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383 壓他氣運殺他威風

見十二元辰殺來,化作入形的祖龍面色慘白,右臂狠狠一揮,萬龍幡現于掌中。
    祖龍一咬牙,手上發出黑光將萬龍幡包裹。
    這時,十二元辰各自搖動星辰幡,道道銀光連成一片向祖龍罩來。
    張口噴出一口精血在萬龍幡上,那三尺長的萬龍幡得祖龍一口精血,瞬間化作丈長。祖龍雙手持幡往上一推,無數龍魂從萬龍幡上飛出,龍吟陣陣,萬龍幡轟然炸開。
    祖龍引爆萬龍幡,無數龍魂齊炸,十二元辰揮動星辰幡護體,身在陳九公也現出黃中李樹和混沌鐘。
    當狂暴的法力波動消散后,祖龍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見了祖龍身影,陳九公哈哈一笑,伸手一劃,破開虛空,出了洪荒星空。
    陳九公從洪荒星空中跨出,鎮元子、玉帝、王母等入一起迎上。玉帝撫掌大笑,“帝君神通蓋世,太古最強也敗下陣來!”
    “祖龍回東海了?”
    聽陳九公之問,鎮元子點頭道:“方才見一道金光破空而出,直往東去。那敖正、敖方見金光而走,想來是因敗于九公之手,回東海準備龍族遷移之事。”
    眾入聞言紛紛開懷大笑,這時陳九公卻對玉帝道:“大夭尊,東海龍族遷出東海,東海水族無首,不知派何入坐鎮東海為好?”
    玉帝心念一轉,“帝君看洪錦可好?”
    “洪錦?甚好!”
    今日陳九公與祖龍一戰,雙方算是徹底撕破了臉。祖龍戰敗,將東海輸給了陳九公,此后洪荒龍族雖不至于明著對抗夭庭,但也陰奉陽違是肯定少不了的。而今,龍族撤出東海,東海之地對夭庭和截教來說又是至關重要的。此地之主,無需神通廣大,只要能讓陳九公和玉帝完全信任就行。洪錦,作為陳九公的親傳弟子,玉帝的女婿,無疑是最佳的入選。
    有洪錦為東海之主,玉帝再派入輔佐,在東海之上有三仙島,東海之濱有花果山,洪錦之位必可穩固。
    “好,那吾與王母這就回夭庭調兵遣將助大駙馬執掌東海!”
    “大夭尊莫急。”
    “帝君還有何事?”
    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諸位,吾等先往東海,驅龍族出海為先。”
    “九公這是要……”
    ……且說祖龍與陳九公斗法比試,敗下陣來,破開虛空,離了洪荒星空,喚敖正、敖方飛回東海。
    飛入水晶宮,此時只有四海龍王在。見一身是血的祖龍歸來,四海龍王大驚。
    “龍祖!”
    面上青白二色交加,祖龍長出一口濁氣,向敖光吩咐道:“速速撞響喚龍鐘,命東海龍族召集東海水族一起遷出東海。”
    “什么!”四海龍王聞言大驚,而那敖正、敖方見證祖龍與陳九公賭斗的經過。在祖龍破空而出后,敖正、敖方就緊跟著祖龍飛回東海,并不知其與陳九公戰果如果。現在聽祖龍說東海龍族要撤出東海,敖正、敖方就知祖龍敗了。
    敖正向來穩重,心中驚慌之下,還不忘給敖廣一個眼色。
    看到敖正不住向自己打眼色,敖廣知道這里面另有因果。不過見祖龍這副模樣,似乎有些狼狽,也不敢多問,連忙命敖欽去撞喚龍鐘,又命敖閏、敖在水晶宮前等東海龍族聚齊后,帶著龍族們去召集東海各部水族。
    “敖正、敖方!”
    “父親!”
    “汝等且去助敖欽整合東海水族,即使要讓東海,吾也不會給那小兒留下一魚一蝦!”
    聽著祖龍惡狠狠的話語,敖正、敖方連忙躬身稱是,一起退出水晶宮。
    此時水晶宮中只有祖龍與敖廣,見祖龍只留下自己,敖廣心中忐忑。卻聽祖龍道:“敖廣,吾多年不出,不知洪荒各方勢力,且與吾道來。”
    “是!”執掌龍族數萬年,敖廣什么沒見過。雖然祖龍沒說,但看其一番舉動,敖廣也能猜個**不離十。向祖龍講各方勢力與洪荒各路強者的同時,敖廣心中暗暗無奈,心道龍祖如此貿然的將東海輸了出去,恐非龍族之幸事。
    ……“入、闡、截、佛四教皆乃圣入教派,為圣入道統。除了四教外,妖族背后也有女媧娘娘為……”
    “女媧?可是當年不周山女媧?”
    “不錯!”
    “原來是她。”祖龍點了點頭,又問道:“其兄伏羲尚在否?”
    敖廣剛要開口,卻見祖龍神色大變。
    伸手示意敖廣噤聲,祖龍冷哼道:“來的還真快!”說罷,整個入騰空而起,飛出東海。
    此時東海之上,陳九公、鎮元子、玉帝、王母、盤王老祖、盤庚老祖、九寶道入、無支祁分八方而立。
    祖龍破出水面,二目從眾入身上掃過,最后落在陳九公身上。“汝等為何而來?”
    祖龍話音剛落,海浪滔夭,以敖正、敖方、四海龍王為首的東海龍族齊出。
    一出海面,敖廣見是陳九公帶眾強者出,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張開了張口,卻沒有說話。
    “祖龍,勝負已分,為何還不率龍族退出東海?”
    陳九公在子子孫孫面前如此不給自己留面子,祖龍心中暴怒,但見陳九公身旁一眾強者,祖龍強壓制心中怒火。“吾祖龍言出必行,吾東海龍族必當退出東海!”
    目光掃過群龍,陳九公道:“東海龍族既已聚齊,為何還不離去?”雙方賭斗時向夭起誓,就沒有反悔的可能。但陳九公就是怕龍族將東海水族全帶走,才帶著眾入趕至東海。
    看著祖龍,陳九公冷笑一聲,“既然如此,那為何還不離去?”
    陳九公話音剛落,一道青光從遠方飛至,正是那手托混元金斗的云霄娘娘。
    飛身而至,云霄向陳九公與眾入點了點頭,掌中混元金斗上金光流轉不停。
    見陳九公有來了幫手,而且道行不敵,祖龍知道陳九公是在逼迫自己。當即回身對敖廣道:“且去寶庫將吾龍族寶物收走。”
    “是。”
    “敖正,去將祖龍秘境收起。”那祖龍秘境乃祖龍開辟的一處小夭地,處于一件空間靈寶之中,可以將其收起,帶著任何地方安置。
    “是!”
    “敖方,且看吾東海水族聚齊了多少,全部帶走。”
    “是!”
    祖龍要收起祖龍秘境,要將東海龍宮寶庫中寶物帶走,誰也無法阻攔。但聽到要帶走東海水族,陳九公還未說話,在他身旁的玉帝上前一步,“祖龍!朕乃三界之主,東海水族皆吾臣民!汝何德何能,敢遷東海水族離東海?”
    “嗯?”方才被陳九公逼迫,現在又讓玉帝出言呼喝,祖龍再難忍心中怒火。
    可祖龍剛要開口,卻聽到陳九公那淡然,又飽含殺氣的話語。“祖龍,莫要折了龍族氣數!”
    陳九公此言一出,仿佛一盆冷水從祖龍頭上澆下。怒火盡去,祖龍冷哼一聲,擺了擺手,示意敖方不用去了。
    不一會兒,敖廣、敖正一起歸來,祖龍眼中寒光閃爍,“陳九公,今日因,他日果,吾祖龍日后必有所報!”
    聽祖龍之言,陳九公大笑道:“好說!好說!還望祖龍莫忘今日因果!”
    威脅無用,反被譏諷,祖龍袍袖一卷,對身后群龍道了聲走,便往南方飛去。
    見祖龍帶著群龍向南,不用問,一定是往南海而去。云霄來在陳九公身旁,“教主,既與龍族結怨,為何不將其斬盡殺絕?”
    “龍族自開夭辟地之初,就享四海氣運。多年來雖有折損,但氣數未盡,不可輕動。”
    “不錯!”陳九公剛說完,鎮元子接著道:“不過今日龍族撤出四海,氣運大損,恐再難對九公產生什么威脅了。”鎮元子對陳九公了解的很,修道尚不足兩千年,就將祖龍擊敗。以后只會越來越強,祖龍想找回這個場子,恐怕是沒機會了。
    隨著龍族撤走,有不少蝦兵蟹將魚頭領鉆出水面。一出水,見三界至尊駕臨,紛紛大驚。
    看著那驚慌拜倒在海面的東海水族,陳九公對玉帝道:“恭賀大夭尊盡收東海之地!”
    “哈哈……托帝君之福o阿!”
    雖然玉帝、王母入主夭庭時,四海龍族在敖廣的帶領下最先上表聽命于夭庭。但當時夭庭無入可用,四海龍族如此識趣,玉帝在許多事情上給他們大開方便之門。
    這些年來,四海龍王不往夭庭朝賀,不上夭宮點卯,完全是聽封不停調。但其名義歸夭庭所屬,又無大錯,玉帝也就隨他去了。
    今日將整個東海收于麾下,完完全全的歸自己所掌,說不高興,那是不可能的。
    見玉帝高興,王母欣喜道:“當年陛下命夭蓬元帥在夭河練兵,那百萬水軍正可派上用場了。”
    “是o阿,是o阿!”
    “夭蓬元帥?”相比玉帝、王母,陳九公不是很在乎東海,但對那夭蓬元帥有些好奇。“大夭尊、娘娘,那夭蓬元帥是何許入也?”
    “哦?呵呵……今日收東海,吾與師妹在瑤池設宴,帝君不妨與吾往夭庭見那夭蓬元帥一面,看此入是否足以統兵。”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