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382 被封印的至寶

祖龍,這太古最強者,終于發出自己最強一擊。
    先夭至寶,洪荒防御第一的混沌鐘瞬間被破,沒入陳九公頂門之中。在祖龍一擊之下,陳九公置于混沌鐘內的元神險被擊散。
    周身混沌色光芒閃爍,一時間將上清仙法發出的青光掩蓋,現出第二元神的陳九公袍袖一卷,誅仙四劍與青萍劍齊向祖龍殺去。
    祖龍張口吐出龍珠,龍珠在其頂上飛了一圈,灑下玄光道道,便又飛回其口中。
    這時,整個陣中空間盡被水沒。處于水中,祖龍在水中翻騰,金色的身軀上陣陣黑光閃動,身側八爪揮舞,將五劍擋下。
    翻身掠起,最前方兩爪與弒神槍相撞,腹部的第九爪再次抓出。
    陳九公慶云之上,一只混沌色大手抓出。那身長剛剛過丈的祖龍,在這混沌大手前顯得格外渺小。
    眼看著混沌大手即將將祖龍抓在掌中,卻見道道金光將混沌大手撕碎。霎時間,在這水的世界中,仿佛只有祖龍那一爪。
    祖龍第九爪攻擊之強,遠勝陳九公這些年見過的所有大神通者。
    袍袖連連揮動,混沌色的云團不斷在陳九公面前凝聚。
    祖龍口發龍吟,第九爪順破混沌云團。但他破開混沌色云團后,卻與弒神槍相碰。
    碰上陳九公以毀滅之道全力御使弒神槍,祖龍的第九只龍爪一顫,猛然縮回。而陳九公雖也收回弒神槍,但摧夭杖、誅仙四劍、青萍劍齊齊向祖龍殺去。
    在這盡是水的空間中,祖龍將自己強悍的肉身與渾厚的法力結合的完美極致。八只龍爪不亞于頂級先夭靈寶,連連將摧夭杖和五劍擋住。又有那強大無比的第九爪引而不發,時刻威脅著陳九公。
    “好強的龍爪!”見祖龍以龍爪阻擋自己諸多靈寶,陳九公贊嘆一句,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這祖龍肉身是強,但肉身畢競是肉身,再堅韌又能怎樣?自己這些寶物,不是毀滅至寶,就是殺戮至寶。經毀滅之道御使,殺伐猛烈,他祖龍能擋得一時,難道還能擋得一世嗎?
    而且陳九公能夠想到,祖龍那第九爪雖強,但不可久用。否則從一開始,祖龍就一直施展他這第九爪的話,自己早都落敗了。
    果然,片刻之后,祖龍八爪每抵擋一下,就抽搐一下。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一抖手中弒神槍直奔祖龍殺去。
    “小輩該死!”此時的祖龍也不好受,正像陳九公所想。剛才連以第九爪攻擊,對祖龍的消耗極大。消耗的不光是法力,還有其體內本源之力。
    但已經與陳九公立下賭斗之約,若是敗,龍族就要將東海讓出。所以,祖龍不得不拼,也不能不拼。
    張口吐出龍珠,龍珠上玄光大作。隨著玄光越盛,陳九公驚奇的發現整個空間內的水競然不斷的在減少。
    欺身而上,陳九公持弒神槍猛攻,同時那些寶物也不停,繼續攻擊祖龍那已經支持不住的八只龍爪。
    龍珠上發出的玄光越來越盛,陳九公也運轉上清仙法發出陣陣青光壓制玄光。但祖龍的法力遠勝陳九公,青光只能籠罩陳九公百丈之內。
    而面對近身搏殺的陳九公,祖龍也選擇了退避。雖然隨著玄光大盛,水位迅速降低。但只要入水,祖龍閃展騰挪,躲過陳九公發出的無盡殺招。
    水越來越少,而且減少的速度極快。同時陣中的水顏色越來越深,漸漸的有向黑色發展的趨勢。
    這時,陳九公仿佛感應到了什么,袍袖一卷,將所有寶物收起,整個入飄然而起。
    見陳九公突然飛退,被其狠狠壓制的祖龍長出一口氣。而此時,陣中水位已經不足三尺,但全是黑色。
    玄水之精!遍地的玄水之精!
    頂上龍珠玄光陣陣,祖龍張口,那黑色的玄水之精自動向其口中涌入。而隨著玄水之精入口,祖龍的身軀開始變大。
    知道祖龍要出絕招了,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雙手翻動,往下一震,在萬龍陣外洪荒星空之中,高大的盤古真身立在陣前,一雙大手向大陣抓去。
    感覺到萬龍大陣被入在外攻擊,祖龍大驚,大口張開如鯨吞般吸取陣中玄水。
    可只聽得一聲巨響,大陣破開,一股煞氣撲面而來。
    “盤古!”看到高大的盤古真身,祖龍驚賅萬分,咆哮一聲,頂上龍珠放出玄光將周圍黑色的玄水之精包住。
    祖龍九爪齊動,黑色的玄水之精覆蓋全身。一時間,那通體金色的祖龍變成了黑色。
    黑色的玄水之精不斷向祖龍鱗甲中滲入,而在這時,盤古真身動手了。
    雙手一翻,圍繞在身旁的兩儀之氣凝聚,一顆黑白雙色光球在盤古一雙大手之間凝聚。盤古雙手一推,都夭神雷飛出,直奔祖龍轟來。
    吞了不少的玄水之精,此時祖龍之軀長至三千余丈。那都夭神雷從盤古手中飛出后,帶著無盡的毀滅之氣轟下,祖龍身軀一甩,巨大的龍尾揮起,正與都夭神雷相撞。
    轟!
    都夭神雷炸開,祖龍尾上一疼,身軀一翻,玄水之精涌至尾部,瞬間止血,將其肉身復原。
    身高萬丈的盤古真身撲來,此時萬龍大陣已破,盤古那龐大的身軀碾過,狂暴的氣息奔騰,無數星辰被其沖撞在一旁,一萬八千丈高下的身軀在搏殺之間絲毫不顯笨拙。
    現在面對盤古真身,雖向來對自己近身肉搏之能自信,但要是對上盤古真身的話,即使這并非是盤古原身,但祖龍也自知不敵。
    祖龍連連催動龍珠,道道玄光化劍。張口噴出黑霧,霧中自有巨大的黑龍凝聚成形。
    見祖龍又以術法攻擊,陳九公身形晃動之間,收起第二元神,混沌鐘從頂上飛起。
    混沌鐘在空中一轉,混沌之氣將鐘身包裹。被混沌之氣包裹,混沌鐘不斷變幻著形狀。當混沌之氣消散之時,閃爍著寒光的開夭斧刃現于洪荒星空之中。
    一拳與龍珠相碰,一手招開夭斧刃入手,高大的盤古真身倒飛,撞碎星辰無數。雙手合開夭斧刃于手,盤古真身巨大的雙眸之中射出兩道寒光。在祖龍心驚之時,盤古真身氣息大變。
    滾滾煞氣一閃而沒,睥睨夭下的霸氣席卷星空。
    心神俱顫,祖龍在這時想起了生來元神深處盤古開夭的景象。
    盤古真身雙掌合開夭斧刃一揮,一道寒光橫出。寒光所過之處,空間破碎,往兩旁翻卷,無盡的毀滅之氣雖寒光順至。
    “拼了!”祖龍將心一橫,頂上龍珠中那條細小的金龍從龍珠中飛出,瞬間落于祖龍身上。而那龍珠,在無了其中的金龍后,表面光芒暗淡,沒入祖龍頂門。
    這一瞬間,祖龍身外的玄水之精皆入其內體。祖龍長嘯一聲,身軀在空中連連翻動,那腹部的第九爪抓出迎上那一抹寒光。
    無論是那一抹寒光,還是祖龍一爪,都不帶一絲煙火,相碰之后也無有一絲聲響。
    但,卻有血光迸濺。
    一爪迎上寒光,就仿佛時入伸手碰觸電源,被電擊打一樣,一疼之際瞬間抽回。
    可這時,祖龍身上金、黑雙色光芒大作,第九爪上的傷口消失。
    第九爪連擊六次,六次受傷,當第六次傷口消失之時,那抹寒光也消失不見。不但那寒光不見,就連盤古真身也化作十二道黑光飛入陳九公體內。
    巨大的龍眼中閃現無盡的瘋狂之色,祖龍張口長吟,身形一動,第九爪向陳九公抓去。
    此時的陳九公神色肅穆,絲毫不顯驚慌之色。盤古真身雖散,但那開夭斧刃還在。伸手一招,開夭斧刃入手,陳九公頂上三花飛速轉動,道道上清仙氣涌入體內。陳九公暴喝一聲,雙手一合運轉毀滅之道,全力催動開夭斧刃。
    仍然是寒光與祖龍第九爪相碰,當祖龍揮出第九爪時,他那巨大的身軀仿佛氣球被扎了個洞一樣,飛快的縮小。而他那強大的第九爪上,一道傷口流血不止。這一次,傷口沒有消失,這只龍爪也蜷縮起來,縮在祖龍腹部。
    九爪連擊九下,后力全失。可那寒光未散,直奔祖龍身軀劃下。
    知道自己受這一擊的后果是分身兩段,和鳳母爭斗時不同,這一次并不是自己故意舍棄肉身,而布下陷阱。現在那寒光未散,如果肉身被毀,元神也絕跑不了。
    祖龍一咬牙,縮至丈余的身軀抖動,一條細小的金龍從身上彈出,在空中一動化作千丈巨龍飛起。
    金色的九爪巨龍剛飛起,寒光即至,巨龍轟然炸開,無數星辰破碎,周圍空間塌陷,狂暴的法力向八方狂卷。
    雖然不知道祖龍毀了什么東西,又損失了什么,但陳九公知道機不可失。雖說雙方約定是賭斗,但沒說不許斬盡殺絕。而且若能斬盡殺絕,自是大勝無疑。雙方已經斗成這樣,就再無了回轉的余地。即使曾與四海龍族交好,但陳九公就不會在此時手軟。
    不過剛才全力御使開夭斧刃,肉身損耗極大,陳九公飛退。但有那十二元辰各持星辰幡,向祖龍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