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379 蠱惑玄都群仙殺至

開天辟地之初,龍、鳳、麒麟稱雄洪荒。在祖龍、鳳母、麒麟王并稱洪荒最強者的年代,三清隱于昆侖山;帝俊、太一在太陽星中蟄伏;女媧、伏羲兄妹在不周山安心修道;接引、準提各閉山門道場,絕不沾染因果。
    那時的龍、鳳、麒麟三族鼎力,但沒有像巫妖二族一般引起天地大劫,各掌鱗甲、飛禽、走獸,倒也相安無事。
    不知為何,有那一日,祖龍、鳳母聯手誅殺麒麟王于東勝神洲之上。麒麟王損落,走獸一族沒落,才使得如今的洪荒,龍、鳳二族一可雄踞四海,一可逍遙洪荒。而麒麟一族只能淪為他人坐騎,甚至多年后,連純正血統的麒麟都找不出來了。
    原本三族鼎力,彼此不敢相互爭斗,免得為第三方坐收漁利。當只剩下龍、鳳這一山二虎時,爭斗就在所難免了。
    不過,道祖突然成圣,又在紫霄宮開壇傳大道,對洪荒生靈帶來了巨大的沖擊。
    正所謂:朝聞道,夕死足矣。越是強者,就渴望更加強大。當時洪荒億萬生靈無不向紫霄宮行去,但要穿過三十三天,還要穿過混沌,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道祖講道,共分三次。每次千年,每一次結束后,停講三千年。
    就在道祖第一次講道之后,不知因為什么原因,祖龍與鳳母在西牛賀洲之上展開了一場驚天之戰。那一戰祖龍與鳳母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今日的鎮元子仍自嘆不如。
    道祖首次講道之時,通天教主尚未成道,截教陣道也未名揚天下。若是說誅仙劍陣、周天星斗大陣和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并稱上古洪荒三陣,那龍族的萬龍大陣和鳳族的百鳥朝鳳陣就是太古最強的兩大陣法。
    在通天教主傳給陳九公的陣道中,有關于萬龍大陣的記載。當年龍族以此陣助陳九公拿下燧木道人后,念龍族無有任一準圣級別的強者,竟能鎮壓燧木道人,陳九公又向燧木道人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些萬龍大陣的事。
    今日落入陣中,陳九公四下打量一番。心中略定。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祖龍以元神鎮壓鳳母至今,神通、道行、法力皆無增長,這大陣更是一點也沒有變化。
    ……
    西牛賀洲,靈山腳下。
    知此地乃圣人道場。就是鳳母也不敢亂來。帶著青鸞、白鶴、鴻鵠、梟鳥在靈山前落下。只見大乘佛教諸佛正于前方。
    “南無阿彌陀佛!”奉準提佛母之命,在此等候。此時見鳳母率四禽至,藥師王佛連忙上前,雙手合十一禮。“鳳母,藥師有禮了!”
    “佛祖無需多禮!”鳳母并未還禮,只是微微點頭示意。
    而藥師王佛也沒有在意,畢竟對方的神通遠在自己之上。
    這時,諸佛一起上前與鳳母見禮。藥師王佛親自引鳳母前往八寶功德池。而四禽則由眾佛陪同,往大雷音寺。
    穿過婆娑樹林,來在八寶功德池前,鳳母自動將那青蓮造化佛忽略,看著蓮臺上的西方二圣,輕嘆一聲,微微一禮道:“見過佛門圣人!”
    “鳳母何須多禮!”阿彌陀佛未曾開口,準提佛母伸手虛扶,“鳳母至吾靈山。實乃吾佛門之幸。”說著,準提佛母用手一指,一三品金色蓮臺出現在鳳母面前。
    “圣人此言,愧不敢當。”
    見鳳母坐上蓮臺,準提佛母向鳳母笑道:“今日吾與師兄請鳳母前來。一是想見太古第一強者之風采,二是有些事想與鳳母商談。”
    準提佛母如此開門見山,鳳母美目之中精光轉動,輕笑道:“吾為天道所棄。在圣人面前何來風采而言。倒是二圣風采,讓吾心折不已。”
    “天道所棄?鳳母此言何意?”準提佛母聞言一怔。阿彌陀佛也睜開雙眼,青蓮造化佛更是好奇。
    因當年一戰,祖龍、鳳母雙雙消失于西牛賀洲之上。雖各方傳言兩大強者皆已損落,但當接引、準提立西方教成圣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合力推算祖龍、鳳母下落。可無論二圣推算幾次,也算不得兩大太古強者何在。
    數萬年來,祖龍、鳳母一直不出,西方二圣也就不再去想這兩位了。可如今,祖龍、鳳母齊現洪荒,這鳳母又當年言自己為天道所棄,饒是混元圣人也難免有些好奇。
    可當準提佛母問及此事時,鳳母未曾答話,卻反問道:“敢問圣人,在佛門中可有一佛為孔雀所化?”
    知道鳳母不想在剛才的問題上多做解釋,而她不想說,準提佛母也不至于逼她說。但聽鳳母此問,準提佛母心念急轉,明了其意。“不錯,吾小乘佛教過去佛孔雀如來佛祖,乃天地間第一只孔雀得道!”
    “果然!”鳳母聞言心頭一震,自己執掌洪荒飛禽一族時,有氣運加身,有天機顯現洪荒飛禽一族當有六禽率百鳥朝鳳。當然,這里說的百鳥只是虛指,朝鳳的鳥類遠遠過百。
    可直到鳳母與祖龍戰前,那在飛禽一族中僅次于自己的孔雀也未曾出世。與祖龍一戰后,雙雙消失于洪荒大地。后又巫妖分掌洪荒天地,又有六圣四教教化洪荒生靈。如今的洪荒生靈早已不分什么鱗甲、飛禽、走獸,但與龍族一樣,當年青鸞等四禽帶著不少飛禽一族部屬隱于洪荒大地之上。而且就隱于西牛賀洲,否則也不會鳳母一現,四禽就立即趕到。
    當年鳳母在時,創出百鳥朝鳳陣為飛禽一族鎮族大陣。因當時孔雀未出,主陣的就是大鵬、青鸞、白鶴、鴻鵠和梟鳥。可那開天辟地第一只大鵬已死,鳳母就需要孔雀來補充大陣所缺,同樣也要增己方氣運。
    望著準提佛母,對這當年坐在紫霄宮第一排的人,鳳母有些印象。但不想此人竟有如此心機,自己只是一問,他就知自己要找的是那開天辟地第一只孔雀。
    “不知那位孔雀如來佛組可在靈山?”
    “不在!”準提佛母直接回答,“孔雀如來佛乃吾佛門小乘佛教教主,立于婆娑凈土之上。鳳母若將見他,吾可讓藥師王佛帶汝前去!”
    準提佛母此言一出。鳳母立刻從蓮臺上站起身來,“如此卻是要有勞藥師王佛了。”
    見鳳母如此心急,藥師王佛一怔,卻是沒有答話。因為剛才準提佛母說有事要與鳳母相商,現在準提佛母還沒說事呢。這鳳母就要往婆娑凈土。
    “藥師王佛!”可這時。準提佛母對藥師王佛道:“且帶鳳母往婆娑凈土一行。”
    “弟子遵命!”
    當鳳母隨藥師王佛沒入婆娑樹林后,青蓮造化佛收回一直跟著鳳母背影的目光,長嘆一聲,“此人神通。吾不及也!”
    聽青蓮造化佛嘆息之言,準提佛母笑道:“師弟且不聽其言自身為天道所棄?”
    “請師兄指教!”
    青蓮造化佛本是詢問準提佛母,可準提佛母還未開口,阿彌陀佛卻說話了。“鳳母之意是她無有成道之機!”
    婆娑凈土離靈山特別近,以鳳母和藥師王佛的修為。出靈山之后,瞬息即至婆娑凈土。
    這婆娑凈土經小乘佛教上下經營千年,不知道幾千萬里,廣闊無邊,凈土中央,聳立一尊浮屠,浮屠上現舍利,照得凈土一片通明。
    “鳳母且慢!”見鳳母就要往婆娑凈土中行去,藥師王佛連忙出言阻攔。
    “嗯?”鳳母不是不懂規矩。也不是不通禮數。而是在她看來,藥師王佛也是佛門教主之一,在佛門之地,應不受任何攔阻才對。自己跟著他,直入婆娑凈土理是當然。
    面上閃過一絲尷尬之色。藥師王佛道:“鳳母有所不知,這婆娑凈土乃吾佛門強者清修之地,強行入內有些不適。”
    將藥師王佛神色變幻盡收眼底,鳳母知道這里面不是像藥師王佛說的那樣。但既然藥師王佛這么說了。鳳母就不會在此事上多做糾纏。
    “南無藥師王佛!”這時,兩個小沙彌從遠處疾走而來。來在藥師王佛面前齊齊拜道。
    “兩位教主可在?”
    “回佛祖,兩位教主正在七層浮屠之上談經說法!”
    點了點頭,藥師王佛道:“吾有要事要見孔雀如來佛。”
    “佛祖請隨小僧來!”聽藥師王佛要見孔雀如來,兩個小沙彌相視一眼,一個引藥師王佛向浮屠走去,一個快步去稟報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
    鳳母、藥師王佛隨那小沙彌一路前行,眼見那凈土中央浮屠高大莊嚴,似乎就在眼前,其實相距甚遠,怕不在幾千里之外。在后面遠觀這凈土,只見腳下土地金黃,仿佛黃金鑄就,上刻了好些金蓮,一朵連接一朵,形成一條密切寬闊大道,直直通到遠處。而在大道之外,就是平常山石泥土,那娑羅樹林茂密,一片清秀,波羅花放,凈土生香。
    那娑羅樹林,波羅花園之中,隱藏有許多禪院寺廟。更有佛塔聳立,也有流水潺潺,鳥語相鳴,偶爾的擊鐘之聲相撞,越顯得清幽。洪錦運目遠跳,雖然看不到凈土邊際,但也知道這凈土廣大,乃是強者以大法力開創。雖不如盤古開天,卻也真是一方凈土。
    再從來時路上觀望,只見后面卻是白云裊裊。這一片凈土,分明是漂浮在海上的半空,隱隱聽得下方海潮之聲澎湃。雖是隆冬時節,但海外并不寒冷。凈土之中,更是四季如春,波羅花常年開放。
    “好一處凈土!”鳳母開口贊嘆,心中想起青鸞言昔日飛禽一族部屬皆在西牛賀洲。日后還需在洪荒中找一仙家福地,開辟道場。
    來在浮屠之前,只見金碧輝煌,梵唱天然,頂于蒼穹,莫可明狀,來往沙彌,無一不是腦后現那佛光,卻是有道僧人。
    “佛祖,老師有請!”這時,無天從浮屠中走出,向藥師王佛一拜。但當看到鳳母要隨藥師王佛一起入內時,連忙出言,“這位是……”
    “這位是吾佛門貴客,與孔雀如來有緣,特來一見。”
    “這……”聽藥師王佛之言,無天面露難色,“佛祖。此事卻有不妥!”
    “有何不妥?”這話不是藥師王佛說的,而是鳳母所言。此時的鳳母早已難耐,從婆娑凈土外一路走來也就罷了,但到了浮屠前,這小光頭好像還不想讓自己上去。
    被鳳母一瞪。無天頓時打一激靈。只覺得一股寒氣從后脊梁直竄脖頸之處。
    “南無阿彌陀佛!鳳母息怒!”藥師王佛念聲佛號開口說道,同時袍袖一揮,一道青光落在無天身上,“見了孔雀如來。自有分曉。”
    青光臨身,無天感覺那種難受的感覺消去,感激地向藥師王佛一拜,“是!佛祖請!”
    來在七層浮屠之上,見頭上無頂。乃是無量虛空。所居之地,乃是一平臺,前有一巨大寶幢,寶幢之下,兩尊蓮臺上坐著二佛。在二佛下方,無數佛陀、菩薩、羅漢、金剛席地而坐,望著上來的三人。
    那蓮臺上二佛中,左邊的孔雀如來渾身上下五彩霞光流轉,絢麗無比。莫可名狀。但與佛門眾佛不同的是,在他身上無有一絲祥和,更無慈悲,坐在那里,只那隱隱孤傲之氣。
    藥師王佛隨無天而來。孔雀如來沒覺得什么,但對藥師王佛身后那七彩霞衣女仙,孔雀如來冷哼一聲,“藥師王佛。此乃何人?為何帶其來吾婆娑凈土?”
    雙方還未見禮,孔雀如來就連發兩問。藥師王佛也不見怪,只是淡淡道:“這位乃吾佛門貴客,與孔雀如來尚有些因果。今日來此,就是為見孔雀如來而來。”
    “與吾有因果?”孔雀如來聞言一怔,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自出世就有天仙修為,仙道即成。所以,若是自己曾見過此人,就絕不會忘。上下打量鳳母幾眼,只覺得這女仙修為深不可測,但實是不曾見過。
    此時釋迦牟尼發現藥師王佛帶來這人修為高深,見自己師弟有些茫然,釋迦牟尼佛心頭一動,用手一指,兩道金光閃過,兩座金色蓮臺出現在藥師王佛和鳳母面前。“原來是客,這位道友請了!”
    讓人沒想到的是,面對釋迦牟尼的好意,鳳母羅袖輕揮,面前金色蓮臺化作點點金光消散,“不必了,今日吾來,特為這位孔雀如來而來!”說著,鳳母伸出左手,食指遙指孔雀如來。
    鳳母的舉動,引起了浮屠上小乘佛教所有人的不滿。孔雀如來的茫然盡去,眼中兇光閃爍,背后五彩霞光抖動,就要出手。
    “南無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響起,釋迦牟尼雙手合十,以佛號阻止了孔雀如來,“不知這位如何稱呼?”雖不知鳳母身份,但釋迦牟尼能看得出鳳母的修為在自己和師弟孔雀如來之上。今日她能和藥師王佛一起來,想來是得到了準提佛母應允。既然如此,孔雀如來應該真與其有些因果。釋迦牟尼只想問其身份,好做打算。
    聽釋迦牟尼此問,鳳母粉面上閃過傲然之色,“吾乃洪荒飛禽之長!洪荒生靈皆稱吾為鳳母!”
    祖龍、鳳母、麒麟王,太古三大強者都沒有確實的名字。不過,這三人稱號,洪荒修士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鳳母!”
    小乘佛教上下聞此名,神色皆變。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想起了前日西牛賀洲異變,卻不想是這位太古大能復出。
    可這也讓孔雀如來更加疑惑,這鳳母消失在洪荒之時,自己尚在五色神光之中,未曾出世。怎么會與她有因果?
    雖然自覺不是鳳母敵手,但連圣人都不怕的
    孔雀如來,更不會怕她。“吾與汝有甚因果?”
    鳳母聞言,朗聲道:“吾飛禽一族,當有七禽應運而出。汝為開天辟地第一只孔雀,正是吾族七禽之一。”
    “七禽?”孔雀如來根本不明鳳母之意,什么七禽?自己只知道闡教弟子手中,似乎有件叫五火七禽扇的寶物。
    心下冷哼一聲,孔雀如來冷聲道:“什么飛禽一族?什么七禽?與吾何干?”
    鳳母聽孔雀如來此言,不由得勃然大怒。因由其他五禽在前,鳳母知道七禽之一的孔雀如今也必是準圣之尊。佛門有兩位圣人,鳳母不會硬要孔雀如來破出佛門,重回原身。只要他使一分身化為飛禽之身,能夠主陣百鳥朝鳳陣即可。
    到了此地,見孔雀如來已是斬去二尸的準圣,鳳母認為自己這個要求一點也不過分。你化一分身入飛禽一族,是可補足飛禽一族氣運,同樣也可享來自飛禽一族的氣運,這不虧啊。
    而對佛門,鳳母相信憑自己的本事,日后可以將這因果還上。
    可讓鳳母沒有想到的是,這孔雀如來竟然如此的不配合。
    縱橫太古洪荒,為天下生靈所畏懼。雖在二圣面前,鳳母不敢放肆,但對孔雀如來,鳳母相信只要讓他吃些苦頭,自己的目的必能達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