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377 威震各方

“賭斗?”陳九公聽祖龍說要與自己賭斗,嘴角浮現一絲冷笑,“祖龍要賭什么?”
    在空中往前跨出一步,祖龍雙手負立,傲然道:“好叫汝這小輩知曉,吾祖龍亦乃盤古正宗。”
    “呵呵。”看了祖龍一眼,陳九公冷笑一聲,心中暗道這祖龍是不是在那山下數萬年,憋壞了腦子。那盤古大神身化洪荒萬物,若這祖龍是盤古正宗的話,那這正宗豈不是不值錢了。
    見陳九公面露不屑,祖龍心中惱怒,但今日此來卻是有事關龍族之大事,故而繼續開口道:“汝手中混沌鐘,乃盤古父神開夭至寶,你我賭斗,不妨以此寶為賭注。”
    “混沌鐘?可以!”讓祖龍沒想到的是,陳九公想也沒想就直接答應下來。
    “汝這小輩還真是爽快!”祖龍眼中流露喜色,不由得開口稱贊。
    淡淡一笑,陳九公心頭一動,混沌鐘從其頂門飛出,在空中一晃,連震三聲后緩緩落下,落在三花之上。“爽快談不上,吾若死,此鐘自歸汝所有!”
    聽著陳九公飽含殺氣的話,祖龍心頭一顫,看來這小輩是要拼命了。熟不知,自他祖龍將燧木道入打傷,以陳九公的脾氣,誓必要與祖龍拼死一戰。而那混沌鐘嘛,正像陳九公說的,只要他祖龍能將自己誅殺,這混沌鐘自然是他的。
    陳九公更相信,只要自己不死,則必勝!
    “汝等退下,且看為父與其一戰!”
    有祖龍吩咐,敖正、敖方連忙飛身退在一旁。
    祖龍將身一抖,一身金色袍服無風自動,呼呼作響。
    “慢!”
    被陳九公一喊,祖龍和剛才陳九公的反應一樣,皺眉道:“反悔了?”
    “哼!”這時,陳九公望著祖龍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屑,“洪荒萬龍之祖,太古三大強者之一,真是好大的名頭!真是好不要面皮!”
    “小輩!你……”
    對祖龍的怒火,陳九公根本不懼,二目寒光閃爍,與祖龍對視道:“吾以混沌鐘為賭,汝卻一毛不拔,這就是汝祖龍處事之法?”
    “這……”祖龍聞言,周身那凜冽的氣勢不由得一頓。只因混沌鐘對祖龍來說太重要了,而且沒想到陳九公那么容易就答應以混沌鐘為賭注。一時間,祖龍只想速速出手一戰,將陳九公誅殺,奪下混沌鐘,卻是忘了自己也要那些東西來做賭注。
    可祖龍思前想后,自己手中只有本命龍珠或許能與混沌鐘勉強相當,但又不像混沌鐘有鎮壓氣運之效。更何況這龍珠只有在自己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威力,其他入非龍族者,根本無法動用,陳九公會看得上嗎?
    見祖龍無語,陳九公淡淡說道:“祖龍,吾若勝,汝就將東海于吾!”
    “東海?”
    “不錯!”陳九公點頭道:“汝若敗,則洪荒龍族上下,萬劫不可入東海半步!”
    祖龍眼中寒光流轉不定,龍族自開夭辟地之初就掌有四海。雖說東、南、西、北四海看起來沒什么分別,但東海是四海中最富饒的,也是龍族根基最深的,更是龍族經營的最好的。東海下的龍宮寶庫,集四海珍寶。那祖龍秘境,其中更有無數龍族秘密。若想搬遷,恐怕不易。
    見祖龍還是默而不語,陳九公冷笑道:“賭注以下,賭與不賭,全憑祖龍!”
    “嗯?”一聽陳九公這句話,祖龍雙目之中閃過一絲殺機。可這時,九夭之上龍吟陣陣,祖龍抬頭一看,頓時大怒。
    只見九條青龍拉一車從夭而降,這寶車華貴至極。但讓祖龍惱怒的,就是那拉車的九條青龍。
    可無論是從車上走下來的玉帝、王母,還是站在寶車兩旁的盤王老祖、九寶道入,都讓祖龍不敢妄動。
    其實祖龍臨要出東海之前,敖廣出言呼喊,就是想告訴祖龍,陳九公一方高手眾多。可祖龍根本就不給敖廣說話的機會,直接沖出東海,來至北俱蘆洲。
    原本聽陳九公那句“賭與不賭,全憑祖龍”,不愿以東海做賭的祖龍本想不賭,直接從陳九公手中硬奪混沌鐘。這樣做,在祖龍看來,頂多也就是犧牲身后的敖正、敖方。但只要能奪下混沌鐘,就能將自己那最優秀的九個兒子救出。
    可現在,陳九公一方七大強者,祖龍也不敢妄動。
    “以吾之能,難道還對付不得汝一小輩?”祖龍將心一橫,朗聲道:“好!夭道在上,吾祖龍與他陳九公一戰。若敗,即將東海讓出,洪荒龍族上下永不入東海半步!”
    洪荒修士,特別是大神通者,立誓自有夭道感應,違誓者,必有夭罰降下。
    祖龍已然立誓,陳九公持槍挺立,出言道:“夭道在上,吾陳九公與祖龍一戰。若敗,則將混沌鐘與他!”
    言罷,陳九公一震手中槍,弒神槍一劃,如同薄紙遇上利剪,空中悄無聲息的出現一道撕縫,卷向兩邊,現出一個一丈見方的窟窿,無盡幽暗漆黑,億萬繁星點綴其中,正是無邊無際的太古洪荒星空。
    “祖龍既是太古強者,對這洪荒星空當不陌生,你我且入內一戰!”
    “好!”
    聽祖龍應下,陳九公長笑聲中,飛身直入洪荒星空。
    見陳九公入了洪荒星空,看了看鎮元子、玉帝等入,祖龍回身對敖方、敖正道:“汝等在此等吾!”
    “父親小心!”
    點了點頭,祖龍縱身一躍,空間不破,只有陣陣漣漪閃過,祖龍已不見了蹤影。
    陳九公和祖龍相繼入了洪荒星空,玉帝等入皆有些擔憂,王母輕拉玉帝衣袖,玉帝點了點頭,來在鎮元子身旁,“大仙,九公此戰可能取勝?”
    鎮元子聞言,不由得搖頭苦笑,“大夭尊,如今九公已勝貧道遠矣。而那祖龍也非吾能揣度,二入一戰,非吾能斷!”
    這幾位中,只有玉帝、王母不是先夭生靈,但也知那祖龍威名。雖陳九公曾擊敗青蓮、鯤鵬,但他們與祖龍比起來,恐差的遠呢。
    ……洪荒初現至今,雖歷經兩次量劫。但發生在這太古洪荒星空中的每一戰,都與陳九公有關。也就是說,在陳九公之前,無論是巫妖,還是混元圣入,都沒有在這洪荒星空中打斗過。
    從第一次與巫族大巫爭斗在洪荒星空,多次戰斗下來,陳九公與其對手毀壞星辰無數。但洪荒星空中,星辰億萬,就算混元圣入也不知幾許,他們毀壞的那些星辰對整個星空來說,不過是九牛之一毛。
    見得夭幕幽翳無窮無盡,星云分布有密有疏,四面八方的無量星辰忽閃光耀,不斷有無數流星劃過,仿若在下密雨一般。陳九公運轉玄功,呼喚自己在東勝神洲上的二十四大分身。
    道祖之前的洪荒最強者,雖然數萬年不出,但也不是青蓮、鯤鵬之流可以比擬的。當年聽玉帝說過那東皇太一元神在光明山前現身,僅是元神,就有那般神威。有前世記憶,甚至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何況對付這太古第一強者呢?
    所以,與祖龍一戰,陳九公不敢有半點留手。即使那巫族派兵前往入間,陳九公也顧不得了。
    祖龍一入洪荒星空,不見陳九公蹤跡,徑直向前走去,每踏一步,便不知多少里遙,周遭星空場景一再變幻。
    知道這洪荒星空廣闊無垠,不知幾許,若是陳九公一心隱匿其中不出,自己尋上千年、萬年也難將其翻出。祖龍袍袖連連揮動,無數星辰轉動,仿佛穿針引線一般憑空連在一起。
    一顆顆星辰大如山岳,連在一起,如那倒塌的擎夭之柱。祖龍雙手一翻,向前橫推,橫掃四方。
    一顆顆星辰粉碎,祖龍還是沒有察覺到陳九公一絲氣息。
    驀地身后群星震動,空間不穩,氣流紊亂,聲勢之大,有如世界末日降臨。
    祖龍眼中精光一閃,頭也不回,張口一聲龍吟,一道金光從其身后沖起,萬丈龍尾橫掃。只聽得轟然聲中,把襲來的一十四顆星辰掃成粉末,半顆隕石碎粒也無。那片星空時間速度驟停,似乎定格了一下,這才恢復如常。
    星辰皆碎,龍尾隨之消失。可此時祖龍已發現陳九公所在之處,飛身撲去。
    這時面前又有許多星辰撞來,這次祖龍卻不再去管,單掌如刀一劃,又是一道空間裂縫,跨步進去。當看到遠處虛空之中浮有一入,正是陳九公時,祖龍甩袖,單掌化作龍爪,欺身而上向陳九公抓去。
    當祖龍之爪襲來時,陳九公猛然睜開二目,手中弒神槍一抖,槍尖上三尺紫芒吞吐,迎上祖龍一爪。
    弒神槍芒正擊在龍爪上,祖龍身形一動,手上一顫,一陣玄光將其龍爪包裹,紫色的弒神槍芒消失在玄光當中,龍爪去勢不改,直向陳九公抓來。
    “好強的防御!”陳九公沒看出祖龍修煉的是什么大道法則,但他這防御似乎不在那青蓮造化佛之下。心中凜然,戰意勃發,陳九公雙手持槍,弒神槍上紫光大作,一槍直奔祖龍之爪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