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380 滅殺

金、銀、赤、青、黑……各色巨龍盤旋陣中,興云、吐霧、呼風、喚雨。
    萬龍大陣內部空間并不大,僅有千里之地。萬龍作雨,整個空間在瞬息之間變作水的世界。
    水浪滔天,周身為三尺青光籠罩的陳九公立于汪洋之中,好似那一葉扁舟隨波飄蕩。
    水浪翻滾,一條條水龍撲來,頭撞、爪抓、撕咬、纏打,狠狠地攻擊著陳九公體外的青色光幕。
    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轉動,道道青光四射而出,條條水龍盡被青光打散。
    可那水龍散開,化作的水滴落入汪洋之中,又重新凝聚成水龍之形破水而出。
    抬眼看了看那在空中呼風喚雨的各色巨龍,陳九公知道破陣關鍵就在這些巨龍上,這些龍并非真龍,不過是祖龍以本身龍氣合以玄水之精所化,所以才可寄身于萬龍幡中。
    萬龍大陣,萬龍不破,陣中之水不絕,就有水龍無數。
    將手中弒神槍祭起,弒神槍通體紫光繚繞,破開層層水浪浮于高天之上。
    陳九公雙手連連翻動,打出一道道上清仙氣飛入上空弒神槍上。弒神槍飛速旋轉,槍尖上紫色槍芒吞吐,向四面八方射去。
    砰!砰!砰……
    一條條巨龍遇弒神槍芒,頓時炸散。無論是金龍、銀龍,還是赤龍、青龍……只要散開,都無有殘尸血肉,只有滴滴玄水之精墜落。肉身散開,道道龍魂在空中發出悲鳴。
    這時,一道金光閃過,祖龍手持一把金色長劍向陳九公斬下。劍身上金色劍氣縱橫,所過之處,空間破碎。
    陳九公將身一抖,體外青光暴漲,將一條條襲來的水龍撞開,揮動手中摧天杖迎上祖龍一劍。
    杖劍相交。周圍空間砰然炸開,狂暴的法力波動將一條條水龍絞碎,化作水滴落下。
    持摧天杖連連向祖龍砸去,陳九公一晃肩膀,后背青萍劍飛出。
    青萍劍一出。在空中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千千萬萬道青萍劍氣席卷。劍氣所過,就仿佛秋風掃落葉一般,無數水龍破碎。霎時間。水面上再無一條水龍,即使有那剛凝聚的水龍一出水,當即就被漫天劍氣絞殺。
    以青萍劍壓制水龍,陳九公招會弒神槍入手,將摧天杖祭起。浮在空中,隨時準備攻擊。陳九公持槍與祖龍近身廝殺的同時,紫電錘飛在空中,化作千萬紫電攻擊在空中飛舞打的千萬巨龍。
    見陳九公以毀滅三寶、青萍劍將自己萬龍大陣壓制,祖龍心中惱怒,右手持劍猛攻,左手化作龍爪將陳九公護身的青色光幕抓破,直奔陳九公面門抓來。
    知祖龍肉身強橫更勝祖巫,陳九公頂上現出混沌鐘。條條混沌氣流垂下。雖被祖龍龍爪抓破,但混沌鐘一震,混沌氣流當即就恢復如初。
    “這小輩哪里來的這么多寶物!”祖龍自認神通廣大,攻防皆乃洪荒頂尖,但陳九公這一身寶物更是洪荒最強。雖為天地初開之時洪荒最強。但大多的先天靈寶都被道祖于混沌之中收取,在道祖未分寶時,洪荒修士少有寶物。饒是太古三大強者祖龍、鳳母、麒麟王也沒有幾件先天靈寶,手中靈寶多為自己所煉之物。
    修道者。不可過重外物。但修士爭斗之時,靈寶卻是最有用的。
    久攻之下破不開混沌鐘。祖龍張口吐出龍珠,龍珠在那條細小的金龍在不斷盤旋,龍珠直向混沌鐘擊去。
    聽鎮元子說過祖龍威震太古洪荒,多憑他這威力直追先天至寶的龍珠,陳九公不敢怠慢,連忙催動混沌鐘。只見混沌鐘垂下的混沌氣流倒卷而起,將那龍珠擋住。龍珠上玄光大作,混沌氣流瞬間即破,卻見混沌鐘上浮現丈六黃中李樹,樹身上枝條搖曳,氤氳黃云凝聚。
    氤氳黃云將混沌鐘籠罩,混沌鐘連連震動,倒卷的混沌氣流與氤氳黃云相合,將龍珠擋住,使其不能進寸分毫。
    右手揮劍,左臂掄爪,以龍珠牽制混沌鐘和黃中李樹,祖龍猛向陳九公攻去。
    見祖龍殺來,陳九公哈哈一笑,雖混沌鐘和黃中李樹在擋龍珠,但自己還有防御至寶。
    腳下一陣金光閃爍,三品金蓮現于腳下。陳九公一跺腳,三品金蓮放出金光萬丈,與陳九公慶云上垂下的青氣相合,任他祖龍如何猛攻,也破不得其防。
    本以為牽制住混沌鐘和黃中李樹,就可攻擊陳九公,誰想陳九公又現出一三品金蓮,祖龍一時間不由得氣結。
    此時,陳九公連連揮動弒神槍,道道紫色槍芒向祖龍刺去,將其萬龍幡布下的防御撕開。但撕開萬龍幡布下的防御后,槍芒似乎后勁不足,打在祖龍身上,祖龍未損絲毫。
    陳九公心里明白,這不是弒神槍威力不夠,而是這祖龍肉身太強。單手持槍猛攻,另一只手暗掐劍訣,默聲念咒。
    這時,光明山主峰羅浮洞中,放在香案上的誅仙四劍飛出羅浮洞,破空空間,直入洪荒星空。
    心念一動,浮在上空的摧天杖上紫光流轉,向祖龍面門擊去,雙手持槍向祖龍胸口刺去,弒神槍槍尖上紫色槍芒不在,但祖龍卻能感覺到一股懾心的毀滅之氣。
    連忙催動頂上的萬龍幡,萬龍幡上黑光大作,在祖龍頂上一轉,化作一條黑龍從祖龍頂上盤旋,黑龍身上黑光沖起。‘
    摧天杖落下,被黑光擋住。摧天杖連砸數記,硬將黑光破開,這時那黑龍張口噴出一股黑氣,黑氣一出,化作一團黑光,將摧天杖托住。
    在摧天杖攻擊受阻之時,弒神槍殺至祖龍身前。
    祖龍也顧不得再攻陳九公,手中長劍回斬,落在弒神槍上。只覺得長劍一顫,瞬間被彈開,感覺到其上毀滅之道的威力,祖龍連忙招回龍珠,發出陣陣玄光護身。
    弒神槍上突然爆發出耀眼的紫光,陳九公以全身法力運轉毀滅之道御槍一擊。
    層層玄光被弒神槍刺破,直奔祖龍刺來。面對弒神槍的攻擊,祖龍眼中寒光閃爍,周身金色袍服鼓蕩,須發皆張,右手持劍收于背后,左臂頂端被黑光包裹的龍爪抓出,正迎上弒神槍一擊。
    聽鎮元子說過,祖龍肉身最強硬的就是其四只龍爪,陳九公鼻中噴出兩道青氣,面色轉青,周身之外青光大作,低喝一聲,弒神槍槍尖上紫光閃動。
    弒神槍再一次被祖龍抓在爪中,但一瞬間,祖龍收爪,陳九公收槍之后,祖龍那隱于袍袖中的龍爪爪心之處有金色血液滴下。
    收槍挺立,陳九公握著弒神槍的手微微顫抖。與祖龍相斗絕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容易,這祖龍無論是道行、法力,還是近身搏殺,都是陳九公平生之戰中之最強者。近身搏殺不亞于祖巫,道行和法力皆在自己之上,若不是有諸多靈寶,恐怕早已落敗。
    被陳九公全力一槍破了肉身,祖龍立于半空中,神色淡然,眼中卻閃過一絲瘋狂。
    仰天一聲長嘯,大陣中洪水漫天,水勢暴漲,似乎要將整個陣中空間皆置于水中。
    陳九公在水中戰力不會有所減弱,但祖龍在水中戰力必漲。陳九公慶云上三花轉動,發出道道上清仙氣。上清仙氣一出,穿過慶云,向陳九公體內涌去。
    玄門功法,修成金仙,則三花現,五氣升。這三花可決不是擺設,三花一動,是在為陳九公恢復法力。
    摧天杖落入手中,一手持槍,一手掄杖,向祖龍打去。
    而祖龍心知一時半會破不開陳九公的混沌鐘,也不再催龍珠攻擊混沌鐘,只以其護身無虞,就等水漫整個陣中空間,再施手段。
    陳九公也知祖龍所想,將青萍劍、紫電錘招回,不再管大陣中萬龍,一味猛攻祖龍。
    被陳九公以毀滅之道催動的弒神槍、摧天杖和紫電錘,威力巨大。又有青萍劍這殺伐至寶猛攻,層層玄光被破,就在祖龍以劍去擋青萍劍時,突然心頭一顫,只覺得四道殺氣向自己背后襲來。
    “不好!”心念急轉,祖龍頂上萬龍幡招展,萬龍幡上一團團黑光飛出。
    劍氣縱橫,黑光瞬間破散,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口寶劍出現在祖龍背后。
    身臨劍下,祖龍情急之下,身形一晃,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飛起。
    見祖龍化作金光,誅仙四劍齊沖而起,向那一道金光掠去。與此同時,陳九公催動摧天杖、紫電錘、青萍劍急攻,又將弒神槍祭起,化作一條紫龍向金光撲去。
    誅仙四劍,皆乃頂級先天靈寶級別的殺戮至寶、弒神槍、紫電錘、摧天杖又都是頂級先天靈寶級別的毀滅至寶。再加上圣人成道之器,不亞于頂級先天靈寶的青萍劍。八件頂級先天靈寶臨身絞殺,那金光在眾寶齊攻之下,瞬間炸開。
    “嗯?”金光破碎,陳九公不但沒有一絲喜悅,反倒大為警惕。他知道祖龍絕不會就這么死了,上古強者還有壓箱底的本領,更別說這位太古洪荒時期的最強者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