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385 太極之道


    有關祖龍九子的事,洪荒少有人知。可以說,除了混元圣人之外,就只有,龍族少數人知曉。
    當年祖龍鳳母出世,準提佛母與青蓮造化佛閑談時提起龍族之況。青蓮造化佛想起了上古之時合力賭斗東皇太一的祖龍九子,以此事詢問準提佛母,問這九龍現于何處。
    原來,當年與東皇太一一戰,祖龍九子雖將妖族退去,但付出的代價極大。九龍肉身崩潰,元神也有損傷。
    那時巫妖未戰,后土娘娘還沒化六道輪回。祖龍九子肉身崩潰,想轉世都不可以。
    九龍元神曾寄托在祖龍龍珠之中,但與東皇太一戰時元神亦有損傷,在龍珠中雖可保一絲元神不滅,但受損的元神,卻是越傷越重。
    可等到六道輪回現世之后,九龍再想轉世,就難保前世道行不滅,更不會存有前世記憶。
    身為祖龍之子,九龍可謂是得天獨厚,一出世就有金仙修為。若是轉世,不但不會有這么好的資質,還可能轉世成其他族類。這對祖龍九子來說,是不可能接受的。
    巫妖隱退洪荒之后,人族大興,三皇五帝治世,禹王治水之時,大禹想鑄造九鼎穩固人間。那時有人教教主門下弟子玄都奉太清圣人之命至龍族,對敖廣說,如果祖龍九子愿以元神入九鼎,以本身龍氣鎮壓人間的話,此等氣運可保龍族安享四海。
    后來的事,諸位道友都能想象得到。肉身已死,只余一絲元神,還能有什么用。當時的龍族無有任一準圣級別的強者,如何能保四海不受他人窺視?如何能穩固龍族氣運?
    在玄都**師提出這個要求后,九龍當時就答應了。這才有了禹王鑄九鼎,穩固人間。
    而龍族也因此能得享四海,從上古至如今,皆是因祖龍九子之故。所以,即使現在陳九公一方勢力強大無比,也不能從龍族手中強奪四海。
    看著坐在對面,面上無有一絲表情的祖龍,二圣和青蓮造化佛都有些想不明白。這祖龍到底要干什么,他不知這么做的話,龍族氣運再也無法穩固。而且若人間因此有失,天譴之下,龍族恐怕會有大難臨身。
    “這祖龍瘋了!”二圣與青蓮道人如是想到。
    這時,準提佛母想起多少年前,洪荒修士對太古三大強者的評價。每人都是一個字,那就是:祖龍瘋、鳳母烈、麒麟暴。
    盤古心火中生的鳳母,別看是女身,但真的是性如烈火,寧折不彎。
    那死的最早的麒麟王,暴虐無雙,在太古洪荒橫行無忌。正因如此,引來祖龍、鳳母齊力追殺。
    而這祖龍,能舍棄肉身,以元神鎮壓鳳母近五萬年。
    這是什么樣的精神?
    答:這是典型的損人不利己。
    不過,這卻足以說明祖龍的瘋狂。這位太古強者所作所為,甚至所想,都無比的瘋狂。
    看到二圣和青蓮造化佛皆不言語,祖龍大聲道:“只要吾取出九鼎,青蓮造化佛可以造化之道為吾兒重塑肉身,這頂級先天靈寶造化鼎,即歸佛祖所有。”
    “這……”
    “佛祖放心,此事若遭天譴,也與佛祖無關!”
    祖龍這句話倒是沒錯。即使人間出事,罪魁禍首也是取出九鼎的祖龍,和青蓮造化佛沒有關系。
    但即使如此,青蓮造化佛仍然目示準提佛母,畢竟這事太大了,青蓮造化佛也怕日后天機運轉之下,自己跟著受牽連。
    準提佛母的確是算計無雙,但對祖龍這等瘋狂之人,青蓮造化佛也拿捏不準。“萬龍之祖,此事事關重大,還請三思。”
    聽準提佛母之言,祖龍從取出龍珠,“圣人放心,吾若取出九鼎,就以此物鎮壓人間。”
    “這是……”能夠感覺到龍珠上隱隱散發的龍氣,準提佛母點了點頭,“此寶的確可以!”
    九鼎穩固人間,有功德降下。但這功德是給九龍的,是天道獎勵他們做出犧牲的。如果祖龍將九鼎取出,在以龍珠穩固人間。這直追先天至寶,又蘊含無邊龍氣的龍珠,的確可能鎮壓人間,不過就不會再有功德降下。
    作為祖龍本命龍珠,失去這一顆,就不會有第二顆。舍了這寶物,換回九個兒子,值與不值,只有祖龍最清楚。
    這時,準提佛母微微一笑,對青蓮造化佛道:“師弟,既然萬龍之祖相請,怎么不助?”
    聽準提佛母這么一說,青蓮造化佛面色頓時一變,“師兄所言甚是!萬龍之祖安心,此事青蓮必盡全力!”
    見青蓮造化佛應下,祖龍大喜,手上一堆,一道玄光包著造化鼎來在青蓮造化佛面前。“既然佛祖應下,此物由佛祖所有。”
    “這……怎使得?”青蓮造化佛很想說你真是太大方了,連事兒還沒辦呢,就給東西。
    “師弟,還不速速將此寶煉化?”準提佛母看到青蓮造化佛猶豫,忙出言道:“若師弟不將此寶煉化,又以何物為那九位道友重塑肉身?”
    青蓮造化佛聞言,恍然大悟,在造化鼎上摩挲一下,一道青光將造化鼎包裹。
    青蓮造化佛答應了,寶物也收了。祖龍從蓮臺上站起身來,向二圣告辭。而后出了靈山,直奔人間。
    來到西牛賀洲與人間的兩界屏障處,祖龍眼中精光閃爍,口中喃喃自語:“吾兒,為父今就救汝等脫困!”祖龍有子不知幾許,但最得祖龍喜愛的就是這九個兒子。為了九子,祖龍寧愿舍棄本命龍珠。
    感受著兩界屏障中熟悉的龍氣,祖龍長嘆一聲,將龍珠祭起,放出萬丈玄光。在與陳九公一戰后,龍珠中那條細小的金龍已經不見了。但龍珠上發出最為純正的龍氣,引動深藏在兩界屏障中的九鼎。
    祖龍要取出九鼎,作為人教教主的老子頓有感應。但讓老子惱怒的不是祖龍所為,祖龍所行雖瘋狂,但他抽取九鼎后,又以其本命龍珠鎮壓人間,對人族、對人教沒什么影響。讓老子惱怒的是陳九公,他在與祖龍爭斗時調回二十四大分身,撤走那圍困巫族的二十四都天星辰陣。此陣一撤,巫族立即派三千巫人入人間相助項羽。有三千巫人相助,以退至江東的項羽得勢反撲,殺得劉邦節節敗退,一直退過黃河,再次與項羽隔黃河相望。若是沒有這黃河天險,恐怕劉邦早已一敗涂地。
    漢軍主帳之中,劉邦、蕭何、張良三人苦思破敵之計。這時有人來報,說三大仙師請見。
    這三大仙師不是別人,正是那孔丘、鄒衍和墨翟。聽是三人,劉邦連忙命人將這三人進到帳中。
    入到帳中,互相見禮之后,孔丘、鄒衍、墨翟落座。由鄒衍向劉邦道:“如今項羽得力反撲,不知漢王可有退敵之策?”
    退敵之策?
    劉邦聞言,以目示張良。“子房已有妙計,不過還需三位仙師相助。”
    “漢王只管言來!”
    這時張良剛想開口,帳中眾人只感覺地動山搖,孔丘、鄒衍、墨翟大驚,連忙奔出帳外。未感覺任何法力波動,但三大準圣卻感覺到無盡的壓力,壓得自己都透不過氣來。
    似有天災臨世,無數漢軍奔出軍營,只聽得河水奔騰,眾人心神俱顫,面色狂變。
    “儒家弟子隨吾來!”不知為何天地異變,最先反應過來的孔丘暴喝一聲,袍袖一揮,整個人飛身而起,頂上一團紫云凝聚,紫光繚繞。其后眾儒家弟子升上高空,各施仙法,層層紫光重疊,阻擋那滔天巨*。
    “陰陽家弟子隨吾來!”
    “墨家弟子隨吾來!”
    若是在地仙界,別說是一河之水,就是一海之水也不在話下。入人間,即使是孔丘,也只有天仙法力,根本無法阻擋傾降的黃河之水。現在三大準圣率三家弟子齊齊出手,在這不知為何而來的災難面前,都感覺到頹然無力。
    見三家弟子發出的玄光阻擋滔天河水,劉邦倒吸一口涼氣,連忙傳令三軍撤退。可這時,軍營早已亂作一團。那些凡人兵將哪見過這等場面,都以為是漢王觸怒了上天,天上災禍于漢軍,紛紛四下逃散。
    在對岸,聽聞水聲陣陣,項羽率眾將出營,見黃河之水皆向漢軍大營涌去,不由得仰天大笑,高呼天助我也。
    孔丘、鄒衍、墨翟不知這災禍為何突降,星辰真君也不明白,為什么毫無征兆的就會有如此災禍。若是說水災,絕不會整個黃河之水暴動。還有剛才那天地震晃之感,讓自己這準圣都心顫不已。
    不管如何,現在這局面,都是對己方大為有力。在黃河之水暴動之時,楚軍無法渡河,但西昆侖修士可以。與項羽一說,項羽命楚將安定軍心。自己親率三千巫人與星辰真君帶領的西昆侖近萬天仙殺過黃河,趁著三家弟子阻擋黃河水患之時,直奔漢軍殺去。
    此時漢軍已經炸營了,無數將士互相踩踏,死傷無數。
    劉邦雙目通紅,揮動手中赤霄寶劍,口中發出聲聲高喝,但卻無濟于事。
    “大王!”這時,韓信率本部兵馬趕至。從光明國帶來的這些甲士天天得見天兵天將,對天地之威,并不像人間士卒這般懼怕。
    見事已至此,再無挽回的可能。張
    良催馬來在劉邦身前,“大王,事不可為,當速退之!”
    “速退?”劉邦心頭怒火中燒,“若是退了,這些將士……”
    “大王!事不可為,速退!”蕭何也至,對劉邦急道。
    見張良、蕭何都這么說,劉邦大吼一聲,“退兵!”一聲吼出,劉邦只覺得喉嚨處一甜,一口鮮血噴出,在馬上晃了兩晃,險些跌落馬下。
    “不好!”看到劉邦心神受創,張良、蕭何知道事情麻煩了。本有災禍天降,漢軍將心軍心渙散。若是大王再有事,那還得了?
    就在這時,韓信一把將劉邦扶住,吩咐手下將士,“速速在前開路,護大王離去!”
    “是!”
    此時無數漢軍爭相奪路,韓信部下甲士開路,將這些昔日同袍紛紛砍倒在地。
    韓信麾下如此狠辣,但落在張良、蕭何眼中,卻覺得韓信將兵有方。
    劉邦一撤,孔丘大喝一聲,將儒道尺祭起,尺上道道紫光爆射,將星辰真君和那澐仧道人敵住。而鄒衍催動陰陽二氣,化作巨大的太極圖,獨斗燚恴真人,讓墨翟帶三家弟子離去。如今已經這般,再戰下去,也不會有什么轉機了。
    見三家弟子撤離,孔丘輕哼一聲,噴出一口精血。得了孔丘一口精血,儒道尺凌空飛轉,將星辰真君祭起的星辰擊碎,又將澐仧道人打落水中。
    “走!”鄒衍雙肩抖動,黑白二色的兩儀之氣沖天,當空一攪,將上百巫人與百余西昆侖天仙絞殺。與孔丘一起飛退,向漢中退去。
    看到孔丘、鄒衍發威,項羽連命部下莫追。這時,星辰真君抬頭望天,只見黑光越來越盛,遠方赤光黯淡,不禁開懷大笑。
    “不知道長為何這般歡喜?”
    聽到項羽的聲音,星辰真君正色道:“吾望大王與漢王之氣,此戰后,大王氣運大增,必可掃平……”剛說到此處,星辰真君瞳孔一縮,只見在遠方那越來越黯的赤光之下,有那一絲白光若隱若現。這白光雖弱,但其存在,就足以讓星辰真君震驚。
    ……
    祖龍哪知自己無意間,就給劉邦帶來這么**煩。此時的祖龍,滿心歡喜的往靈山飛去。已將九鼎取出,剩下的就是請青蓮造化佛以造化鼎行造化之道,為自己九子重塑肉身。
    飛至靈山,藥師王佛早已在山門處等候多時。見祖龍復回,直接引他往靈山之上,八寶功德池。
    來在八寶功德池前,祖龍袍袖一卷,九個黃澄澄的大鼎連成一排。在九個大鼎上,九只異獸活靈活現,正是那祖龍九子之相。
    祖龍稱霸太古洪荒時,得那造化鼎。卻一直未將其祭煉,留在龍宮之中。今日被青蓮造化佛得到,青蓮造化佛很容易的就將其煉化。雖然不至于馬上就從此寶中悟出大道法則,但以此寶施展造化之道,卻是容易。
    看著面前九個大鼎,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這可是九件功德至寶啊,雖然棄了祖龍的本命龍珠,但換取這九件功德至寶,誰也說不清這祖龍是虧是賺。現在九龍元神就寄托鼎中,青蓮造化佛行造化之道,將九鼎煉做九龍之軀,以這功德至寶為體,九龍將有如何神通?
    想到此處,準提佛母心中不由得暗暗盤算,是否能將這龍族引為助力。要知這祖龍九子在上古之時,就是斬去惡尸的準圣。當年化為鼎魂,不知可否是借功德恢復元神之后,是否也能借功德將善尸寄托。如果有這般機緣的話,那這九龍可就了不得了。
    祖龍哪知自己無意間,就給劉邦帶來這么**煩。此時的祖龍,滿心歡喜的往靈山飛去。已將九鼎取出,剩下的就是請青蓮造化佛以造化鼎行造化之道,為自己九子重塑肉身。
    飛至靈山,藥師王佛早已在山門處等候多時。見祖龍復回,直接引他往靈山之上,八寶功德池。
    來在八寶功德池前,祖龍袍袖一卷,九個黃澄澄的大鼎連成一排。在九個大鼎上,九只異獸活靈活現,正是那祖龍九子之相。
    祖龍稱霸太古洪荒時,得那造化鼎。卻一直未將其祭煉,留在龍宮之中。今日被青蓮造化佛得到,青蓮造化佛很容易的就將其煉化。雖然不至于馬上就從此寶中悟出大道法則,但以此寶施展造化之道,卻是容易。
    看著面前九個大鼎,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這可是九件功德至寶啊,雖然棄了祖龍的本命龍珠,但換取這九件功德至寶,誰也說不清這祖龍是虧是賺。現在九龍元神就寄托鼎中,青蓮造化佛行造化之道,將九鼎煉做九龍之軀,以這功德至寶為體,九龍將有如何神通?
    想到此處,準提佛母心中不由得暗暗盤算,是否能將這龍族引為助力。要知這祖龍九子在上古之時,就是斬去惡尸的準圣。當年化為鼎魂,不知可否是借功德恢復元神之后,是否也能借功德將善尸寄托。如果有這般機緣的話,那這九龍可就了不得了。
    與準提佛母相視一眼,青蓮造化佛運轉玄功,周身青光陣陣。左手托著剛剛煉化的造化鼎,青蓮造化佛右手伸出二指在鼎上一抹,造化鼎從青蓮造化佛手上飛起。
    青蓮造化佛雙手連連翻動,打出道道法決在造化鼎上,造化鼎瞬間變大,三丈高下的青色大鼎浮在八寶功德池上。
    青蓮造化佛從蓮臺上站起身來,袍袖一卷,造化鼎劇烈顫動。只聽轟的一聲,造化鼎開,一股青氣從鼎中冒出。青蓮造化佛,伸手一指,囚牛鼎當先飛起,飄然落入造化鼎中。
    見青蓮造化佛將囚牛鼎置入造化鼎中,祖龍心中有些緊張,從蓮臺上起身,雙目死死盯著造化鼎。
    青蓮造化佛張口噴出一口青氣,青氣出口化作朵朵青蓮涌入造化鼎中。青蓮造化佛雙腳一跺,整個人浮在空中,盤膝而坐。
    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青蓮造化佛收了祖龍的造化鼎,此時也下了本錢。
    身上青光閃爍,青蓮造化佛在一瞬間化作十二品青蓮。青光再閃,十二品青蓮又化作青蓮造化佛。閃動之間,青氣彌漫,將整個八寶功德池籠罩在青氣之中。
    當這一次十二品青蓮再次化作青蓮造化佛后,青蓮造化佛沒再化成十二品青蓮。盤膝于半空中,青蓮造化佛雙手結印,周身放出道道青光。
    漫天青氣之中,一朵朵青蓮浮現。此時這些青蓮,猶如會吞云吐霧一般,青氣翻滾,青光繚繞之間,全部被青蓮吸了進去,那一朵朵青蓮得青氣即長。
    原本那一朵朵碗大的青蓮,此時變得如水盆一般,紛紛飄落造化鼎中。
    那造化鼎從外看去,不過三丈高下。但無數青蓮入內,卻不見其滿,仿佛無底洞一般,任一朵朵青蓮飄入鼎中。
    當最后一朵青蓮落入造化鼎中后,八寶功德池前再無一絲青氣,也無一道青光。此時損失了不少本命元氣的青蓮造化佛面色有些蒼白,但接下來要做的就容易多了。
    袍袖一卷,鼎蓋蓋好,青蓮造化佛一手結印,一手翻動,造化鼎中嗡嗡作響,鼎上青氣繚繞。
    在青蓮造化佛打出第九九八十一道符印后,只聽鼎中一聲龍吟傳出。這時,青蓮造化佛大喝一聲,“萬龍之祖!速將精血置于鼎中!”
    聽青蓮造化佛之言,祖龍不敢怠慢,運轉玄功,噴出一口金色精血。
    祖龍精血一出,青蓮造化佛打出一道青光,青光飛至,將祖龍精血包裹,飛到造化鼎上。
    包裹著祖龍精血的青光一至,鼎蓋打開。而就在這時,那鼎中一團黃色血霧噴出。
    青光一遇血霧頓時消散,那金色的祖龍精血瞬間金光大作,將血霧壓回造化鼎中。
    隨著血霧被重新壓入鼎中,祖龍精血入鼎,鼎蓋回位。之后,造化鼎不住的顫動,從鼎中傳出聲聲龍吟,不絕于耳。
    又祭出七七四十九道法決,青蓮造化佛雙手一震,輕喝道:“開!”
    青蓮造化佛舌燦如雷,那造化鼎隨之一震,鼎口再開,一道金光從鼎中飛出,一聲龍吟響徹靈山。
    金光落下,化作一只形如龍,頭生牛角的異獸。
    見這異獸出鼎,祖龍眼圈微紅,輕喚道:“吾兒!”
    “啊!父親!”囚牛復生,尚不知自己如何會重生。就見祖龍出現在自己,心神激蕩,實在是不敢相信。
    “南無阿彌陀佛!”這時,準提佛母念聲佛號,用手一指,一道金光沒入囚牛頂上。囚牛身軀一顫,昏睡過去。“萬龍之祖,這囚牛剛剛化形,元神、肉身未穩,且將其帶回,以三光神水溫養九九八十一日。”
    “多謝圣人指點!”
    有囚牛出世,青蓮造化佛將那睚眥鼎、嘲鳳鼎、蒲牢鼎、狻猊鼎、赑屃鼎、狴犴鼎、負屃鼎螭吻鼎在造化鼎中煉過,使九龍重出。
    當螭吻化形之后,準提佛母以金光使其沉睡,“恭喜萬龍之祖!”
    “多謝兩位圣人!多謝青蓮造化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