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384 陣困南海九龍入陣

卻說那祖龍在洪荒旱空中被陳九公擊敗,剛回東海,又被陳九公逼至南海。祖龍心中惱怒,但在眾龍子龍孫面前,強壓住心頭怒火。
    在南海龍宮,原本敖欽的龍椅上,祖龍端坐,面如沉水,一言不發。祖龍不說,群龍不敢出聲,紛紛站立宮中。
    不知過了多久,祖龍沉聲道:“汝等可知那乾坤鼎現于何處?”乾坤鼎?
    聽祖龍問起這件寶物,敖廣上前一步,躬身拜道:“回龍祖,此寶為妖族圣人女媧娘娘所有。”
    “圣人之寶?”祖龍眼中精光閃爍,又問道:“那女媧可是以造化之道成圣?”
    “正是!”雖不知祖龍為何問起此事,但想起在東海水晶宮中祖龍的口氣,應該是與女媧有舊。以現在龍族的局面,如果能靠上女媧娘娘,是非常不錯的。”女媧娘娘捏土造人、煉石補天,所行皆為造化大法!”
    “果然如此!”祖龍點了點頭,思索片刻。”敖廣,造化鼎可是尚在龍族?”
    “在!在!”不久前剛將東海龍宮寶庫收起的敖光,在袖中摩挲一番,取出一青色的三足小鼎,雙手捧著來在祖龍面前。
    從敖廣手中拿過造化鼎,祖龍把玩著造化鼎,“汝等可知女媧道場于何處?”
    “這……””敖廣回身,將敖正、敖方與其他三海龍王,當即對祖龍道:“回龍祖,女媧娘娘于三十三天外混沌之中開辟道場,吾等不知也。”
    “這不好辦了。”雖然當年也曾上三十三天,穿過混沌到達紫霄宮。但紫霄宮在混沌之上,只要一直向上飛,穿過混沌即可。而要在混沌中尋找女媧娘娘道場,不知路線,根本就找不到。
    祖龍思前想后,自己當年只結仇家不交友又能去問誰呢?”汝等可知,有誰能夠找到女媧娘娘道場?”
    群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還是敖廣硬著頭皮上前,“回龍祖,若想尋女媧娘娘所在,還需往西方一爾”
    “西方?”
    “女媧娘娘乃妖族圣人,而上古妖族多在西牛賀洲。龍祖若想尋得錦繡天所在,可找上古妖族問之。”
    “西牛賀洲。”祖龍沉吟片刻“也罷!吾這就往西牛賀洲一行。”說完,祖龍起身出了南海,直往西牛賀洲飛去。
    來在西牛賀洲之上,祖龍以神識掃視,找到一個妖神修為的豹妖。
    聽祖龍問的是女媧娘娘道場,這豹妖雖不知面前這兇人是誰,但他既然要去圣人道場豹妖還有什么擔心。
    從豹妖口中得知錦繡天方位,祖龍飛身而起,穿過三十三天,在混沌鐘行走,往錦繡天而去。
    眼見前方一方天地,正是那錦繡天時,祖龍心頭一顫,感覺到一個讓自己厭惡的氣息。止住腳步,祖龍下了錦繡天回南海去了。錦繡天中,兩個女仙并肩緩行。這二女都穿七彩霞衣,面貌也有七八分相似。其中一個正是那太古洪荒飛禽之長鳳母另一人卻是女媧娘娘門下親傳弟子彩鳳。
    二女在錦繡天中觀花賞景,談論些趣事。突然,彩鳳仙子發現身旁的鳳母神色有些不對,連忙問道:“娘親,怎么了?”
    鳳母,鳳母,洪荒萬鳳之母。就像祖龍九子一樣這彩鳳仙子是鳳母血脈。機緣巧合之下拜入女媧娘娘門下,前日鳳母來媧皇天拜見女媧娘娘卻不想遇自己親女。對門下唯一的親傳弟子,女媧娘娘甚是喜愛。
    愛屋及烏之下,允許鳳母隨意出入媧皇宮。
    聽彩鳳之問,鳳母秀眉輕蹙,“方才一股氣息在錦繡天外一閃而過,應當是那祖龍無疑。”
    “祖龍?”彩鳳仙子怎能不知自己母親和祖龍是什么關系,見那杏園中一女童挎著竹籃摘杏,開口喚道:“青竹!青竹!”
    “彩鳳師姐。”一為童女,一為圣人弟子,雖可稱彩鳳仙子為師姐,但二人地位卻有天壤之別。聽彩鳳呼喚,青竹連忙快步來在彩鳳面前。
    “青竹,且去問問白石,是否有人來過錦繡天?”
    “師姐稍候!”
    祖龍飛回南海,重回南海龍宮之中。此時四海龍王與敖正、敖方尚在宮中,見祖龍去而復返,連忙起身迎上。
    坐在上位,祖龍眉頭緊皺,半響向敖光問道:“汝等可知洪荒之上,除女媧娘娘外,還有誰修煉造化之道?”
    造化之道?
    敖正開口答道:“回父親,洪荒各路強者之中,修煉造化之道者有幽冥血海冥河教主和佛門三教主青蓮造化佛。”
    “冥河?青蓮造化佛?”想起敖廣和自已說陳九公有天庭、血海為盟友,那冥河恐怕是不行了。祖龍交代兩句,再次飛出南海,又往西牛賀洲。
    這一次來在西牛賀洲,祖龍直奔靈山而去。與鳳母相同,到了靈山,祖龍也不敢擅闖圣人道場。這時,只見一佛迎面而來。”前方可是洪荒萬龍之祖?”
    “正是,不知佛祖是?”
    “南無阿彌陀佛!貧僧藥師,奉二圣之命,在此迎祖龍上山。”
    “如此有勞佛祖了。”
    “祖龍客氣。”
    隨藥師王佛直達靈山頂峰,穿過婆娑樹林來在八寶功德池前。見三座蓮臺上坐著三佛,祖龍能夠感覺到其中二人氣息飄忽不定,似在天地玄黃外,知這就是西方二圣,連忙躬身拜道:“拜見佛門圣人!”
    “萬龍之祖無需多禮!”二圣一起抬手虛扶,準提佛母笑著說道,用手一指,一座蓮臺出現在祖龍面前。
    “謝圣人!”祖龍坐上蓮臺,將目光落在青蓮造化佛身上,“這位可是佛門三教主青蓮造化佛?”
    聽祖龍問起自己,青蓮造化佛不由得一怔,在他看來鳳母都不認得自己,這比鳳母還要桀驁的祖龍更不會認得自己了。但此時祖龍當先開口,青蓮造化佛連忙出言應道:“正是青蓮!”祖龍此來就是為青蓮造化佛而來,“佛祖道行高深,聞名洪荒。吾剛出世不久,亦聽人提起佛祖精修三千大道之一的造化之道。”
    雖然在祖龍入西牛賀洲往靈山而來時,二圣就已經知道了。可現在聽祖龍問青蓮造化佛這個不光是阿彌陀佛,就連準提佛母也摸不清祖龍意圖。
    號稱十竅皆通,準提佛母之心可謂是玲瓏剔透,雖不明祖龍本意,但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將話拉了過來。”吾青蓮師弟功參造化,造化之道雖不如女媧娘娘,但也相差不多矣。”
    準提佛母這話倒不是信口開河,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只差一步即可成圣,和女媧娘娘也就差那么一點。但最難的也就是這最后一步,這一步可能瞬間即悟,也可能億萬年不通。
    被準提佛母插了一嘴,祖龍卻是不知往下該如何說了。坐在蓮臺上,不由得有些尷尬。
    見祖龍不言,青蓮造化佛看了準提佛母一眼,暗道準提師兄果然了得,一句話立占上風。
    與青蓮造化佛對視一眼,準提佛母點了點頭,道:“不知萬龍之祖來吾西方,是為何事?”
    話都說到這兒了,知道自己今日肯定要欠佛門一個因果,祖龍心底輕嘆一聲,從懷中取出造化鼎,“青蓮造化佛精修造化之道,不知此寶可否能助佛祖證道?”
    “這是……”看到祖龍掌中那青色的三足小鼎,青蓮造化佛眼中精光閃爍,心中生出無限的渴望。雖然不知道這小鼎何名,但精修造化之道的青蓮造化佛能夠看出這是一伴蘊含造化之道的頂級先天靈寶。
    此時,不光是青蓮造化佛,就連準提佛母看到祖龍手中的寶物,心頭也微微一顫。那阿彌陀佛,也將微闔的雙眼睜開。如果青蓮造化佛能通過這寶物將造化之道修至圓滿的話,待門就又能多出一位混元圣人。
    將青蓮造化佛的神色盡收眼底,祖龍微微一笑,“此寶名喚造化鼎,不知可否助佛祖悟道?”
    “可……”
    “咳咯……”
    青蓮造化佛剛要說話,卻聽準提佛母輕咳兩聲,連忙收住話語。祖龍是什么樣的人,先天生靈哪個不知。看他今日之舉,就是為自己而來。青蓮造化佛不由得心生擎惕,寶物是好,但與這寡恩薄義之人結下因果,日后不好償還啊。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祖龍正色道:“今日吾來靈山卻是有事相求,如青蓮造化佛能助吾一臂之力,吾即已此寶相贈。”
    聽祖龍之言,見準提佛母微微額首,青蓮造化佛開口道:“萬龍之祖神通廣大,更在青蓮之上,青蓮恐怕愛莫能助啊。”
    心中冷笑,祖龍面上無有一絲表情,“青蓮造化佛放心,吾之所求,并非難事。”
    “還請萬龍之祖明言。”
    “想來佛祖也知,吾有九兒與太一戰時,損了肉身。那時尚無輪回之所,元神無有轉身之機,只得寄予寶物之中!”
    祖龍剛說到此處,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青蓮造化佛就已經都知道這祖龍想要干什么了。饒是兩位混元圣人與一位洪荒頂尖強者,也都萬分驚訝,暗道這祖龍真是什么都敢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