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370 鳳母涅盤圣人出手

東海龍宮,龍王寢宮之中,正與東海龍母談話的敖光一怔,翻手取出一通體金黃的海螺,海螺中嗡嗡聲響入耳,敖光整個人瞬間顫抖起來。
    龍母見敖廣舉止非常,神色大變,又知那金黃海螺是四海龍王傳音秘寶,連忙開口問道:“龍君,可是四海又有事端?”
    聽龍母之問,敖廣癲狂大笑,“吾妻,龍祖復生,吾龍族興矣!”
    “什么!”龍母聞言又驚又喜,剛要說些什么,卻見敖廣起身,往寢宮外走去。
    敖廣來在龍宮寶庫前,寶庫大門左右各立一龍,就是當日陳九公在南海前見過的龍族兩道準圣敖正、敖方。
    見敖廣一路行來,敖正、敖方雙雙躬身一禮,“見過族長!”
    “兩位叔父無需多禮!”
    這雙龍也是祖龍之子,只不過祖龍早年曾定下規矩,即使是自己子女,無有準圣修為,也不得稱自己為父,只能以龍族相稱。所以,祖龍有子無數,但只有九龍合稱祖龍九子,也只有那九龍在龍族有超然的地位。
    雖然敖正、敖方皆斬尸修成準圣,但無有祖龍認可,二龍還得聽敖廣這龍族族長之命。
    敖方問道:“不知族長為何匆忙,難道又有人犯吾龍族四海?”
    此時的敖光,面帶無盡喜色,“兩位叔父,龍組復生,速與吾前往龍祖龍骨之處!”
    敖正、敖方聽敖光之言,和剛才的龍母一般,驚喜萬分,根本不敢相信。
    看到敖正、敖方如此表情,敖廣哈哈一笑,推開寶庫大門當先邁入,龍宮寶庫之中。敖正、敖方連忙跟上,隨敖廣入內。
    穿過寶庫,來在一處空虛黑暗之處,敖廣翻手取出一晶瑩剔透的珠子。珠中清晰可見一條細小的九爪金龍。
    雙手捧珠,敖廣運轉玄功,珠子上陣陣玄光閃爍,面前空間震顫,一片天地現在敖廣、敖正、敖方面前。
    如果陳九公在此。定能認得。此處就是當年群龍祭拜祖龍骸骨之處。
    三龍又往前走,只見那巨大的龍之尸骨立于不遠處,這龍之尸骨與眾不同的是有九只龍爪,正是祖龍骸骨無疑。
    敖廣手中龍珠憑空而起。放出玄光,來在祖龍尸骨那巨大的白骨龍頭之上,從其頭頂沒入。
    龍珠入頂的一瞬間,西海龍宮內的祖龍元神消失在西海,下一刻出現在祖龍尸骨之身。
    “龍祖!”眼前祖龍元神順至。敖廣、敖方、敖正三龍大喜,紛紛屈身下拜。
    黑光中包裹的祖龍元神一轉,從骨龍口中而入,那巨大的骨龍身上頓時生出血肉,眨眼之間血肉覆蓋所有的龍骨。
    血肉上又生出鱗甲,那金燦燦的龍鱗耀人二目。巨大的龍首上,龍目炸開,兩道寒光如電,從敖廣、敖方、敖正身上掃過。
    仰頭一聲龍吟震徹四海。肉身復原的祖龍破開空間直沖而起,遨游東海之中。
    祖龍于東海中一轉,水晶宮也隨之震顫,祖龍口中發出聲聲龍吟,破海而出。一股驚天龍威傳遍整個東勝神洲。
    祖龍復生,其聲威瞬間沖出東勝神洲,擴散至整個地仙界。這位太古第一強者,正在向世人宣告。祖龍歸來。
    聽遠方聲聲龍吟,正往靈山飛去的鳳母美目中七彩霞光閃動。冷哼一聲。
    “鳳母,此地已近靈山,不可驚動圣人。”見鳳母亦有發威的趨勢,青鸞連忙出言提醒。如今六大圣人,只有西方二圣在地仙界,而現在鳳母將至靈山,且不可驚動圣人。
    鳳母也知輕重,聽青鸞出言相勸點了點頭,揮手示意四禽跟上,五人直往靈山。
    北俱蘆洲光明山上,陳九公剛將鎮元子迎入羅浮洞中,聽龍吟聲傳來,哈哈一笑道:“兄長,祖龍出世,你我又多一強援!”
    知道陳九公與龍族關系不錯,又曾將祖龍一截骸骨送還,鎮元子點頭笑道:“雖不知鳳母是敵是友,但有祖龍在,他鳳母也翻不起什么風浪。”說到此處,鎮元子有些疑惑,“原本以為這兩大強者早已損落,卻是不想他等竟會重現洪荒。”
    這時的陳九公似有些得意,“兄長安心便是,無論她鳳母是敵是友,都欠小弟因果。”
    “嗯?”鎮元子聞言一怔,“九公,此言何意?”
    “若非是吾,他祖龍、鳳母不知何日才能重現洪荒。”
    鎮元子聽完陳九公講述前因后果之后,不由得面色大變,“九公,此事并非像汝想的那般,應是另有因果。”
    “怎么?”陳九公只以為自己做了好事,祖龍、鳳母都欠下自己大因果。
    可此時的鎮元子神色頗顯凝重,“九公救了那鳳母不假,可與祖龍結下的因果,不是善因,而是惡果。”
    “啊?”
    見陳九公似有不明之意,鎮元子微微搖頭,“九公非開天生靈,不知那鳳母乃盤古心火中出,有涅槃重生之能。”
    “涅槃?”陳九公前世常聽說鳳凰涅槃,浴火重生,但穿越洪荒至今,在天庭上見過無數鳳凰,但那些鳳凰都無有涅槃之能。久而久之,陳九公以為鳳凰涅槃不過是前世虛傳罷了。現在聽鎮元子這么一說,才知卻有此事。
    點了點頭,鎮元子又道:“不錯!只要鳳母身死,在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之內皆可涅槃重生。愚兄聽九公方才所述,應當那祖龍以其元神鎮壓鳳母,使其無法涅槃。”
    “兄長的意思是……”
    “想來九公也想到了,應該是賢弟壞了那祖龍大事!”
    “這……”陳九公終于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簡單了,再想想祖龍、鳳母雙雙消失在洪荒數萬年。因為自己的緣故,使祖龍數萬年苦功前功盡棄,那祖龍會如何懷恨自己。
    “兄長,小弟往東海一行可好?”
    聽陳九公之言,鎮元子沉思片刻,“九公,愚兄勸汝還是莫要去的為妙。”
    “哦?”
    “賢弟有所不知,那祖龍生性寡恩薄義,就算無有今日之事,其也不會念九公恩情。更何況……”說到此處,鎮元子就不在往下說了。
    此時陳九公還哪能不明鎮元子的意思,當即微微點頭,“九公相信兄長,既然如此,吾就在光明山,看看這祖龍、鳳母敢不敢來吾山中尋事!”
    ……
    東海龍宮之中,四海龍族全部聚集在水晶宮中。往日只有敖廣這龍族族長可以坐的金色龍椅上,如今坐的是一身金色袍服,頭戴金冠的中年男子。
    “拜見龍祖!”
    面對群龍下拜,祖龍神色淡然,也沒叫群龍起身,只是喚道:“敖正、敖方!”
    “龍祖!”
    祖龍看了敖正、敖方一眼,見其二龍確實是已經斬尸的準圣,“從今日起汝等可喚吾為父!”
    敖正、敖方聞言大喜,向祖龍叩拜,口稱父親。
    目光從其龍子、龍孫身上掃過,祖龍袍袖一攏,從龍椅上站起身來,“敖正、敖方,那通天圣人被道祖鎮壓,此事屬實否?”
    當年通天教主違背道祖之命出手相助陳九公,后一只大手從天而降,將通天教主抓走,此事只有準圣清楚。雖敖正、敖方已將此事告知敖廣,在祖龍秘境中敖廣也將此事告知祖龍,但事關重大,祖龍卻是要在確認一次。
    聽祖龍之問,敖正、敖方相視一眼,敖正道:“當年混沌鐘出世,各教各方強者爭奪混沌鐘,孩兒兄弟念吾龍族勢微,不敢出手相爭。但那通天圣人被道祖帶走,卻是屬實!”
    “好!”祖龍聞言,眼中寒光閃爍,“既然屬實,今日汝二人就與吾往光明山一行!”
    早在祖龍秘境之時,敖廣就感覺到祖龍似乎對陳九公有些敵意,現在聽其要帶敖正、敖方前往光明山,敖廣知道祖龍絕不是去和陳九公拉關系、套感情。
    “龍祖!”
    “嗯?”剛要動身前往光明山的祖龍側目望著敖廣,淡淡道:“何事?”對于敖廣這個龍族族長,祖龍還是很滿意的。不管如何,能夠帶領著沒有準圣的龍族在洪荒安居四海,敖廣功不可沒。
    向祖龍一拜,敖廣心中雖忐忑,但只能硬著頭皮道:“龍祖,那截教……”剛說到此處,敖廣就感覺有人拉自己衣袖,不用看,敖廣也知道是自己兄弟敖欽所為。
    這時,敖廣只覺得一股威壓臨身,整個人一下子趴在地上。等敖廣在起身時,祖龍與那敖正、敖方已無了蹤影。
    四海龍族這些年來皆尊敖廣之命,雖然此時敖廣受祖龍責罰,但沒有一人幸災樂禍,也沒有一人有其他心思。
    看了敖欽一眼,見其微微搖頭,敖廣不由得面露苦笑。
    與當年三大祖巫偷襲光明山不同,祖龍帶著敖正、敖方出東海,橫跨東勝神洲,越過黑云山,來在北俱蘆洲之上,往光明山而來。
    而在祖龍飛入光明山的一瞬間,正在羅浮洞中與鎮元子論事的陳九公頓時有所察覺。
    “兄長,那祖龍來了!”
    “這么快?”
    從蒲團上站起身來,陳九公從袖中取出聚仙旗輕輕搖動,“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他若要戰,吾便由他!”