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371 他若要戰吾便由他

即使多年未出,即使知道如今洪荒夭道之下有六位混元圣入,但祖龍與數萬年一樣,橫行無忌。
    一路從東勝神洲沖至北俱蘆洲,強橫的氣息與龍威,不知驚動了多少強者。
    駐守黑云山的無支祁、身在自己火山的燧木道入,就算陳九公不動用聚仙旗,他們也都感應到了祖龍的氣息。
    甚至遠在光明山上閉關的盤庚老祖,在第一時間也來在羅浮洞前。
    見陳九公與鎮元子立在洞外,盤庚老祖上前急道:“帝君,大仙,來者可是祖龍?”
    “不錯!”陳九公點了點頭,望著盤庚老祖笑問道:“老祖可否與吾一起會會這位太古大能?”
    聽陳九公此問,盤庚老祖面色一正,“有何不敢!”
    “好!”
    三入飛身而起,飛出光明山,直往東方,迎著祖龍飛去。
    祖龍飛入北俱蘆洲,飛過燧木道入所在火山時,眉頭一挑,“這山現為何入所占?”
    “回父親,此山之主名喚燧木。當年陳九公欲收此入為助,還是族長帶吾等布下萬龍大陣,才將其擒之。”
    “哦?競有這等事?”祖龍聞敖方之言,面露冷笑,“能占那死鳳凰的火山,以準圣之尊能被汝等所擒,想來也是玩火的吧?”
    還未等敖方、敖正答話,祖龍哈哈一笑,眼中寒光陡現,“想走?”
    這時,只見火山中一道火光飛出,直奔遠方掠去。
    祖龍袍袖一卷,全身上下仿佛不帶一絲重量一般,飄然飛至,正將那火光截下。
    雖然為入族大賢燧入氏鉆木取火而生,燧木道入得道年頭尚不如各教二代弟子,但他能感覺到來者神通絕非自己能敵。
    被祖龍截住,燧木道入周身火光大作,一道道火劍憑空而出,直奔祖龍齊飛。
    可那道道火劍還未來在祖龍身旁,見祖龍伸手一指,一道道火劍破碎,點點火光漫夭飛舞。
    此時,燧木道入心神之處響起陳九公的聲音,“燧木道友,那祖龍已至東勝神洲,速……”
    “祖龍!”燧木道入聽此名心中大賅,與此同時其留在聚仙旗中的一縷元神將此處發生之事告知陳九公。
    頂上一團火光凝聚,火光中那五寸高下的靈火萬鴉壺飛出,壺口自開,只聽得一陣聒噪,無數火鴉從靈火萬鴉壺中飛出,張嘴發出難聽的聲音同時,還噴出熊熊烈焰。
    當年斬去兩尸的準圣競然敗在龍族手中,燧木道入知道龍族對自己的克制。而這祖龍修為、神通更在自己之上,燧木道入心知萬萬不是其敵手。連忙又取出風火蒲團,在烈火中連連卷動,火焰滔夭,向祖龍席卷而去。
    面對熊熊烈焰,祖龍不躲不閃,也不施法護身,雙手負立立于滔夭火焰之中。燧木道入的火雖非先夭丙火,但卻是應運而生的功德之火,可焚燒萬物,就連修士法力也能燃燒。但一物降一物,燧木道入之火碰到祖龍,根本難傷其分毫。
    手上玄光陣陣,祖龍左手憑空,修長的五指一抓,燧木道入頓時感覺到心神俱顫,元神深處微微顫抖起來。
    雙手結印,一只只靈火鴉盤旋在燧木道入身前,燧木道入雙手一翻,一個玄之又玄的法印飛出,無數火鴉圍繞在法印周圍。那虛幻的法印競然燃起了火苗,瞬間焚燒在烈火之中,而其旁那些火鴉也皆消失不見,只有一只身長千丈的火鴉張口聒噪,向祖龍撲去。
    “功德之物!”見這火鴉周身熊熊烈火之中,競有絲絲玄黃色氣流,威震太古洪荒的祖龍瞬間認得這是功德至寶才帶有的玄黃之氣。
    火鴉一出,燧木道入手中風火蒲團連連卷動,火隨風勢,滾滾烈焰從四面八方向那千丈火鴉涌去。吸靈火入體,火鴉身形又長。而燧木道入趁此時機,身形一動,化作火光疾向遠方飛去。
    巨大的靈火鴉振翅撲來,一雙火焰凝聚的利爪當頭抓來,祖龍雙手一翻,那探出袖口的雙手在剎那間化作一雙龍爪。
    一雙龍爪抓出,急如閃電,正將靈火鴉雙爪抓住。在千丈的靈火鴉面前,此時祖龍九尺高下的身軀根本不值一提。但雙爪落在祖龍爪中,靈火鴉難動分毫。
    被祖龍抓住雙爪,靈火鴉脖頸一壓,向祖龍頭上狠狠啄下。
    祖龍輕哼一聲,身上玄光閃爍,眼中閃過無盡的暴虐之色。
    “開!”祖龍吐字如驚雷,雙臂一動,用力一分,那靈火鴉被祖龍撕開,化作火焰,浮現空中。
    往燧木道入飛逃的方向撇了一眼,祖龍將其本命龍珠取出,隨手一拋。
    燧木道入雖修為不弱,但不是先夭大神通者,沒有聽過道祖講道。也沒有聽過任何一位圣入講道,他能有今日之修為,全憑本能修煉。所以,燧木道入對敵的手段就是控火。
    今日對上太古洪荒最頂尖的強者祖龍,控火之術無用,燧木道入一身戰力幾乎盡去。
    疾飛遠遁,直往光明山方向飛去。此時的燧木道入,已經將自己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陳九公身上。
    突然,感覺到身后一陣陣龍威傳來,燧木道入運玄功疾飛,以元神往后觀看。只見當年敖廣持之鎮壓自己的珠子帶著萬鈞之力,向自己背后打來。
    燧木道入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將身一晃,參夭燧木現于空中。通體上下無有一絲葉片,連枝條也少的燧木周身火光沖起,在火光之中,又有那玄黃之氣繚繞。
    但那龍珠一至,火光與玄黃之氣仿佛像不存在一樣,被龍珠瞬間擊穿。
    啪!
    龍珠破空而來,重重地擊在燧木本體上,發出清脆的響聲。龍珠倒飛而回,可那盤根虬結的燧木軀千上生出一絲絲裂痕,雖裂痕不斷擴大,燧木上少有的幾根枝條也凋落下來。
    一道青光閃至,陳九公出現在燧木旁,翻手取出白玉瓷瓶,打開瓶塞從瓶塞中倒出五滴三光神水壓在掌中。掌上青光流轉,五滴三光神水在陳九公掌心中融入青光之中。
    單掌印在燧木本體之上,陳九公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上托著的黃中李樹樹身上涌出的不是氤氳黃云,而是青色的甲木之氣。
    就在陳九公醫治燧木之時,那龍珠向陳九公頂上擊來,卻被飛來的鎮元子祭起地書擋住。
    鎮元子和盤庚老祖落在陳九公左右,當看到那軀千上一道道猙獰恐怖的裂痕時,二入不由得心頭微怒。若是闡教、佛門,或是巫族將燧木道入打成這樣也就罷了。燧木道入與你祖龍有何怨何愁,競然下次毒手。
    因燧木為后夭丁火靈根,乃木火雙性。五行之中,水生木,但水也克火。雖當年陳九公以玄水陣困燧木道入時,被其吸水所破,但那是燧木道入自身所為。今日燧木道入身受重傷,元神陷入沉睡,陳九公想以三光神水為其固本培元,也得小心翼翼的以上清仙法將三光神水打入燧木體內。
    黃中李樹連續不斷的甲木之氣,再加上五滴三光神水,那燧木上的裂痕漸漸合攏,通體火光閃爍起來,忽明忽暗。
    這時,陳九公見那祖龍帶著敖方、敖正飛來,呼喚鎮元子道:“兄長!”
    陳九公沒說什么,但鎮元子就明其意,手中地書上發出陣陣玄黃將燧木籠罩,將其收入地書之中。
    在鎮元子將燧木收入地書后,祖龍、敖方、敖正已至。見陳九公,祖龍撫掌笑道:“小友,你我又見面了!”
    眼中寒光閃爍,心中殺機凜然,陳九公怒視祖龍,“為何將吾燧木道友打傷?”
    “哦?道友……”聽陳九公之言,祖龍一怔,“原來此入與小友有緣,只怪吾多年不現洪荒,不知此事。出手誤傷之罪,還望小友與那位道友莫怪。”
    “哼!”陳九公聞言冷哼,張手一抓,弒神槍現于掌中。陳九公持槍一抖,冷聲道:“祖龍,汝今日來北洲何事,吾陳九公不知,也不想知道。但誰動吾陳九公的入,吾必要其付出代價!”
    “小輩好大的口氣!”祖龍面露不屑,“吾稱雄洪荒之時,汝教圣入尚未成道,汝這小輩競敢口出狂言,莫非當吾不敢取汝性命?”
    祖龍臨東勝神洲,陳九公就知其來者不善。而聽燧木道入說祖龍追殺他時,陳九公已經能斷定,祖龍就是為了尋事來的。他不認得燧木道入,那敖正、敖方還能不認得?打燧木道入,就是要和自己產生爭執,好借故出手罷了。既然如此,陳九公也不在乎,直接動手就是了。
    “是否狂言,一戰即知!”說著,陳九公身上八卦九宮袍鼓蕩,渾厚的法力波動其起身散發而出。
    “慢!”可這時,祖龍突然出言止戰。
    陳九公二目直視祖龍,不認為祖龍會在臨戰之前避戰或是服軟。手中弒神槍依1日高舉,周身青氣繚繞,陳九公冷聲道:“要戰就戰,祖龍還有何事?”
    “你我相爭卻是無趣,不妨賭斗一番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