會,吾等就爭上一爭!”說到此處,陳九公正色道:“此次入人間,只管放手搏殺,切不可弱吾截教之命!”
    袁洪聞言,雙手一震,功德至寶定海神針現于掌中。”老師只管放心,弟子這鐵棒多年不傷性命!今日正好在人間大殺四方!”
    看著一臉興奮的袁洪,陳九公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是說多了。
    師徒二人說著話,只見自那人間飛出一道墨光,直往天上飛去。陳九公對袁洪道:“且帶人于此,為師去去就回!”說完,不等袁洪答話,陳九公化所一道青光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